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诗人

当代·刘永平-诗词集

1924.3.15-,字庸屏,号大同居士,河南许昌人。毕业于四川大学中国文学系,研究中国文学理论及诗词名家专题评论。
当代·刘永平-诗词集

@ 很少有事情能让我快乐,所以我尽量忘记不快乐的事情。

长相思三首(1942年)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晓来砧。晚来砧。断续临风碎客心。华阳飘此身。

漏沉沉。思沉沉。忆到西楼旧梦频。曷来鼙鼓音。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锦城东。锦江东。华屋绮窗帘幕红。小桥夕照明。

恨匆匆。惜匆匆。一别家山类转蓬。关河离乱中。


其三(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在洛南。在颍南。梦中依稀见故园。虫沙血未乾。

恨无端。愤无端。似有寒光落枕前。一梳眉月弯。


卜算子(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客久旅魂孤,梦逐寒更转。生憎吟蛩絮语悲,输却愁无限。

秋老莫登楼,望里惊烽远。风撼危巢难稳栖,憔悴无人管。


浣溪沙四首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动后初传夺虏旗。山遥水阔雁来迟。平安为报岭梅知。

洛水非遥频击梦,锦城堪恋未忘归。停骖返旆乍沉思。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细雨秋风卧剑南。野溪初涨近茅庵。满天愁雾暗垂帘。

去国仓皇魂梦苦,停云检点泪痕添。雁零鸿断我何堪。


其三(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榻冷初惊落叶霜。江楼月黑夜茫茫。青灯一豆照回廊。

寻梦难成终有恨,耽吟不寐亦何妨。麝尘莲寸此情长。


其四(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月照绯帷透暗香。兰灯静照寂寒窗。几声更鼓入苔墙。

被借笼薰方觉暖,宵因客久始知长。吟梅小院意难忘。


浪淘沙(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烽外客愁添。尘浣征衫。楼头忍看柳毵毵。却恨春来迷燕路,犹梦江南。

骊曲黯斜帘。高挂风帆。半杯未尽怯唇沾。望里烟波心共碎,丝缚吴蚕。


浣溪沙三首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日落旗亭绮幔斜。小巢疏柳宿归鸦。倚窗坐久晚寒加。

茗碗闲添初焙叶,胆瓶清供未开花。聊将蝶梦换年华。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懒数鸡鸣晦雨晨。絮沾花湿掩重门。暗弹丛稿箧中尘。

客少还须茶当酒,影孤时有燕窥人。渐多绮语莫伤春。


其三(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翠染江头碧柳丝。风轻云淡日迟迟。饯春争赏牡丹时。

触目落红添惆怅,扑襟飞絮惹相思。旗亭强饮酒盈卮。


临江仙(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陌上花残莺懒,柳边舟小波萦。掠衣飞燕系闲情。

野云风卷絮,斜日雾笼晴。

避缴征鸿初落,向阳春草还生。思归愁过短长亭。

醉中迷旧路,况又隔层城。


点绛唇二首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风冷欺花,满枝摇落春迟暮。杜鹃啼处。露化溟濛雨。

巢隔珠帘,燕子衔泥去。垂杨外。恨丝千缕。缭绕空中絮。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乍暖还寒,掩关仍倩云屏护。怨情难诉。未忍移筝柱。

清供瓶花,蕾小知谁主。离魂苦。梦中酸楚。醒又伤春暮。


摸鱼儿(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总难消、蜀天悲楚,急弦难谱欢语。挂帆空说当归计,谁喻乱离情绪。

飘泊处。忍说到、江乡犹殢痴儿女。鱼书久阻。恐萱草霜寒,蓼莪露冷,莫赎此身误。

凭何事,差慰经年羁旅。销忧全仗词赋。铜琶金镂闲抛却,休道菂甘心苦。

愁且住。肠断字、箧笥暗锁迷尘土。中州故宇。愿洲畔垂纶,湖中泛棹,重访颍滨路。


齐天乐·人日前夕访杜甫草堂(1943年)(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野梅争吐寒江外,吟庐雾开清晓。花径通幽,虹桥引渡,难涤古今愁抱。

残灯半槁。想去国衣冠,浣溪鳞爪。触目凄凉,恨无香篆案边绕。

低回苔院记省,更逢人前夕,寻春先到。梦惯家山,身犹寄旅,雁过南天多少。

扬鞭侧帽。看漫卷诗书,冶情渔钓。陌上花开,盼侬归去早。


一萼红·蓉城春感(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黯伤神。忽两番梅绽,佳节忆交亲。兽炭添温,蛮笺制句,回首难索前尘。

叹今夕、灯红酒绿,解持护、百劫梦中身。煮茗生香,举杯欲醉,却忍沾唇。

惊看旧符新换,正筵开西阁,箫沸东邻。闲掩重屏,慢翻零稿,惆怅都为伤春。

几回误、仓皇兵马,望乡国、迢递隔烟云。欲待牢愁洗净,恨缕难分。


翠楼吟·题薛涛井(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曲咽笙箫,花迎门巷,伤心不逢洪度。回看金井畔,有纤手、染笺华露。

竹间凝伫。想梦绕秦云,神驰巴路。总难据、锦江东逝,萍飘波注。

岁暮。千里征途,见草芜天际,晓烟流煦。翠篁掩映里,更枨触、瘗香时墓。

人今何处。正柳岸藏舟,斜阳笼树。频留恋、翠筠清影,那能归去。


满庭芳·望江楼茗坐(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金井停云,幽篁凝碧,小园人语清圆。晚凉侵茗,天际冷含烟。

犹记旗亭韵事,漫浅酌、闲话尊前。悲冷落,征衫词笔,都付锦江船。

芊芊。芳草外,乱峰起伏,鸣镝飞喧。望中原何处,徒耸双肩。

恨不驰骋铁马,闻鸡舞、早着先鞭。笑书剑,生涯未拙,吟啸夕阳天。

过秦楼·仲冬上浣蒙子苾(沈祖棻教授)品茗涨秋茶楼(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尘涤襟怀,香沾茗碗,乱后怯言心绪。家山惊破,塞雁离群,喜有剑书随度。

朝夕溅泪惊心,遍地虫沙,满天风雨。赖乌丝写恨,朋簪相慰,顿消凄楚。

深自愧、苦学涂鸦,寒能映雪,难识艺林幽路。星槎未返,丁鹤言归,乍霁望中烟雾。

长盼生还故里,闲补亡诗,清娱莱舞。叹灯昏壁冷,犹是华阳寄旅。


瑞龙吟·竟成园品茗,用清真韵(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蓉城路。闲眄竹榭临波,午阴筛树。悠悠桂棹云帆,板桥柳岸,低徊旧处。

空延伫。因恨只身漂泊,蛰居庭户。残春绿暗纱窗,翠盈苔径,同谁笑语。

零落蚕丛狂客,恰逢知己,麈挥眉舞。欣得缘结三生,酬唱如故。

洗盏煮茗,促膝相联句。人惟恐、斜阳向晚,诗催归步。

韵逐东风去,留春感恋,鹃啼苦绪。旧恨纷千缕。携素手、低吟垂枝花雨。

蜀天空阔,满园飞絮。


浣溪沙·记梦三首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绿鬓钿钗琥珀嵌。蛮腰婀娜手掺掺。淡裙轻衬藕花衫。

巧倩朱唇微笑破,殷勤青鸟尺书衔。星河一夕判仙凡。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锦意温存笑语柔。瑶台月下送明眸。比肩人海总销愁。

冠玉如君岂易得,梅花似汝几生修。团团璧月挂帘钩。


其三(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六曲栏干柳外凭。一钩新月竹边生。低眉无语露香凝。

萧史襟怀浓似酒,藐姑神态冷于冰。魂销庄蝶化孤灯。


鹧鸪天·和石桥有感原韵二首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题注:沙兆骅君号石桥,从事文化教育,尤长于词。

梅柳无心寂小园。迎风故意唤春眠。短檠灯度缠绵夜,剩篆香销旖旎年。

莲漏歇,麝香残。谢桥魂断梦凄然。醒来怕问笙歌地,却看邻娃拨凤弦。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题注:沙兆骅君号石桥,从事文化教育,尤长于词。

绮阁秋深特地寒。巢空燕去冷雕栏。海棠凝露偷弹泪,琼月遮云暗卷帘。

湘瑟寂,荩香残。怕听更鼓拢愁眠。梦中惯觅天台路,知在蓬瀛第几山。


水龙吟·中社诗友饯送建中学长返井研(1944年)(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匆匆十日勾留,江天怅望悬帆去。临花品茗,挑灯斗酒,这番小聚。

词源倒峡,雄谈竟夕,座盈俊侣。正丁香蕊绽,芰荷馥远,休缓踏,归时路。

剩有蕉窗驿鼓。影伶仃、凄凉情绪。寻幽联袂,染笺和韵,总关怀处。

珂里山栖,田园避世,菜衣乍舞。任高楼买醉,萧斋独坐,制惊人句。


虞美人(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小楼细雨侵春晓。蝶梦惊啼鸟。帘前苔砌落残红。自是愁心敲碎又朦胧。

柳丝尚系芳草外。暗向望中改。远山不及黛眉痕。却喜十分清瘦更消魂。


八声甘州·胜利日宴集,赋赠诸友(1945年)(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乍曦光、破曙约朋簪,高阁醉香醇。信天山箭定,金瓯完整,斩却长鲸。

今际甲齐熊耳,倒海洗膻腥。漫看尾标出,爆竹盈城。

八载天涯羁旅,对市桥、熙攘笑相迎。问家山猿鹤,依旧颍川晴。

挥健笔、云烟落纸,趁青春、作伴舞升平。望剑外、千山开道,万马飞腾。


解语花·题寄虹《采菽词》(寄虹,名宋元谊,四川富顺人。晚清著名词人宋育仁(芸子)的孙女。当代女词人沈祖棻的得意门生。曾题余《苹花馆词》。)(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蜚声弄玉,击节灵箫,深恨知音晚。凤钗敲断,沁怀抱、秘笈韵情都满。

轻挥彩管。咏风絮、谢家书简。更织成、心字回文,丽密夸曾见。

危坐焚香相伴。似云腻风酥,燕柔莺婉。谱谐湘瑟青峰曲,弦上暗传恩怨。

浮杯酒暖。料应醉、阳春词卷。诗兴浓、丽日莹屏,任荼蘼香满。


壶中天慢·胜利后重游故里许都西湖(1946年10月)(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碧湖清浅,正萍波微皱,莲房红闭。颍水箕山归隐处,瑟瑟暮秋天气。

败壁苔侵,荒帘酒冷,难觅罍鲈味。弹痕犹在,残烽故垒休记。

桑梓重到堪惊,笙歌寂寞,风物从今异。满目芦汀堆白雪,渐与沙鸥共起。

哀角传音,寒砧鸣杵,都拢骚人意。凉飙凄紧,天边征雁来未。


清平乐(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柳烟寒碧。柔橹摇天色。驻旆华阳心意定。闲却征衫词笔。

梦中往事如萍。梨花带雨含情。故国云山何处,凄凉玉笛新声。


浣溪沙二首(1949年)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静坐萧斋岁月催。人生岂待命安排。故山猿鹤赋归来。

百折涓流奔大海,千层激浪起惊雷。图南振翼莫徘徊。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久住青溪学种瓜。筑茅忘尽旧年华。而今冷月伴梅花。

终必破除蛾出茧,了无挂碍浪淘沙。梦魂夜夜向天涯。


水调歌头·题密云水库(1958年)(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倒挽银河水,挖出地心泉。喝令三山五岳,赶快把家搬。

不向玉泉作揖,不向龙王许愿,戳破半边天。高叫我来也,造海有何难。

环沙峪,越崇岭,接云烟。淙淙作响,宛如玉女弄琴弦。

风送稻香千里,浪阔鱼游万丈,到处吐清泉。朗月照前路,星航共往还。


百字令·题十三陵水库(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千山万水听调动,欣值人民世纪。牵着凶龙鼻子走,驯服曲从人意。

冻土坚牢,悬崖陡峭,弹指成平地。燕山开拓,齐挥铁臂威力。

纵值风饕雪虐,日烈霜严,难挫英雄气。拦截洪峰成大海,喷沫飞泉四起。

有水皆青,无山不绿,满目风光丽。人间天上,银河卷入村里。


采桑子·塘沽观海(1972年)(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平生自觉胸襟窄,宛似沙湾。难挂风帆。一叶扁舟滞浅滩。

斗量海水那能尽,浩瀚无边。遍吸百川。肚里常行万里船。


浪淘沙·圆明园遗址(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荒垒野风寒。弹洞斑斑。游人指点说辛酸。断柱破垣犹满目,劫火烧残。

沉痛独凭栏。泪洒名园。毁时容易建时难。如此苍凉如此恨,长记心间。


金缕曲·接晨风兄平反书,感赋二首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梁月分明是。忆音容、离肠寸断,欲悲还喜。四十年来无信息,难卜浮沉生死。

慨今世、无缘再会。只等泉台重把晤,待枫青、月黑陪知己。

伤感事,总牢记。

车尘席帽几时已。数生涯、餐毡穷塞,三千余里。归卧夷门花正好,仍伴荼蘼沉醉。

似往日、驰骋文史。翘首中原无限路,任梦魂、先到汴京市。

衷肠热,泪如水。

金缕曲·接晨风兄平反书,感赋二首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湖海归来也。数当年、高歌击筑,孰如卿者。天下英雄君与我,冲浪逐流潇洒。

奋椽笔、凌云声价。大块文章惊耳目,看虞初、新志留佳话。

付逝水,存风雅。

四凶放逐沉冤泻。望梁苑、烟笼河柳,花盈原野。自古词人多不幸,谁吊汨罗屈贾。

庆谪仙、夜郎获赦。初度良辰来喜报,酌金罍、昂首临风把。

身外事,休牵挂。


金缕曲·夏游避暑山(1987年6月)庄(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纵目湖山远。望葱茏、江南景色,塞北呈现。烟波致爽凉飙细,古刹离官同览。

夸腰脚、藤蔓攀援。崇阶苔腻,悬崖石滑,凌危涉险凭肝胆。

登眺处,襟怀展。

亭台楼阁相鱼贯。喜康乾、木兰秋猕,雄韬远见。岂徒威武惊夷狄,旨在绥边柔远。

起塔庙、皈依象教。重译来朝真妙算,念赤子、隔海犹眷恋。

抚前例,须借鉴。


望江南·咏避暑山庄七首(1987年6月) 其一 烟雨楼(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山庄好,烟雨护层楼。吹笛小红能荡桨,吟诗老杜泛中流。

一叶木兰舟。


其二 水心榭(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山庄好,湖渚满芰荷。香远益清临水榭,影怜娇小束红罗。

翠黛映横波。


其三 采菱渡(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山庄好,菱渡赛江南。贴水田田风袂举,清香袅袅碧波连。

笑语渡头欢。


其四 丽正门(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山庄好,盛世想康乾。璧合华夷联塔庙,烟笼凤阙耀金銮。

万国拜衣冠。


其五 烟波致爽寝宫(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山庄好,致爽起烟波。圣祖品题挥健笔,那拉听政暗张罗。

功罪究如何。


其六 避暑山庄花园(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山庄好,铁树喜开花。黄缕凝球迎旭日,清馨袭袂翠枝斜。

圆顶缀奇葩。


其七 文津阁(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山庄好,四库费幽寻。避蠹芸香清肺腑,环楼水月护书林。

愧未涉文津。


诉衷情·运载火箭赞(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题注:(1982年10月16日我国在海上发射运载火箭成功)。(1982年)

风雷迅疾起层楼。玉宇闪光流。巨响环球刮目,震荡大洋洲。

听捷报,醉金瓯。任遨游。天衢在望,星座匪遥,笑傲神州。


水调歌头·仲秋寄台湾诸亲友(1984年)(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游子今何在,胡不早归来。慈母倚闾而望,月下久徘徊。

又值神州奋进,尚阻一衣带水,把晤曷难哉。三十五年矣,丹桂几番开。

遥寄语,衷肠热,立瑶阶。视通万里,灵犀一点透襟怀。

且劝吴刚痛饮,更邀嫦娥作伴,渡海挂帆回。倦鸟知还日,联袂上春台。


水调歌头·胡耀邦同志为拙编《于右任文集》(1985年10月)题签(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押阳韵

翰墨一挥洒,简册增辉光。于髯爱国忠荩,椽笔作评量。

题罢风云飞动,佳气神州郁勃,寄望意深长。恍见金桥起,游子赋还乡。

衣带水,一苇航,莫徜徉。沧溟遥隔,高山伫望几星霜。

一国容含两制,三次仍期合作,团结固金汤。华夏腾飞日,比翼共颉颃。


浣溪沙·和李静声先生见赠原韵(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元夕灯红腊酒浓。霓裳舞送盛唐风。新词一阕诉衷情。

马上宝刀原未老,军中横槊更从容。骚坛树帜亦称雄。


采桑子·纪念毛主席九十五周年诞辰(1988年)(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会当水击三千里,鹏欲图南。背负青天。振翮高冲云汉间。

岂因风雨谋趋避,危局能安。手挽狂澜。自信人生二百年。


行香子·长征火箭发射成功(1990年)(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头顶蓝天。脚踏炎烟。听轰隆、震动坤乾。长征碧落,轨道椭园。

看快如梭,闪如电,轻如烟。

莫叹空前。峰顶高攀。赛鲲鹏、展翅争先。声传寰宇,韵满大千。

历瑶池旁,月宫畔,银河边。


满江红·喜观亚运会在京开幕(1990年)(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飞栋连云,蓟门北、金秋翔集。鸣钟鼓、群仙伞降,丽姝花织。

绿浪红荷迎贵客,玉龙火炬明瑶席。正五湖、四海望荧屏,乐今夕。

增友谊,快胸臆。传捷报,祝祥吉。喜熊猫盼盼,情甜意蜜。

万国健儿身手显,中华英俊襟怀激。待奥运、抽剑上昆仑,倚天立。


金缕曲·缅怀周总理(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地震邢台猝。陷村墟、平川断裂,沸腾陵谷。浩劫余生裙悚悸,童叟哀号断续。

亲临视、推心置腹。沥尽胆肝为善后,救苍生、吐哺情何笃。

继国脉,挽危局。

狂涛骇浪忽潜伏。忘宵旰、指挥若定,尽歼蛇蝮。力荐良才培元气,尤见高瞻远瞩。

痛病魔、夺吾鲍叔。十里长街挥泪送,待灵车、风雪漫天扑。

万民仰,诉衷曲。


浣溪沙·忆旧(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一幅瑶笺重万金。词林衣钵有传人。噙香漱玉赏新音。

笔底生花多巧绘,胸中灵气欲成云。珍藏红叶又逢春。


浣溪沙·题王澍先生《王屋山房吟稿》(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鹊起诗名振宇中。骚坛当代有愚公。新声唱彻万方红。

一片丹心歌禹甸,满笺豪兴颂东风。临窗展卷快心胸。


满江红·建国颂(1991年)(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纵目神州,披新装、喜迎旭日。庆开国、轶唐超汉,功煊德奕。

黄胄扬眉梁栋立,昆仑昂首云霞赤。看龙腾、虎跃运昌隆,树奇绩。

礼花放,闪光密。夜空亮,欢声集。正金水桥畔,舞姿飘逸。

玉宇清明烟雾散,天街熙攘笙歌溢。任往来、两岸会亲朋,归帆急。

满江红·纪念毛主席诞辰一百周(1993年)年(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一代元戎,光禹甸、飙狂雷疾。十亿舜尧齐奋起,倚天屹立。

腐恶清除河岳壮,磐基巩固波涛激。试纵目、映日红旗艳,谁能匹。

挥长策,宏图启。音容在,思伟绩。喜后继有人,胆忠心赤。

万马奔腾兴四化,新阶猛上增国力。欣捧读、宝训铭胸中,同呼吸。


浣溪沙·邓公南巡(1994年)(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珠海南巡掌舵船。新阶快上萃群贤。市场搞活目标坚。

燕舞莺歌花似锦,玉盈金满货如山。全民康乐颂尧天。


浣溪沙·祝张报诗翁九十华(1994年)诞(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矍铄诗翁海鹤姿。风霜足迹遍华夷。挥戈有力挽尧曦。

誉满神州夸革命,婚联苏美入传奇。遐龄当与老彭期。


卜算子·李倩女士独唱音乐会(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题注:(李倩女士,中央音乐学院高材生,留学美国明尼亚波利斯州立音乐学院,此次独唱会,为其毕业汇报演出)。(1995年)

倩影幕前移,妙曲莺声啭。袅袅余音欲绕梁,心与神俱远。

域外会群侪,济济红楼满。唱到凤鸣华夏时,忽见双蛾展。


鹧鸪天·明尼亚波利斯城秋感(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短袖纱衫别玉京。机场郁热气蒸腾。频添冷饮杯中满,自有凉风膝下生。

航万里,莅双城。山花朵朵露华凝。小楼逭暑迎新月,盛夏时光秋意浓。


望江南·和当代中国出版社张长庚先生雾中游马嵬坡三首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题注:张长庚先生未闻贵妃复苏之传闻,词甚凄婉,因取太真东渡扶桑之传说以慰之。

杨妃苏,得救渡扶桑。箫鼓楼船旌蔽日,和歌山上驻行装。

遗事赋新章。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题注:张长庚先生未闻贵妃复苏之传闻,词甚凄婉,因取太真东渡扶桑之传说以慰之。

杨妃恨,宫阙劫灰埋。防卫无方朝政乱,却将罪过诿裙钗。

女祸论尤乖。


其三(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题注:张长庚先生未闻贵妃复苏之传闻,词甚凄婉,因取太真东渡扶桑之传说以慰之。

杨妃香,妙舞奏霓裳。未亡马嵬从人愿,至今美誉溢东洋。

公允再评章。


水调歌头·长江三峡水利工程畅想(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梦见平湖景,三峡现奇观。神女晨临明镜,含笑理云鬟。

万吨巨轮驰骋,千座塔楼发电,航道换新颜。袖拂霓裳美,人在彩云间。

居民乐,侨侣醉,外宾欢。笙歌夹岸,石壁擎天仰首看。

满目蓬莱春色,步入桃源仙境,秀丽甲区寰。争说蓝图好,旭日满烟峦。


浣溪沙·寄瀛洲书画院李凌云先生(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娱老韩江逸兴飞。倚声近体各新奇。南天一老吐光辉。

春满杏庐传雅颂,名驰京国仰风姿。神交万里到天涯。


八声甘州·乙亥仲秋明尼亚波利斯城赏月怀乡(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问明蟾、昨夜照神州,可曾见都门。正环球妇女,怀柔云集,巾帼成群。

天上嫦娥凝睇,招手倍相亲。驰想重洋隔,难解眉颦。

昨夜恰逢佳节,算萍飘异国,仰瞻冰轮。笑曩时雅谑,西月更圆浑。

看明城、金波潋滟,怀燕都、桂影更清新。早命驾、追星赶月,飞返昆仑。


浣溪沙·雨中明尼亚波利斯城留别(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芳草连天迎晚风。高林初染半黄红。清秋时节小楼东。

满圃幽花情惋惋,钿车细雨惜匆匆。此身仿佛在京中。


莺啼序·乙亥飞美掠影(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平生快意,初领略、风云生肘。抬望眼、域外乾坤,日月许附襟袖。

鹏翅升腾入霄汉,晚霞成绮散琼玖。向海天深处,龙吟罢,又狮吼。

暂闭珠舷,高挂银影,航路仍依旧。岛屿星罗郁莽苍,轻烟掠过林薮。

俯汪洋、千重巨浪,畅怀醉我白兰酒。忽频传、妙曲霓裳,滚摇乐奏。

柔声广播,安全带栓,须防颠簸久。翻画报、图经饱览,驰想倚窗牍。

忽亮灯光,催醒短梦,雪岩冰岛驱驰骤。思他年、再御星槎走。

方壶圆峤期待久,便驽云追日,耄耋精神抖擞。亲朋等候。

将近明城,思绪浮漩沤。遥见五洲宾客,熙攘春台,花束盈怀,含笑挥手。

晶莹泪花,眉梢飞舞,愿初酬、今生能逅。更嘘寒问暖情何厚。

深宵不寐开樽,花月清圆,常开笑口。


木兰花慢·题子苾师《沈祖棻诗词集》兼寄千帆师南京(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涉江谁作赋,人争许,沈斜阳。看律步清真,情深漱玉,韵越梦窗。

十载江关留滞,念家山、凄切断柔肠。费尽才华咏絮,曲高独奏清商。

沧桑。风雨起苍黄。星月吐辉光。觉盛世难逢,青春可再,意气昂扬。

谁料突遭横祸,竟殒身、愉悦化悲凉。词媛名标彤史,英灵永伴闲堂。


念奴娇·和绍端先生乙亥新春锦江茶厅雅集韵(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德星遥聚,正腊灯红处,暗香方坼。鸠杖银丝谈笑里,漱玉双仙并立。

江管生花,涛笺飞韵,隙影移珠幂。微酡乍起,举杯照见颜色。

旧雨暌违已久,雪鸿寄语,何日能云集。银杏成林春色满,挥麈谈倾秘笈。

翰墨情深,同声同气,互赏神来笔。须眉矍铄,合称林下六逸。


水调歌头·纪念建党七十五周年(1996年)(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押东韵

铁臂创奇迹,屹立亚洲东。舜尧十亿,奋力镰锤耀旗红。

群体轻歌曼舞,水陆纷飞捷报,银弹耀苍穹。万众欢呼里,北斗瞻望中。

西昌射,深圳发,京九通。朋结伴云集,商厦灿长虹。

香岛迅将归属,万里海疆浩瀚,破浪涌艨艟。跨入新世纪,快马骋雄风。


水调歌头·迎接香港(1997年)回归(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涤荡百年耻,今又唤春回。我自顶天立地,青史放光辉。

五岳点头含笑,迎接珠崖遄返,香岛插红旗。巧绘蓝图美,星朗众心归。

雁成阵,鹊成队,向北飞。禹甸金汤巩固,喜庆酒盈卮。

试听雄鸡一唱,涌起奔腾万马,巨手创神奇。两制开新纪,碧海焕雄姿。


念奴娇·咏海和总政老干部学院里克同志原韵(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旷哉溟渤,无涯际、兴叹望洋咋舌。载地覆天成壮观,玉兔金乌同穴。

鳌身映黑,鲸眼通红,银汉从中泄。乘槎来去,五洲任意超越。

忽见海市蜃楼,荡摇星斗,幻影真奇绝。贝阙珠宫呈眼底,阛阓瑶光四射。

万国梯航,千帆竞渡,两岸金桥接。海疆殷富,长空又照新月。


水调歌头·悼念邓小平同志(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题注:1997年2月25日

四海祥和日,恩泽惠生民。勋名流誉中外,龙虎起风云。

方建千秋伟业,遽失中流砥柱,热泪已沾襟。雅训常盈耳,沉痛倾葵心。

初西进,继东讨,后南巡。宵旰劳瘁,三落三起转乾坤。

香岛紫荆花放,禹甸红梅蕊绽,百族庆家辰。遵照光辉路,振奋力耕耘。


望海潮·庆贺重庆市升格为直辖市(1997年5月)(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温泉美景,红岩胜地,渝州自古繁华。江岸千舟,岚崖万栋,临风直上星槎。

激浪越长沙。看金盆天府,物产无涯。吴楚连襟,黔滇网络,世争夸。

中枢明令称嘉。要提升直辖,锦上添花。半壁神州,大江雄踞,缙云飞起红霞。

工贸聚专家。听市廛笑语,商厦喧哗。旋向新阶迈步,声誉冠三巴。

庆春泽·国庆之夜天安门前观灯(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押麻韵
题注:(国庆之夜,沿长安街至金水桥畔,喷泉腾喧,长城起伏,天安门更加壮丽,霓虹浮空,电珠耀眼,真成不夜天矣)。(1997年10月)

广厦凌云,通衢溢彩,新都不夜堪夸。灯海人潮,喷泉飞浪无涯。

长城移在金桥畔,亮晶晶、火树银花。走钿车。妙手铺成,锦绣中华。

恰逢双喜临日,看高擎旗帜,织就红霞。赛过元宵,依然欢动千家。

粮仓丰满琼篮富,访嫦娥、还泛星槎。奏筝琶。琴曲悠扬,笑语喧哗。


水调歌头·观99春节文艺晚会(1999年2月)(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金虎方西逸,玉兔又东临。荧屏莲幕乍启,彩照更纷纭。

俏丽京昆献艺,爽朗中西名曲,小品更清新。巨响钟声远,禹甸迓新春。

祥和酒,再畅饮,乐嘉辰。澳门易帜在望,葡叶落缤纷。

海峡春冰解冻,阿里归帆早发,大陆会情亲。携手炎黄裔,千载结同心。


清平乐·颂建国五十周年大庆(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东方屹立。铁臂开新纪。动地惊天五十载。写出辉煌历史。

港澳次第回归。台澎鱼贯相随。遥瞻神州大地,金瓯完整无亏。


鹧鸪天·喜迎澳门回归(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九九金秋喜事添。香江归后澳门还。宋王台畔红旗舞,妈祖阁前明月圆。

双制立,万家欢。海疆屏障立南天。台澎应作随阳雁,故里寻根早着鞭。


南吕赏花时·听某歌星演唱(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闪闪灯光急转轮。蓦地放光蓦地昏。影绰绰、台上有伊人。

是男是坤。模样实难分。【么】夏穿皮袄肩上曳纱巾。

冬披凉席脐眼露八分。摇晃晃宛似虱子爬满身。

软棉棉无精打彩在犯困。却又飞眉弄眼俏出神。

【赚煞尾】忽然间宛似烟鬼发了瘾。胡踢腾发情叫驴乱打滚。

赛破锣吼出了哑嗓音。酸溜溜赶不上猫叫春。怎谈到高歌一曲动心魂。

简直是三仙姑附体下凡尘。忸怩作态噱头频。鸦噪狼嚎不忍闻。

入座希聆白雪音。谁料却见此疯韵。叫人倒胃添恶心。


越调天净沙·为贪官画像二首(1998年4月)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廉经倒背如流。表白信口胡诌。乱挂羊头狗肉。花前酒后。

红包礼品照收。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国帑亿万挪移。花枝三五小密。公房变作私邸。官家捉去。

此番断送头皮。


【中吕】醉高歌·咏怀四首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半生南北驰驱。垂老燕京流寓。浩然正气胸中贮。粪土封侯万户。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押梗韵

后庭玉树歌声。银座琼杯倩影。荧屏乍启便头疼。何况身临其境。


其三(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押漾韵

几经世事沧桑。几度乘风破浪。太平洋上襟怀敞。宇宙与余同广。


其四(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棋枰袖手旁观。胜负云烟过眼。抟风鹏鹗凌霄汉。壮我骚心诗胆。


越调天净沙·寓居黄庄西苑新居(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新村朝日红霞。层楼塔院榴花。净几明窗书画。装修初罢。

厅中细品香茶。

长相思三首(1942年)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晓来砧。晚来砧。断续临风碎客心。华阳飘此身。

漏沉沉。思沉沉。忆到西楼旧梦频。曷来鼙鼓音。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锦城东。锦江东。华屋绮窗帘幕红。小桥夕照明。

恨匆匆。惜匆匆。一别家山类转蓬。关河离乱中。


其三(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在洛南。在颍南。梦中依稀见故园。虫沙血未乾。

恨无端。愤无端。似有寒光落枕前。一梳眉月弯。


卜算子(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客久旅魂孤,梦逐寒更转。生憎吟蛩絮语悲,输却愁无限。

秋老莫登楼,望里惊烽远。风撼危巢难稳栖,憔悴无人管。


浣溪沙四首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动后初传夺虏旗。山遥水阔雁来迟。平安为报岭梅知。

洛水非遥频击梦,锦城堪恋未忘归。停骖返旆乍沉思。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细雨秋风卧剑南。野溪初涨近茅庵。满天愁雾暗垂帘。

去国仓皇魂梦苦,停云检点泪痕添。雁零鸿断我何堪。


其三(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榻冷初惊落叶霜。江楼月黑夜茫茫。青灯一豆照回廊。

寻梦难成终有恨,耽吟不寐亦何妨。麝尘莲寸此情长。


其四(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月照绯帷透暗香。兰灯静照寂寒窗。几声更鼓入苔墙。

被借笼薰方觉暖,宵因客久始知长。吟梅小院意难忘。


浪淘沙(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烽外客愁添。尘浣征衫。楼头忍看柳毵毵。却恨春来迷燕路,犹梦江南。

骊曲黯斜帘。高挂风帆。半杯未尽怯唇沾。望里烟波心共碎,丝缚吴蚕。


浣溪沙三首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日落旗亭绮幔斜。小巢疏柳宿归鸦。倚窗坐久晚寒加。

茗碗闲添初焙叶,胆瓶清供未开花。聊将蝶梦换年华。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懒数鸡鸣晦雨晨。絮沾花湿掩重门。暗弹丛稿箧中尘。

客少还须茶当酒,影孤时有燕窥人。渐多绮语莫伤春。


其三(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翠染江头碧柳丝。风轻云淡日迟迟。饯春争赏牡丹时。

触目落红添惆怅,扑襟飞絮惹相思。旗亭强饮酒盈卮。


临江仙(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陌上花残莺懒,柳边舟小波萦。掠衣飞燕系闲情。

野云风卷絮,斜日雾笼晴。

避缴征鸿初落,向阳春草还生。思归愁过短长亭。

醉中迷旧路,况又隔层城。


点绛唇二首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风冷欺花,满枝摇落春迟暮。杜鹃啼处。露化溟濛雨。

巢隔珠帘,燕子衔泥去。垂杨外。恨丝千缕。缭绕空中絮。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乍暖还寒,掩关仍倩云屏护。怨情难诉。未忍移筝柱。

清供瓶花,蕾小知谁主。离魂苦。梦中酸楚。醒又伤春暮。


摸鱼儿(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总难消、蜀天悲楚,急弦难谱欢语。挂帆空说当归计,谁喻乱离情绪。

飘泊处。忍说到、江乡犹殢痴儿女。鱼书久阻。恐萱草霜寒,蓼莪露冷,莫赎此身误。

凭何事,差慰经年羁旅。销忧全仗词赋。铜琶金镂闲抛却,休道菂甘心苦。

愁且住。肠断字、箧笥暗锁迷尘土。中州故宇。愿洲畔垂纶,湖中泛棹,重访颍滨路。


齐天乐·人日前夕访杜甫草堂(1943年)(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野梅争吐寒江外,吟庐雾开清晓。花径通幽,虹桥引渡,难涤古今愁抱。

残灯半槁。想去国衣冠,浣溪鳞爪。触目凄凉,恨无香篆案边绕。

低回苔院记省,更逢人前夕,寻春先到。梦惯家山,身犹寄旅,雁过南天多少。

扬鞭侧帽。看漫卷诗书,冶情渔钓。陌上花开,盼侬归去早。


一萼红·蓉城春感(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黯伤神。忽两番梅绽,佳节忆交亲。兽炭添温,蛮笺制句,回首难索前尘。

叹今夕、灯红酒绿,解持护、百劫梦中身。煮茗生香,举杯欲醉,却忍沾唇。

惊看旧符新换,正筵开西阁,箫沸东邻。闲掩重屏,慢翻零稿,惆怅都为伤春。

几回误、仓皇兵马,望乡国、迢递隔烟云。欲待牢愁洗净,恨缕难分。


翠楼吟·题薛涛井(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曲咽笙箫,花迎门巷,伤心不逢洪度。回看金井畔,有纤手、染笺华露。

竹间凝伫。想梦绕秦云,神驰巴路。总难据、锦江东逝,萍飘波注。

岁暮。千里征途,见草芜天际,晓烟流煦。翠篁掩映里,更枨触、瘗香时墓。

人今何处。正柳岸藏舟,斜阳笼树。频留恋、翠筠清影,那能归去。


满庭芳·望江楼茗坐(近现代末当代初·刘永平)

金井停云,幽篁凝碧,小园人语清圆。晚凉侵茗,天际冷含烟。

犹记旗亭韵事,漫浅酌、闲话尊前。悲冷落,征衫词笔,都付锦江船。

芊芊。芳草外,乱峰起伏,鸣镝飞喧。望中原何处,徒耸双肩。

恨不驰骋铁马,闻鸡舞、早着先鞭。笑书剑,生涯未拙,吟啸夕阳天。


元·范迈-诗词集
  • 元·范迈-诗词集
  • 元·范迈-诗词集 | 元·范迈-诗词集...

    清·吴觐-诗词集
  • 清·吴觐-诗词集
  • 清·吴觐-诗词集 | 清·吴觐-诗词集...

    清·余庆长-诗词集
  • 清·余庆长-诗词集
  • 清·余庆长-诗词集 | 清·余庆长-诗词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