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感悟毛泽东–为纪念毛泽东诞辰112周年而作

感悟毛泽东--为纪念毛泽东诞辰112周年而作
感悟毛泽东

 感悟毛泽东(为纪念毛泽东诞辰112周年而作)(唐尧 2005-12-26)《感悟毛泽东》,这是我第二次使用这帖名。第一次是我走上[论坛](2005年3月29日)的第一个帖子的帖名。因为在我的内心,不管“毛泽东”他做错过什么?“毛泽东”是近代中国人民站起来的象征。邓小平再三强调:”毛泽东同志在长期革命斗争中立下的伟大功勋是永远不可磨灭的。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这丝毫不是什么夸张。毛泽东思想教育了我们整整一代人。没有毛泽东思想就没有今天的中国共产党,这也丝毫不是什么夸张。毛泽东思想永远是我们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的最宝贵的精神财富”。虽然在中国近代,优秀的能人(乃至伟人)也不少,也为中国历史的进步作出过极大贡献,但比来比去,唯有毛泽东才是中国人的脊梁和灵魂。前几天,笔者为纪念毛泽东诞辰112周年,写了《毛泽东之所以是毛泽东》的帖子,表达笔者对毛泽东的情感。笔者从懂事开始,就认定“听毛主席话,跟共产党走”。有人会说这是“赤化”的结果,不!而是“比较”的结果。毛泽东的所有(一切),关键词--“人民”;“改革”的关键词也是“人民”,否则那路就走歪了;“三个代表”的关键词还是“人民”,否则就成为“人民”的累赘!因为毛泽东说:“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我出生劳动人民家庭,有一种“翻身感”。爷爷出生在一个叫做“大陆汇”(浙江)的穷地方是个文盲,从小靠“摇渡船”度日,13岁单衣单裤加两手空空,出来学手艺,学徒三年,帮工三年,以后就在上海边缘小镇立足做木工活。成家后,共又8个儿女,我爸是他们的长子,其中四个死于兵荒马乱的抗战时期,一个病死于解放战争时期。“淞沪战役”一支(先后一个军团)日本兵就是在我爷爷立足小镇(金山卫)那条海岸线打上来的,爷爷奶奶亲眼见过日本兵杀中国的贫民百姓,奶奶两次差一点死在日本兵抢低下,爷爷让日本兵抓去做苦力,差一点被送往菲律宾当苦力,一家人几经“逃难”,生活没有安定之处,我爸以后的四个弟弟妹妹都死于那时。在那个小镇,让日本兵无辜杀死的就上千号,其中一个水塘里就杀死了一百多个贫民(我上小学时常去那儿接受爱国主义和阶级教育),烧杀掠夺,无恶不作,其中一个日本师团,就是“南京大屠杀”的最主要的刽子手。上海解放后,我一家生活水平年年有提高,我从小就受爷爷奶奶的爱国主义教育和阶级教育(奶奶做过地主家的奶妈),叔叔和姑姑都成为“大学生”,靠共产党的福啊!我父亲小学文化程度,母亲文盲,我上学那会儿,正赶上母亲扫盲,我读过她的课本,也做过她的“辅导员”,十岁儿子帮三十岁的母亲学文化,那时父亲在浙江老家的供销合作社工作,叔叔和姑姑都在县城和上海念书,我是家里的“知识分子”,三年级就开始给他们写信。母亲学习认真,很快就摘了“文盲”的帽子(也能读报、看信),这有我的功劳,以后总想着母亲扫盲一事,我在想毛泽东和共产党为何要开展扫盲运动?旧社会能这样做吗?为什么我这样一个小镇贫民的家庭,60年代可以出两位(叔叔和姑姑)大学生?为什么我其它的叔叔和姑姑而死于战乱的疾病之中多达五人,而河边长大的我先后六次得了“血吸虫病”,都得到免费治疗,而且是得到“上海大医院”医生的精心治疗?是谁让他们下来向贫下中农学习,又要给贫下中农治病求人?而当他们返城时有是谁教会了一大批“赤脚医生”?我在中学下乡学医,跟的赤脚医生就是我小学同学(他上完小学,考的是农业中学,文革回到自己的生产队,后培养为赤脚医生),跟他一个月在生产大队巡回医疗,原来大队的家畜防疫也属他管,半个月是在为各生产队的家畜打防疫针,同样是十六七岁,为什么他就可以有那么多为人民服务的本领,而我不能呢?农村的文化和医疗卫生能够有如此巨大的变化?我家就在小镇码头边上,我从这个小码头的流转货物和人们的情感,感悟着这个时代的在巨变,每年农忙假,下(小镇居民)生产队的参加义务劳动,当我中学毕业时,已经是干农活的一把好手。在学文实践中写过一个村的“村史”,记录着解放前什麽样(乡公所下属机构和管理,家族式的宗族制度等)?“土改”又是怎么回事?以后“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直到“人民公社”的经历和演变?什麽是“三级所有”和什麽是“统购统销”?“农业学大寨”(包括大寨式评分)的意义和农村意识形态的“斗争”包括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等。我深深感受到“农业”解放了!“农村”解放了!“农民”解放了!在毛泽东的所有中,“农民”这个词的分量是最重的。旧中国留下的是一个“吃不饱”的农业国,一个等级剥削严重的农村经济体,以及“一盘散沙”和“宗族封建意识”浓厚的农民。李敖说得对“吃不饱”不能怪罪“共产党”。毛泽东是粉碎农村“宗族封建观念”的第一人,是农村妇女解放的第一人。毛泽东还是真正的实践者和引导者,毛泽东严厉批评那些阻碍在“农村合作化”道路上的“小脚女人”,毛泽东得罪的人也不少,而他们恰恰是所谓的社会精英层,占据比例不到5%,通过他们影响,又有5%同情者,包括共产党的干部。而90%以上的干部和群众都认为新中国的农业是中国历史上划时代进步。邓小平在对起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意见中指出“关于毛泽东同志功过的评价和毛泽东思想,写不写、怎么写,的确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找警卫局的同志谈了一下,他们说,把我前些日子和意大利记者法拉奇的谈话向战士们宣读了,还组织了讨论,干部、战士都觉得这样讲好,能接受。不提毛泽东思想,对毛泽东同志的功过评价不恰当,老工人通不过,土改时候的贫下中农通不过,同他们相联系的一大批干部也通不过。毛泽东思想这个旗帜丢不得。丢掉了这个旗帜,实际上就否定了我们党的光辉历史”。“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我响应毛泽东的号召,上山下乡,屯垦戍边,那里的农村更广阔,生产建设兵团(后改为国营农牧场),才知道这是“初级共产主义”,是全中国农村的典范,他们是农业工人,战争时他们是保卫祖国的军人。连队有两台武装齐全的履带式拖拉机,物资有全团的机运连负责,连队还有马车班,男女战士定量45斤,17元伙食费,5、6元津贴,穿的大多是“土八路”服装,同样是上山下乡,我觉得有不少优越感。艰苦的条件,茫茫戈壁和沙漠,靠我们开垦它,通过三四年的奋斗,那新农村已经像了样了,几十公里的防沙带,笔直成行,几百公里的大渠,引来(黄河)天上之水,一个个沙包“凝固”了,我们连队的西瓜在整个自治区数得上,首先引进各种瓜(泰国瓜、日本瓜、四川瓜),当时连队有一位江苏农学院的大学生,“大串联”时留下的与当地种瓜能手结合,光瓜的品种就有七八种,其中最大的泰国瓜重达48斤,送往自治区兵团报喜,说起吃瓜,我可算是“腐败分子”,嘴可刁了,现在几乎不吃瓜,城里的瓜是啥味道?我们连队是全师最大连队,战士二百多,职工家属四五百人,连队还养蜂。一位女同学,还做了职工家的媳妇了。她告诉我,现在的分场(连队)还不如当年,生活水平变化不大,精神生活不如当年,也许当年我们年轻。分过地,每人三十亩,咋种?拖拉机已经一堆废铁,靠马、骡、牛耕种,一气之下,拉着儿女和老公,回到上海老家小镇开了个面馆。我太太在兵团30周年时,去过我当年的连队,拍了些照片回来,我一看,真不如当年,连队那“高高的白杨树”已不行,分地时连那树也归己了,坎了当木料用了。有一年来了七辆越野车,到上海“农工商”学习取经,每个农场一位领导,有自治区农牧场管理局的副局长和盟农牧场管理局书记局长带队,我们两口子和几个战友为他们在南京路摆了三桌“接风洗尘”宴,三分之一以上是认识的,因为我在师部和管理局工作过。交谈中有一点是肯定的,当年的兵团(二十几个团划归该盟),对当地的经济起着举足轻重作用,在全盟(与地级相当)GDP中,70%来自于农牧场管理局,优势是明显的,农管局具有“农工商”一体化,此次到上海学习上海农场局下属“农工商”的经验,回去后把我们全盟乃至全区的工作做得更好。一句话,全民的比集体强,集体的比个体的强。南街村的成功,不就是农工商相结合吗?南街村不是完全意义的毛泽东时期的特征,但组织起来这条原则没有变。现在工业搞所谓的“强强联合”,而我国的农业却“一分到底”、“一包到底”?我还是不能理解,为何不能重提“组织起来”?在我的社会阅历里,“组织起来”功不可没。唯有“组织起来”可达到组合优化,唯有“组织起来”可以最大地维护农民的权益,唯有“组织起来”可以提高千百年农民之素质,唯有“组织起来”可以获得生产力极大的进步。至于“吃大锅饭”问题比起这“四个唯有”算得了什麽?吃大锅饭是个思想教育问题;至于“过于死板”的问题,根子却在上面的“计划”问题?而不是“组织起来”的问题。这是毛泽东对人类的一个伟大贡献;如同秦始皇的“郡县制”和“市籍制”(后为“户籍制”)对中国封建社会稳定和发展的贡献一样。今日的三农问题,解决的根本,是靠农民自己,组织起来,群策群力,因地制宜,再加上各级政府的指导和帮助,相信问题得以解决,现在的困难总没有当年新中国刚成立时的困难多?拿今日时髦的话来说,叫做“信息网络”系统,其实毛泽东时代,已经非常发达(互助网)。典型就是灾难救助系统,到60年代已到达到战争级的水准。我在《毛泽东之所以是毛泽东》的帖子里,谈论过那“三年自然灾害”,自己经历过,以后又观察了四十多年,对于整村人饿死的谎言,不攻自破,这个“互助网”五十年代中期就建立起来,一个为民服务的党,一个为民服务的政府,不可能视而不见。另一方面,为何没有因为饥饿而闹抢粮食的事件和农村暴动的事件?如真有整村饿死人,那也是下面组织隐瞒“军情”,这对身经百战的毛泽东,“谎报军情”又该是个什么概念?又如何推倒毛泽东的头上?毛泽东为何让身边的秘书、警卫下各自的老家调查研究?毛泽东是世界顶级的“管理大师”。日本战后许多管理成就,不少是向毛泽东学的,如“两参一改三结合”等。在日本人眼里的中国人,谁都可以不入眼,但不能没有毛泽东和周恩来。一位搞量子力学的科学家,发现一种基本粒子,他把他命名为“毛子”,以表示对毛泽东“一分为二”哲学思想的崇敬。这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1979年的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格拉肖曾建议,假如一旦在实验上发现了比夸克更小的微粒,应命名为“毛子”,以纪念毛泽东关于物质无限可分的哲学思想。)在国家整体实力的提高过程中,为何还会有“三农”问题?在我的记忆里,旧中国农村,疾病、传染病、地方病等横行,“东亚病夫”这个耻辱的帽子是给谁带的?毛泽东为首的共产党解决了,而且组织了“合作医疗”这样一个让世人称颂组织;什麽一号病、二号病、蛔虫、钩虫、血吸虫等,在新中国农村建设的过程中逐个解决,“组织起来”功不可没,毛泽东不是“财主”,到处批钱来解决问题,毛泽东的法宝是“发动群众”。在“三级所有,队为基础”和“人五工五”分配方案下,是“勤勤恳恳”居多,还是“偷工减料”的多?谁家没有难处?“五保户”、“困难户”在当时农村怎么解决的?也许当年“一大二公”搞的有点过,“统购统销”有点过紧,毛泽东也不是一直在修正错误吗?你可知道那年代“最过分”的和“最保守”的恰恰不是毛泽东?毛泽东脾气不好,经常骂,骂完这个“部”,就骂那个“部”,骂卫生部是“城市老爷卫生部”,骂文化部,除了“帝王将相,才子佳人”还有什麽?等等,不骂不行吗?谁都知道,毛泽东的脾气,周恩来的严厉,究竟毛泽东为“谁”而骂,周恩来为“谁”而严?三个字“为人民”。中国起步的奇迹正是毛泽东的骂声中诞生,一个不可自救的“农业”,哺育了新中国“工业”、“国防”、“科教”等事业的起步和发展,历史上由谁能做到?唯有毛泽东引领农民走“农村合作化”道路!我们不能忘记这段历史,这记住了那时有这样不是和那样不对,充当事后“诸葛亮”。我不知道我国的农业离开“组织起来”,能够走多远?这是我的忧虑。“三农”问题的解决不单靠上面“拨钱”就可以解决的(“反哺农业”之说,可以接受),现在一些精英(水平太臭!),总钻在“钱眼”里出不来,这个要钱,那个还是要钱,茫茫大中国,给钱是给不起的,干脆一句话“没钱”,其实现在还是很有钱,你看“官员”的轮子滚掉3000亿,“官员”的嘴巴吃掉2000亿,“官员”的眼睛看掉(考察参观)近3000亿,而农村的问题长期积压不给解决,有钱留着自己花,没有任何制约。除了腐败,还能说他们什麽?毛泽东在世,就不是骂的问题了。毛泽东早年就说过,“贪污浪费是极大的犯罪”。精英们说起毛泽东这个错,那个错,怎么没有想起要靠农民自己解放自己?精英们不是农民,也许有的曾经是,可他不会承认现在是农民,他们不懂得农民,也不愿意站在农民的立场思考问题。与其说看不起农民出生的毛泽东,倒不如说“害怕”农民出生的毛泽东。因为毛泽东不仅仅是农民,他更是世界上少有的“政治家”、“思想家”和“战略家”(不仅仅局限于军事)。胡锦涛在纪念毛泽东诞生110周年的大会上说:“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这是中国共产党的骄傲,是中国人民的骄傲,是中华民族的骄傲”。说得好!真是说得太好了!胡锦涛还说:“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我们都要始终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这话说得总是温暖着我们的内心,给了我们的希望!同时我将这两句总书记的话,献给毛泽东诞生112周年这个纪念日。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毛泽东对苏外交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述论
  • 毛泽东对苏外交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述论
  • 毛泽东对苏外交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述论 | 毛泽东对苏外交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述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