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聂荣臻:毛泽东同志掌了这个胜利之舵

聂荣臻:毛泽东同志掌了这个胜利之舵
聂荣臻:毛泽东同志掌了这个胜利之舵

?

?

聂帅忆长征:“当时地主资产阶级得意地说:前有堵兵、后有追兵,加上万里长城,其不为石达开者几希矣!”

我们为什么离开中央苏区呢?即是由于党内主观主义、宗派主义与党八股妨碍了红军的发展与苏区的坚持。特别是最后时期由于军事上政治上的一些错误,影响到人力物力更加困难,影响到革命阵地的变动,使红军不得不突围而长征。历史上空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整整经过一年的时间。可是所谓雪山草地究竟是怎样的艰苦与危险呢?许多同志还是模糊的。我们跋涉了许多难以通过的险山、恶水,翻过拔海三四千公尺以上的雪线–所谓“六月里来天气热,夹金山上还积雪”的雪山。当时地主资产阶级得意地说:“前有堵兵,后有追兵,八卦阵图,加上万里长城,其不为石达开者几希矣!”但我们却终于胜利地完成了长征,到达陕甘宁根据地。这是第四个阶段。

?

?

这次空前艰险的进军的胜利告诉了我们什么呢?

?

?

?

首先,是我党领导的正确,特别是毛泽东同志掌了这个胜利之舵。在苏维埃运动末期,党内主观主义、宗派主义造成很大的损失。如今天我们执行精兵简政,在反“扫荡”时部队更要轻便的道理,每个同志都知道。但在当时却把长征当成了“搬家”,连石印机、铅字机都要几十个人抬着走。可是,我们的“家”究竟在什么地方呢?拖泥带水,那么多笨重东西,要搞二万五千里,就是主观主义的想法。红军冲过封锁线,前有敌人堵,后有敌人追,掩护这机关,掩护那机关,还要掩护资材与机器,费力不讨好,结果只得统统丢掉,连我们的几门大炮也不要了。当时有些人以为“搬家”就是从这个根据地搬到另外一块根据地,是很简单而容易的事。可是我们想找块根据地“安家”,敌人却拚命不让我们找。敌人好容易费了那么大的力量,才把我们搞出根据地,怎能让我们另找根据地呢?所以在广东、广西、湖南、贵州、四川、云南各省层层堵击与围攻,使我们无法立足,不得不走。因此在几个地方,我们做群众工作,想建立根据地,但终没有成功。这使我们在长征中更觉得根据地的可贵。大部队如果没有根据地,就难以支持,行军作战也不方便,要充分休息、整理也不可能。

?

?

?

? 其次,团结友爱很重要。正因为有党与部队的团结,所以能胜利地完成长征。叛徒张国焘分裂党及红军,就给我们党以莫大损失。当时一、四方面军会合,虽然经过相当长的行程,但部队并不算很疲劳,人员还充实,尤其是四方面军更加充实。如果不老在草地上打圈子,而浩浩荡荡直到西北,那么今天的陕甘宁边区的环境会更好些,八路军的基干也不止这样多。这是两种不同现象的不同结果!这说明团结问题在困难环境中特别重要。同时也说明在困难、危险时也最容易发生意见分歧和不团结的现象。因此,必须具有布尔塞维克的高尚品质,认清革命利益,坚决服从党的领导,政治上组织上完全一致,才能战胜困难。一切分裂行动就是自走死路,自寻灭亡。

?

?

?

?

? 再次,坚决勇敢地完成任务,是胜利的重要关键。譬如横渡金沙江、大渡河,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知道是怎样的艰险。金沙江两面都是大山,难以攀登,渡口很少,架不起桥,船又很少。如果那时不出奇兵,抓住土司,弄到一只船,是难以渡过的。当时我们的渡河战役,是非常成功的。我们在云南,要过金沙江,敌人估计我们一定不会到缅甸,也不会到西藏,一定要渡江走石达开的路。这时刘师长〔3〕抓住一个土司,抢船渡河。但敌机发觉了我们左翼,集中兵力赶到江畔,布置了一个大歼灭战,企图歼灭我们于金沙江畔。我们待主力过河后乃沿着江岸小路回头兼程随右纵队过河,一个急行军,把追击的敌人丢掉了,大摇大摆的渡过了金沙江。后来敌人赶到,也只好隔江对骂了。

?

?

?

?

渡过金沙江,又要过大渡河。这两江之间是彝族区,有黑彝白彝。我们虽然想建立根据地,但这个区域是不能作根据地的。我们渡过大渡河与四方面军会合的故事,象神话一样。过河地点就是石达开的坟墓所在地的安顺场。这时几十里河岸完全被敌人控制,而且两岸都有敌人,我们行军又很疲劳,赶到安顺场时只得到一只烂小船,只能载十几个人强渡。这十多名英雄,带着棉花抢渡急流,以随时堵塞敌弹射穿的漏孔。渡河后即冲垮敌人,夺下阵地,控制了渡河点,又抢了三只船,掩护渡过了一个师,沿左岸前进。主力从右岸沿江而上,夺取泸定桥,因为两面都是敌人,只有这样才能全部过去。当时右岸的先头部队第四团,就是今天一分区司令员杨成武同志,当时为团政委,所率领的一个团,一昼夜走了二百四十里,打垮了敌人一个团,消灭了一个营,晚上还冒雨通过泥泞地,爬过一些大高山,赶到泸定桥畔。敌人还以为我们至少在七天以后才能赶到,刚把桥上的木板拆去一半。见我们部队涌来,才慌忙放火烧桥,但被我军急速扑灭,有的同志把眉毛都烧掉了。这样才控制了泸定桥,部队得以安全通过。

?

?

?

? 再次,要有高度吃苦耐劳的精神。红军一昼夜急走二百四十里,抢夺泸定桥,就是高度吃苦耐劳的表现。在草地缺乏粮食时,朱总司令还当起神农氏,来尝百草,不是要发现药材,而是想找草来充军粮。这种吃苦耐劳的精神是伟大的,是应当学习的。

?

?

?

?

最后,要绝对信仰党。当时红军服从命令,日夜行军。走到哪里去呢?不知道。因为没有根据地,就要重新去创造。可是到哪里去创造根据地呢?只是天天走就是了,而且每天都走好几十里路,一年中有十个月以上的时间都走了路。但全军从干部到战士一致的呼声是“跟着党中央路线前进”!党一定会带着我们走到胜利的。

?

摘自《聂荣臻军事文选》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