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不能忘怀的眷恋 记长征四渡赤水的一渡赤水—土城战役

不能忘怀的眷恋 
记长征四渡赤水的一渡赤水—土城战役
不能忘怀的眷恋
记长征四渡赤水的一渡赤水—土城战役

超级黑洞

以前,我所有对红军长征的印象均源自书刊影视等媒体。2002年10月3日这天,当我冒着蒙蒙细雨随省写作学会团队来到四渡赤水一渡赤水主要渡口—土城时,77年前,即1935年1月底至2月初在此发生的改变中国革命历史命运的片断仿佛又重现,中央红军在几乎面临石达开同样险境下,做出了骇世之举。我试图沿着他们曾经走过的、住过的、用过的每一个角落,来弥合历史的真实,让历史告诉今天和明天的人们:一支兵败赣南、血染湘江之后的军队,凭借怎样的力量在此创下诚如毛泽东所说的“神来之笔”?!
我已悄然把自己融进这样的历史氛围中,汇入曾经震惊中外的历史长河中……

不能忘怀的眷恋 
记长征四渡赤水的一渡赤水—土城战役

赤水河大体上为南北流向,由贵州西北部向北,流入四川南部,在合川县境内汇入长江。
1935年1月6日,中央红军占领遵义不久,蒋介石调集川黔滇湘桂数十万大军从四面八方向遵义地区合围,阻止中央红军与4方面军和2、6军团会师,企图在乌江以北、长江以南的川黔地区围歼红军。遵义会议期间,蒋嫡系薛岳兵团2个纵队8个师入黔,控制贵阳、息烽、清镇等地;黔军3个师先后向刀靶水、懒板凳、湄潭进攻;川军40多个团已分路向川南集中。
敌大兵压境,刻不容缓,中央红军决定经赤水河西岸进四川,在重庆上游宜宾到卢洲一线过长江,到川西北去建立根据地,这是遵义会议上刘伯承、聂荣臻力建的,他俩是四川人,对那里的情况比较了解,他们的想法得到毛泽东等的肯定。
1月19日,中央红军除留3军团4师在遵义阻敌外,其余兵分左中右三路集团向赤水方向挺进。1军团为右路集团,从松坎出发经习水县的温水、良村、东皇殿(今习水县城)向赤水进发;军委纵队和5军团、9军团为中路集团,从懒板凳出发,经遵义、芝麻坪、大塘口、土城、猿猴直插江安;左路3军团经仁怀向北。
中央红军后脚刚离开遵义,黔军6个团前脚就占领了遵义,并派出部分兵力向红4师追击。
红军中路集团路过官店、星罗坝、吼滩等地,沿途书写“白军兄弟不要打内战随红军北上抗日去”、“红军是人民的子弟兵”等标语,宣传红军主张。有的标语至今墨迹尚存。
1月24日,林彪率1军团从东皇殿出发,经三元场没费力气地占领习水、土城等地, 红军进入土城时,当地干人(穷人)插红旗,贴标语欢迎红军到来。
左路集团3军团于1月27日跟进土城。
作为前锋,1军团继续北进,1月25日到猿猴(元厚),迅速占领赤水县城,为大军北上扫清障碍。
1月27日,中央军委纵队抵达土城镇。5军团在土城东北地区集结待命。
土城位于黔西北,是赤水河东岸重要渡口,是川盐和川货入黔的主要集散地和咽喉要道。
此时,在不到1000平方公里的土地内,以土城为中心云集了中央红军的所有人马,土城成为中国现代军事史上值得浓墨重彩的一笔。
为防敌空袭,毛泽东住在中街(现为长征街)靠山的一个岩洞里,紧挨的木房现为土城镇医院的职工宿舍。

不能忘怀的眷恋 
记长征四渡赤水的一渡赤水—土城战役

毛主席当时住的山洞,这洞已洞穿了中国革命的行程。

这岩洞约有6平方米,1月份天气潮湿,寒气袭人,岩石低端不停地滴着水珠。他对警卫员陈昌凤说:“这个天住进来,就是冷点,要是夏天,这是避暑的好地方喽。”
对毛居住的这个岩洞,现住此处的78岁张邦珍(女)老人当时12岁,她向作者回忆道,还是1972年朱德女儿朱敏和陈昌凤来土城时确认的。朱敏那时是红军文工团团员,文工团就在毛住地附近,他们有时演出节目请毛等中央首长看,对此地印象深。
朱德住在附近一个曾姓的家里,这家人世代酿酒,木制房屋十几间,宽敞、有序。当晚,朱德让身边人员杀猪、做饭慰问附近人家,并送他们银元。曾家感到突然,从未见过这般不白吃白喝的军队,与民众这样贴近。
土城镇突然进来了这么多红军,一下子沸腾了。
正当人们兴奋之际,二局(情报局)获悉川军郭勋祺、潘佐2个旅4个团(实为6个团)的兵力突然向土城这边包抄过来,并抢占离土城东5公里的青杠坡、永安寺、银盆顶、寒风坳等高地,企图围歼中央红军。此时周(恩来)毛(泽东)朱(德)正在毛住处商议下一步战略,得此情报后立既召开紧急会议,部署土城战役(青杠坡是主战场)。军委命令3、5军团占居土城以东2~4公里处两侧有利地形,9军团和1军团2师担任总预备队,摆开决战架势。
真是针尖对麦芒。
1月28日晨5时,土城战役打响。彭德怀、董振堂分率3、5军团在青杠坡首先向郭潘两旅的结合部发起攻击,战役随之展开,与敌激战于石高嘴、尖山子、老鸦山、猴子垭、银盆顶等高地。川军占据南部更高地形拼命抵抗,战斗异常惨烈,双方伤亡甚大。红军经多次冲锋,终于攻下银盆顶郭旅第8团阵地,随即向永安寺推进。永安寺地处青杠坡脚下的平坝中央,至今遗址尚存。曾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张震当时在此养过伤,和尚们细心照料过他。1993年9月20日,张震将军故地重游,感慨万分。永安寺当时是座两层楼的小寺庙,是敌人一个指挥所。为攻占永安寺,红军强攻三四个小时未能扩大战果。郭勋祺亲率第9团和特务营、机炮营以猛烈火力袭击红军,突破了5军团阵地,一直打到白马山军委指挥部前沿,步步向土城逼近。
由于情报有误,造成红军决战兵力不够。当时的情况是,装备精良的川军郭勋祺“模范师”3个团和潘佐的3个团共6个团作为先头部队,赶到土城企图夺回失地。
战斗形成拉锯战,残酷地进行着。
毛泽东当机立断,命在赤水的林彪速调1军团陈光的2师回援!
此时,干部团在陈庚、宋任穷率领下,向敌人发起猛烈攻势,这是一支具有战斗力的团,个个以一当十,他们深入“模范师”腹地,眼看局势已定,但敌又有增援部队赶来,敌总兵力已达1万2千人,他们把干部团压退回去,敌转守为攻,占据有利位置。
在毛泽东的十大军事原则中,这是典型的阵地战,应该回避,但此时敌人盯得很紧,红军难以动弹脱身。
敌援兵源源不断向土城蜂拥而至,军情万分危急!
朱德毛遂自荐,决心披甲上阵。毛泽东迟迟没有答应。
“得罗,老伙计,不要考虑我个人安危。只要红军胜利,只要遵义会议开出新天地,我区区一个朱德有何惜!敌人的枪是打不中我朱德的!”朱德把帽子一摘。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毛泽东点头默许,与朱德紧紧握手拥抱。随即周恩来、洛甫(张闻天)、博古(秦邦宪)、王稼祥等欢送老总亲赴战场。朱德到4师指挥战斗,刘伯承总参谋长到5军团指挥,毛泽东、周恩来也把指挥部移至土城镇后山的大埂上,控制全局。
就在危机关头,1军团陈光2师从猿猴拍马赶到,迅速投入战斗,与干部团协同反击,多次冲入寒风坳敌阵地前沿,敌退守平川地带,红军牢固控制了道路以南的山头,阵地暂时巩固。但很快由于陷入葫芦谷形的隘口,队形无法展开,激战一天伤亡较大。
这仗打得似乎不大对头,越打敌人越多?
此时,又得到情报,敌强大围剿兵团从四面八方围聚而来,前有章安平、达凤冈旅在赤水一线堵截,左有范子英旅由永叙而来,右有廖泽旅向土城进犯。面临如此险境,毛泽东召集政治局和军委会议(今长征街258号),改变遵义会议原定北上计划,撤出土城战役,从土城渡河西进,保存实力,变被动为主动。
当时土城渡口水面宽200米,急流湍急,要在一夜完成几万人的渡河浮桥并非易事。但在周恩来指挥下,在当地群众支持下,天亮前架好了浮桥。
1月29日凌晨3时,军委命令,5军团、3军团直属队、4师组成左纵队,统归彭德怀、杨尚昆指挥,由土城渡口渡过赤水,向太平渡前进。1、9军团、军委2、3梯队组成右纵队,统归林彪指挥,由猿猴渡河,向古蔺以南前进。此乃历史上的一渡赤水。
红军仅土城一战伤亡1000余人,是遵义会议以来伤亡最大的。
也许有人要问,土城战役是红军的败仗,但历史不能仅以一仗胜败论英雄,毛泽东的“打不赢就走”的兵法要义不在于战术上的输赢,而在于“走”的运动艺术。没有土城战役将敌重兵集团吸引过来,红军难以在川黔滇大范围地穿插运动,摆脱敌人的重兵围追堵截。土城战役是红军不自觉地埋下了伏笔,为后来的四渡赤水创造了条件。此后,毛泽东利用国民党各山头之间的协调不力,灵活机动地变换作战方向,指挥中央红军纵横驰骋于川黔滇边界地区,像斗牛一样不时调动迷惑敌人,巧妙穿插于敌重兵集团之间,导演出四渡赤水的战争力作。然而,历史上的四渡赤水不是预先编剧好的,只是到三渡赤水才计划还要往回走,这是因敌制变,变被动为主动的高招。犹如高手下棋,步步惊险奇妙,连走4步妙招,虽险象不断,但终得生还,红军像插上翅膀远走高飞了……
站在土城大桥上,望着滚滚远去的赤水河,我仿佛目送中央红军三渡赤水,抢渡金沙江,爬雪山过草地,聆听他们“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的”长征组歌,看到他们率先拿起大刀向日本侵略者的头上砍去,看到他们波澜壮阔、决定乾坤的三大战役,看到他们在朝鲜战场让世界最强大敌人低头认输的壮举,看到他们使中国从来没有如此强大过,看到了很多很多……
土城,在我的记忆中越发清晰了。


红卫兵的兴衰
  • 红卫兵的兴衰
  • 红卫兵的兴衰 | 红卫兵的兴衰...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