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在西柏坡见到毛主席

在西柏坡见到毛主席

在西柏坡见到毛主席

高存信

46年前,我在西柏坡见到毛主席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可以说,那是我终生不能忘怀的。

1948年5月,中央和中央军委决定,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大战略区领导机构合并,组成华北军区,晋察冀炮兵旅改称华北军区炮兵第二旅。那时,我在这个旅任旅长,旅部驻距石家庄10余公里的藁城县屯头村。8月中旬的一天,接到华北军区司令部的通知,让我去平山县西柏坡向中央军委汇报华北军区炮兵情况。接通知后,我作了些准备,即于8月21日出发了。

炮兵旅驻地距西柏坡50多公里,我一人穿行在青纱帐里,一路上想,中央军委是十分保密的地方,到了那里怎么找呢?下午,当我来到西柏坡村东口时,已有一位参谋在那里等候了。他把我径直带到已安排好的住处,然后对我说:“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明天首长接见你时,我再来带你。”临走时还告诉了我吃饭的地方。中央军委这样高的领导机构,对下边来办事的同志,安排得这样周到,我心里很受感动。

晚饭是在军委机关食堂吃的,那是所和机关俱乐部共用的大房子,约五六十平方米,里面摆着一些大小不一高低不同的方桌和木凳,有的桌上放着一些报刊和棋类,房外有一个不标准的小篮球场。晚饭后,我和也是来汇报工作的华东军区特纵司令陈锐霆一起到村外散步。我们边走边谈,都说,见到周副主席时,一定请求见见毛主席。谈着谈着,引起了我对一段往事的回忆。

当年,是周副主席介绍我到延安抗大参加革命队伍的。西安事变前,1936年6月,我由黄埔军校(第一期)炮兵科毕业,被分配到国民党军炮一旅,我未去报到。1936年7月中旬,我带着父亲高崇民写的信去西安找到王以哲将军,他派我到张学良、杨虎城开办的王曲军官训练团受训,期满被分到东北军炮兵第六旅当排长,期间参加了平汉线北段的抗日作战。在平型关大捷影响下,我非常向往参加八路军,后经父亲高崇民向当时在武汉的周副主席提出,周副主席当即写了信,介绍我去将要正式成立的炮兵团工作。我1937年到了西安后,请求八路军办事处批准先去了延安抗大,参加了八路军,由此实现了我的愿望。此事虽已过去许多年了,但每想起来,我都倍受鼓舞。

翌日,那位参谋把我和陈锐霆司令员带到周副主席办公处,只见周副主席身着白色衬衣灰布裤子,目光炯炯,动作十分敏捷,他一边与我们握手,一边亲切地说:你们从前方来,辛苦了!这次找你们来,原本是中央军委的领导想亲自听听你们的汇报,了解一下两个战略区的炮兵情况,当前有些什么问题,好帮助你们解决一些你们自己解决不了的困难。今后,我军要更多地打攻坚战,夺取城市,打大仗,消灭敌人的大兵团,这些,都离不开炮兵,因此,我们必须加强炮兵的工作。现在,马上就要开中央工作会议了,有些战略区的负责同志已经来了,中央领导同志要分别和他们谈话,时间安排得很紧。这样,就不能直接听你们汇报了,只好请你们写个书面报告,抓主要情况和问题写,文字要精炼,不要超过3000字。写完,还可以在这里休息一天再返回部队。你们看,这样安排行吗?我们当即回答“照首长的指示办!”接着,周副主席又亲切地问:“你们还有什么问题?什么要求?”陈锐霆一边和我会意地笑了笑,一边恳求道:“我们很少有机会来中央驻地,能不能让我们见见毛主席?”我也按捺不住地说:“在延安时,虽然听过毛主席的报告,但都是离得很远。这次来,我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见到毛主席。”周副主席沉思了一下,解释说:“中央要开会,毛主席很忙。这样吧,我先到主席那儿请示一下,然后再作答复。”说着便快步地走了。不一会儿,周副主席就回来了,他很高兴地对我们说:“主席很想见见前方来的同志,他正在同叶剑英参谋长谈话,你们可以去。”并嘱咐我们不要多占主席的时间,最好不要超过五分钟。说完,带着我们一起去见毛主席。

毛主席住在一个农家小院,环境很幽静,我们随周副主席进屋后,叶参谋长走了出来。周副主席把我们向毛主席作了介绍,毛主席迎上来与我们一一握手。当与我握手时,周副主席对主席说:“看出来了吧?他是高崇民同志的儿子。”主席仔细打量了我一下笑着说:“很像,很像,很像高崇民同志呀!”一句话把我们都说乐了。看到主席那么慈祥,那么平易近人,我们刚来时的那种紧张、拘束的心情,一下就一扫而光了。

毛主席房里的摆设,就是农家普通的方桌木椅,只是因为毛主席身材高大,桌椅用砖垫高了一些。周副主席走后主席像拉家常一样和我们交谈起来,问我们是什么地方人,年龄多大,在哪学的炮兵,我们一一作了回答。接着,主席又向陈锐霆询问豫东战役的情况,向我询问华北军区炮兵作战及装备情况。我们回答后,主席很兴奋地给我们讲了当前解放战争的形势,他伸出左手攥成拳头,拳心向下放在桌子上,然后用右手比划着拳头说:“解放战争就好比爬山,最吃力的上坡阶段已经过去了,现在已经到了山顶,我们就要下山了。这就是当前解放战争的总的形势。”毛主席的一席话把决战前夕我们面临的形势一下给讲透了。随后主席又对我们说:你们在黄埔军校学过炮兵,现在干的又是炮兵,炮兵很重要啊!一定要把炮兵搞好。今后还要大大发展,建设一支强大的炮兵。毛主席的指示给我们以极大的鼓舞和鞭策,我们当即向毛主席表示,一定要把炮兵工作搞好,让炮兵在今后战争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这时叶参谋长仍在等着谈话,我看了一下表,时间过得真快,按周副主席的要求,时间已超过十分钟了。我们觉得不该再多占主席的时间,便起身告辞。主席亲切地把我们送出房外,我们再三请主席留步,但他坚持送我们走出院子,一直送到院门口,这才与我们握手告别。这次接见,是我终生不能忘怀的。毛主席不仅是一个伟人,一位领袖,同时又是一位长者,一位同志,一位普通的同志。

吃午饭时,我看来的人不少,但大都在院子里等着,只见朱总司令在饭堂两边一张小地桌上下象棋,周围还有几个同志,有的在观战,有的在看报,我便围上去看朱老总下棋。只见其它饭桌上已摆上三四小盆菜,看样子菜还没有上全,桌上还放着当时算比较好的枣酒,显然是要会餐。不一会儿,少奇、王光美,以及周副主席、叶参谋长有说有笑地走了进来。随后,其他人也陆续进了屋,各自围桌而坐,因凳子不够,有的站着,军委领导坐在东边的一张桌子上。待大家坐好后,只见朱总司令首先站了起来,他请大家端起酒杯,说:“今天,我们为少奇同志和王光美同志结为伉俪举行会餐,祝他们新婚幸福,干杯!”这时我才明白会餐的意义。平时我不会喝酒,但为祝贺他们新婚之喜,便毫不犹豫地端起碗一饮而尽。大家边吃边喝边谈笑,尽情举杯祝贺。我和陈锐霆同志巧遇此喜,可谓幸矣!

当天晚上,我写好了汇报,次日一早就呈了上去。虽然周副主席留我们休息一天,可我们哪里呆得住啊!得早点回去,把毛主席的指示传达给大家。于是我们怀着无比兴奋的心情和必胜的信念告别了西柏坡,迅速返回了前线。

《人民日报》1994年2月20日第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