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孙毅回忆“七大”

孙毅回忆“七大”

孙毅回忆“七大”

1945年4月23日至6月11日,党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延安隆重举行。会前,按照地区选举代表,我被晋察冀边区选为七大正式代表,光荣地出席了这次大会,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光阴似箭,转眼五十多年过去了,每当回忆起五十多年前在革命圣地延安出席党的七大的幸福情景,心中就激动不已,那动人的场面还历历在目。
我参加七大很光荣,学习了不少东西。

七大召开前,按党员数量比例,晋察冀的正式代表和候补代表都不够。一些人回前方去了,像李葆华是七大代表,但他1944年回晋察冀传达整风精神去了,不能回延安参加七大。于是,中央便把在延安的晋察冀边区干部集合起来开会,补选代表。开始我和爱人田秀涓都不是代表,是后来增补上的。我是七大正式代表,田秀涓是候补代表。

大会的前两天,召开了预备会议。毛主席在会上作了《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工作方针》的讲话,阐明七大的工作方针是:团结一致,争取胜利。他指出,大会的眼睛要向前看,而不是向后看。我们现在还没有胜利,前面还有困难,必须谨慎谦虚,不要骄傲急躁,全党要团结得像一个和睦的家庭一样。

毛主席在大会上致开幕词和闭幕词,并作了政治报告。朱德作了《论解放区战场》的军事报告。刘少奇作了《关于修改党的章程的报告》。周恩来在会上作了《论统一战线》的重要发言。这些报告和发言从各个方面论述党的政治路线、军事路线、组织路线的基本精神,总结党的历史经验,并对各条战线的任务和政策提出了具体意见。大会经过详尽的讨论,一致通过关于政治、军事、组织方面的报告,通过政治决议案、军事决议案和新的党章。

毛主席《论联合政府》的政治报告,当时印发给我们代表,有一大本。他讲的时候是重点地讲,发挥得很深刻。他起码讲了有两个半小时到三小时,发挥了《论联合政府》中的思想,不是照本宣读。最后的闭幕词也讲得比较深刻,用愚公移山这个故事做总结,“愚公移山”,说明只要大家同心协力、贯彻党的路线,最后总是可以完成任务的。在七大召开的过程中,我们确定了自己的领袖,把毛泽东思想写进了党章,要求贯彻毛泽东思想。毛主席很谦虚。我坐在会场几百人中间,毛主席说话听得很清楚,大家喊:“毛主席万岁!”毛主席接着说:“我52岁!”很谦虚的。毛主席讲七大的路线是: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的力量,打败日本侵略者,建立新中国。这个路线是很对的、是正确的。

七大充满了民主和团结的气氛。在讨论大会的报告和发言中,许多代表畅所欲言,或者具体地总结本地区、本部门、本单位在长期革命斗争中积累起来的经验教训,或者对过去党内所犯的错误,特别是以王明为代表的“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从团结的愿望出发,深入开展批评,一些犯过错误的同志也进行了自我批评。大会对犯错误的同志进行了耐心的帮助和教育。毛主席在大会的报告和讲话中,对犯错误的同志采取一分为二的态度,既看到他们犯错误的一面,又充分地肯定他们对党对革命做出贡献的一面。

整个会议开展了批评和自我批评,像周恩来、彭德怀等好多人都进行了自我批评,毛主席也有自我批评。所以,整个会议贯彻批评和自我批评的精神,这个会开得好。批评、自我批评展开了,大家都自我批评、相互批评。相互批评是不指名的批评。不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这个会开不好,光作报告还不行。为了开好这个会,毛主席做了很多的工作,大体思想上成熟了才开会。经过几年的路线学习,大家认识都提高了,树立了毛泽东作为全党的领袖的思想,树立了毛主席思想指导全党的意识,所以七大开成了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在小组讨论会上,我怀着激动的心情,畅谈了自己1944年12月奔赴延安之后,一直到参加党的七大,这段时间里自己的收获体会,同志们听了,报以热烈的掌声。

我是从旧军队过来的人,思想深处潜存的非无产阶级意识和作风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消除。加上自己性情急躁,爱发脾气,对同志恨铁不成钢,所以在平时工作中得罪了不少人。通过七大前的整风学习,自己深刻检查了身上的缺点,欢迎同志们给自己提意见,收获很大,印象很深,对我确实有触动,一些事情使我终生难忘。

在抗大二分校整风学习运动中,高上科(高级科、上级科)有个学员,因犯有男女关系方面的错误,队上开会批评他,他不仅不接受批评,反诬好人。队长多次通知他到会,他以红军老干部和当过某军分区副团长摆老资格,拒不出席会议,甚至躲进医院避风,态度蛮横。

当队上要处分这个学员时,我说:“批评要抓紧,组织处理可略缓,我要派人再核实一下事实,并要亲自找他谈一次话。”

队长又来找我说:“他还是不到会,校长,你看怎么办?”

我说:“你告诉他,他是一个共产党员,党组织批评他所犯的错误,他应无条件到会嘛!”我接着说:“你第三次通知他,如果他还是不到会,用担架把他抬来,出席党的会议。”

这一带强制性的办法还算灵,他没有让人抬来,而是自己步行走进支部大会的会场,接受同志们的批评和帮助。

从此,这个学员对队长不满,见了我这个校长如同见到仇人一般。他利用住院的机会,四处搜罗整风运动中人们给我提的意见,不加分析地统统列成我在二分校所犯“错误”的材料。

1943年4月,二分校高上科五百多人调赴延安,那个犯错误的学员随队编入中央党校第二部,参加整风学习。他认为时机已到,借着“知无不言,言者无罪”的名义,在二部全体人员大会上,在我缺席的情况下,大骂我三个钟头。说我是家长式的领导作风,官僚主义的典型,旧军阀式的带兵方法。还说我让团级干部和战士一样跑步,手里经常拿着一根小木棍,看着谁不顺眼,就打谁的屁股。在他的眼里,我这个校长连国民党的军官都不如。他还在中央几个大单位的会场上,作过同样内容的发言。这种有轰动效应的发言,为延安的街头巷尾增加了议论的新话题。

1944年10月中旬,在延安参加整党学习的聂荣臻司令员来电报,通知我到延安中央党校学习。我和老伴田秀涓加上地方干部共20多人,组成一个小分队,由我带队,离开了晋察冀边区。我们步行一个半月,于12月初抵达革命圣地延安。

在距延安30里路的地方有所和平医院,我听说刘伯承老校长在那里住院,便决定顺便去看看他。见面后,我同刘校长亲切握手,向他表示问候。“全党都在整顿三风,这是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我赞成你到党校学习。”刘校长问明来意后亲切地说。

“这一次是我主动要求来学习的,得到了上面的批准。”我回答。

“你们二分校有个干部,在中央党校二部发言,骂了你三个钟头,骂得你狗血淋头,不是人样了。我在这里看过他的一份发言稿,足有1万多字。”

“我在二分校执教多年,工作中肯定有不少缺点错误,人家批评,对我有好处。”

“你这个人我是了解的,工作一贯积极,从不偷懒,说话直爽,办事认真,但方式方法有些生硬,容易引起别人的不满。”

“刘校长,你讲的话我一定牢牢记在心里,好的方面,我继续保持,不足的方面,下决心克服!”

刘校长点点头,满意地笑了。

到达延安,我首先拜见了聂荣臻司令员,接着又去看望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聂司令说:“孙毅,你旅途疲劳,先去军委招待所休息几个月,然后再进中央党校学习。”
住在军委招待所的人,都是团以上干部,有不少老红军战士,有军分区司令员、政委、副司令员等,共七十多人,组成干休所党支部,总政组织部长胡耀邦指定我担任干休所党支部书记。

在中央党校学习的原二分校高上科的学员们,每晚都有人到军委招待所看我。师生见面,亲切热情,大家不约而同地围绕那个犯错误干部的发言展开话题,不少学员开诚布公地谈论我在抗大二分校的功过,既肯定成绩,又指出不足。

我对于学员们当面提出的意见和批评,心情极不平静,常常是深夜坐在油灯下,认真思考自己过去工作中的缺点和不足。

事实胜于雄辩。没过多久,那个犯错误的干部大概有些醒悟,据说,他说过一句心里话:“要让我当校长,我也得那样做,我实在对不住日夜操劳的孙毅校长。”

我住在军委招待所,一有时间就找老同志交谈。一天,一位老红军战士告诉我,他去枣园看望了毛主席,当面汇报了自己的思想、工作和现状。

听了这个消息,我的心里顿里翻腾起来了,萌发了也想去看看毛主席的念头。当晚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回想起1934年6月在粤赣军区第22师同毛主席相处10天的日日夜夜,到现在已整整10个年头了。10年之中,我们党我们军队特别是我自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长征和抗击日寇的斗争中,自己遇到过无数困难和坎坷,但坚信毛主席的英明领导,坚信革命能够胜利,总算是挺过来了。我心里有多少话要对毛主席说呀!想到这里,断然决定,第二天上午去看望毛主席。

第二天早饭后,我换上了一套干净的军装,就一个人迫不及待地步行向枣园出发了。隆冬的延安,天气很冷,但我被一种兴奋的情绪鼓舞着,觉不到丝毫寒意。怎么能不兴奋呢,自己渴望已久的愿望就要实现了。我冷静地想一想,心里又不住地怦怦直跳,我见到毛主席汇报点什么呀?10年中,许多战友为革命英勇地牺牲了,许多活着的同志做出了比自己更大的成绩,想到这里,心里又有点抱愧,想着想着,脚步迈不动了,于是又转回来了。坐在宿舍,我经过慎重考虑,决定向毛主席写信汇报。

1944年12月14日,是宁都暴动13周年纪念日,这一天,我想起了带领我走上革命道路的原红5军团参谋长赵博生和我的另一位老首长、原红5军团副总指挥兼13军军长董振堂,他们早已为革命英勇地牺牲了。我是个幸存者,为党做的工作太少了。想到这里,激动的心情再也按捺不住,我立即坐在桌前,含着眼泪用毛笔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信,汇报了自己从1934年长征前到现在的大体经历和自己目前工作、学习情况,请毛主席批评指示。

信发出之后,我的心平静了许多。我天天盼着毛主席的回信。当我给毛主席去信一个半月之后,1945年2月7日,毛主席给我回信了。当通信员告诉我是毛主席给我来的信时,我高兴得几乎跳起来。我拿着信仔细端详着,信封是用牛皮纸做成的,比普通的信封要大,信的封面上有一个印好的红框框,在红框框正中用毛笔写着五个大字“孙毅同志收”,左下方落款是“于昆仑”。我知道“昆仑”是毛主席住处的代号。

我急忙将信拆开,毛主席那挥洒自如、遒劲有力的笔体,立刻呈现在我的眼前。信是这样写的:

孙毅同志:

你给我的信早已收到了,今日问边章武同志,知你还在杨家湾,迟至今日才复你,甚以为歉!多年辛劳,希望你好好休息一会。五军团有光荣历史,有惨痛经验,现在可以正确地总结一下。待你在延安休养与学习快要完毕时,我希望和你晤谈一次,那时请你通知我。

此致同志的敬礼!

毛泽东

一九四五年二月七日

收到毛主席的信之后,在我思想上激起了层层涟漪,主席工作那么忙,还惦记着我,惦记着五军团的将士们。更重要的是,在我休养与学习结束前,毛主席要当面听我汇报,到时候向毛主席讲点什么呢?

在党的七大会上,我亲耳聆听了毛主席激动人心的讲话,受到极大的鼓舞。想想领袖的教导,想想同志们的热情帮助,再想想那些为革命牺牲了的战友们,自己感到很惭愧,于是暗暗下定决心,团结同志,做好工作,争取对革命做出更多的贡献。

七大结束后,凡是七大的代表又到党校集中起来接着学习了两个月,讨论七大的路线,学习七大的文件、报告,都编了组。“壮大人民的力量,打败日本侵略者,建立新中国!”这个标题我还记得很清楚,讨论了两个月还是比较深刻的。会后代表们陆续回到各自的根据地去贯彻七大的路线,确实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比如我们回到冀中,大眼侯——侯玉田、张君、我,回到冀中就贯彻七大的路线。七大代表们对路线讨论深刻,对路线的执行也比较坚决。总之,七大开会五十多天,讨论得比较深刻,以后又进到党校,关于七大的路线又学了两个月,所以印象比较深刻。

七大以前,毛主席给我写了封信,说我走以前,我俩再谈谈。可是后来不久日本投降了,那时候,毛主席决定要到重庆和国民党谈判去。临走时,我被点名到飞机场为毛主席送行。送他们时,我想等毛主席回来再说。

开完七大,学习两个月后我就回到冀中。去延安前我是晋察冀军区第3军分区司令员,七大结束后回冀中,原来的冀中军区司令员杨成武调走,我就担任了军区的代司令员。

七大是中国共产党建党以来民主革命时期最重要的一次代表大会。这次大会,使全党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础上达到了空前的团结。七大是作为“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载入党的史册的。它为党领导人民去争取抗日战争的胜利和新民主主义革命在全国的胜利奠定了政治和思想的基础。

我们纪念党的七大,更重要的是发扬七大团结的精神,批评和自我批评的精神,理论联系实际和紧密联系群众的精神。在当前我国改革开放的形势下,仍需要团结,全党要团结,全国人民要团结,各企业、各部门之间也需要团结。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要团结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协作,锐意进取,努力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做出新的贡献。

(孙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