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诗人

当代·俞平伯-诗词集

俞平伯(1900—1990),原名俞铭衡,字平伯。清代朴学大师俞樾曾孙。湖州德清东郊南埭村(今乾元镇金火村)人。现代诗人、作家、红学家。亦能词,叶恭绰在一九五四年的序文中说:“德清俞君平伯,承先德曲园、阶青两先生家学,淹通博雅,有声于时。欲昔纂《清诗钞》,曾从君索先德所为词,顾不知君之亦深于词学也。故辑《广箧中词》,亦未及录君所作。比复来京师,乃得读君词稿曰《古槐书屋词》者,则功力深至,迥异时流,始感昔者知君之未尽。而君顾不自慊,且下笔矜慎,综数十年之作,仅存此二卷。是不但足以窥君之词之工,抑君治学处世之不苟,概可知也。”集中有和清真、梦窗、梅溪之作,此亦当时风尚所致,但总体以小令为主,走的是唐五代、北宋一路。于后主尤其喜欢,不仅有和作,一些词作甚至直接用其成句。集中多写景、记游、忆旧之作,但也有人到中年,岁月不居的淡淡感伤。风格上既有后主的自然,又不失二晏的优雅,清雅圆融,体现出文人词的特点。其词《词综补遗》有收录。
当代·俞平伯-诗词集

@ 宁可孤独也不违心,宁可后悔也不会将就。

端午节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五言绝句押真韵

清润端阳节,茅檐插艾新。分尝初刈麦,惭荷对农民。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五言绝句押尤韵

晨兴才启户,艾叶拂人头。知是中天近,邻居为我留。


半帷呻吟(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五言绝句

瞢腾偎扁枕,浑不辨朝暮。反顾欲语谁,方知人已去。


东岳集五言杂咏六首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五言绝句押麻韵

茅檐绝低小,一载住农家。照影西塘水,贪看日易斜。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五言绝句押尤韵

东岳庙恢扩,闻当街北头。何年消劫火,空以集名留。


其三(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五言绝句押豪韵

樱子黄先赤,红桃间绿桃。塘春嬉扁嘴,延颈白鹅高。


其四(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五言绝句押麻韵

明日当逢集,回塘撒网赊。北头卖蔬果,南首市鱼虾。


其五(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五言绝句押侵韵

小灯易明灭,娇怯怕风侵。欲破周遭暗,荧荧藉尔深。


其六(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五言绝句押东韵

窗小光难透,门低久立童。高粱麻杆热,烟焰起熊熊。


将离东岳与农民话别(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七言绝句押灰韵

落户安家事可怀,自憎暮景况非材。农民送别殷勤意,惜我他年不管来。


楝花(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七言绝句

天气清和四月中,门前吹到楝花风。南来初识亭亭树,淡紫花开细叶浓。


楝花(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七言绝句押阳韵

此树婆娑近浅塘,繁英飘落似丁香。绿阴庭院休回首,应许他乡胜故乡。


绩麻(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七言绝句押麻韵

脱离劳动逾三世,来到农村学绩麻。鹅鸭池塘看新绿,依稀风景似归家。


玉楼春·和清真韵寄环(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花花草草随人住。形影相依无定处。江南人打渡头桡,海上客归云际路。

消愁细把愁重数。执手正当三月暮。今朝悄对杏花天,那日双看杨柳絮。


浣溪沙·答朱佩弦兄,见《敝帚集》(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瘦减秋闺昨夜眠。还留密宠掷银笺。背人凄咽立灯前。

不再楼头同一醉,出门挥手两风烟。却言相见有明年。


鹧鸪天·咏西洋纸牌戏(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叔宝(以喻卫玠)才能越众强。装成乔客费平章。东朝自恋风流宠,僧正巍然号法王。

倍集克(译言小吻),重三双。昏姻宣布亦平常。须知群众威能大,十点今朝捉帽黄。


临江仙(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押侵韵

几日东风频拂面,六街微暖泥侵。檐牙冻雪啄鸣禽。

残冬犹胜往,烽火照城阴。一片晕红无那,三分芳酒须斟。

为君祝健最深深。愿同如愿女,宛转称人心。


金缕曲·和董每戡君(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一曲嘉隆旧。叹跫然、足音空谷,寂寥良久。欣遇莺啼花开日,多少朋来聚首。

总梁魏、风流难又。慢转歌喉低按拍,只怀庭、成法犹堪守。

启兰菊,青年秀。

岭梅驿使怀琼玖。海南天、彩云飞堕,馨香盈袖。身后是非闲得失,评泊琵琶能究。

记京国、初逢把酒。慕想董公真健者,更春深、陌上重来候。

歌下里,为君寿(一九五七年)。


六州歌头(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西奈半岛,战火运河封。伊色列,邻埃及,启兵戎,逞群凶。

一水盈盈送。欧非亚,三洲共。惟劳动。人知重。代天工。

真个移山倒海,走多少、楼舰艨艟。旗帜飘空。万邦同。

叹山茵水。西敏寺。违民意。竟何功。塞得港,开罗市,俱遭轰。

硝烟蒙。漫倚神州远,难袖手,看狼烽。金门会。声欢沸。

振苍穹。闻道天方古国,策群力、愤发为雄。映和平素鸽,新月晚霞红。

来往西东。


如梦令(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漫说姻缘凤卜。谁道鸾拘凤束。荏苒十年间,欠了一场痛哭。

休哭。休哭。且待重谐花烛。

菩萨鬘·庚申小春病榻(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烟空一望无相识。飘零不记闲踪迹。料理浴归舟。夕阳明舵楼。

云端疑幻墨。知是谁家笔。欹枕看鱼禽。碧波红浅深。


鹧鸪天(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良友花笺不复存。与谁重话劫灰痕。儿嬉未识王纲解,老讶居邻鲜弟昆。

人已去,总休论。清朝无事到黄昏。斜风细雨长亭路,且待新来客扣门。


浣溪沙(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大漠孤悬落日黄。哀嘶征马未收缰。垂杨风里辘轳忙。

何事归人迎蜜炬,谁家游女伴欢郎。闲眠滋味一思量。


祝英台近 一九二○年三月廿二日红海舟中(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怒涛狂,眉月俏,孤客绵绵道。东去遥云,可傍鬓边照。

怜他绣倦宵清,炉熏梦远,浑不识、归来恁早。

逐征棹。去来三度相随,应被姮娥恼。底事匆匆,幽恨漫萦绕。

未妨鸾鹤心期,都和浪咽,索换取、镜中人笑。


浣溪沙 一九二二年十月八日纽约城作(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飒飒西风夜已凉。灯清人也倦思量。薄帷如纸月如霜。

为盼归鸿舒泪眼,飘然黄叶满江乡。遥知此夕共茫茫。


南楼令·家大人命次闰枝丈韵(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寒叶堕缘阶。闲闺撩乱怀。盼南天、雁不飞回。何处迷津能止楫,有故国、夕阳哀。

无主好楼台。嵯峨出异才。旧红墙、只燕曾来。闻道秦淮瑶殿影,也羞见、月华开。


望江南(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茶时分,风弄晚枝愁。青眼思眠浑似柳,黄花多瘁却宜秋。

何计是淹留。


捣练子令·遁圃倩环为绘扇面,并属我题词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波远水,起凉风。寥戾秋闻砧杵中。人去玉关音信减,月明还觉九州同。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桐月影,散如钱。蜀锦芙蓉罨碧烟。其奈秋心都未识,授衣欣得晚晴天。


鹧鸪天·萧迹园成都书来却寄(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一别香车旧宠寒。早教清镜误红颜。和烟花雨鹃啼重,蘸水楼阴蝶梦残。

春树里,几关山。东风凄急尚凭阑。新词万里桥边寄,待拆封题还细看。


鹧鸪天(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莫问林居果否安。新红樱颗燕含残。鹤边城郭归犹易,雁底关河会总难。

除梦里,会贪欢。不然何用念家山。电车一过长街暗,又照谯门罨画间。


鹧鸪天(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林社残春胜往时。宫鹦憔瘦洛花肥。漫空倦羽如尘散,又逐河干雪乱飞。

烟柳怨,絮萍知。笼纱飘影怅归迟。凝妆露浥啼珠艳,却许胡沙尽夜吹。


鹧鸪天·题许潜庵曲会册子(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弦索传头失顿仁。邮亭新调冷秋雯(昆腔别派)。

独教梁魏风流远,歌咏承平四百春。

稀旧赏,淡芳尊。藕丝孔里息闲身。落梅吹彻寒销未,红药花时又访君。


风入松(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高城不见暮天长。风景爱归航。芳春几许隋堤柳,问何年、踠地成行。

水驿丛芦含暝,渔村灯火昏黄。

重移攕玉劝檀郎。何惜是离觞。临流撩乱烟鬓影,纵攀条、难赠红妆。

别有沧波丸月,占他沤鹭悠扬。


祝英台近(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倦流尘,愁暮雪,蝉鬓添憔悴。邂逅芳馨,还约明朝醉。

依前柔素分柑,春红映酒,都不似、那时情味。

寂寥意。从教竹马嬉游,承平梦儿里。巷陌人家,飞燕夕阳媚。

独怜一点灯青,垂髫曾共,却照影、凄然无睡。


沁园春(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无奈闻歌,销湖海气,爇女儿香。叹残脂涴袂,闲愁脉脉,重云伸眼,此夕茫茫。

海国乘槎,山城緤骑,十载归来鬓有霜。临岐路,忆牵衣挽手,多少凄惶。

千言倚马文章。待掩却、蓬门亦自伤。渐梨窗红暗,秋孤蜂蝶,榆钱绿碎,春驻鸳鸯。

淡抹人宜,秾姿独看,绝倒兰闺姊妹行。新来意,有明灯语笑,十醉何妨。


沁园春(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兰艇人归,香衣蝶认,沁园都荒。减飞英飞絮,闲中哀怨,听风听水,客里年光。

四月迟莺,六桥残柳,雁写霞天字几行。垂髫事,倩兰琼仙侣,细与评量。

空教憔悴姬姜。裛如水、沉阴惜画裳。已春深寒恋,熏炉薄酒,还须永夕,休恁匆忙。

乳燕呢喃,待成新垒,晚觉投琼笑语狂。归来夜,缬倦眸街火,和雪微茫。


浣溪沙(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烟水湖船旧爱稀。软红行迹亦全非。随人歌舞乐难违。

岂必游骖临曲陌,何须新燕惜驰晖。归来赢得露沾衣。


临江仙·偶感五伦事戏笔(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押阳韵

九世同居须百忍,而今谁会伦常。蒲关爱妾殉痴张。

为臣全大义,黎庶亦偕亡。今古完人多少,空余烟墨茫茫。

通财交友岂非良。牛衣空对泣,富贵莫相忘。


蝶恋花·东华醉归(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驼陌尘悰如梦寐。秋叶春萍,聚散真无据。麦酒盈尊容易醉。

酒红争减人劳瘁。

莫漫愁妆时势异。短服袀青,换却罗衣翠。盼得归来惟兀睡。

海槐花落炎风里。

鹧鸪天(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谷雨前闻剪牡丹。新花摇露翠衣单。风标姚魏都非旧,东第园林夕映残。

追胜会,已阑珊。与谁长笛醉朱颜。孳萍泊絮随缘去,驼褐争禁四月寒。


鹧鸪天(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明镜为缘贮好春。亦缘春恨见眉颦。年光何似西流水,风月皆为陌上尘。

思俊侣,感前因。落红如海乱愁新。渔郎归后无相识,赢得仙源梦里身。


鹧鸪天(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草绿裙腰惜远春。罗衣香沁玉阑尘。丹青无减初来见,诗酒徒增老大身。

闲笔墨,总堪焚。花飞犹不记前因。茫茫春水流红去,漫说天涯若比邻。


鹧鸪天(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业力先牵愿力孱。敢将疏隽犯红颜。飘沦何事尘泥辨,喧寂无非醒梦间。

思电笑,胜名山。途穷奔驭可知还。无端多少闲言语,误了颦眸一晌看。


鹧鸪天(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一梦徐回午晌才。纷呈六趣不离贪。娑婆爱欲诸天笑,恶发修罗饿鬼馋。

无只语,称芳缄。抽思何绪甚枯蚕。步兵沉醉邻家酒,中散平生七不堪。


鹧鸪天(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怅望飞云隘九垓。弥天文网出燕台。蝇营蚁慕贪夫业,孤雁眠羊买命财。

须坦白,莫迟挨。织成鸳锦待伊猜。闲茶浪酒都知罪,长袖今宜罢舞来。


鹧鸪天·一九五二冬至前异日京与寓曲集(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鸳水流风迹既陈。吴歈俦侣散如云。城东鹪寄三椽屋,无恙兵戈历岁春。

兼北语,几南人。朋簪际合岂无因。玉量珠转浑闲事,记取闻歌醉耳新。


蝶恋花·乙未四月初四日倚装赠内(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今日东城闲趁步。明日劳人,又向天涯去。陋巷蜗居频尔汝。

廿年不到江南路。

灯侧离衷聊共语。料理征衫,细检还愁误。小别应怜湖上旅。

与谁同听潇潇雨。


鹧鸪天·杭县康家桥舟中作(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学作新诗句未平。卧听柔橹汨波声。软红尘土成遥想,新绿畦塍快远情。

收麦穗,插秧针。早中迟稻待秋登。不须明日愁泥足,却为田家问玉晴。


鹧鸪天·丙申五月朔北上津浦车中(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逗得双雏笑口开。灯前应共旅程猜。谁知爱夜无眠客,蓦过淮南电雨来。

欣尔至,惬余怀。江乡烟翠画亭台。欲寻旧梦迷前迹,惜未还将汝母偕(书示润儿)。


临江仙(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康同璧夫人约曲社诸君于其何家口寓罗园观太平花,赋《木兰花慢》示客,答赋此解。

绕屋繁英霏雪,清香淑景时和。人宜击壤太平歌。

雏娃舒绛袖,霜鬓兴婆娑。

薇浣新词漱玉,休嗟岁月摩诃(原词中语)。好花应喜客来过。

莺桃红豆似,秉烛夜游么。


临江仙·咏《红楼梦》(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惆怅西堂人远,仙家白玉楼成。可怜残墨意纵横。

茜纱销粉泪,绿树问啼莺。

多少金迷纸醉,真堪石破天惊。休言谁创与谁承。

传心先后觉,说梦古今情。


清平乐·咏《牡丹亭》(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春归何速。好梦迷离续。一片飞花红影逐。还要阿娘叮嘱。

荒台池馆沉沉。独怜梅树情深。记压黄金钏匾,不知甚处相寻。


鹧鸪天(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眼底沧桑寄此身。飘零文字水萍因。伫看雏翼飞腾速,喜及桑榆睹性真。

曾一载,住农村。归来犹拟问渔津。易求虾菜居邻集,收得家书驿近人。


望江南·和耐圃(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苏州好,水调旧家乡。只爱清歌谐笛韵,未谙红粉递登场。

爨弄兴偏长。


浣溪沙·并序(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一九七三年癸丑仲秋廿六日梦中得词半首,不知其意,不能续也。至丙辰七月初二日晨,唐山大地震波及京津。初五,枕上忽忆前句“京东二百里余赊”者,岂即丰南、唐山之谓欤。遂续成之。末韵借用成句,“增”“减”指户籍生灵。何业并命于一朝呓梦,何心先兴于两载,如斯浩劫,迥绝言诠矣。

雨里宵灯晕彩霞。当时一去又天涯。京东二百里余赊。

拾得未明何所谓,寻来如梦或非差。算增算减总由他。


临江仙(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周甲良辰虚度,一年容易秋冬。休夸时世若为容。

新妆传卫里,裙样出唐宫。

任尔追踪雉照,终归啜泣途穷。能诛褒妲是英雄。

生花南史笔,愧煞北门公。


浣溪沙·黄君坦兄属题天风海涛楼图(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思昔吟尊伴老坡。东樱笑处客来过。扬尘知不近行窝。

九点烟螺真到海,千重风浪胜观河。小楼入画未蹉跎。


鹧鸪天·壬子人日作,越六载戊午冬至前五日续成之(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红烛樗蒱迹已陈。纵无花胜也宜春。常言北国多风雪,不道西来有美人。

携俊侍,过东瀛。颀颀硕女进中庭,四门乍辟金鸡叫,日照南荣已大昕。


临江仙(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谁惜断纹焦尾,高山流水人琴。禅心无那似诗心。

蜻蜓才点水,飞絮漫留萍。

多少深闺幽怨,情天幻境娥英。知从罗绮悟无生。

蘅潇相假借,兼美亦虚名。

忆江南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题注:编者注:初收《忆》,北京朴社1925年12月初版。

江南好,长忆在西湖。云际遥青多拥髻,堤头腻绿每皴螺。

叶艇蘸晴波。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题注:编者注:初收《忆》,北京朴社1925年12月初版。

江南好,长忆在山塘。迟日烘晴花市闹,邻滩打水女砧忙。

铃塔动微阳。


其三(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题注:编者注:初收《忆》,北京朴社1925年12月初版。

江南好,长忆在吴城。门户窥人莺燕懒,日斜深巷卖饧声。

吹彻杏花明。


其四(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题注:编者注:初收《忆》,北京朴社1925年12月初版。

江南好,长忆在吾乡。鱼浪乌篷春拨网,蟹田红稻夜鸣榔。

人语闹宵航。


临江仙·记六年夏在天津养疴事(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题注:编者注:初收《忆》。

梦醒簟纹在臂,倦闻帘押丁东。借君短榻病惺忪。

榴红裙衩小,荷翠鬓云松。

回眄当年香垒,原来只恁匆匆。天涯是处有秋风。

身如黄叶子,霜雪会怜侬。


浪淘沙令(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题注:编者注:原载1950年1月16日《人民日报》。

开国古幽燕。佳景空前。红灯绛帜影蹁跹。亿兆人民同仰看,圆月新年。

回首井岗山。革命艰难。海东残寇尚冥顽。大陆春生欧亚共,晴雪新年。


南柯子 和清真(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小扇团团雪,轻罗剪剪冰。偶循阑曲听蛩声。恰讶一枝凄艳付閒庭。

索笑脂饧泫,低眸粉泪清。幽姿何意媚宵行。宛转因风屧响逗流萤。


浪淘沙 和后主(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秋雨听潺潺。叶子珊珊。炉烟不煖客心寒。约略春归才几日,如梦悲欢。

翠袖倚危阑。迟莫江山。鳞游无翼去原难。拟把鱼书凭雁足,寥落云间。


齐天乐 残灯(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沈沈寒雨如年夜,西窗只馀凄哽。渐减清晖,频移永漏,自惜伶俜孤影。

瞢腾梦醒。已金粟垂花,玉荷生暝。几许兰膏,为谁辛苦镇长炯。

华堂欢宴乍歇,背人深拥髻,娇倩曾凭。未驻春嬉,唯怜岁晚,咫尺天涯愁凝。

凭伊管领。点无际昏茫,一星犹迥。伫立遥天,晓风帘外冷。


霜花腴 尚湖泛舟(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稻塍径窄,耐浅寒、低颦屡整罗裳。风嫩波沈,橹稀人淡,深秋共倚斜阳。

暮山静妆,对镜奁、还晕丹黄。溯来时、翠柏阴多,故家乔木感凄凉。

谁醒泛秋轻梦,近荒城一角,夜色茫茫。邀醉清灯,留英残菊,连宵倦客幽窗。

旧游可伤,纵再来、休管沧桑。更西湖、倩影兰桡,那堪思故乡。


换巢鸾凤 《燕知草》题词和梅溪(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南国莺娇。叹嬉恬梦浅,渐远虹桥。好风偏鬓影,暗陌咽饧箫。

微阳春尽去墙腰。露桃拥鬟,池台语销。黄昏懒,试静睡、夜灯留照。

山悄。波渺渺。襟上酒痕,前事空怀抱。记否来时,不如归矣,凄怨天涯芳草。

憔悴行吟迫中年,杜鹃啼罢残英老。湖烟深,漫回头、寂对霜晓。


浣溪沙 和梦窗(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坊陌泥侵未出游。夕阴如水罨閒愁。却怜残醉共藏钩。

袖角燕支沈絮语,灯前蝉鬓竞花羞。凉宵春浅误清秋。


浣溪沙 立春日喜晴(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昨夜风恬梦不惊。今朝初日上帘旌。半庭残雪映微明。

渐觉敝裘堪煖客,却看寒鸟又呼晴。匆匆春意隔年生。


菩萨蛮 成梦中句(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匆匆梳裹匆匆洗。回廊半霎回眸里。灯火画堂云。隔帘芳酒温。

沈冥西去月。不见花飞雪。风露湿闲阶。知谁寻燕钗。


蝶恋花(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望眼连天愁雪拥。身到天涯,翻把三春送。闻道同衾还隔梦。

世间只有情难懂。

钿合香囊何处冢。一曲饧箫,谁见双飞凤。效得微情酬密宠。

空怀也被明珠哄。


蝶恋花(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序:闻寅恪言,今岁太液池及公园荷花均盛于往年。余惜未往观,新秋初三日始偕莹环至公园。今年六月逢闰,秋凉较早,偶裴回临水,同赏一退红莲,秋晚岑寂,翠叶成群,孤芳在眼,谓有遗世之心,迟暮之感焉。昔白石翁好作词序,余所作视翁何如而亦有为序之举,弥可哂矣。

睡起残脂慵未洗。却忆斜阳,小立明秋水。憔悴心怜花妩媚。

好花可管人蕉萃。

今日初三眉月细。已见西风,叶叶摇波翠。明日重来看汝否。

沈吟对汝都无计。


苏幕遮 新月(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碧天沈,红日丽。银样镰弯,时样眉弯翠。终古问谁猜此谜。

才捲帘衣,一剪西方媚。

未辉光,先旖旎。青姊迟来,我侑长星醉。秋永尘寰添一例。

约袖盈盈,下拜团圆你。


玲珑四犯 坐公园古柏下,斜日高树,一片明瑟,情异儿时,怃然成咏。(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支拄晴空,淡树色轻飔,金翠零乱。飒合萧森,如画冷红愁颤。

枯坐念我无憀,共旧迹、旧情都换。倚莫天、约略年时,深巷夕曛还煖。

货郎挑担迎门看,叩圆钲、卖糖声软。灯前怕读欧阳赋,凄绝垂髫心远。

尘梦有忆温馨,乳燕春来频见。怎凤城秋早,归思迥,难排遣。


菩萨蛮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好天良夜秋如水。明灯一觉黄昏睡。睡醒见伊么。更深梦也多。

夜天都是雪。零乱成双蝶。閒院午阴迟。衾寒许枕知。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凭肩几处同油壁。閒循荒沼低鬟立。风起又花残。空怜玉臂寒。

开年花事好。驼陌游骢早。谁见复来时。绿阴红满枝。

菩萨蛮 其三(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今宵好向郎边去。阿谁认得迷离路。飞去又飞还。山前仍有山。

归来残睡冷。罗帐孤灯暝。雅雀噪帘东。明眸一线红。


红罗袄 闻柝(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暝雀寻巢后,荒野动更时。纵莫雨来初,伊谁同听,夜天明处,催迫知悲。

也难语、心事寒饥。空枝伴得乌啼。一霎在前溪,唤断梦、又去苑墙西。


浣溪沙 和清真(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一树梨花雪四垂。三分春色占萍池。几回玉蝶扑帘儿。

惘惘停眸谁爱惜,匆匆闲忆总成悲。灯前重理砑罗衣。


浣溪沙 其一 和梦窗(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莫把归迟诉断鸿。故园即在小桥东。暮天回合已重重。

疲马生尘寒日里,乌篷扳橹月明中。又拼残岁付春风。


其二 和梦窗(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疏艳江梅雪几枝。昏暝篱角一灯时。回灯宜见玉娇姿。

翠翼不辞珊枕腻,鸳情无缝绣帘垂。西来檀粉为伊施。


其三 和梦窗(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尽日楼居不见春。也无巢燕语梁尘。帘衣如水絮如云。

电炬飞光堪永昼,通宵鼓笛不眠人。梨花深巷梦黄昏。


其四 和梦窗(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一自当年嫁小乔。楼头悲恨已烟销。重逢如见尽无聊。

斜日秋深闻炒栗,城荒春暖换饧箫。閒庭花湿晚枝娇。


其五 和梦窗(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短烛荧荧悄未收。重帘微月下银钩。伤春何意亦悲秋。

新刺香囊怜叩叩,旧抛罗帕已休休。寒欺零露夜凝愁。


其六 和梦窗(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绀碧云衣动玉楼。凭肩絮语甚閒愁。前宵蓬海试冰游。

红烛酣春曾几日,迎凉星火渐西流。藕花风冷饯残秋。


其七 和梦窗(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终岁凝尘掩曲房。阑干时霎月昏黄。飘来桂子不闻香。

恻恻玉蟾愁子夜,沈沈银兔隔西窗。吴仙头白羿妻孀。


蝶恋花 和稼轩(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红烛樗蒱争赌胜。明岁明朝,春上吴盐鬓。云水闲悰聊一省。

卅年京国桑田恨。

去日苦多其可问。稚子喧喧,便觉中年近。风雨艳阳初不定。

花开燕子来何准。


浣溪沙 和清真(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留得兰薰衣袂香。燕支一掬水微凉。雀钗飞动鬓边光。

柳眼青多莺渐懒,今年春草又池塘。深深浅浅燕思量。


菩萨蛮 清华园早春(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桥头尽日经行地。桥前便是东流水。初日翠连漪。溶溶去不回。

春来依旧矣。春去知何似。花草总芳菲。空枝闻鸟啼。


蝶恋花(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一角筠帘迟日丽。虚室含暄,最得芳兰媚。浅抹浓妆都不喜。

纹漪时复平春水。

梅萼桃华君记否。开到蔷薇,还与荼蘼醉。瑟瑟墙根风又起。

钗钿微侧寒烟翠。


踏莎行 辛未七夕寄环(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天上初逢,人间乍别。这遭又负新秋节。有心聚散做新愁,中庭瓜果为虚设。

却忆残荷,应怜残月。无眠不爱蛩声切。离家情味你知么,回家我也从头说。


思越人(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三十年来事已陈。口脂眉画各如尘。从知躞蹀街头步,亦是明珠掌上身。

看翠袖,对红裙。旧情疑假又疑真。邻家小女无相识,却说姆姆打扮新。


双调望江南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西湖忆,第一忆湖堧。孤屿晴开楼阁艳,南屏翠合磬钟寒。

红上玉阑船。

清镜里,何地著从前。春水不知秋鬓薄,家山且傍故人看。

如梦也原难。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西湖忆,二忆忆山家。泉水新沾柴火气,毳尘初上味还差。

开盏看春芽。

明前细,可比雨前佳。龙井狮峰名色好,不如来啜本山茶。

几碗夕阳斜。


其三(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西湖忆,三忆酒边鸥。楼上酒招堤上柳,柳丝风约水明楼。

风紧柳花稠。

鱼羹美,佳话昔年留。泼醋烹鲜全带柄,乳莼新翠不须油。

芳指动纤柔。


思越人(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生小姑苏郡庙前。阿耶娇宠阿娘怜。一从嫁与胡儿后,回首家山路几千。

金钏臂,玉钗钿。新来不比旧时妍。荒园自锁苔痕里,秋蝶寒花也惘然。

端午节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五言绝句押真韵

清润端阳节,茅檐插艾新。分尝初刈麦,惭荷对农民。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五言绝句押尤韵

晨兴才启户,艾叶拂人头。知是中天近,邻居为我留。


半帷呻吟(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五言绝句

瞢腾偎扁枕,浑不辨朝暮。反顾欲语谁,方知人已去。


东岳集五言杂咏六首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五言绝句押麻韵

茅檐绝低小,一载住农家。照影西塘水,贪看日易斜。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五言绝句押尤韵

东岳庙恢扩,闻当街北头。何年消劫火,空以集名留。


其三(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五言绝句押豪韵

樱子黄先赤,红桃间绿桃。塘春嬉扁嘴,延颈白鹅高。


其四(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五言绝句押麻韵

明日当逢集,回塘撒网赊。北头卖蔬果,南首市鱼虾。


其五(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五言绝句押侵韵

小灯易明灭,娇怯怕风侵。欲破周遭暗,荧荧藉尔深。


其六(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五言绝句押东韵

窗小光难透,门低久立童。高粱麻杆热,烟焰起熊熊。


将离东岳与农民话别(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七言绝句押灰韵

落户安家事可怀,自憎暮景况非材。农民送别殷勤意,惜我他年不管来。


楝花(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七言绝句

天气清和四月中,门前吹到楝花风。南来初识亭亭树,淡紫花开细叶浓。


楝花(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七言绝句押阳韵

此树婆娑近浅塘,繁英飘落似丁香。绿阴庭院休回首,应许他乡胜故乡。


绩麻(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七言绝句押麻韵

脱离劳动逾三世,来到农村学绩麻。鹅鸭池塘看新绿,依稀风景似归家。


玉楼春·和清真韵寄环(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花花草草随人住。形影相依无定处。江南人打渡头桡,海上客归云际路。

消愁细把愁重数。执手正当三月暮。今朝悄对杏花天,那日双看杨柳絮。


浣溪沙·答朱佩弦兄,见《敝帚集》(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瘦减秋闺昨夜眠。还留密宠掷银笺。背人凄咽立灯前。

不再楼头同一醉,出门挥手两风烟。却言相见有明年。


鹧鸪天·咏西洋纸牌戏(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叔宝(以喻卫玠)才能越众强。装成乔客费平章。东朝自恋风流宠,僧正巍然号法王。

倍集克(译言小吻),重三双。昏姻宣布亦平常。须知群众威能大,十点今朝捉帽黄。


临江仙(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押侵韵

几日东风频拂面,六街微暖泥侵。檐牙冻雪啄鸣禽。

残冬犹胜往,烽火照城阴。一片晕红无那,三分芳酒须斟。

为君祝健最深深。愿同如愿女,宛转称人心。


金缕曲·和董每戡君(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一曲嘉隆旧。叹跫然、足音空谷,寂寥良久。欣遇莺啼花开日,多少朋来聚首。

总梁魏、风流难又。慢转歌喉低按拍,只怀庭、成法犹堪守。

启兰菊,青年秀。

岭梅驿使怀琼玖。海南天、彩云飞堕,馨香盈袖。身后是非闲得失,评泊琵琶能究。

记京国、初逢把酒。慕想董公真健者,更春深、陌上重来候。

歌下里,为君寿(一九五七年)。


六州歌头(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西奈半岛,战火运河封。伊色列,邻埃及,启兵戎,逞群凶。

一水盈盈送。欧非亚,三洲共。惟劳动。人知重。代天工。

真个移山倒海,走多少、楼舰艨艟。旗帜飘空。万邦同。

叹山茵水。西敏寺。违民意。竟何功。塞得港,开罗市,俱遭轰。

硝烟蒙。漫倚神州远,难袖手,看狼烽。金门会。声欢沸。

振苍穹。闻道天方古国,策群力、愤发为雄。映和平素鸽,新月晚霞红。

来往西东。


如梦令(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漫说姻缘凤卜。谁道鸾拘凤束。荏苒十年间,欠了一场痛哭。

休哭。休哭。且待重谐花烛。

浣溪沙(近现代末当代初·俞平伯)

夜久谁来款绮寮。空庭渐有屐声高。黑貂裘上雪鹅毛。

乍握柔荑欢意浅,重逢樱颗旅情骄。倾残银蜡泪花飘。

俞平伯(1900-1990) 原名僧保,字铭衡、直民,笔名一公、屈斋。浙江德清人。俞樾曾孙。1919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任燕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平大学、中国学院等院校教授。新文学运动初期重要诗人,白话诗创作先驱。有《红楼梦研究》、《燕郊集》、《俞平伯诗全编》等。


元·范迈-诗词集
  • 元·范迈-诗词集
  • 元·范迈-诗词集 | 元·范迈-诗词集...

    清·吴觐-诗词集
  • 清·吴觐-诗词集
  • 清·吴觐-诗词集 | 清·吴觐-诗词集...

    明·许询-诗词集
  • 明·许询-诗词集
  • 明·许询-诗词集 | 明·许询-诗词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