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贺炳炎:毛主席许我左手敬礼

贺炳炎:毛主席许我左手敬礼
贺炳炎:毛主席许我左手敬礼

独臂将军贺炳炎,战功赫赫,是成都军区首任司令员,一生充满传奇色彩,他忍受剧痛接受无麻醉截肢手术的故事令人感佩,毛泽东许他左手敬礼的故事更是传为佳话。

1935年11月,红2、红6军团在贺龙指挥下,开始长征。贺炳炎时任红2军团5师师长。部队沿雪峰山西侧,经花园市直奔云南瓦屋塘,拟由此翻山越岭进入贵州。贺炳炎率红5师15团担任前卫。在翻越瓦屋塘时,遭到敌人的阻击,乱弹如雨。为了尽快消灭敌人,保障红军主力通过,贺炳炎举枪高喊:“同志们,跟我来!”带头冲了上去。大家见师长冲锋在前,士气大振。

突然,一梭子弹从侧面飞来,贺炳炎只感到右臂一阵剧痛,眼前一黑,昏倒在地上。

卫生员赶过来,把箱子放在地上,取出绷带、止血膏开始急救。可是贺炳炎的右手臂还是不停地出血,根本没办法止住,厚厚的绷带一下子就被浸透了。师参谋长王尚荣急得大喊:“快!快点送卫生部!”

一到卫生部,卫生部长贺彪就忙开了,他选了几名助手开始对贺炳炎紧急抢救。贺龙也从前方骑马返回。

贺彪见贺龙来了,悄悄把贺龙拉到一边,焦急地说:“贺总,贺师长这次伤得不轻呀,他右臂的骨头被汤姆子弹打穿,骨头已经碎了,看来右臂是保不住了,也就是说……要……截肢……”

“不截肢呢?有没有其他方案?”

“恐怕不行!如果不及时截肢,会有生命危险的。”

在病床上躺着的贺炳炎隐隐约约听到了两个人的谈话,一下子急了,嚷嚷道:“不行,我不能没有右手……”话没说完又昏了过去。

贺龙把贺彪叫出救护所。听了贺彪的汇报,他说:“一定要尽全力保住贺师长的生命,你有什么要求,我一定全力配合!”

贺彪说:“我只有一点要求,请总指挥能够保证手术时间。”

“你要多长时间?”

“至少三个小时。现在医疗器材都转移了,找手术工具也要耽误时间……”

“时间我一定保证。我让后卫部队务必坚持三个小时!至于医疗器材就要你来想办法了。”

在手术器材上果然出了问题,贺彪没有找到手术锯,万般无奈,只好派人找了一把木工锯子代替,麻醉剂也没有,便又找来大烟土替代。

手术就这样准备好了,护士把大烟递给贺炳炎,贺炳炎一看,别过头说:“这玩意儿,拿开,我不吃!”贺彪劝道:“贺师长,医用的麻醉剂都用完了,只有这个了。”

贺炳炎闭上眼睛躺在床上不做声,过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对贺彪说:“你们就这样开始吧!我能受得了。”

贺彪一听愣住了,其他医生也愣住了,面面相觑,这是常人办不到的呀,古代有关云长刮骨疗毒的传说,但那仅是传说而已,谁也没见过,病房里一时没了一点声响。

经过痛苦的内心挣扎,贺彪只好硬着头皮说:“好吧,开始手术!”

在另一位医生的协助下,贺彪开始锯贺炳炎的胳膊。他握着木锯的一头,另一头助手握着,锯齿靠在贺炳炎手臂边停住了,因为那位助手的手一直颤抖着,他实在下不了手。贺彪抬起头,用眼神鼓励着助手:我们不下手就等于在要他的命啊!贺炳炎紧闭的双眼也睁开了,他隐隐感觉到医生的不安。他喘着气,吃力地说:“同志,不要犹豫了,别害怕,你看我都不怕,要是没锯好我可要找你负责任的哦!”说完又闭上了眼睛。

那位助手深深地吸了口气,擦了把汗水,点点头示意贺彪可以开始了。立刻一阵钻心的痛楚让贺炳炎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连汗毛也竖了起来。他的身体轻轻地颤抖着。口中紧紧地咬着毛巾,左手死死抓着床角。刺耳的声音在简陋的病房中回响,让人听了背上发麻,血顺着锯条往下淌,地上已经积了一滩,旁边的一个女护士难过得哭起来,其他人也被感染了,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滑了下来。

贺炳炎额头上布满了汗珠,他身上的衣衫、裤子都湿透了。疼痛麻木了他的神经,他几次疼昏过去又被更加剧烈的疼痛刺激醒来。床边的木头都被他的手指抠烂。

时间一分一秒地熬过两个多小时,贺彪和他的助手都已大汗淋漓,贺炳炎的右臂终于被锯下来了,但手术并没有完成。接下来,还要用钢锉把骨面锉平。医务人员递上锉子开始磨起来,疼痛又开始折磨起贺炳炎来。这一次,他没有闭上眼睛,一直睁着,微笑着,仿佛在告诉大家:我没事,你们不要难过。

这漫长的三个小时,不论对贺彪还是对贺炳炎都是一生中最难熬的三个小时。好在手术很成功。护士拿着毛巾擦去贺炳炎脸上的汗水,拿下他咬在嘴里的毛巾,摊开一看,到处都是窟窿,在场的人心又一次揪紧了。这时,贺炳炎发现贺龙总指挥也来到了这里,贺龙流泪了,贺炳炎也哭了,他对贺龙说:“我以后又能上战场了!”

1945年,贺炳炎参加了党的七大。会议休息时,贺炳炎见毛主席朝自己走来,非常激动,赶紧从座位上站起来,整理了一下服装,立正站好,挺直胸脯,举起左手,向毛泽东敬礼。见此情景,毛泽东赶紧走上前,握住他的左手,亲切地说:“贺炳炎同志,你是独臂将军嘛!从今往后,免掉你的这份礼吧!”贺炳炎赶紧说:“主席,我没有右手了,但左手还在,部下见了首长,当然要敬礼。”毛泽东听了微笑着点点头:“那就特批你用左手敬礼!”
(杨大明陈德杰张仕文)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