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汪东兴:林彪与毛泽东唯一的一次正面较

汪东兴:林彪与毛泽东唯一的一次正面较
汪东兴:林彪与毛泽东唯一的一次正面较量

1959年庐山会议期间,毛泽东约黄克诚等人到他的住地谈话。其中谈到了当年的四平保卫战,黄克诚毫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大意是开始阻敌打他一下并不错,后来固守就错了。毛泽东听了黄克诚的叙述后说:“当时固守四平是我决定的。”黄克诚说:“是你决定的也是不对的。”毛泽东说:“那就让历史和后人去评说吧。”

1946年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民主联军在吉林四平与蒋军激战30余天,蒋军总计伤亡1.6万余人,民主联军也付出了伤亡8000余人的代价。此战在党史、军史上被称为四平保卫战。时间过去近60年,史学界对此战却一直争论不休。

蒋介石一手挑起了东北内战,毛泽东电令林彪坚决还击

四平,地处东北中部平原,为东北的战略要地。1946年1月初,国共两党签订了停战协定。然而,墨迹未干,蒋介石就出尔反尔,电令原东北第一0七师师长刘翰东,要他赶快派兵进入四平,并任命他为辽北省主席。这样,国民党在占领四平方面抢先了一步。

林彪任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

国共两党都将东北看得极为重要,东北内战一触即发。为了避免内战的爆发,国共两党就东北问题举行过数次谈判,但毫无进展。

3月14日,林彪以东北民主联军军部的名义向中央军委发电,建议夺取四平,中央军委回电同意了林彪的建议。3月15日,林彪下令西满军区第十三师二十八团攻占四平西郊的飞机场。此战费力不大,但缴获甚丰,大大缓解了民主联军的物资困难。3月17日凌晨4时,民主联军保一旅和万毅纵队等部向四平守敌发起攻击,战至下午2时胜利结束,攻占了这座城市。蒋介石甚为愤怒,立即派出新一军、新七十一军,要求尽快将四平夺回来。

鉴于东北形势的严峻,毛泽东连连给东北局和林彪发电,要求东北民主联军坚决反击蒋军的猖狂进攻。4月8日,毛泽东又给林彪发电,指示他要坚决保卫四平。

蒋军进犯途中突遭重创,四平街初战十分激烈

因道路泥泞,人困马乏,蒋军向四平进攻的几路大军一直不顺。蒋介石对进攻四平的战事极其关注,不断地给东北行营主任熊式辉打电话。他催问越紧,熊式辉的心里越紧张,前方的仗打得越糟糕。眼见战事进展不顺,熊式辉几经考虑,决定换将,调郑洞国前往指挥。

陈明仁的第七十一军负责从西路进攻四平。此军人数、战斗力不如新一军。林彪抓其弱点,予以重创。陈部八十七师在大洼被歼,军统特务将此情况密报了蒋介石。

蒋介石接到密报,万分愤怒。他立即口授了一份给东北保安司令杜聿明的电报:“第八十七师受此意外损失,据报陈明仁并未随军前进,着即查办具报。”

林彪此时也没闲着。他在指挥东北民主联军在四平外围狠狠打击进犯蒋军的同时,还下令四平城内的各部队抓紧构筑工事,储藏粮食、弹药,作好长期抗击蒋军的准备。

4月8日,郑洞国指挥陈明仁的第七十一军三十师从四平南郊向民主联军的阵地作试探性进攻,接连三次均被民主联军打退。随即,蒋军新一军第三十师凭借其强大的火力,向民主联军的两处结合部发动了猛烈进攻,民主联军铁道结合部阵地被蒋军夺去一处。林彪感到四平城内阵地上的防守力量不足,果断决定增加兵力,夺回了被蒋军占去的一处阵地,并消灭一大批蒋军。蒋军第三十师的进攻被迫停止。

毛泽东要林彪将四平街化为“马德里”

毛泽东对四平保卫战也高度关注。4月22日午夜,他给林彪发了一封电报:“望死守四平,挫敌锐气,争取战局好转。”
4月18日至26日,第七十一军和新一军的3个师轮番向民主联军的阵地发起猛攻。民主联军凭借有利地形,给进攻之敌以狠狠打击。

就在四平保卫战激烈进行时,林彪下令后方二线部队乘机夺取了长春、齐齐哈尔、哈尔滨几座较大的城市。

与此同时,林彪下令四平城内增加五个团的防守力量,城外部署两个师和三个旅相呼应。另外,在昌图、开源之间,开辟第二战场,切断蒋军的后勤补给线,使前线蒋军饥不果腹,无力作战。

蒋军用大炮对民主联军的阵地进行猛轰。民主联军以牙还牙,也用猛烈的炮火予以还击。

1946年4月30日,蒋介石拒绝马歇尔和民盟及中共提出的在东北停战的方案,决定迅即占领长春。

蒋军在四平及其以外地区连连受到东北民主联军的打击后,认为东北战局处于进退两难局面的症结在于四平未打下。为扭转不利战局,蒋介石将廖耀湘的新六军空运到东北,然后由开源、西丰、叶赫镇迂回四平。与此同时,蒋介石还派出大批作战飞机,帮助杜聿明作战。

5月15日这一天,蒋军依照杜聿明的布置兵分三路对民主联军展开了大规模的进攻,皆遭到民主联军的顽强抵抗。

5月18日,蒋军新六军在10余架飞机的配合下,集中全部炮火再次猛轰塔子山阵地。在这块只有百余平方米的小山头上,每分钟落下30余发炮弹。山上树木、杂草全部被炸飞,工事大多被炸塌,民主联军官兵也大部负伤……

与此同时,蒋军新六军在廖耀湘的严令下,从东、南、西三个方向拼命向塔子山发起冲击。民主联军西满第三师第七旅十九团官兵连续6次打退敌以营为单位的冲锋。

塔子山阵地上,蒋军尸横遍野,民主联军也遭受了很大的伤亡。

林彪下令悄悄撤军,四平保卫战留下争议

随着时间的流逝,民主联军的伤亡不断增加,阵地很难坚持。

林彪下令民主联军第十旅火速增援塔子山。遗憾的是,第十旅未按时赶到塔子山进行增援。

林彪得知塔子山阵地即将被蒋军攻克,感到民主联军与蒋军在四平的力量悬殊太大,没有条件而且也没有必要再在此地大打下去。5月18日,林彪向中共中央、毛泽东报告了四平保卫战的近况。午夜,东北民主联军根据林彪的命令,突然悄悄撤离了四平。19日上午,蒋军占领了四平。

事过多年,对四平的这场大战,党内、军内一直有争议,有人认为此战时间打得过长;还有人认为根本不应该打,这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有老一辈革命家黄克诚大将(时任西满军区司令员)。

黄克诚说,敌人再度猛攻四平时,集中了8个军的兵力与东北民主联军作战。鉴于当时双方力量的悬殊,黄克诚感到东北民主联军不能在四平与蒋军硬打下去,如果再往下打,民主联军有被消灭的可能。黄克诚还特地给林彪发了几封电报,建议正在进行的四平保卫战要适可而止,不能与敌硬拼,但林彪一直没有回电,也不撤兵。

黄克诚很着急,又于1946年5月12日给党中央发了电报,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毛泽东没有给他任何回音。

(据《党史博览》汪幸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