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高唱《国际歌》,前进!–尔 重

高唱《国际歌》,前进!--尔 重
高唱《国际歌》,前进!

尔 重

毛主席,您离开这个世界30年了。帝国主义仍不遗余力地攻击你,修正主义分子在不遗余力地歪曲你,尽力把你当成他们的遮盖布;曾经喊你“万岁”,把你捧到天上的庸人,又造谣污蔑,向你身上泼脏水。他们都很懂得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巨大力量,一旦武装了劳苦大众,便会推翻他们的天堂。
这30年世界在急剧地变化着,东欧剧变、苏联解体,若干社会主义国家已转型为资本主义,两霸变一霸。美霸及其帮凶修正主义一时间弹冠相庆,认为“马克思主义过时了,不灵了”,“资本主义万岁”了。于是以美霸为首率领其仆从,以“反恐”为名肆行侵略,凡不顺美霸统治,不行美霸“民主”与美式文化者,皆为“无赖国家”,美霸便以武装“予以制裁”。它在国内外搞了736个军事基地,以镇压本国和世界人民的反抗。它想用两个月加10天就消灭一个国家。
它果然搞了个四海翻腾而云水怒,五洲震荡而风雷激。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敢于求解放的民族,奋起战斗了!无产阶级及劳动人民与资产阶级的战斗,求解放的民族与霸权主义的战斗,美霸与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为争夺市场的明争暗斗,已经在全球展开了。事实证明了,美霸及其同夥,都是“泥足巨人”,它们征服不了求解放的民族和人民。
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记起了列宁创造过的、属于人民的社会主义国家。在世界上第一个消灭了失业现象,第一个实现了八小时工作制,第一个实现全民免费教育和免费医疗,第一个免费提供住房,第一个实现男女同工同酬。在新的斗争中,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又举起镰刀、斧头的红旗,响亮地喊出:“要社会主义,不要资本主义”。(劳动人民要的社会主义是:消灭私有制和消灭阶级)。这个口号的内涵是毛泽东毕生努力以求的,他针对中国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特殊条件,提出了新民主主义论,既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旧民主主义,又反对把新民主主义革命与社会主义革命混为一谈,主张“毕其功于一役”的谬论。确认新民主主义的革命任务,是联合一切愿意求民族解放的阶级与阶层,推倒“三座大山”。在这个阶段对一切愿意抗日的工农兵学商实行联合政策,这时的政权是“三三制”的形式。在这个大联合条件下,只排斥了投降派(汉奸),抵制分裂、反共、倒退。在这个时期,党内的思想、政治是一致的,组织上是团结的,我们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正如毛泽东所说“对这些事持异议的人不多”。
七届二中全会的决议,肯定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进入了社会主义革命阶段,决议没有明说,实际上指出了与“三座大山”的矛盾斗争已过去,迎面到来的是以消灭资本主义私有制为主要矛盾的斗争。党领导人民进行了“三大改造”,彻底消灭了地主阶级以及资产阶级的私产,进而在经济上建设以公有制为主体的五年计划,并大力展开了以消灭资本主义产出源地为目的、对小农经济改造的合作化运动,同时,把经济建设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建设做为矛盾的统一体,在发展中展开了“三反”、“五反”、“反右派”、“反右倾”、“四清”、批判俞平伯的历史唯心主义、批判维护封建典型的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对立的《武训传》、《海瑞罢官》等,使社会主义建设与社会主义革命紧密结合在一起,使社会主义事业成为改造经济体制与改造思想的统一,自始至终贯穿着两种思想、两条路线的斗争,实际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
在这场斗争中,不但资产阶级封建阶级反感,知识分子、小资产阶级如果不跳出新民主主义的圈子,舍不掉私有制传承下来的以私人享有为中心的封建阶级法权思想和资产阶级法权思想,也不同程度地有反感。对这些人只要奉公守法,党对他们采取了教育、帮助、改造的方针(对于已交出私有财产的资本家和地主、以及战犯和表示悔改的罪犯,都采取了这个办法)。既改造经济又改造人,收到了良好效果。国泰民安、夜不闭户。
但这并不是说完全消灭了阶级斗争。中国的剥削阶级是国际剥削阶级的组成部分,在国际上剥削阶级存在的时候,国内剥削阶级残余永远不会放弃“复辟”的希望。与帝国主义勾结的反动派如此,与资本主义同声相应的各色修正主义分子也如此。
在这场斗争中封建阶级的法权思想,及资产阶级的法权思想,常是无形无声地腐蚀着党的机体与灵魂。[注一] 国际资产阶级所使用最强有力的武器是这些,而不是原子弹。
国际共运的斗争,无数次地证明了一条真理:“物必先腐也,而后虫生之”。剥削阶级的法权思想,正是腐蚀共产党的毒剂。东欧剧变,苏联解体,若干共产党变质,都是自己烂死的,不是帝国主义攻破的。
毛泽东说过:“我党真懂马列主义的不多”(鉴于国际共运史的情况,把“我党”二字去掉,可能更确切些)。“真懂马列”指的是在历史的重重矛盾大河中游泳,高举马列主义明灯,不迷失方向,又得心应手,搏浪自如。这样的能手既不是书呆子,也不是蛮干的张飞,更不是畏首畏尾或只能听令而行的庸人。共运史淘汰了许多经过正确又转入错误而不知回头的汉子:拉萨尔、李卜克内西、考茨基、普列汉诺夫等。但这样的能手,不是天才,是在矛盾斗争中磨励中锻炼出来,是在党的集体领导中培育出来的。党的集体要有党性,严肃的批评与自我批评,不讳疾忌医,既批评又与人为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真懂马列的不多”,跟随正确领导而甘心为共产主义奉献的人却很多。劳苦大众在失业、饥饿、受侮辱中有丰富的直观认识,不消灭私有制,没有平等、自由和幸福。如果党的马列主义的集体领导,坚持共产主义目的,坚持通向共产主义的路线、方针、政策,有了错,能改过来,广大的劳动人民是能够迸发出巴黎公社社员的舍身护法精神的。这是新民主主义革命取胜的原因,也是社会主义革命必胜的根据。
不过,“社会主义”这四个字,已被帝国主义和修正主义糟蹋得面目全非了。
《共产党宣言》中已经批判了“封建的社会主义”、“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空想的社会主义”、“德国的社会主义”等冒牌的社会主义。《宣言》发表后150余年中,出现了更多的冒牌“社会主义”,不但形形色色的修正主义者用“社会主义”遮盖,若干资本主义国家也举着社会主义牌号骗人,连希特勒都把“国家社会主义”当成“法西斯”的代名词,赫鲁晓夫把“土豆烧牛肉”当成“共产主义”的代名词,提倡“三和”(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平过渡)以处世,更有甚者,有人认为“共产主义是不可捉摸的东西”。
在1888年英文版的《共产党宣言》序言中,恩格斯详细地论证了真假社会主义问题。他指出,“1847年,社会主义是资产阶级的运动,而共产主义则是工人阶级的运动”。《宣言》给“共产主义”下了定义:“共产主义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更进一步指明“共产主义的特征是……废除资产阶级的所有制”。“共产党人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己的理论概括起来:消灭私有制”。
毛泽东一生自始至终是为“两个决裂”、“消灭私有制”奋斗了的;是以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为指导,以阶级斗争为纲。不论在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或社会主义革命阶段,对各种矛盾现象都进行了阶级的分析,求其真理,确定决策。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期间,党与一切抗日的阶级、工农兵学商采取联合政策。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既不是一切联合否认斗争,也不是一切斗争否认联合,而是综合联合和斗争两方面的政策”。“统一战线下的独立自主政策,既须统一,又须独立”,“在和反共顽固派的斗争时,是利用矛盾,争取多数,反对少数,各个击破,是有理、有利、有节”。“对国内各阶级相互关系的基本政策,是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孤立顽固势力”。这些在1940年《论政策》中说得极其详备,显示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在民主革命中的光彩运用。
进入社会主义革命阶段,党在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建设过程中,以阶级分析观点向着两个决裂的目标,在思想、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进行一系列的两种思想、两条路线的斗争,从而提高了党员与人民的共产主义认识,逐渐地从“本能的”共产主义者上升为自觉的共产主义者。[注二] 这是一场连续进行了的革命,从而涵盖了“艰苦朴素、谦虚谨慎、全心全意为人民”的作风,夺得了共产主义初级阶段的伟大胜利:初步地建立起了公有制现代化工业体系,农业合作化体系,粉碎了敌人的封锁和武装进攻,创造了两弹一星。这就是科学发展的正道。但对这场连续不断的革命,“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注三]
阶级斗争实际贯穿在民主革命与社会主义革命的全过程,这反映到党内,便有刘青山、张子善做了资产阶级政治的俘虏, 高饶反党集团,林彪反革命集团,“四人帮”篡党阴谋。这些都是暴露出来的党内走资派。“党内有个走资派”并非虚话。共产主义运动就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斗争的运动,不到私有制、剥削阶级影响力彻底消灭,这个斗争是不会消灭的。
是否以“两个决裂”为目标,是否每走一步都是消灭私有制与消灭剥削,这便是考验真假共产主义(或社会主义)的试金石。
150余年来,一切修正主义者,写了大量的书,无数的大块文章,丝毫也不敢触及消灭私有制及剥削阶级传统观念。举起这块试金石一试,什么冒牌“社会主义”都可以暴露无遗。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论政策》、《论人民民主专政》是大好的照妖镜。在这个镜子面前,披着红色伪装,向私有制、向资本主义跪拜,向霸权主义称兄道弟的鬼怪,都要现出原形。
巴黎公社失败了,公社的原则是永存的;苏联解体了,苏维埃原则是永存的;修正主义在若干国家一时占了上风,共产主义运动是永存的。
无产阶级劳动大众不要受骗上当,高举“要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不要资本主义”的大旗,唱起国际歌,前进!

注一:毛主席阐述资产阶级法权影响时说:“民主革命后,工人、贫下中农没有停止,他们要革命。而一部分党员却不想前进了,有些人后退了。他们有了好房子,有汽车,薪水高,还有公务员,比资本家还厉害。社会主义革命革到自己头上了,合作化有人反对,批判资产阶级法权他们有反感。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逄先知《毛泽东传》?下?第1770页)
注二:恩格斯在1892年德文版《宣言》序言中说:“工人们把自己叫做共产主义者。这种共产主义是一种还没有很好加工的,只出于本能的,颇为粗糙的共产主义;但它已经强大到足以形成两种空想的共产主义体系:在法国有卡贝的‘伊加里亚’共产主义,在德国有魏特林的共产主义。”
注三:逄先知《毛泽东传》(下)第1782页。
(《环球视野》摘自2006年第4期《文学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