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阿沛·阿旺晋美:永记毛主席的恩情

阿沛·阿旺晋美:永记毛主席的恩情
阿沛·阿旺晋美:永记毛主席的恩情

1993.12.26

今年是中国各民族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诞辰100周年。西藏人民同全国 各兄弟民族人民一样,以各种方式开展纪念活动,表达对毛主席无比崇敬和深切怀念 。我作为一个藏族人,曾经有幸十多次见到毛主席,多次受到毛主席单独接见并聆听 他老人家亲切教诲。
我第一次见到伟大领袖毛主席,是1951年5月1日在天安门城楼上同首都人 民欢度“五一”国际劳动节的时候。当时我是西藏地方政府响应毛主席和中央人民政 府的号召,派来北京同中央人民政府全权代表就和平解放西藏事宜进行谈判的五个全 权代表的首席代表。我们于4月22日到达北京时,敬爱的周恩来总理亲自到火车站 迎接,说他代表毛主席欢迎我们。在北京住下后,我们就向有关同志表达了希望尽快 见到毛主席的心情。5月1日那天,接到毛主席将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我的通知,我 老早就等候在天安门城楼西侧。上午10时,毛主席登上了城楼,在中央人民政府民 族事务委员会主任、中央人民政府首席全权代表李维汉引导下,我紧张地走上前去, 向毛主席献上了一条洁白的长哈达,表达了西藏人民和我个人对他老人家崇敬爱戴的 心情。毛主席用他那有力的大手紧紧握住我的手,满面笑容,十分亲切地说,“谢谢 你,欢迎你们到北京来。我们是一家人。家里的事情,大家商量着办,就能办好。祝 你们谈判顺利,取得成功。祝你们在北京生活得愉快。”短短几句话,却含有深刻的 哲理和政治原则,使我受到很大的教育和启发。
《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的签订,是西藏历史的伟大转折。在协议签订 后的第二天,即1951年5月24日,毛主席在中南海勤政殿举行隆重宴会,庆祝 协议的签订。宴会前,毛主席亲切接见了参加谈判的全体代表。这是我第二次见到毛 主席并直接聆听他的教诲。在宴会上,毛主席要我坐在他的右边,第十世班禅大师坐 在他的左边。他亲自给我们夹菜,问寒问暖,亲切交谈。
1954年9月,新中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祖国首都北京隆 重召开。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加措和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被推选为西 藏代表出席了这次盛会。我作为西藏代表之一和达赖喇嘛随行官员领导小组负责人,在出席这次盛会的同时,协助达赖喇嘛处理政治事务。毛主席不仅正式会见达赖喇嘛 和班禅大师两次,并且分别亲临他们的住处看望和交谈。在交谈中毛主席提出,在西藏不再按协议规定成立军政委员会,可成立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为实行区域自治做准 备,请他们考虑。这是毛主席对西藏工作做出的又一个重大决策,立即得到达赖喇嘛 和班禅大师以及双方的随行官员和昌都地区人民解放委员会的代表一致赞成和衷心拥 护。
在这段时间中,我曾几次见到毛主席,每次都感受到他老人家对我的工作的巨大 支持、关心和鼓励。
1956年4月,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成立时,中央和毛主席派出以陈毅副总 理为团长,由许多兄弟民族的代表人物组成的庞大代表团去祝贺,带去了毛主席亲笔 题写的“祝贺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的成立”的锦旗。代表团对西藏各地广大群众、 干部和部队进行了亲切的慰问,转达了毛主席对西藏人民的关怀。这一切,在西藏人 民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深刻印象。
1964年,我又一次见到了毛主席,他对我说,经过民主改革,农奴翻了身,从农奴和奴隶中涌现出了一大批干部,成立自治区的条件成熟了。你们应考虑正式成 立自治区,实现西藏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并说具体如何办,请周总理同你们商量, 在西藏工委领导下经过各方努力筹备,于1965年9月1日正式成立了西藏自治区 。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在西藏主持自治区人民委员会的工作,红 卫兵给我送大字报,要我做检查,使我受到一定的冲击。不久,根据毛主席和周总理 的决定,要我常住北京工作。我心想,这是保护我免受更大冲击和迫害的措施。10 月1日,在天安门城楼上我见到了毛主席,他老人家非常关切地问我的身体怎么样。 只简单的一句话,使我感受到异乎寻常的亲切和温暖,也觉得意味深长。从那次以后 ,毛主席多次 接见红卫兵 时,我都被邀陪同,每次见面也多是问好、安慰。1971 年10月1日,在天安门城楼上毛主席特意把我介绍给西哈努克亲王说,这是西藏的 领导人,也是国家领导人。
我最后一次见到毛主席是1972年1月陈毅同志的追悼会上。当时毛主席已显 得苍老,并且使我感到他内心很悲伤,也很疲倦。他拉着我的手问,身体好吗,要保 重啊!我感动得几乎流下眼泪,连忙回答:我很好,谢谢主席关怀,祝您健康长寿。 他说咱们彼此吧!
从那时到现在21年过去了。在这21年中,西藏跟随着伟大祖国变化、发展、 前进的步伐,在各方面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

(人民日报 1993.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