首页 > 古诗人

当代·田翠竹-诗词集

二十世纪诗词文献汇编

田翠竹(1913—1994),湖南湘潭人。曾任湖南省政府参事,湘潭白石诗社社长,有《翠竹诗稿》

当代·田翠竹-诗词集

@ 老子的每一句话都是写给你的,全世界都有动静,你特别没有反应。

送春(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五言律诗押侵韵

遥夜怅春色,启扉无处寻。云移山欲动,江静月初沉。

客梦三更冷,花痕一径深。是谁携蜡屐,遗响入高林。


还湘侍母疾,不旬日母愈,又将别家去桂,书怀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五言律诗押真韵
题注:1942年作

此别又何去,一舟湘水滨。芦花已似雪,枫叶最愁人。

世乱文章贱,家寒骨肉亲。吾才适南域,不用诉艰辛。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五言律诗押灰韵
题注:1942年作

圣哲不可作,世情良足哀。笙歌满廊庙,人物在蒿莱。

浊酒化酸泪,新诗生别才。名山千古思,奔向笔端来。


中秋后还家小住,再去耒阳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五言律诗押先韵

暮色伏大野,孤蟾高在天。红烧鱼市火,白袅竹林烟。

江水平无语,秋梧瘦可怜。西风送行客,端趁雁来先。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五言律诗押尤韵

病里经残夏,匆匆又暮秋。未存廊庙想,徒有稻粱谋。

星斗光辉夜,乾坤浩荡愁。凭窗寄乡梦,又落小楼头。


晚霁(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五言律诗押侵韵

宿雨晚初霁,夕阳明远林。新秧千顷碧,老柳一溪深。

残滴遗黎泪,鹃啼帝子心。携儿扶杖出,花径远相寻。


自湘潭抵南京感怀(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五言律诗押尤韵
题注:一九四六年作

投笔离乡井,金陵系客舟。宫花红似锦,吾意冷如秋。

王气钟山尽,诗情笔底收。何当泛湖水,写尽杜陵忧。


别芜湖(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五言律诗押阳韵
序:从芜湖至南京,沿途所见,遍地疮痍,抗日战争遗迹,犹历历在目也。

芜湖才一宿,轻骑又殊方。大道余惊险,荒畦郁莽苍。

春心透高柳,鹭影立寒塘。满目疮痍迹,从知旧战场。


重游岳阳楼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五言律诗押侵韵
题注:一九八一年秋作

前游伤落拓,尘垢满衣襟。一啸楚天碧,孤吟湘水深。

鱼龙嘘紫气,兰芷吐骚心。策仗寻幽径,浑忘白发侵。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五言律诗押尤韵
题注:一九八一年秋作

西风振双袂,重上岳阳楼。湖水连天碧,君山拥翠浮。

希方挥健笔,子美系孤舟。坛坫论人物,千秋第一流。


谒黄兴墓(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元韵

文酒勋华一代尊,石碑零落姓名存。英雄地下长无语,古寺空山日色昏。

白水至今盟白骨,黄花终古壮黄魂。试看墓上芊芊草,犹长当年碧血痕。


谒蔡锷墓(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东韵

登坛一喝气如虹,百二关河掌握中。声色岂能消志士,风云毕竟属英雄。

冬青瑟瑟悲啼鸟,翁仲荒荒卧短蓬。一瓣心香三尺剑,我来墓上拜遗风。


冬夜(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元韵
题注:1940年作

两三渔火淡孤村,静夜闲庭独掩门。枕畔家书凭雁寄,梅边归梦借香温。

事多岂尽如人意,俸薄须知是国恩。月夺短檠光欲敛,此心如镜了无痕。


泛舟湘水(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先韵

夕照渔歌入暮天,轻舟疾驶野鸥前。疏星缀树白如霰,萤火渡江红上船。

近市人声喧岸北,开窗梦影堕愁边。孤钟遥响青峰外,不作枫桥夜半眠。


白露节(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侵韵

閒坐难禁百感侵,湖云成阵压窗阴。雨凉夜湿残荷梦,露白朝惊去燕心。

野雀啄馀香稻老,寒螀吟遍绿芜深。中原烽火仍高照,安得单于一战擒!


家居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江韵
题注:1940年作

多情底事恋乡邦,玉笛吹来塞上腔。壮志未能酬海岛,狂名已愧满湘江。

诗中偶语工无敌,竹里骄阳败欲降。妒煞鸳鸯池畔立,豆条垂处也成双。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冬韵
题注:1940年作

四野清歌起老农,闲居照见雪冰胸。去家身似离巢燕,厌乱心如触网蜂。

翡翠黛施枝上羽,芙蕖粉傅水中容。寻诗偶步菰蒲渚,独听斜阳古寺钟。


山中所见(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侵韵

松涛扑翠满幽林,高韵流风助客吟。舆稳不妨穿路曲,衣单始觉入山深。

野桥落照双渔艇,疏柳寒塘一暮砧。擎妇将雏征远塞,艰难谁省宦游心。


纳凉杂咏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青韵

聊借新诗养性灵,崎岖世道几曾经。眼中人物空皮相,战里河山遍血腥。

出水荷花擎露白,受风梧叶逼窗青。晚来湖上凉堪纳,閒看群鸥落远汀。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阳韵

卧尽骄阳昼正长,井梧禅榻静山房。扇风凉透骄儿梦,石砚诗争碧稻香。

烽火未荒歌舞地,牢愁欲负少年场。巢由今世将何用,空忆貔貅镇四方。

纳凉杂咏 其三(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灰韵

莽莽中原起战埃,疏狂却愧济时才。窗含碧柳听蝉唱,帘卷飞云看雨来。

竹径人归新月上,莲塘风静野船开。湖山到眼闲如此,诗思樽前费剪裁。


其四(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阳韵

未许挥戈上战场,闲居景物细平章。萍因岸障风难散,荷为花娇叶自香。

竹影半窗清画绝,桐阴遍地碧云凉。新诗写就浑无事,卧听邻鸡唱夕阳。


自报社归居处有怀老母(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冬韵

未展风雷不化龙,牙门归去一青筇。鸦栖落木添疏叶,云背苍山幻雪峰。

边讯远怜游子梦,寒衣早赖老亲缝。承欢梦影今宵永,吹度乡关第几重?


夜读(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鱼韵

病后娇儿熟睡初,骚心乡思满庭除。寒林陨霜乌啼月,斗室一灯人读书。

腕底波涛翻碧海,水边亭榭梦红蕖。夜阑忽作楼兰想,剑影离离射太虚。


抵桂林(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青韵

南国名城匹马经,归心初寄短长亭。华灯高照天边月,萤火低飞地上星。

古调唱残春雪白,眉痕画到远山青。香尘十里人如醉,谁省疆场战血腥。


江村雅趣(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东韵

客里春光比画工,探春独步小桥东。早莺划破柳烟碧,瘦马踏残花雨红。

人语听来珠宛转,诗心炼出玉玲珑。江山半壁非南渡,直捣扶桑指顾中。


漫江冬日,得香港大风杂志主编陆丹林先生手书,赠诗奉答,兼呈柳亚子、叶恭绰、杨云史三先生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先韵

冻云凝墨水笼烟,塞上轻寒欲雪天。早识文名夸洛下,喜传诗礼到梅边。

梦中香岛情千里,血里春光恨四年。极目万方烽火里,大风高唱一潸然。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尤韵

卅年南社兴亡感,万里诗名万里楼。百战河山文似虎,一江风月客如鸥。

移家何必陶潜柳,浮海终须范蠡舟。流涕天涯人莫问,孤怀不尽少陵忧。


生辰日别家去桂林感赋 一九四一年农历五月二十二日为余二十八岁生辰(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先韵

又听骊歌一惘然,生辰恰值芰荷天。征歌载客三千里,尘梦劳人廿八年。

拚把文章换盐米,却馀涕泪对山川。漓江子弟军威盛,终见狼烟靖九边。


三度还家别家感赋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真韵
序:一九四一年,余从桂林三度还家。一值余生辰,一值余妻生辰,恰于此时别家返桂,临行不胜惆怅,赋此。

一年三度走风尘,休向樽前问宿因。作宦只馀寒与饿,辞家况值病兼贫。

新诗短剑终随我,肥马轻裘不羡人。别有夫妻辛苦处,两番离别在生辰。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支韵

骎晓鸣禽集树枝,离愁撩乱一丝丝。自知白雪难成调,多谢黄花傲入诗。

生计逼人休怨别,真情刻骨不妨痴。临行恐惹牵衣苦,趁著娇儿未醒时。


别桂还乡感赋(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寒韵
题注:一九四二年十一月作

归帆今已别江干,自是长安作客难。鬼斧劈山悬象笔,饥肠缚我食猪肝。

莲心抱子房房熟,柳鬓梳霜缕缕寒。斗水篙师低浅唱,乡愁撩乱梦阑珊。


耒阳展张桓侯饮马石(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庚韵

千秋一石勒遗名,瞻拜徒深吊古情。颜色未随阶草坏,精灵犹傍藓花生。

才非百里知雏凤,贼破中原仗老兵。江畔孤亭风雨夜,如闻怒马啮刍声。


七夕(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尤韵

客里身同不系舟,依人心绪怕登楼。关山万里惊兵马,云汉双星会女牛。

玉露明朝方是泪,银河此夕不知秋。欢情自古年年有,何用相看两地愁。


夜宿安江(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庚韵

不辞芒屩百蛮行,三月莺花解送迎。一路听来皆夜雨,此情无以慰苍生。

愁常浓淡银釭影,梦不分明杜宇声。合向中庭挥剑舞,边关万里未休兵。


抵黔阳(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阳韵

带水襟山势莫当,湘沅锁钥此黔阳。何须供奉寻西蜀,已似龙标入夜郎。

月寄愁心千古白,柳飞春絮一堤香。胡儿未灭京华冷,诗酒明朝未敢狂。


暮抵江市(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尤韵

聚居小市辟荒陬,树绕前街万绿稠。社酒醉红田父面,桐花簪白女儿头。

但从云水深边住,不解兵戈大地愁。此即桃源当日景,武陵何用泛扁舟。


访古夜郎郡 托口镇前竖一大碑,镌曰“古夜郎郡”(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阳韵

吹泪哀笳起四方,瘦筇短褐笑投荒。后庭最怕歌商女,边徼何妨访夜郎。

自大从来多自损,佯狂未必是真狂。晚风芳径徘徊久,断碣丛芜送夕阳。


荒村漫步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微韵

薇蕨山腰雨后肥,提笼儿女笑成围。草深牛巷喧铃语,柳老春心酿雪飞。

卖酒船移花坞去,趁场人踏夕阳归。茅屋想是诗翁卧,竹影鸡声半掩扉。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

渔樵多傍荻芦居,明媚风光画不如。露顶涧松红独鹤,串腮溪柳白双鱼。

孤汀晚笛听时断,远水归船望渐无。行遍村前村后路,碧天纤月展眉初。

中秋(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先韵

终古无情是碧天,依然夜月照愁边。光从战血温中冷,影向神州缺处圆。

未见白衣歌易水,自携黄独种山田。长镵短褐西风里,同谷诗心异代传。


重九(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元韵

遗黎哀怨向谁论,遍野啼痕杂弹痕。宿雨路泥深虎迹,荒山战血醒鹃魂。

此时此地此重九,黄卷黄花黄叶村。桓景避灾无处是,茱萸高插旧柴门。


得陆丹林先生手书,知于香港沦陷时,间关遁至重庆,后归上海“红树宝”,诗以慰之(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庚韵
题注:一九四五年秋作

今古争传入洛名,旧曾文字诉孤清。天涯有泪伤离乱,海角无由讯死生。

重见子卿归汉节,不妨司马赋西京。秋深枫叶红如锦,画出相思两地情。


重过千橘堂,感怀亡友杨贡甫(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灰韵

昔日门庭剩草莱,伤时感旧忍重来。惊心坏壁梧桐槁,陨涕荒山杜宇哀。

风骨平生如我傲,残花数点向谁开。依然邻橘千头绿,此梦无由寄夜台。


麻姑石感怀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
序:一九四五年六月,日寇败军万馀人,自广西窜湖南,经衡山白果,占据晓岚港湘潭中学校址。余与家人仓皇逃遁,各走一方,历三昼夜始庆重聚。屋摧为薪,血流于野,随处可见。唯恐重遭浩劫,遂避于谢生让尧之旧家,地名“麻姑石”。荒村尽处,突见层岩,绿树成林,不知尚有人家居此,诚今日之世外桃源也。

娇儿携手在征途,亲老还须竹杖扶。共向山中逃海寇,却从石上拜麻姑。

难消浊世千回劫,谁写流民一幅图。剩有旧情能迈古,短檠闲读未烧书。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歌韵

仓皇尽室避兵戈,破甑残瓯补涧阿。山稻缓开花蕊细,池塘独酿雨声多。

荆榛遍地藏豺虎,鱼鸟无由脱网罗。我自悲歌人自哭,不堪凭吊此关河。


其三(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

苦把艰危托短筇,茅檐绿倩密罗封。门前溪水澄双璧,树杪衡山露一峰。

凉月半林惊宿鸟,深潭午夜吼潜龙。灯前忽听妻儿语,明日厨中甑又空。


其四(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齐韵

危幕终非燕所栖,秋初风雨更凄迷。炊糜破釜多为砾,汲水深塘半是泥。

钝剪夜窗裁蜡炬,轻盐古瓮捣霜齑。诗心不共年华换,离乱生涯掩泪题。


潭州秋兴六首录二(1980年)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真韵
序:余卜居雨湖之滨已十阅月矣。中秋节,湘潭市委为余彻底平反,市政协又邀余出席会议,感奋交集,遂有秋兴之作。

匝地妖氛卷垢尘,十年犹惧说前因;门墙互对同天堑,骨肉相逢是路人。

欲语性情忧禁锢,偶吟词赋彻沉沦。桃源渺渺无寻处,辛苦刘郎莫问津。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

不肯低头向草莱,也曾坛坫逞诗才。龙标自诩翻新调,鹏翮无由展壮怀。

逝去年华催发白,重来襟抱为民开。应知言者原无罪,但冀甘棠夹道栽。


武侯祠(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支韵
序:祠内竖岳飞所书《前出师表》石刻。杜甫所赋老柏已无踪迹。悬徐悲鸿书杜诗“万古云霄一羽毛”巨匾。

油菜成畦子满枝,蓉城策杖莫嫌迟。古祠高耸留遗爱,老柏难寻系梦思。

绝代丰碑鹏举字,千秋定论少陵诗。神州一统公知否?不是三分鼎足时。


谒屈子祠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支韵

江上巍巍屈子祠,光争日月大名垂。芰荷万顷明心迹,兰芷千丛寄梦思。

哀郢独挥迁客泪,怀沙永系楚人悲。试听夕照龙舟鼓,竞为冤魂噪一时。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庚韵

招魂举国更倾城,湘水无情却有情。楚些自承高格调,江波惯作不平鸣。

幽怀谁解民心在,遗像重光蜡炬明。历代兴亡君莫问,帝王宫阙草莱生。


重游福建寺(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麻韵
序:福建寺位于湘潭市中心,往日牡丹盛开,游人如织,今零落殆尽矣。

破帽青筇亦足夸,短垣疏柳即成家。年来自诩贫穷惯,不看人间富贵花。


春日登岳麓山(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庚韵

粉蝶寻春伴客行,流泉惯作不平鸣。万松顶上坐瑶碧,花落杜鹃时一声。


抗战百咏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东韵
题注:1938年作

才喜言和议未终,忽闻胡骑入城东。寒鸦不解河山异,犹背斜阳恋故宫。


其三(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青韵
题注:1938年作

杨柳枝头杨柳青,杨花和泪点离亭。行人莫折杨枝去,枝上啼鹃不忍听。


其四(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庚韵
题注:1938年作

临危生死见分明,千古争传大令名。莫把英雄比儿女,坠城身重坠楼轻。


其五(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虞韵
题注:1938年作

扬州今古极欢娱,小杜风流孰与俱。销尽繁华遭尽劫,可怜明月一分无。


其六(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阳韵
题注:1938年作

铁锁千寻亘大江,将军不战走仓皇。霜天剩有孤飞雁,明月芦花过马当。

抗战百咏 其十(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豪韵
题注:1938年作

皑皑白骨垒城高,秋尽金陵鬼夜号。四十万人飞碧血,招魂谁与酹江涛。


其七 广州陷落(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支韵
题注:1938年作
序:七七芦沟桥抗日战起,两年间狡写七言绝句一百首,名曰《抗战百咏》。今忆其所及不过十之一二。

酴醾废垒发花迟,南国风光异昔时。红豆经年零落尽,人间无地著相思。


其八 吊佟麟阁将军(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微韵
题注:1938年作
序:七七芦沟桥抗日战起,两年间狡写七言绝句一百首,名曰《抗战百咏》。今忆其所及不过十之一二。

南宛兵哀未解围,将军战血满征衣。黄龙未饮西台哭,空见沙场马革归。


其九 淞沪之战惨败(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东韵
题注:1938年作
序:七七芦沟桥抗日战起,两年间狡写七言绝句一百首,名曰《抗战百咏》。今忆其所及不过十之一二。

飞弹巨炮满吴淞,以卵投岩计亦穷。李牧无言廉颇泣,残烽散入夕阳红。


其十一 长沙大火(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元韵
题注:1938年作
序:七七芦沟桥抗日战起,两年间狡写七言绝句一百首,名曰《抗战百咏》。今忆其所及不过十之一二。

一火咸阳慨劫痕,粉墙朱邸荡无存。项王欢笑书生哭,各有心肠莫细论。


白门歌女王熙春来长沙献艺,观后志感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真韵
题注:1938年初夏作

送春才了又迎春,春去春来总怆神。不信已无亡国恨,歌娘亦是乱离人。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青韵
题注:1938年初夏作

国破家亡旧梦醒,白门又见柳条青。后庭一曲歌重起,多少流人带泪听。


长沙大火后,旧友咸集湘潭,共饮市楼,借销块垒,席间有征歌者,赋赠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寒韵

灯正明时酒未阑,忍从劫后觅馀欢。樽前忽忆关河破,血样朱唇不忍看。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灰韵

刘郎非为看花来,况复花从异地开。别有牢愁人不识,歌声我当角声哀。


荒江雪意(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先韵

瑟瑟霜枝瘦可怜,家家篱落冷炊烟。荒江雪意风声里,人与鸬鹚冻一船。


从湘潭市去古塘桥道中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先韵
题注:一九四三年作

江上杨枝袅碧烟,江心细浪稳轻船。东风中酒娇无力,未饱春帆瘦可怜。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元韵
题注:一九四三年作

浅草犹留旧履痕,观鱼犬吠隔溪村。夕阳飞上柳丝碧,一路菜花香到门。


甲辰杂诗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麻韵
序:一九四四年夏,日寇陷湘潭,兵马仓皇,生灵涂炭,余避难于古塘桥畔,日夕数惊,以诗记之。

胡骑奔驰咽暮笳,遗黎流徙类虫沙。河山破碎无人管,挥泪仓皇别旧家。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歌韵

江汉茫茫起战歌,抚军遁去剑空磨。孤城紧闭残阳里,黎庶家家涕泪多。


其三(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庚韵

挈妇将雏趁夜行,泥炉瓦缶弃倾城。云愁月黑荒村冷,前路如闻鬼哭声。


其四(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真韵

奔走哭号剧苦辛,白头黄口没烟尘。轻车一日驰千里,争羡将军是解人。


其五(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麻韵

依山傍水即为家,赖有修篁屋角遮。永夜惊魂催坐起,窥窗已是月西斜。


其六(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齐韵

古道旗翻夕阳西,村前村后有人啼。“皇军”笑落秋风里,乱血凝红溅马蹄。


其七(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阳韵

山头草寇自称王,烛影摇红惨洞房。难得当筵歌一曲,隔墙弹出泪千行。


胜棋楼(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东韵
序:胜棋楼相传为朱元璋、徐达弈棋处,元璋负一局,乃以莫愁湖赐徐达为别墅。今楼悬中朱、徐像及对棋实物。

金戈铁马建奇功,相对围棋揖让风。敢向帝王争一著,将军毕竟是英雄。

招鹤亭(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青韵

成行翠柏绕孤亭,沐雨苔痕践履青。欲向云间招野鹤,九天高韵倚栏听。


剑池(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绝句押侵韵
序:石上镌“风壑云泉”四字,相传吴王阖闾瘗此,曾以三千剑殉葬。

风壑云泉自古今,三千剑瘗墓门深。可怜死后犹高枕,费尽吴王一片心。


抗战百咏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押删韵
题注:1938年作
序:七七芦沟桥抗日战起,两年间狡写七言绝句一百首,名曰《抗战百咏》。今忆其所及不过十之一二。

一曲重歌易水寒,裂眦指发泪潸潸。芦沟桥上如霜月,愁见胡儿入汉关。


日机来袭,避老农家(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押麻韵

惊听城头咽暮笳,避灾偶入老农家。枇杷花冷喧蜂翼,稻麦仓空啮鼠牙。

地僻人稀忘世乱,年深屋圯仗杉遮。故园风味炉前永,番薯甘香不用赊。


血观音歌(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题注:一九四三年作
序:读报,据日本爱知县消息,原日本侵华总司令松井石根大将,于淞沪战役结束后,归国闲居,削发为僧,并取淞沪战场上血土,倩人塑“血观音”像一樽,日夕供奉。歌以咏之。

西风一夜江潮冷,秣陵秋尽梧桐影。燕去情伤玳瑁梁,月明愁杀胭脂井。

井畔佳人迹已陈,芳菲无复旧时春。狼烟滚滚来淞沪,铁甲纷纷弃要津。

寇酋松井知名久,亲率胡儿满城走。屠刀挥处血花飞,四十万人葬尘土。

一将嚣张万骨枯,东京彻夜下军书。寇酋归去余惆怅,功过无凭赋子虚。

杀人如草应知罪,永夜扪心深忏悔。袈裟一袭作枯僧,形骸僵槁类山鬼。

多谢前村塑像人,参禅话旧倍相亲。取将战地泥和血,龛前寂寞香烟结。

制就观音自在身,是佛是泥还是血。佛若工愁血尚腥,血如有恨佛应说。

花开花落寺门前,春去春来剧可怜。案上红鱼喧怨语,枕边清泪忆当年。

空山风雨寒茅屋,蕉影满窗愁满腹。残灯无焰佛无灵,夜夜禅堂闻鬼哭。


洞庭碧血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序:三十二年秋,日寇犯洞庭,陷长德,危汉寿,长沙在动摇中,人心惶惶不可终日。援军自广西来,经湘潭驰赴前线。秋色如水,璧月生寒,隔江听火车汽笛声摇曳于西风中,若嫠妇夜哭。余久不成寐,起而之门外,疏影画地,小石径曲比羊肠,成行士卒鱼贯而过,野犬伏竹篱间狂吠不已。余径趋茅亭内,凝视此纠纠干城,将以碧血洒洞庭湖边,心怍愧无似。旋老翁烹茶待客,与士卒娓娓共谈,余知其鉴于抗战军兴,屡战屡败,河山半壁,惨被沦亡,意者此一战役,将有所亢奋,寄望之殷,情见乎词。

兵车彻夜如雷吼,三车径向湖滨走。瘦马含枚别古城,霜蹄踏石石作声。

衰柳抱微月,清光生嫩寒。壮士怀忠心,临风忘衣单。

腰悬短剑一尺许,剑锋触鞘各自语。野犬惊吠篱落间,昂首注视目如炬。

行经茅亭畔,永夜何凄其!山翁尘梦醒,睡眼撑迷离。

启扉独瞻望,长揖前致辞:“借问行役人,此去将何之?

曷留蓬荜中,品茗谈移时。”官兵答曰“可,”纷坐无一遗。

山翁挈瓦壶,小儿灼明火。清涕悬鼻端,欲试终未果。

火裂泉渐沸,泉沸茶乃香。分暖各一斟,新暖生离肠。

堆面笑可掬,拱手谢未遑。扬袂一为别,前路浑茫茫。

山翁凝睇久,无语自太息。携儿入闭关,断梦续不得。

欹枕拾闲愁,愁多压满腹。星繁天未明,荒鸡唱茅屋。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序:明日大军云集,纷纷西去,吾家门外,坐士卒数十人,中有十八九岁之牧儿,牵骏马一匹坐于草地,告余行军之苦,已三昼夜不眠。言罢不胜疲倦,乃侧身卧地,以手握缰,任马啮草,吾知此儿必作沙场之梦矣。

牧儿初自西南来,霜风猎猎吹笳哀。连宵不寐客途苦,睡眼萧瑟凭谁开。

行军湘水滨,双趺乃少息。牵马上草原,草衰褪秋色。

疏林缀红叶,白日生晴光。马以草为食,人以草为床。

左手曲作枕,右手直握缰。缰稳马不驰,草深味亦香。

马儿啮草不啮梦,梦随风向沙场送。黄沙漫漫飞满天,洞庭波浪愁无边。

巨弹裂空散星火,杀声遍野酣烽烟。暴白骨,流碧血,手挥刀,身衣铁。

王师忠义弥宇宙,誓扫妖氛探虎穴。虾夷原是东海民,甫战即败湖之滨。

残阳半轮没山麓,暮鸦悲啼何怆神!马腹既果意远适,长鸣破梦梦无迹。

白鸥飞入荻芦花,湘天万里无云碧。


其三(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序:诸健儿上前线未旬日,而死伤过半。德山即一举夺回,常德亦击溃残敌。亭长夜至,叩门火急,告每户速派一丁,赴宁乡迎接负伤将士,吾从弟往焉。三日后还家,垂涕语沙场壮烈故事。

昨宵亭长叩门语:“速往滨湖迓军旅。天下兴亡责匹夫,皇皇之令不得拒。”

天未晓,月如霜,霜华遍野凝寒光。披衣扶侣向遥路,未有离思生柔肠。

万山吐朝日,逶迤入沩水。水深塞雁飞,秋老枫林紫。

逢著负伤人,行脚水边止。竹作帐,布为床,床在肩,人欲僵。

呻吟之声何凄楚,缕缕入耳如丝长。低声问壮士:“战争诚太苦,卫国全恃君,吾侪愧无补。”

壮士忍痛言:“守土责在身。忆余赴战初,满目咸烟尘。

湖水作人立,寇焰骄未驯。孤城寂寂罕人迹,城头累累砌白骨。

昼不睱寐夜不眠,枪锋距敌数百尺。巨弹毁屋声萧萧,砖飞石走椽楹烧。

馀火未尽明中宵,马蹄送响来林梢。杀敌之声高未已,腥风吹寒袭危垒。

但求战胜不知败,不求苟活只知死。何期负创皮肉间,讵获生还亦耻耳!”

壮士作壮语,语语怀精忠。裹身尺布素,旋看色转红。

吁嗟乎!男儿自有身如铁,沙场故事从头说。一行涕泪一行书,一寸河山一寸血!


其四(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序:常德城畔有楼名“水星”,当日寇环攻时,守兵二十人高据其上,予敌重创。敌怒极,乃以炮轰,中弹累累,而守兵岿然不动……层楼摇摇欲坠矣,远闻国歌声响遏白云,三军尽哭,歌止,楼下坠,地上满砌血肉与砖瓦,模糊不清,一古钟亦粉碎无馀,呜呼烈矣!

水星楼上星可摘,水星楼下水光碧。楼上星辰楼下水,星水辉映自朝夕。

此楼之高高矗天,豋楼四顾心茫然。人民城郭尽如此,凝睇东望多烽烟。

烽烟浓压洞庭水,水阔天寒八百里。孤月空照乌鹊飞,战船欲逼鱼龙死。

楼头猛士二十人,居处有如兄弟亲。守土报国复何有,三尺短剑七尺身。

昨宵敌骑来城下,炮堕城垣弹碎瓦。临难不苟勇莫当,独木乃能支大厦。

胡笳急,啼猿哀,血花遍地和霜开,白骨暴街寒作灰。

危楼不禁风雨摧,摇摇欲堕城之隈。歌声蓦地惊寰宇,孤军清泪纷如雨。

楼与人身毁一时,人与楼名照千古。楼头向有夜半钟,此时破碎楼相同。

顽铁无灵长苔藓,东涂西抹苏僵虫。吁嗟乎!元龙豪气悲陈迹,休向楼头寻蜡屐。

残钟不语夜漫漫,星影水光仍似昔。


其五(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序:一日,寇攻城甚急,守城者仅余十余人,寇借长梯攀援而上,守军首以枪击,枪弹尽,以刀砍,刀锋折,以石投。石亦尽矣,寇竞上,时城上剩一人,乃抱寇同坠城死。

武陵城头乌夜啼,武陵城上喧鼓鼙。胡儿登城高未得,城畔架以百尺梯。

梯百尺,人五尺,一人攀梯百人继,百人手各持刀戟。

城头壮士龙虎同,御敌首藉炮火攻。炮火既尽拔短剑,枭首截腰无不利。

剑折复以顽石投,石花血花相交流。此时敌死以千计,尸骨欲与城相侔。

城头战士石亦罄,楼上胡儿顶连胫。纷纷争上城头来,城危势破心不灰。

双手握梯城北推,梯倾敌陨啼声哀。一梯初堕去,一梯忽又上。

城头战士剩一人,迎敌击以巨灵掌。敌乃伸两臂,坚抱战士身。

战士压敌头,力斗未肯驯。蓦然失足立无据,苍茫坠向城低处。

忠骨碎入瓦砾堆,幽魂化若风前絮。城头乌声啼未休,梅边月落寒江曙。


其六(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序:战地一老翁被虏,日夕饲马,不敢稍违。一日黄昏时,老翁见瘦马数十,负布囊如山积,翁启囊暗窥,赫然断手也。盖日寇战败时,死伤过多,一时捡遗骸不及,乃割手运归海岛,作“沉默之凯旋”。(此语为当时日寇所常用)

秋尽原野空无人,林木脱叶山嶙峋。岩花损色见寒泪,衰草没径生烟尘。

瘦马四十匹,力疲耸硬骨。一步一点头,摇摇势欲蹶。

鞭之不疾行,怒目徒吞声。背同布囊比石重,古道曲折且不平。

牧马老苍头,齿落作俘虏。尝遍辛苦味,日夕思遁走。

偶憩茅亭畔,人首傍马首。窥敌左右散,以目探囊口。

赫然心怦怦,塞囊佥断手。想是胡儿死战场,埋骨未得留斯囊。

间关浮海归故乡,千家万家啼断肠。憩久忽前去,芒鞋宿何处?

颓垣破瓦遍荒村,残骸乱血迷遥路。昏鸦野犬自去来,夕阳冷堕江边树。


与彭岩石泛舟沅水(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押齐韵

芳草凄凄十里堤,片帆远贴暮天低。怒云截腰山上下,怪石剖腹江东西。

燕影绿穿烟柳渚,蝶魂红觅落花蹊。池塘更有蛙如织,非战相看奏鼓鼙。


避难吟(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押庚韵
序:一九四四年夏,日寇渡新墙河,直逼长沙,湘潭处于危急,倾城黎庶,争相避难,余亦举家窜荒山深谷,深夜奔驰,极人间辛苦。

游勇溃四野,乱枪时一鸣。邸鸮哭危枝,刺耳心频惊。

遗黎惜微命,逃遁倾湘城。窜若出穴免,未卜死与生。

山川有幽恨,草木摇悲声。哀哉家国破,倩谁御寇兵?


甲辰除夕前,大雪,携侄女诗华自锦石负米归古塘桥,感赋(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押屑韵

北风削面面迸裂,冻云压天青似铁。漫空浩荡冷飞雪,千村万落人烟绝。

花树纷纷斗高洁,江山漫补此残缺。贼中我叹生计拙,负米百里腰欲折。

失足陷泥泥成穴,芒鞋截肤趾濡血。四肢就僵肝胆热,衣襟尽湿琼瑶缀。

归来暝色淡可撷,忍饥小女泣呜咽。山雪夜炊心事切,一灯悬壁半明灭。


乙酉初春,就任湘潭中学国文教师之职,自古塘桥去晓岚港,途中口占一律(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押真韵

龙性从来未肯驯,青毡依旧此清贫。兵戈易冷词人泪,草木犹香故园春。

梦补家园无破碎,诗携河岳不沉沦。横刀跃马非吾分,且傍弦歌作逸民。


归燕曲 怀云塘旧家(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燕归来,归何处?云塘梦绕堤边树。堤边树,树初花,多少流人惜旧家。

旧家侬住云塘浦,曲槛疏寮形态古。墙短青摇薜荔风,窗幽绿酿芭蕉雨。

鸡犬淮王未化仙,桑麻老浦锁寒烟。白撑早雪平阶菊,红漾高花绕宅莲。

门前一带青溪水,杨柳曾栽三四里。牧童轻吹野鹭飞,渔歌唱入斜阳里。

卅年居处水云身,梁上呢喃燕语春。茶乳芬芳能却病,诗魂隽雅不辞贫。

洞庭一旦波涛起,胡骑南侵势未已。潇湘水泛血痕腥,貔貅心入危碉死。

蜗居遂被寇酋居,户外朝朝吼战车。雀角穿残松下屋,鼠牙啮破壁中书。

黍离不尽家山恸,还家剩有灯边梦。双燕东飞再度来,旧巢仍否栖梁栋?

景物江山异昔时,主人离散各天涯。乡心月里分三处,相望空教涕泪垂。

清明寒食愁中度,纸钱谁扫先人墓?杜宇声声欲断肠,松楸瑟瑟如含怒。

如含怒,怒心高,杀贼何妨问宝刀。宝刀稳握将军手,将军直逼虾夷走。

虾夷走,曙光微,旧家入眼影依稀。影依稀,景芳菲,桐花落,柳花飞,燕儿归,人亦归。


儿勿啼(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母语儿:“儿勿啼,官兵已至村之西。索租日夜不得缓,供食更无凫与鸡。

租不偿,爷不释,阿爷双手缚已赤。”火速播谷谷未熟,村妇负儿卧背脊。

背脊瘦作山头石,顽梗塞儿儿仍哭!夏日炙同烈火烧,碧天万里无纤云。

田泥灼足比汤沸,浑身汗雨何纷纷!汗一滴,谷一线,泪一串。

汗汁泪珠和谷穗,鹅黄雪白衣边绾。落日没翠微,蹒跚还破扉。

双肩谷新较儿重,谷送衙门爷乃归。长官得谷比泥溅,高楼彻夜恣欢宴。

樗蒲一掷一千石,醉笑狂呼容不变。容不变,彀又罄,敕兵黑夜行山径。

更向民间裹糇粮,兵至猛狠如虎狼。破关捉人不少息,鸡飞犬走喧永夕。

村妇梦断心凄迷,逾墙负儿奔荒畦。荒畦草深二尺许,低声语儿:“儿勿啼!”


过小姑山(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题注:1979年作

熏风碧树乱云鬓,岩石妆成杏子衫。万古苍茫无一语,江流终伴小姑山。


百字令 游定陵(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长城城畔,叹定陵、殿宇依山重叠。翠柏苍松都不语,领略艰辛岁月。

华表凝霜,丰碑似雪,亦自标高格。我来凭吊,千古兴亡谁说。

深埋却异寻常,隧道重门、地下营宫阙。妃子帝王同寝室,依样骨枯棺裂。

苦了征人,挥残泪血,技艺传佳绝。登车回首,枫叶倍添秋色。


满江红 汤阴岳飞纪念馆属题(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北望中原,英雄气,光华日月。山挺秀,河流大野,云横戈壁。

鼓角交鸣声动地,旌旗所向全无敌。岳家军三字逼金邦,飞魂魄。

忠与佞,史书别。功与过,人民说。看今朝庙貌,巍峨壮烈。

万国衣冠尊典范,千秋桑梓生颜色。老夫狂,稽首拜汤阴,肝肠热。

送春(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五言律诗押侵韵

遥夜怅春色,启扉无处寻。云移山欲动,江静月初沉。

客梦三更冷,花痕一径深。是谁携蜡屐,遗响入高林。


还湘侍母疾,不旬日母愈,又将别家去桂,书怀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五言律诗押真韵
题注:1942年作

此别又何去,一舟湘水滨。芦花已似雪,枫叶最愁人。

世乱文章贱,家寒骨肉亲。吾才适南域,不用诉艰辛。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五言律诗押灰韵
题注:1942年作

圣哲不可作,世情良足哀。笙歌满廊庙,人物在蒿莱。

浊酒化酸泪,新诗生别才。名山千古思,奔向笔端来。


中秋后还家小住,再去耒阳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五言律诗押先韵

暮色伏大野,孤蟾高在天。红烧鱼市火,白袅竹林烟。

江水平无语,秋梧瘦可怜。西风送行客,端趁雁来先。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五言律诗押尤韵

病里经残夏,匆匆又暮秋。未存廊庙想,徒有稻粱谋。

星斗光辉夜,乾坤浩荡愁。凭窗寄乡梦,又落小楼头。


晚霁(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五言律诗押侵韵

宿雨晚初霁,夕阳明远林。新秧千顷碧,老柳一溪深。

残滴遗黎泪,鹃啼帝子心。携儿扶杖出,花径远相寻。


自湘潭抵南京感怀(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五言律诗押尤韵
题注:一九四六年作

投笔离乡井,金陵系客舟。宫花红似锦,吾意冷如秋。

王气钟山尽,诗情笔底收。何当泛湖水,写尽杜陵忧。


别芜湖(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五言律诗押阳韵
序:从芜湖至南京,沿途所见,遍地疮痍,抗日战争遗迹,犹历历在目也。

芜湖才一宿,轻骑又殊方。大道余惊险,荒畦郁莽苍。

春心透高柳,鹭影立寒塘。满目疮痍迹,从知旧战场。


重游岳阳楼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五言律诗押侵韵
题注:一九八一年秋作

前游伤落拓,尘垢满衣襟。一啸楚天碧,孤吟湘水深。

鱼龙嘘紫气,兰芷吐骚心。策仗寻幽径,浑忘白发侵。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五言律诗押尤韵
题注:一九八一年秋作

西风振双袂,重上岳阳楼。湖水连天碧,君山拥翠浮。

希方挥健笔,子美系孤舟。坛坫论人物,千秋第一流。


谒黄兴墓(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元韵

文酒勋华一代尊,石碑零落姓名存。英雄地下长无语,古寺空山日色昏。

白水至今盟白骨,黄花终古壮黄魂。试看墓上芊芊草,犹长当年碧血痕。


谒蔡锷墓(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东韵

登坛一喝气如虹,百二关河掌握中。声色岂能消志士,风云毕竟属英雄。

冬青瑟瑟悲啼鸟,翁仲荒荒卧短蓬。一瓣心香三尺剑,我来墓上拜遗风。


冬夜(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元韵
题注:1940年作

两三渔火淡孤村,静夜闲庭独掩门。枕畔家书凭雁寄,梅边归梦借香温。

事多岂尽如人意,俸薄须知是国恩。月夺短檠光欲敛,此心如镜了无痕。


泛舟湘水(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先韵

夕照渔歌入暮天,轻舟疾驶野鸥前。疏星缀树白如霰,萤火渡江红上船。

近市人声喧岸北,开窗梦影堕愁边。孤钟遥响青峰外,不作枫桥夜半眠。


白露节(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侵韵

閒坐难禁百感侵,湖云成阵压窗阴。雨凉夜湿残荷梦,露白朝惊去燕心。

野雀啄馀香稻老,寒螀吟遍绿芜深。中原烽火仍高照,安得单于一战擒!


家居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江韵
题注:1940年作

多情底事恋乡邦,玉笛吹来塞上腔。壮志未能酬海岛,狂名已愧满湘江。

诗中偶语工无敌,竹里骄阳败欲降。妒煞鸳鸯池畔立,豆条垂处也成双。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冬韵
题注:1940年作

四野清歌起老农,闲居照见雪冰胸。去家身似离巢燕,厌乱心如触网蜂。

翡翠黛施枝上羽,芙蕖粉傅水中容。寻诗偶步菰蒲渚,独听斜阳古寺钟。


山中所见(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侵韵

松涛扑翠满幽林,高韵流风助客吟。舆稳不妨穿路曲,衣单始觉入山深。

野桥落照双渔艇,疏柳寒塘一暮砧。擎妇将雏征远塞,艰难谁省宦游心。


纳凉杂咏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青韵

聊借新诗养性灵,崎岖世道几曾经。眼中人物空皮相,战里河山遍血腥。

出水荷花擎露白,受风梧叶逼窗青。晚来湖上凉堪纳,閒看群鸥落远汀。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七言律诗押阳韵

卧尽骄阳昼正长,井梧禅榻静山房。扇风凉透骄儿梦,石砚诗争碧稻香。

烽火未荒歌舞地,牢愁欲负少年场。巢由今世将何用,空忆貔貅镇四方。

卜算子 壬戌岁暮,在三胞亲属迎春会上,即席赋此,洪固叔同志谱曲高歌(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花为报春开,酒为迎春醉。柳上春光渐展舒,风起丝丝媚。

但愿月长圆,更愿人长会。万里江山锦绣图,彩毛重重绘。


蝶恋花 展黄兴墓(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屹屹丰碑镌姓字。碑树人间,更向人心树。革命功勋高百世。

功高太息人长逝。

丹橘千株伤远渚。日夜湘波,不尽东流去。一寸黄花香一步。

名山只合英雄住。


清平乐 客重庆数日,炎热如盛暑,遂匆匆告别(近现代末当代初·田翠竹)

渝城三绝。雾霭山峦热。倦卧高楼乡思切。窗外半轮明月。

明朝即泛归舟。纵情打桨中流。唤起夔门诗兴,招来巫峡龙湫。


宋·钱咏-诗词集
  • 宋·钱咏-诗词集
  • 宋·钱咏-诗词集 | 宋·钱咏-诗词集...

    宋·李渤-诗词集
  • 宋·李渤-诗词集
  • 宋·李渤-诗词集 | 宋·李渤-诗词集...

    清·冯挹芳-诗词集
  • 清·冯挹芳-诗词集
  • 清·冯挹芳-诗词集 | 清·冯挹芳-诗词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