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毛泽东1948年城南庄遇险记

毛泽东1948年城南庄遇险记
毛泽东1948年城南庄遇险记

1948年4月9日,毛泽东乘汽车离开台怀,晚上到达河北境内的龙泉关。

4月10日,毛泽东到达了河北阜平县的西下关村。

4月11日上午,毛泽东委托任弼时等同志召开了阜平地区村干部参加的土改工作座谈会,向大家详细了解土改、执行政策、文化教育、群众生活等方面的情况。

下午,毛泽东驱车到了阜平县的城南庄。

城南庄是晋察冀军区的所在地。军区司令员聂荣臻将他过去住的房子腾给了毛泽东和江青,自己搬到军区大院后面一排房子去住了。

在城南庄,毛泽东再一次委托任弼时召开了阜平、曲阳、定县三县县委书记和部分区委书记参加的土改和整党工作汇报会,并亲自向参加会议的部分干部调查了解情况,征求了意见。

4月18日,毛泽东接到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政委罗荣桓的来电,称东北野战军计划用9个纵队攻打长春,其中7个纵队攻城,2个纵队打援,请示中央军委明令定夺。

鉴于外线战场形势,毛泽东在城南庄及时召开了重要的军事会议。参加会议的人员,除周恩来、任弼时外,还有朱德、陈毅、聂荣臻、李先念、张际春等同志,大家在一起共商军情大事。

4月24日,在军事会议进行中,毛泽东回电林彪、罗荣桓,同意了东北野战军先打长春的作战计划。

4月27日,毛泽东给华北人民政府副主席蓝公武写去一封信,意邀其来城南庄一叙:

三十年前,拜读先生在《晨报》及《国民公报》上的崇论宏议,现闻先生所住距此不远,甚思一晤,借聆教益。兹派车迎候,尚蒙拨冗枉驾,无任欢迎。

4月28日,中央的军事会议开了10天后,正当毛泽东准备迎接蓝公武之际,突然接到了粟裕从华东发来的一封电报,要求中央军委重新考虑三个月前电令他率一、四、六三个纵队渡江南进的指示,建议三个纵队暂不过江,留在中原打一场大仗。

粟裕在电报中分析了中原形势,阐明了自己的观点。

面对这样一封“抗命”来电,毛泽东感到很震惊,因为这封大胆的来电,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否定了党中央和毛泽东关于组建解放军第一野战兵团渡江南进的命令。

毛泽东立刻重新召集了周恩来、任弼时、朱德、陈毅、聂荣臻等人一起商讨此事。

在房间里,毛泽东大口大口地吸着烟,抬眼问陈毅:“陈老总,你是怎样看这个问题呀?”

陈毅不假思索地说:“粟裕将军的战役指挥,一贯保持其常胜记录,计谋愈出愈奇,仗愈打愈妙!照我看,华东军事指挥主要靠他,我们党能有这样的人才,百把个就差不多了……”

“我是说他的这封电报!”毛泽东对在座的人强调说,“三个月前,中央决定将华东野战军的一、四、六三个纵队调去黄河以北的濮阳地区休整,编成一个兵团,由粟裕担任司令员兼政委,渡江南进,开辟东南各省,继续发展战略进攻,吸引国民党军队回师江南,以便减轻刘邓大军在中原的压力,可粟裕他来电不去江南,要留在中原,你们都怎么认识呀?”

周恩来对粟裕的来电也深感震动,但他此时却沉住气冷静地说:“主席,先不要着急。我的意见是请粟裕立刻来河北,向主席当面汇报,讲清他的想法为好。”

朱德也说:“可以叫他来一趟嘛!”

“那好!”毛泽东当机立断,“立刻发电报,今日是4月28日,请粟裕务必于5月5日以前赶到这里,向中央军委当面汇报他的设想!”

毛泽东累了。正像他自己曾经说过的那样,主要是“脑子累了”。

一连两天两夜,毛泽东又没有睡好觉。

在这两天两夜,他一直反复考虑着粟裕的电报内容,一面给挺进大别山开创根据地的刘伯承、邓小平拟写了一份长长的电报稿,一面还起草了召开全国政治协商会议的通知。

写完通知,天已蒙蒙亮了。

毛泽东习惯性地走到院子里散步,扭扭腰,扩扩胸,做几下深呼吸,然后回到房间里收拾好笔墨和文稿,对侍卫在身边的李银桥说:“银桥,我休息吧。”

李银桥取出两片安眠药,斟了水请毛泽东服下。

毛泽东吃药后,李银桥照顾他躺下去,便坐在他身边替他轻轻按摩双肩和两腿。李银桥想,毛泽东的工作量太大,考虑的问题太多,休息又极少,按摩按摩可以帮助他尽快消除疲劳……

毛泽东平时有个习惯,躺下以后,必须要看一会儿书报。这次也是如此,半小时后,他将报纸朝枕头边一丢,合上眼睛睡着了。

李银桥见了,心想:无须再给他吃第二次安眠药了。李银桥再一次看看毛泽东的睡姿,便蹑手蹑脚地退出了房间。

5月1日,毛泽东起床后,又给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李济深和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常务委员会委员沈钧儒拟写了一份电报,向他们、并通过他们向全国各民主党派提出了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的号召:

在目前形势下,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加强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相互合作,并拟订民主联合政府的施政纲领,业已成为必要,时机亦已成熟。国内广大民主人士业已有了此种要求,想二兄必有同感。但欲实现这一步骤,必须先邀集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代表开一个会议。在这个会议上,讨论并决定上述问题。此项会议似宜定名为政治协商会议。一切反美帝反蒋党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均可派代表参加。不属于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反美帝反蒋党的某些社会贤达,亦可被邀参加此项会议。此项会议的决定,必须求得到会各主要民主党派及各人民团体的共同一致,并尽可能求得全体一致。会议的地点,提议在哈尔滨。会议的时间,提议在今年秋季。并提议由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民主同盟中央执行委员会、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于本月内发表三党联合声明,以为号召。此项联合声明,弟已拟了一个草案,另件奉陈。以上诸点是否适当,敬请二兄详加考虑,予以指教。三党联合声明内容文字是否适当,抑或不限于三党,加入其他民主党派及重要人民团体联署发表,究以何者适宜,统祈赐示。

1948年5月2日早晨,深夜吃了安眠药的毛泽东正在睡中,尚未起床。

这时,聂荣臻已经起床了。他去军区大院外散了一会儿步回来,在院子里碰到了刚刚起床的江青,便停住脚步同她聊了起来。时间不长,聂荣臻便回自己住的房间去了。

就在这时,城南庄北面的山顶上,突然响起了防空警报。李银桥心里“咯噔”一下,立刻跑去大院的空旷处,瞪大了眼睛向天上观望。

这时,已经能够听到空中传来飞机的轰鸣声。李银桥紧张地屏住呼吸,循着声音望去,见有一架敌机已经飞到了城南庄的上空进行盘旋侦察……

接着,空中又传来一阵轰鸣声,不多时又飞来两架敌机,站在地上的李银桥已经能够看清是两架B-25型轰炸机……

李银桥很紧张,因为他知道城南庄和延安不一样。在延安住的是窑洞,石头砌的;而城南庄是平房,远不如窑洞厚实。在延安时,只要敌机一进入陕甘宁边区,就会有电话打到延安,延安可以及时拉响警报防空袭;城南庄距北平、大同、保定都很近,而且只能是在山头上发现了敌机的时候才能拉警报,情况已经很紧急了,毛泽东住的房间距离院外的防空洞有30多米,动作慢了就会有危险……

李银桥焦急地徘徊在毛泽东的房门前,想进去叫醒毛泽东进防空洞,可又考虑到毛泽东日夜劳累,难得休息,好不容易吃了安眠药才睡着了,现在去叫醒他又于心不忍……

这时,警卫排长阎长林轻手轻脚地跑了来,看上去风风火火,听起来又是小心翼翼,压低了嗓音问:“怎么办?怎么办?叫不叫醒老头子?”

李银桥也正拿不定主意,这时三架敌机已经临空了,“嗡嗡”叫着在城南庄的上空盘旋;李银桥和阎长林呆若木鸡地站在毛泽东的房门前,一时间竟不知所措。幸好,敌机也只是在空中转了几圈,便又“嗡嗡”叫着向东飞走了。

看着向东北方向飞去的敌机,李银桥断定是飞向了保定,同时还断定敌机这只是先来做做侦察,真正的轰炸机随后就会袭来。晋察冀军区的大院就建在城南庄村东的空地上,盖的是一排排整齐规矩的平房,无论从哪个方位看去,目标都十分明显,这里肯定被敌机侦察去了!

怎么办?李银桥和阎长林去请示江青,江青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聂荣臻派了他的秘书范济生来参加商议,商议结果还是暂时不要叫醒毛泽东。

李银桥和阎长林招呼了卫士组和警卫排的人,命令大家做好一切防空袭准备,组织好人员守卫在毛泽东的房门前,阎长林派人取来转战陕北途中一直携带着的担架,放好在大家的身边;一旦警报再响,就说明是敌人的轰炸机来了,大家必须马上冲进房去,用担架抬上毛泽东往防空洞跑。

该吃早饭了,有人来叫大家轮换着去吃饭,可毛泽东房前的人们没有一个肯离开。

8点多钟,北山上又拉响了防空警报,那声音就像惊雷一般在李银桥的心中轰鸣;再不能犹豫了,阎长林大喊一声:“照彭老总说的办!”

“照彭老总说的办”这句话,还是在人们撤离延安时,彭德怀曾对阎长林说:“关键时刻,在危急的情况下,不管主席同意不同意,你们把他架起来就跑,到了安全的地方再讲道理,主席是会原谅你们的。”

现在用上彭德怀这句话了,也用上毛泽东一直不要坐的担架了。这时聂荣臻和他的参谋长赵尔陆也赶了来,说时迟、那时快,李银桥第一个破门而入!

身穿蓝条毛巾睡衣的毛泽东,依然躺在床上睡着,聂荣臻急切地轻步上前,压低着嗓音呼唤毛泽东:“主席,敌机要来轰炸,请你快到防空洞去!”

沉睡中的毛泽东像是听到了聂荣臻的说话声,但也只是动了动身子,并没有醒;李银桥急了,站在毛泽东身边贴着毛泽东的耳朵大声叫道:“主席!主席!有情况!”

“哪个?”毛泽东被惊醒了,两眼蒙眬望着身前的李银桥;阎长林见状,不由分说地和石国瑞一起上前扶毛泽东坐起身,大声报告说:“主席,敌机要来轰炸了!刚才已经来了3架敌机,侦察走了;现在防空警报又响了,肯定是来的轰炸机,请主席赶快到防空洞去!”

趁着阎长林向毛泽东报告情况的空当儿,李银桥匆忙抓来毛泽东的那件带补丁的旧棉袄,给毛泽东抬起胳膊硬穿上了。

毛泽东见到屋里这么多人,终于明白了眼前发生的事情;可是,他竟然毫不在意地说:“先给我拿支烟来。”

李银桥忍不住又大声喊了一句:“主席,来不及了!”

毛泽东依然若无其事地坐在床上,非常镇静地动手再穿一穿棉袄,不慌不忙地问道:“怎么,丢炸弹了吗?”

阎长林急得直跺脚:“刚才是侦察机,没有投炸弹;这次来的是轰炸机,一来就会投弹,炸弹一下来就跑不及了……”
毛泽东皱了皱眉头,打断阎长林的话说:“丢炸弹有什么了不起?先给我点一支烟吸么!”

聂荣臻急切地再一次说:“主席,敌机要来轰炸,请你赶快到防空洞去!”

毛泽东冷冷一笑,竟风趣地说:“不要紧,没什么了不起!无非是丢下几块铁砣砣,正好打几把锄头开荒么!”

聂荣臻急得不能再急了,一连几声说:“主席,你必须立刻离开这里,我要对你的安全负责!”

可是,毛泽东依然稳坐在床上,抬起右手摸一摸他下颏上的那颗痦子,同时看了李银桥一眼,还是不想动的样子。

“快快快!”这时,江青神色惶惶、上气不接下气地冲进来,一进门口便连声喊道,“飞机下来了!飞机下来了!”话只说了两句,只见她身子往门外一闪跳出屋,屋外继续传来她紧张急迫地喊叫,“走走走!快快快!”

情况已经万分紧急。李银桥不管三七二十一,粗鲁地将手一下子插入毛泽东的腋窝下,聂荣臻随即向赵尔陆递了个眼色,阎长林和石国瑞、孙振国拿来担架,聂荣臻和赵尔陆接过担架准备好抬人的架势,李银桥、阎长林、孙振国和石国瑞四个人一起用力将毛泽东架上了担架,聂荣臻和赵尔陆抬起就走,李银桥和阎长林等人立即上前替换过担架,大家七手八脚、连抬带扶地拥着毛泽东奔出了房间……

聂荣臻紧跟着担架催促道:“快呀,快!敌机要投炸弹了!敌机要投炸弹了!”

离开房间没几步,人们就听到头顶上一阵尖啸,抬担架的几个人本能地一缩脖子、不由自主地向后倒了几步脚;没等大家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感到脚下的黄土地猛地一颤,同时“噗”的一声钝响,毛泽东身边的人都被惊呆了!

“啊——”江青站在防空洞的洞口惊吓地喊道,“天呀!”

是的,天啊!3颗捆在一起的炸弹,就落在人们的身后、毛泽东的身旁,大家伸手可触!

冷汗刷地一下都冒出来了。几个人不约而同地喊了一声“快跑!”即刻丢下担架,一起拥架着毛泽东往设在房后的防空洞猛冲……

“快呀,快!”聂荣臻和赵尔陆紧催着大家,“敌机又扔炸弹了!”

4个人的步伐更急了,可毛泽东却蹭着脚步连声说:“放开,我不要跑了!”

这时,大家拥架着毛泽东已经跑出了军区大院的后门,在即将到达山脚处的防空洞口时,人们的身后“轰隆隆”一声巨响,敌机投下来的炸弹在院子里爆炸了。顿时黑烟滚滚,弥漫了半个天空……

“轰”的又是一声巨响,另一颗炸弹在东南方不远处的坡地上也爆炸了!

“不要紧了。”毛泽东缓下脚步说,“它轰炸的目标是房子,我们离开房子就安全了,还慌什么?”

李银桥还是不放心地催促道:“主席,到防空洞里边去吧!”

毛泽东站在防空洞前不再往里走,对他身边的人说:“给我点支烟吸,我还没吸烟呢!”

这时,又有两颗炸弹在较远一些的地方炸响了。时间不长,敌机飞走了。

人们立刻跑回军区大院,发现落在毛泽东门前的3颗捆在一起的炸弹愣是没炸!

毛泽东走过来了,他很想上前去看看,大家拦着不让他靠前;毛泽东争不过人们,只得从院子里走过时,远远地望了一眼。

李银桥和阎长林等人在军区大院里,见那颗炸了的炸弹将地上炸出了一个梅花形的大坑,四周都炸成了焦土;再看那三颗捆在一起的炸弹,斜插着倒栽在一个大土坑里,坑周围也被泛起了一层层黄土……

敌机投下的是几颗杀伤弹,房间里飞进了不少齿状弹片,桌椅上落了一层厚厚的尘土和砖瓦片;两个暖瓶全被震倒摔碎了,水流了一地;门窗的玻璃也全都被震碎了,床椅也有损坏;还有买来的一些鸡蛋,也被飞进来的弹片削了个稀巴烂,蛋青蛋黄流得一塌糊涂……

面对这一切,李银桥等人不禁感到一阵后怕:要是那3颗炸弹也爆炸了,要是大家的动作再稍微慢一点,要是朱德、周恩来、任弼时、陈毅、李先念等人再晚走几天,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聂荣臻站在屋内,神情极其严厉地思考着,同时询问晋察冀军区保卫部的许部长:“飞机轰炸时,有没有敌特活动?”

“现在还没有发现敌特活动。”许部长说,“不过,今天飞机来轰炸,肯定有坏蛋告密。主席、朱总司令、周副主席、任弼时等中央首长在这里住了20多天,敌人肯定是得到了情报才来轰炸的。”

聂荣臻指示说:“肯定是有坏蛋告密,你们要抓紧破案!”

“是!”许部长语气坚定地答应了下来。

连载:毛泽东和他的卫士长 作者:邸延生 出版社:新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