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杨开慧英勇就义誓死不与毛泽东脱离夫妻关系

杨开慧英勇就义誓死不与毛泽东脱离夫妻关系
杨开慧英勇就义
誓死不与毛泽东脱离夫妻关系 程世刚1957年,毛泽东满怀深情地书写了《蝶恋花?答李淑一》一词,称颂杨开慧烈士为“骄杨”,并向一位友人解释“骄杨”时说:“女子革命而丧其元(头颅,笔者注),焉得不骄!”

“骄杨”就义

1927年大革命失败以后,杨开慧根据党组织的安排,带着孩子由武昌回到故乡长沙板仓一带开展地下活动。1930年8月,围攻长沙的工农红军撤退后,湖南省“清乡”司令部司令何键卷土重来,在全省大肆捕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组织“铲共义勇队”和“清乡队”四处捕人,并悬赏一千元捉拿“毛泽东的妻子杨氏”。何键密令长沙警备司令部派密探到板仓,伙同福临乡乡长范觐溪追捕杨开慧。由于当地群众及时报信掩护,杨开慧多次转移到外婆家,得到五舅向理卿一家及其他亲友的周密关照,才得以脱险。
10月,杨开慧回到板仓不久,不幸被敌人的密探发现。次日拂晓,80多个敌人把板仓团团围住。杨开慧对此早有准备,已将党的机密文件烧掉或转移了。敌人把杨开慧、毛岸英及保姆陈玉英一起押解到长沙,关进陆军监狱。狱卒用尽各种办法对他们进行逼供,均遭失败。杨开慧早把生死置之度外。在阴暗恐怖的牢房里,她教岸英识字,嘱咐他长大了要听爸爸的话。她对前来探望的亲友说:“死不足惜,只望革命早日成功。”杨开慧嘱咐亲友用自己保存的一段蓝颜色布料代做一套新衣。亲友知道她平时不爱穿新衣,而今要做新衣,可能是为牺牲做准备了,都感到十分悲痛。
当时毛、杨两家都无人在长沙,住在长沙的杨开慧的六舅妈严嘉勇挑重担,十分冷静地做了营救准备。她托住在离监狱不远的堂兄向澍霖,打听狱中动态,以便相机行事。她还不顾个人安危,带着女儿探监送物,传递消息。与此同时,杨开慧的七舅向定前派同济青布庄店员杨振湘护送杨开慧母亲向振熙去南京,与正在南京的杨开慧的胞兄杨开智一道找到章士钊、蔡元培、谭延闿等营救杨开慧。南京政府屈于外界压力,曾致电何键,嘱其缓刑。何键等深知事久多变,便不再迟疑。他一方面把南京政府的电报压下,另一方面通过制造谣言,策划游行示威,并叫嚣说:“毛泽东的堂客(湖南方言,意为“妻子”)不杀,别的政治犯都可以不杀了……”
11月14日,天下着毛毛雨,杨开慧被提出监狱。这是敌人对她进行的最后一次审讯。敌人说,只要杨开慧声明与毛泽东脱离夫妻关系,就马上恢复她的自由,遭到杨开慧的严词拒绝。执行处长喊道:“杨开慧既不声明与毛泽东脱离关系,又不自首,应立即处决。”杨开慧大义凛然地走出了省“清乡”司令部特种刑庭。她贴身穿了一件新做的蓝色布衣,外面罩着她与毛泽东分手时穿的旗袍,灰色的袜子,黑色带袢的布鞋。敌人把标子插到她的颈子上,用黄包车拖往刑场……

身葬山头

当时,在监狱署担任会计的向澍霖在路上刚好遇见刑车,闻风尾随而去,然后急往学宫街向严嘉报信。他一进门,就气喘吁吁地说:“六嫂,不好了!霞妹子(杨开慧乳名)已被押解到识字岭去执行死刑了……”噩耗传来,亲友们悲痛欲绝。
严嘉与向澍霖合计:开慧是女的,装殓遗体,要换换洗洗,很是不方便。毛家、杨家又无人在场,而事不宜迟,于是她马上就想到身边的至亲里面,杨开慧的表嫂郑家娟与杨开慧有过较深交住,加上年轻,手脚灵活,她去最合适。严嘉和郑家娟等人在识字岭的一处荒草丛边找到了杨开慧的遗体。她面目从容如生,手紧握着,指甲里塞满了黄土。郑家娟含泪为她轻轻擦洗,换上带来的衣服、鞋子、袜子。众人一起共同完成了装殓事宜。
事后,根据杨开慧的生前交代,大家经研究讨论,决定将她葬于青松环绕的棉花坡山头上。不久,毛泽东在中央革命根据地得到了杨开慧牺牲的噩耗,悲痛地说:“开慧之死,百身莫赎。”毛泽东寄来30块银元,以杨开慧的3个儿子名义立碑,墓碑上刻着:“毛母杨开慧墓,男岸英、岸青、岸龙刻,民国十九年冬立。”
杨开慧遇难后,毛岸英兄弟出狱,先住在严嘉家,后回到乡下,向理卿、向明卿、向定前为防何键加害岸英兄弟,于是派杨振湘护送他们去南京,再与李崇德(杨开慧的嫂子)一道将他们送往上海。

茸墓立碑

杨开慧墓地在长沙县东乡板仓,距长沙市百里之遥。当时交通不便,下车后还要步行30公里才能到达墓地。烈士坟墓由于当地群众的爱护一直保护较好,且建有半月式墓围,并树有碑石“杨开慧之墓”,但无烈士标志。县委据此向省委汇报,并请示是否对其进行适当修整。省委答复,此事需请示中央和毛主席本人。
不久,省委办公厅在电话中告知长沙县委:对于杨开慧烈士墓地,经毛主席首肯,同意休整,在80万元(旧币,当时的1万元相当于后来的新币1元)内开支处理。
1956年,在当地政府关心下,一条由板仓通向外界的简易公路修成了。1958年,在“大跃进”运动中,新民、开慧两乡合并为“开慧公社”。在1958年秋季,当地政府重修烈士墓:一是在墓围上首改竖了一块“杨开慧烈士之墓”的石碑,并特意将墓基适当扩大了一点,下首置花岗岩护栏横匾,上刻“忠烈长存”4个大字;二是在墓的旁边建了一个竹木结构的六角纪念亭,上盖杉木皮,虽然简单朴素却也更增添了庄严肃穆气氛;三是在亭与墓之间竖了一个高约4米的纪念碑。该碑向山的一面刻着“革命烈士杨开慧杨开明杨展茔地”(笔者注:杨开明为杨开慧堂兄,杨展为杨开慧的侄女,二人为革命而牺牲),向公路一面刻着“光辉长照后人心”7个字。
1962年11月,杨开慧的母亲向振熙在长沙谢世,毛泽东寄去500元钱作奠礼,同时致信杨开智:杨老夫人葬仪“可以与杨开慧同志我亲爱的夫人同穴”。1967年4月,当地政府又重修杨开慧墓地并建陵园,占地约20亩。1969年,毛泽东的愿望得以实现,向振熙与女合穴并骨,新建的合葬墓落成。从山脚至墓区由三层梯形平台相连,墓冢在最上层正方形平台之中,墓碑横置斜放,汉白玉石质,刻楷书碑文“杨开慧烈士之墓”。其下镌刻毛泽东撰写“杨老夫人与开慧烈士同穴”的题记。另建大型词碑一方于墓后,镌刻毛泽东手书《蝶恋花?答李淑一》词。杨开慧祖父杨书樵与父亲杨昌济的合葬墓以及堂弟杨开明烈士墓亦在陵园内。1983年,杨开慧烈士陵园被定为湖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2001年11月杨开慧诞辰100周年纪念之际,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亲笔为之写下了“骄杨丽质,英烈忠魂”的题词。
(《环球视野》摘自《党史纵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