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毛主席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这是谁也否定不了的!

“毛主席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这是谁也否定不了的!
“毛主席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
这是谁也否定不了的!

(今天是9月9日,谨以此文来纪念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三十一周年)
文 / 小小百姓

一提到“毛主席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便立即会遭到一些人的反对。反对的最大理由便是,“大救星”的提法与《国际歌》中“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的提法相违背。因此,他们认为“大救星”的提法是不对的,是错误的,是不能成立的,是应该被否定的。这种看法对吗?我以为是不对的,或者说是错误的。

有网友已经在他们自己的帖子中详尽地论证了“大救星”与“救世主”是根本不同的两个概念,因此,我们不能因为“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一句的提法是正确的,便来否定“大救星”的提法也是正确的。关于这方面的道理和论证,我这里就免了。

我这里要说的是,《国际歌》中的歌词与《东方红》中的歌词,讲的并不是一回事,要表现的主题也是互不相同的。因此,我们不能以《国际歌》的歌词及其表现的主题为标准,来评价《东方红》中的歌词及其主题的正确与否。也就是说,我们既应该承认《国际歌》的歌词及其主题是正确的,同时我们也应该承认《东方红》的歌词及其主题也是正确的。我们不应该因为承认了前者是正确的,便来否定后者也是正确的。其根本原因就是,它们讲的并不是同一个问题,因此,它们是并不构成相互矛盾的关系的。所以,它们之间也就不存在什么谁对谁错的问题。

那么,为什么说他们讲的不是一回事呢?又为什么说他们的歌词和要表现的主题是互不相同的呢?下面,就让我们来做个简要的分析和回顾吧。

《国际歌》歌词第二段开头部分写得很明白:“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 也不靠神仙皇帝 / 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 全靠我们自己”。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以为,这段歌词十分明确地告诉了我们:“饥寒交迫的奴隶”,“全世界受苦的人”,如果我们想要不受压迫,不受剥削,如果我们想要“夺回(自己的)劳动果实”,并“创造人类的幸福”,那么,我们得依靠谁呢?歌词中十分明确地回答道:“全靠我们自己”。靠别人行不行呢?不行。因为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 也不靠神仙皇帝”。这是从一正一反来告诫人们,“我们能够依靠谁,应该依靠谁;不能依靠谁,不应该依靠谁”这样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的。

为了证明我如上的这个观点是正确的,我们对《国际歌》可作进一步的分析。试想,“救世主”是“从来就没有”的,难道“神仙”就是“从来就有”的吗?既然都不存在,都是“无”,那么,《国际歌》歌词的作者,为什么不把“从来就没有”的“救世主”和“神仙”放在一起去写,而要把它们分开而且把“神仙”与“皇帝”放在一起来写呢?也就是说,为什么不把它写成“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和神仙 / 也不靠皇帝”,而是写成了“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 也不靠神仙皇帝”呢?难道说对“从来就没有”的“救世主”和“神仙”还要区别对待吗?难道说对“从来就没有”的“救世主”是一种态度,对“从来就没有”的“神仙”却是另一种态度吗?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另外,把“神仙”与“皇帝”放在一起,也容易引起误解。试想,“皇帝”是客观存在的,把“神仙”与“皇帝”放在一起,难道是想告诉人们“神仙”也是客观存在的吗?显然也不是。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么究竟是为什么呢?因此,在我看来,《国际歌》歌词的作者在这里之所以要这样写,其主要目的并不是在于说明“救世主”与“神仙皇帝”的“有”还是“无”的问题,而只是在告诫人们,无论是“救世主”,还是什么“神仙皇帝”,他们全都是不能依靠也不应该依靠的对象。也就是说,我们既不能依靠“救世主”,也不能依靠“神仙皇帝”。至于它们的“有”或“无”,是客观“存在”还是客观“不存在”,这些似乎都无关紧要,反正他们是不能依靠也不应该依靠的。这才是问题症结之所在,这才是作者之所以要写这些的根本原因和根本目的。另外,“神仙皇帝”本来就是不能依靠的,你只要说“不靠神仙皇帝”就行了,为什么却偏偏要说“也不靠神仙皇帝”呢?这个“也”字,有何作用呢?我想,这个“也”字大概就更加证明了我在这里分析的正确性和可信度了吧?!至于为什么要把“神仙”和“救世主”分开来写,而且把“神仙”与“皇帝”连在一起去写,在我看来,这只不过是为了前后句子的大致整齐和排比的运用而已。

总之,在我看来,《国际歌》歌词中第二段开头部分的根本用意是,告诫无产阶级在革命斗争中“应该依靠谁,不应该依靠谁”这样一个十分重大的问题。至于“救世主”的“有”与“无”,“存在”与“不存在”,似乎并不是歌词中所要阐明的重点。尽管它本来就是“无”的,尽管它本来就是“不存在”的,但歌词中似乎并不想在这些问题上去纠缠,并不想在这些问题上去明确地表明作者的立场和观点。

而《东方红》呢,却不是在阐述什么“应该依靠谁,不应该依靠谁”这样一个问题的,而是在表现我国劳动人民翻身解放后对毛主席和共产党的歌颂和感激之情的。歌词共分三段,前两段是歌颂毛主席的,第三段是歌颂共产党的。在前两段中,虽然都是在歌颂毛主席,但也有不同的重点。第一段主要是写劳苦大众从受苦受难到翻身得解放这段历史的,也就是说,主要是写“昨天”的,是些“解放前”的;而第二段则主要是写“今后”的,是写“未来”的。那么,劳苦大众是怎样从“昨天”来到“今天”的呢?他们为什么能够在较短的时间内就翻身得解放呢?他们通过回忆和总结认识到,原来是因为“东方红 / 太阳升 /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的缘故。为了表达这种感激之情。所以称他为“人民的大救星”。试想,中国如果没有出现一个毛泽东,我们能在较短的时间内取得胜利吗?我们能在1949年10月1日建立新中国吗?我们的劳苦大众能在1949年翻身得解放吗?显然是不能的。所以,劳苦大众把毛主席称为是“人民的大救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也是完全合情合理的,是无可非议的,是无懈可击的。

读到这里,肯定有人要提抗议了: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中国的劳苦大众之所以能够翻身得解放,主要是由于他们艰苦奋斗的结果,怎么能把功劳全都记在一个人的头上呢?难道是毛主席一个人使中国的亿万劳苦大众翻身得解放的吗?难道是毛主席一个人建立的新中国吗?所以,他们认为称毛主席为“人民的大救星”是不妥的,是不对的,是不能成立的,是不符合马列主义的唯物史观的,是应该被否定的。

我们应该如何来看待一些人的这种非议呢?他们的非议有无道理呢?是否正确呢?我以为,他们的非议是没有道理的,是不正确的。试想,在中国的历史上,从陈胜、吴广的第一次农民大起义开始,到新中国的建立之前,经历了两千多年,其间有过大大小小的无数次农民起义,可结果如何呢?劳苦大众翻身得解放了吗?没有,根本没有。可是,到了20世纪前半叶,因为“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领导人民起来闹革命,结果是只经历了短短的28年(如果以毛主席走上党的领导岗位的遵义会议算起,只不过才14年),中国的亿万劳苦大众便翻身得解放了。请比较一下:前面是两千多年,有过无数次起义,都未成功;但“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之后,在短短的28年之间(更不用说是14年了),中国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是为什么?这又说明了什么?这是谁的功劳?这难道还不清楚吗?

诚然,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和成功,归根结底是由亿万劳苦大众所创造的。这是毫无疑义的,是毋庸置疑的。试想,如果没有亿万群众的积极参与,而是只靠毛主席一个人单枪匹马地去努力,去奋斗,去革命,那行吗?那能推翻三座大山吗?那能埋葬蒋家王朝吗?那能建立新中国吗?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说,历史归根结底是由人民创造的。这是我们必须承认的。谁不承认这一点,谁就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谁就不是一个历史唯物主义者。可是,请你再想一想,两千多年来,中国的亿万劳苦大众始终都在创造着中国的历史,可为什么却始终没有能够翻身得解放呢?为什么却始终没有创造出一个类似于新中国这样的奇迹呢?为什么到了20世纪的前半叶,却很快便创造出了这样的奇迹呢?同是生长在这片土地,同是中国的劳苦大众,同是在创造历史,两千多年来却始终没有能够翻身得解放,而到了20世纪的前半叶,却突然翻身得解放了。你说这事怪不怪?这究竟是为什么呢?这究竟该如何去理解和解释呢?仅仅靠一个“历史是人民创造的”理论,能够解释清楚这一切“既正常又反常”的现象吗?显然是不能的。所以,根据“历史是人民创造的”这一理论,便来否定“毛主席是人民的大救星”这一提法和这一真理,其理由显然是很不充分的。

我们是马克思主义者,我们是历史唯物主义者,我们当然承认“历史是人民创造的”这一根本观点。可是,在承认历史归根结底是人民创造的这个大前提下,我们是否还应该承认政党和领袖在其中所起的重大作用呢?显然,也是应该承认的。谁只承认前者而不同时也承认后者,谁就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谁就违背了历史唯物主义的一个重要观点。

那么,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在中国的革命征途中,究竟起了怎样的作用呢?关于这方面的内容,大家肯定是很熟悉或比较熟悉的,我在这里就不去过多地唠叨了。在这里,我只想说一件事,只想用一首几乎人人都会唱的歌曲来加以说明和论证。这首歌曲便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首歌曲的歌名就已经十分明确地回答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这便是:在中国革命的征途中,中国共产党究竟起了怎样的作用这样一个问题。很明确,很精练,很肯定,就是11个字:“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是任何人也否定不了的,因为这是一条颠簸不破的真理!

那么,在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征途上,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起到如此重要的作用呢?当然,从归根结底的意义上来说,我们只能说,这是中国共产党几百万党员全体一致努力和艰苦奋斗的结果。谁不承认这一点,谁就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可是,在承认这一点的大前提下,我们是否还应该回顾一下党的历史呢?我们党从1921年诞生起,到1935年遵义会议止,在这将近14年的历史中,我们党的最高领导人前前后后换了好几个,中央的最高领导层成员也相应地换了好几届。这是为什么呢?对此,大家一定很清楚,我就不再去罗嗦了。

在这里,我只简略地谈谈中央苏区的问题。中央苏区最兴旺时,有红军30多万人。可是在第五次反“围剿”中,我们却节节败退,红军伤亡惨重,最终被迫来了个大转移,即被迫开始了震惊中外的两万五千里长征。在大转移开始之前夕,我们的红军数量已经从30多万锐减到了8万6千人。大转移刚刚开始,仅仅经过了一个湘江之战,红军便又减到了只剩下3万余人。这是多么重大的损失啊!这是多么悲惨的结局啊!为什么会这样?是谁造成了这样的结局?对此,大家无疑都是很清楚的。试想,如果我们当时继续让那些人去领导中国的革命,其最后的结局会是怎样呢?两万五千里长征能取得胜利吗?三座大山能被推翻吗?新中国能建立起来吗?这一切恐怕都是不可想象的。甚至我们可以这样比较肯定地说,如果我们当时继续让那些人去领导中国的革命,长征是不可能取得胜利的。没有长征的胜利,自然也就不会有抗日战争的胜利了,更不会有后来的解放战争了,至于新中国的建立自然就更是遥遥无期了。

读到这里,有人可能又要说话了:你这是不是在大胆地想象呢?我说不是,我是有充分的证据的。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公报》中明确写道: “毛泽东同志在长期革命斗争中立下的伟大功勋是不可磨灭的。如果没有他的卓越领导,没有毛泽东思想,中国革命有极大的可能到现在还没有胜利,,那样中国人民就还处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反动统治之下,我们的党就还在黑暗中苦斗。” 一九七九年一月四日,陈云同志《在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中说得更明确,更直截了当。他说: “我们的党从一九二一年成立,到现在已经快五十八年了。中国共产党是胜利了的执政党,是毛泽东同志领导我们党取得了伟大胜利。邓小平同志对毛泽东同志的功绩概括得很清楚。他说: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没有毛主席,我们党很可能还在黑暗中苦斗。” 在对毛主席的评价问题上,邓小平同志曾经说过两段很著名的话。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三日,邓小平在《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一文中说: “回想在一九二七年革命失败以后,如果没有毛泽东同志的卓越领导,中国革命有极大的可能到现在还没有胜利,那样,中国各族人民就还处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反动统治之下,我们党就还在黑暗中苦斗。” 一九八O年八月二十一日、二十三日,邓小平在《答意大利记者奥琳埃娜?法拉奇问》时说: “没有毛主席,至少我们中国人民还要在黑暗中摸索更长的时间。”

从如上这些最权威的话语中,我们可以最充分地认识到毛主席在中国革命征程中所起过的巨大作用了。总起来看,似乎可以归纳为这样三点。其一,“是毛泽东同志领导我们党取得了伟大胜利”,所以我们党才能成为新中国的“执政党”。其二,“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其三,“没有毛主席,我们党很可能还在黑暗中苦斗”。前一点是从正面来讲毛主席的伟大功绩的,后两点则是从反面来讲毛主席的伟大功绩的。

写到这里,我们不妨沿着前面几段话的思路,再来大胆地假设一下。如果当初真的没有毛主席,那么,到了如上几段话发表的时间,即一九七八年底到一九八O年后半年这段时间内,如果我们的“新中国”还仍然没有建立,“我们党很可能还在黑暗中苦斗”的话,那么,何时才能建立起这个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新中国”呢?试想,从一九四九年到一九八O年,已经推迟了三十余年,如果这时新中国尚未建立的话,那么,按照这样的速度来推算,把新中国的建立时间再往后推十年,大概不算过分吧。这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毛主席,我们恐怕最早也只能在一九九0年才能建立起新中国。这比毛主席建立的新中国最少也要推后四十年啊!四十年,是整整两代人啊!如果再加上一九四九年以前的人群,那就最少是三代、四代甚至五代、六代人啊,这是多么巨大的损失啊!

可是,即使已经推迟了四十年,那么,那时建立起来的新中国是否也能像我们现在这样呢?是否也能取得我们现在这样的伟大成就呢?是否也能具有我们现在这样的国际影响和国际地位呢?我看是不可能的。由于那些领导人没有毛主席那么英明,没有毛主席那么伟大,所以才使革命的胜利推后了四十年。因此,革命胜利之后,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方面所取得的成就,也就必然不会有毛主席当年所取得的成就大,这恐怕是必然的。至于那时的国际影响和国际地位,必将远远不如现在。试想,从一九四九年新中国成立,到一九六四年爆炸第一颗原子弹,用了整整十五年。如果一九九0年才能建立新中国,如果也用十五年(最少也得十五年)来爆炸第一颗原子弹,那就是二00五年了。试想,到了21世纪,你才要去进行第一颗原子弹的试爆,帝国主义能答应你吗?能不严厉制裁你吗?你没有了两弹一星,你的国防能安全吗?你在国际上能有大国和强国的影响和威望吗?再说,如果你真是在一九九0年才革命成功,试想,在你的周围还会有社会主义的朝鲜和越南吗?在欧亚两大洲还会有一个社会主义阵营吗?在世界上还会有现在这样的一个强大的第三世界存在吗?还会……?我实在是不敢再往下想了,那将是一个多么可怕、可悲的前途和命运啊!那将是一个多么可怕、可悲的国际环境啊!

总之,没有毛主席,就没有两万五千里长征的胜利,就没有抗日战争的胜利,就没有解放战争的胜利,就没有新中国的成立,就没有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就没有两弹一星,就没有我们今日之在国际舞台上有如此影响和威望的大国和强国的形象,就没有社会主义国家朝鲜和越南的存在,就没有今日之在国际上具有重大影响的第三世界国家的存在,就没有……。总之,几乎就什么也没有了。可是,因为苍天有眼,给我们降下来一个毛泽东,于是我们现在便什么都有了。对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来说,这是多大的福音啊!我们怎能不感谢、不感激呢?在这种情况下,人民自发地喊出了“大救星”的呼声,唱出了“他是人民的大救星”的歌声,这难道不是合情合理的吗?这难道还值得某些人去非议吗?

马克思主义者认为,人类的历史归根结底是由亿万劳动人民创造的。同时,政党、领袖在其中也会起到巨大的作用。有时,在某些特定的环境下,在某些特定的情境中,在某些特定的意义上,我们甚至可以说后者也会起到某些决定性的作用。“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不就是两个最有说服力的证据吗?但是,我们在承认“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的同时,我们却丝毫也没有否定“历史是人民创造的”这个最根本的观点。这就叫辩证法。

根据如上分析,我们不能不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毛主席是我们中国人民的大救星!”这是一条永远都颠簸不破的真理,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否定也根本否定不了的事实。今后,我们不要再羞羞答答,不要再扭扭捏捏,不要再偷偷摸摸,不要再嘀嘀咕咕,而要理直气壮地尽情地来表达我们对毛主席的歌颂和对毛主席的感激之情吧!

最后,我要再次大声呐喊:毛主席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大救星!!大救星!!!

附:《东方红》歌词

东方红 太阳升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他为人民谋幸福 呼儿咳哟 他是人民大救星

毛主席 爱人民 他是我们的带路人
为了建设新中国 呼儿咳哟 领导我们向前进

共产党 像太阳 照到哪里哪里亮
哪里有了共产党 呼儿咳哟 哪里人民得解放

《国际歌》歌词

起来 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 全世界受苦的人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要为真理而斗争
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 奴隶们起来 起来
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 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全靠我们自己
我们要夺回劳动果实 让思想冲破牢笼
快把那炉火烧得通红 趁热打铁才能成功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是谁创造了人类幸福 是我们劳动群众
一切归劳动者所有 哪能容得寄生虫
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 吃尽了我们的血肉
一旦把他们消灭干净 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