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造反起家的毛泽东胆大包天——解放军炮击英“紫石英”号回顾

造反起家的毛泽东胆大包天——解放军炮击英“紫石英”号回顾

造反起家的毛泽东胆大包天
——解放军炮击英“紫石英”号回顾

本文的主要参考资料:《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战史》、《周恩来军事文选》、《叶飞回忆录》、《英舰“紫石英”号事件》(康矛召)、《陈粟大军征战记》《炮打紫石英号—中英南京事件始末》(董晨鹏)、《征战记事》(叶飞),在此表示感谢。

1949年4月20日,国民党政府拒绝接受国内和平条件,毛泽东、朱德向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伟大的渡江战役开始了。就在这一天,在南京附近的长江江面上,爆发了一系列相当激烈的水陆炮战,这就是中国历史上颇为著名的中英南京事件,即“紫石英”号事件。

一、先简单介绍一下事件的双方。

参战的英国军舰有四艘,分别是改进型黑天鹅级轻型护卫舰紫石英号(HMS Amethyst),由斯蒂芬斯船厂建造,1943年11月2日建成,二战中舷号为U16,战后舷号改为F116。该舰排水量1475吨,长91.3米,宽11.6米,吃水2.9米,主机功率4300马力,航速20节,舰员192名。武器装备为双联102毫米高平两用炮3座、双联20毫米厄利孔机炮4座、单管20毫米厄利孔机炮4座、深弹投掷器8座。该舰于1957年退役解体。

CO级驱逐舰伴侣号(HMS Consort),由斯蒂芬斯船厂建造,1946年建成,舷号为R76,后改为D76。该舰排水量2530吨,长110.5米,宽10.9米,吃水3米,主机功率40000马力,航速36.7节,舰员230名。武备为单管114毫米炮4座、双联40毫米博福斯机炮1座、单管40毫米博福斯机炮4座、单管20毫米厄利孔机炮2座、四联533毫米鱼雷发射管2座、深弹投掷器4座。该舰于1961年退役解体。

郡级重巡洋舰“伦敦”号(HMS London),由普次茅斯船厂建造,1929年1月31日建成,1939年至1941年进行大规模改造,相当于重建,所有郡级重巡洋舰中只有“伦敦”号接受了这样的改造,改造后的外观接近于斐济级轻巡洋舰,与原来差别甚大。改造后排水量9750吨,长192米,宽20.8米,吃水5米,主机功率80000马力,航速31.5节,舰员685名。武备为双联203毫米炮4座、双联102毫米炮4座、八联2磅乒乓炮2座、单管20毫米厄利孔机炮10座,可载水上飞机1架。该舰战后舷号为C69,于1950年退役解体。

黑天鹅级轻型护卫舰 “黑天鹅”号(HMS Black Swan),由亚罗船厂建造,1940年1月27日建成,二战中舷号为U57,战后舷号改为F57。该舰排水量1300吨,长91.3米,宽11.6米,吃水2.6米,主机功率3300马力,航速19.25节,舰员180名。武器装备为双联102毫米防空炮3座、双联20毫米厄利孔机炮2座、单管20毫米厄利孔机炮2座、深弹投掷器8座。该舰于1956年退役解体。

由以上可以看出,四艘英舰总吨位达1.5万吨,除 “伴侣号” 驱逐舰外军参加过二战,实战经验丰富,火力非常强大,仅102毫米以上火炮就有32门,另外还有中小口径火炮38门。

指挥这次战斗的是人称“拼命三郎”、时任第三野战军二十三军军长的陶勇(1912-1967)。参战的解放军部队为:第三野战军特种兵纵队所属炮兵第3团、炮兵第6团、炮兵第1团和23军、25军所属的炮兵部队。据说对岸的国民党军第51军也曾经参加过对英舰的炮击(这点未得到证实)。

二、事件经过

1949年4月20日清晨大雾弥漫,大战将至,长江江面十分平静。9时许,大雾渐渐散开的时候,在泰州以南的江面上出现了一艘外国军舰,配属第二野战军第8兵团第20军渡江作战的三野特纵炮兵三团(隶属于叶飞任司令员的三野十兵团)7连的观察哨首先发现了这艘军舰,7连观察哨马上向团部报告:“发现敌舰一艘,炮口对向我北岸阵地。”经辨认这艘悬挂米字旗的军舰正是英国轻型护卫舰“紫石英”号。

我军即将渡江,英舰却横在长江防线上,其威胁的意味不言而明。为保证渡江战役的顺利进行,我军立刻鸣炮示警,勒令英舰“紫石英”号离开。“紫石英”号舰长斯金勒少校却对此置若罔闻,不顾我军鸣炮警告,命令“紫石英”号强行逆江而上还将舰炮瞄准北岸。尽管此时离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还有五个多月,但历史已经翻到了新的一页,斯金勒等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在我国内河横行的英舰气焰如此嚣张,我军将士义愤填膺,三野特纵炮兵三团炮兵终于首先开炮。双方展开激烈的炮战。“紫石英”号中弹受伤后,挂起了白旗,被迫停在镇江附近的江中。20日下午,停泊在南京江面上的军舰“伴侣”号前往救援,也被解放军炮兵击伤,连中5弹后,仓皇逃离。英国远东舰队副总司令梅登中将(总司令布朗特上将此时在伦敦)闻讯后,亲自带领远东舰队旗舰、万吨级重巡洋舰“伦敦”号与护卫舰“黑天鹅”号从上海前来全速赶来增援。21日上午,英舰行至江苏泰兴县口岸江面,此处为三野东路军十兵团二十三军防区。

而在此之前的21日凌晨,中路军在安庆芜湖一线已渡过长江天险,21日下午是十兵团的渡江时间。二十三军军长陶勇请示十兵团司令员叶飞是否向英舰开炮。叶飞接电话后,开始以为是即将要起义的国民党海军林遵舰队。叶飞问陶勇:“这些军舰是不是挂的规定的联络信号旗?”陶勇回答说:“挂的是花花绿绿的旗。这些军舰老在我们正面长江上不走,妨碍我军渡江,有点不怀好意,是否把它打掉?”

按惯例,对外舰还击要请示上级,可渡江战役马上就要打响,没有多余的时间等待指示。叶飞当即命令前沿哨所升起信号,警告它迅速离开,否则就开炮轰走。

二十三军炮六团接到命令后,对英舰发起警告。但英舰没有任何反应,还将舰炮一齐对准解放军阵地,气势汹汹。于是,叶飞下令开炮。炮六团和部署在沿岸阵地上的炮兵都投入了炮战,解放军炮火之猛、射击之准确令人咂舌,有外电报道称“解放军炮兵犹如进行了一次精彩的实弹演习”。炮战中“伦敦”号指挥台被击中,但仍继续西进。在靠近“紫石英”号时遭到炮一团的猛烈轰击,“伦敦”号、“黑天鹅”号无法接近“紫石英”号,只得返回上海。此次事件中,英国海军死亡45人,其中包括“紫石英”号舰长斯金勒,失踪1人,伤93人。我二十三军亦有不小的伤亡,炮战中伤亡官兵达252人,其中202团团长邓若波牺牲。

炮战后,三野司令部打电话询问叶飞,是谁先开的炮。叶飞回答:“英国军舰先开的炮。”叶飞随后与陶勇通话,通报了野司的查问。陶勇正为自己手下爱将邓若波的牺牲而悲痛,对野司查问有些不满,气冲冲地说:“有什么好查的!”于是叶、陶二人签订了“攻守同盟”,都说是英国人先开炮。建国后二人谈起此事,心领神会地一笑了之。

“紫石英”号事件的发生纯属偶然,中共中央并没有发出过向英舰开炮的指示。知道“伦敦”号前来救援的消息后,中央认为英舰并非有意与国民党勾结阻拦解放军渡江,完全是一个偶然事件,22日指示总前委可以允许“伦敦”号营救。但当得知“伦敦”号、“黑天鹅”号与解放军之间发生了新的炮战,且解放军方面有252人伤亡后,中央的态度有了变化。毛泽东亲自起草了新华社4月22日《抗议英舰暴行》的社论,指责“英帝国主义的海军竟敢如此横行无忌和国民党反动派勾结在一起,向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挑衅,闯入人民解放军防区发炮攻击,英帝国主义必须担负全部责任”。23日,毛泽东指出:“对紫石英号的方针,必须英方承认不经人民解放军同意擅自侵入中国内河是错误的这一点,才能释放,否则决不能释放。”(《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下,人民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第520页)23日,中央军委向前线部队发出了英舰“如敢再犯,则打击之”的指示。1949年4月3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言人李涛就英国军舰“紫石英”号向我人民解放军挑衅被击伤事件发表声明,严正抗议英国军舰这种干涉行径和暴行,要求英国政府承认错误和赔偿,外国的“军舰、军用飞机、陆战队等项武装力量,迅速撤离中国的领水、领海、领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战史》,解放军出版社1991年,第345页)李涛强调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和人民政府,不能接受任何外国政府的任何带威胁性行动。

一场因“紫石英”号事件而引起的中英外交纠纷,一时间成了国际舆论关注的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