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毛主席和新中国第一任海军司令萧劲光

毛主席和新中国第一任海军司令萧劲光
毛主席和新中国第一任海军司令萧劲光

1949年10月中旬,衡宝战役结束,身经百战的12兵团兼湖南军区司令员萧劲光,率四野40军、43军在湖南衡阳、宝庆地区,一举歼灭白崇禧集团主力4个师。战场上的硝烟还未消散,萧劲光就从前线指挥所赶回长沙。在长沙,他接到中央军委电报,大意是:迅速北上,毛主席要召见,有要事面商。
萧劲光只带了一个秘书,火速启程,赶往刚刚诞生半个月的新中国的首都——北京。
古老而年轻的北京城,沉浸在共和国初建时的忙碌中。
征尘未洗,萧劲光直奔中南海。
毛泽东主席也在忙碌中。就在这个月的24日,解放军第10兵团对敌占金门岛实施登陆作战。但部队缺乏渡海登陆作战经验,先头部队登岛后,后续部队船只不足,又受阻于潮水,漳、厦地区虽大军云集,却无法渡海支援。我率先登岛的3个团陷于敌22兵团3万人的包围中,官兵背滩血战3昼夜,大部壮烈牺牲。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胜利追歼作战中的一个重大损失。金门作战失利,蒋介石政权盘踞台湾,新生的共和国还面临帝国主义来自海上的威胁,必须抓紧时间,完成人民海军的组建。
毛泽东和萧劲光——相差整整十岁的两个湖南人,在中南海见了面。毛泽东笑着问:“你来得好快啊,路上好走吗?”萧劲光急于想知道为何召他进京,不待寒暄就追问:“主席,叫我来,有什么新任务吗?”
毛泽东瞧着风尘仆仆的萧劲光,对这位经历不凡、战功卓著,又有点儿犟脾气的老乡,他再熟悉不过了。
见萧劲光大口地喝着热茶,毛泽东道:“莫急,慢慢喝。”他在房间里边踱步边回忆:“劲光同志,还记得吗?1925年夏天,你从苏联回国不久,和泽民要去广东工作,我正好也要去广东。那天晚上,在长沙水风井文化书社,中共湖南省委书记易礼容为我们三人饯行。一碗辣椒煸豆豉,一碗辣椒炒虾米,一碗辣椒炒百叶,大伙吃得汗流浃背!那情景,好像就在眼前呀!”
萧劲光说:“主席,好记性啊!”
毛泽东点燃一支烟,悠悠地吸了几口,言归正传:“解放全国的作战任务虽然还相当繁重,但是,尽快地组建一支空军和海军,已经提上了议事日程。空军的筹建工作差不多了,中央决定让刘亚楼同志去当空军司令员。现在,华东军区组建了海军,中南军区也组建了江防部队。为了统一领导,党中央决定建立军委海军领导机构,我们想让你来当这个海军司令。今天先给你打个招呼,并听听你的意见。”
萧劲光一下子怔住了。毛泽东的话,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放下手中的热茶,操着浓重的湖南腔坦率地说:“主席知道,我是个‘旱鸭子’,根本不懂海军,当么子海军司令哟?”
毛泽东不答话,似乎等着萧劲光的下文。萧劲光也不客气,接着说:“我晕船特别厉害。去苏联学习时,从上海上船,晕得躺在床上动弹不得。我这辈子总共坐过五六次船,每次都晕得不轻。晕船,怎么当海军司令,怎么指挥打仗?”
毛泽东笑了,“没那么可怕嘛!我就是看上了你这个‘旱鸭子’。是叫你去组织指挥,又没有让你成天出海。”
萧劲光见毛泽东说得认真,神情也严峻起来。
毛泽东说:“20多年来,我们和日本、和国民党反动派打仗,都是钻山沟,钻青纱帐,主要在陆地上作战。现在要建设海军、空军,派谁去当司令员呢?你和亚楼同志懂得我军的传统,又在苏联学习过。现在我们建设海、空军,要依靠苏联的援助。你们俩会讲俄语,又比较了解苏联情况,有这个有利条件。选你们来当司令员是合适的。”
此时,毛泽东的思绪跳跃到了历史的风云中,他列举了鸦片战争以来,帝国主义来自海上的侵略,阐明了新中国建立人民海军、巩固钢铁海防的重要性。他说:“我们把海军搞起来,就不怕帝国主义欺负了。再说,我们还要解放台湾,也要有海军。海军一定要搞,没有海军不行!”
听了毛泽东这一番话,萧劲光不再提任何异议。激动之余,他也掂出了肩头这份担子的重量。
两个月后,毛泽东决定赴苏访问。行前,他专门再次召见萧劲光。毛泽东这次访苏,主要是就两国、两党之间的合作和友谊,与斯大林举行商讨。会谈中,也将涉及苏联对我国的援助问题。而其中重要的内容,就是援助海、空军技术装备。因此,在临行前的召见中,毛泽东特别向萧劲光询问了一些苏军的情况,更主要的是向萧劲光征求了关于海军装备的意见。1950年元月,《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即将签署,毛泽东感到有立即任命人民海军司令的必要。1月12日,军委发出电令:为统一管理指挥各地人民海军及现有舰艇,调湖南军区司令员萧劲光同志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司令员,刘道生同志为海军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
1950年2月上旬,萧劲光正式走马上任。当时,萧劲光迎头碰到的是两个问题:一是海军领导机关是个什么样的机构?是一个战略决策单位还是军委总参的一个业务部门?海军究竟是一个军种,还是一个兵种?二是海军领导机关设在哪里?是设在北京,还是设在沿海的某一个城市?这两个问题事关海军的长远建设。
萧劲光在思考这两个问题时,对照了苏联和美国海军的情况。这两个当时世界最大的军事强国,其海军都有各自的独立系统和领导机构。我国也是个大国,有着漫长的海岸线和辽阔的海域,海军的建设必须从长远着眼,而不能只顾眼前。因此,从一开始他就坚持海军应该是一个独立的军种,而不能是一个兵种,更不是一个业务部门。海军领导机关应该设在北京,这样才能同党中央、军委以及政务院各部门保持密切的联系。但是,当时也有一些高级领导同志认为,海军可以算做总参的一个部门,没有必要成立独立的领导机关。有的主张海军领导机关不设在北京,可以放到青岛、大连或别的沿海城市。这两个问题不明确,其他工作难以进行。这时,毛泽东还在苏联访问。萧劲光向代总参谋长聂荣臻陈述了自己的意见。聂总一个长途电话,接通了莫斯科毛泽东的下榻处。
毛泽东的回话非常明确:海军应该是战略决策机构,是一个军种,应单独成立司令部。海军领导机关应设在北京。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毛泽东对苏外交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述论
  • 毛泽东对苏外交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述论
  • 毛泽东对苏外交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述论 | 毛泽东对苏外交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述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