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原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熊向晖访谈录

原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熊向晖访谈录

原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熊向晖访谈录

解说:

有人说熊向晖是一个神秘人物,1936年他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但在共产党一边不见他的影子,而在国民党那里却有很多人知道胡宗南将军身边有一个叫熊向晖的机要秘书。1949年以后,大家才明白熊向晖是周恩来安插在国民党内部的情报员。熊向晖曾担任过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办公厅副主任,并参加了同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1971年的访华会谈,以及美国总统尼克松1972年的访华会谈。1971年11月,熊向晖作为中国代表之一。出席了联合国代表大会,在中国几次重大的外交活动中熊向晖都见证了毛泽东的外交风范。1960年,"5.1"国际劳动节过后毛泽东到南方视察,途经郑州时他接见了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一些来访者,接见的方式别具一格。

采访:

外国的亚非拉,亚洲、非洲、拉丁美洲这些工会的学生、爱国青年、妇女、当地比较搞民主革命的进步分子一看到毛主席,有人就喊:"毛泽东!"有人喊:"毛毛毛!"就拥上来了,后来外宾说维持秩序,跟毛主席一一握手。按照毛主席要求,外宾的距离很近,不要拉得很远,布置不要太官气了,就毛主席站在台上,一把椅子,一个桌子,别人都不要陪着。先让外宾讲,说你给我们上上课,然后根据外宾提出的要求介绍中国的情况,答复外宾的问题。第一天接见完了以后就把我找着了,说主席找你,今天发新闻稿让你起草。当时主席在休息室里,躺在木制的靠椅上面在吸烟,他说不握手了,今天让你做秀才发表消息,你起草,要写一些外国朋友的话,写一点我讲的话,不要长,要快!半个钟头可以了吗?我说我试试吧。

解说:

熊向晖的新闻稿里有"外国人称赞中国人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取得了伟大成就"这一内容,毛泽东看到后提笔就改。

采访:

毛主席把这话改了,叫"中国人民","在毛主席领导下"边勾了,"伟大成就"的"伟大"也勾了,加上一句"在自己的工作中",就把这句话改为"中国人民在自己的工作中所取得的成就"。还有其它两处小的修改,我说:"你后边两处改得好,就这处我不理解。"他说:"有什么不理解呢?"我说:"这些外国朋友称赞中国人民在伟大领袖,在毛主席的领导下所取得的伟大成就,这是他们的原话,你为什么改了呢?我不理解。"毛主席说:"人家可以这么讲,你不能这么写,我们搞了这么些年建设,成就当然有一些,但是到现在还是一穷二白呀有什么伟大呢?不那么伟大吧?"我说:"即使如此不算’伟大’,这个成就是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取得的,这是事实吧?"毛主席说:"为什么一定要说毛主席领导的呢?没有毛泽东就取得不了成就吗?说你这是唯心史观。唯物史观就是人民,只有人民在创造世界历史动力。"我说:"唯物史观并不排除借助了领袖的作用。"毛主席说:"你这是半截子唯物史观,领袖、领导跟人民是不能分开的,如果分开了,他就没有作用了。如果在一起,那么人民的作用,也就是领导人的作用。我讲了,你也写了,人民是决定的因素,要突出决定因素,不要突出个人。"所以就这么改了。

解说:

1961年,英国的陆军元帅蒙哥马利第二次到中国访问,熊向晖全程陪同。在这期间,蒙哥马利向熊向晖讲述了他对毛泽东的第一次印象。

采访:

1960年5月他访问中国,毛泽东主席在上海会见他。他们谈的话令他非常、印象很深,最深的印象就是毛主席。他跟毛主席讲,他说:"中国现在发展得很快,五十年以后你们大的问题都解决了,那时候人民的生活大大地改善了。你们的教育、建筑、城市交通都可以比现在更好,那时候中国的前途是怎么样?"当时毛主席说:"你的意思,就到那时候中国就会侵略了?"蒙哥马利说:"我希望不会。"毛主席说你怕中国侵略?蒙哥马利说一个国家强大以后就很容易侵略。然后主席就讲,他说:"我们是被侵略者,可是我们却被诬蔑为侵略者。你知道不知道?你是在跟侵略者谈话,你跟侵略者谈话你害怕不害怕?"这一下蒙哥马利给镇住了,主席这么把问题挑明了。所以这个主席谈话的风格就是非常吸引人的。蒙哥马利说非常吸引人,他提出了,就是第二年–1961年的9月再到中国来访问。

解说:

在蒙哥马利走访了中国许多地方之后,毛泽东在武汉会见了他。

采访:

蒙哥马利见毛泽东的时候送毛泽东一盒烟,一盒二十支,三五牌。毛泽东送他到旅馆的时候,送他一幅字。字,就是《游泳》词,他说你送我一点东西,我也送你一点东西。第一次谈的时候,毛主席说他今年六十八岁了,蒙哥马利他七十四。没有谈什么,第二次谈话的时候,毛主席故意谈了,毛主席说:"元帅是个特别人物,你相信你能够活到一百岁。我不能,我只有一个五年计划,我到七十三岁,我见上帝了,我的上帝是马克思。"蒙哥马利说:"你可不能见上帝,上帝不需要你,中国需要你。"毛主席说:"不行,中国有句话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爷不请就自己去’,我在中国再有四年时间足够了。"蒙哥马利问:"如果主席这样的话,你的继承人是谁?"毛泽东说:"我一无土地,二无,二银行没存款,继承我什么?这个名词不好,这不是无产阶级,是红领巾唱歌,就《少年先锋队歌》:’我们是无产阶级接班人’,接班人好。"当时蒙哥马利对毛主席敬佩得五体投地,他说:"毛泽东是极具吸引力,同他谈话是一种享受。毛泽东是个非常伟大的人,他很坚毅、坚定,他用四十年的时间把他的国家和劳动人民从水深火热中拯救起来,使他们过上安定生活,并且满怀信心地继续向前进。所以毛泽东他是人民的儿子,他的心和劳动人民和普通人民的心是连在一起的。他是个伟大的人,他是在平凡的时代最不平凡的人。"

解说:

1971年7月9日美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博士秘密访华,熊向晖参与了接待。

采访:

中美关系怎么打开的?这个过程很微妙的,毛主席在1970年12月18日跟斯诺谈话里边就给尼克松带去口信,最后谈话发表了,就是说让斯诺告诉尼克松,尼克松愿意来,我愿意和他谈。谈得成也行,谈不成也行;吵架也行,不吵架也行;作为总统来也行,作为旅游者来也行,总而言之都行。这就非常高明,我没有跟您谈任何条件,你来嘛,来我就跟你谈,谈得成行,谈不成也可以;吵架可以,不吵架也可以。非常幽默,亦庄亦谐,但是是一个战略决策。尼克松慎重起见,就先让基辛格来谈。下午四点多钟,周总理就开始跟他会谈了,谈了以后,到了晚上又吃饭,吃完饭以后又谈,谈到晚上十一点多钟,第一天就算谈完了。

这时候周总理就让王海容打电话问毛主席那里,现在就去汇报。去了以后已经半夜了嘛,周总理看了主席就说,就说这么晚了,主席还没休息。主席说我不困。我就跟主席握握手,我说主席好。他说马马虎虎。坐好了以后,总理说,对主席讲:"基辛格来了,我们谈了一下。"主席就说那个不慌,就问我:"你现在还讲不讲卫生哪?"这几年不见,我不知什么意思了。王海容就说:"主席问你还抽不抽烟?"她跟主席就讲:"老熊是个烟鬼。"主席说:"怎么是老熊啊?年纪不大嘛。"茶几就有烟,他拿一根抽了,唐闻生给他点了火,主席就说:"现在医生不让我抽香烟了,只让我抽雪茄。他们都这样讲过,周总理和王海容他们都讲过,他们都不抽烟,你不讲,你就抽吧,我也不孤立了。"那我就逮着抽吧。

解说:

1971年10月,联合国秘书长发来邀请电,邀请中国参加联合国代表大会。

采访:

晚上六点多钟总理在人民大会堂召集开会,去了以后,说联合国通过了,去不去?所以就研究的结果就是说缓去。一到主席那儿,总理说:"关于到联合国的事,按照主席的指示。"主席一摆手说:"哎呀,那老皇历了,不算数了。"老皇历了,不算数了。总理说:"是,我考虑了,有两种意见,一种是还是去,但是现在不去,现在等着熟悉情况。我临时想着让熊向晖先带个班子摸摸情况,摸摸情况。去,先不参加会,就了解情况。然后我们派个代表再去。主席说:"那倒不必了,联合国秘书长不来电报吗?去!不熟悉嘛,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嘛,加强准备。"我就去了。

解说:

毛泽东的果断决定让中国顺利地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席位,当时的熊向晖就是参加联合国代表大会的中国代表之一。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中美关系翻开了新的一页。

采访:

尼克松是1972年2月21日到北京,谁也不知道。毛主席什么时候见,当时预定呢,就是到了以后。美国的电视现场报道,四点钟要到人民大会堂,预备到人大会堂会堂南门。电视台三点钟架好了,一直到四点,尼克松没来。实际上是怎么样呢,两点三十分周总理跑来找基辛格:"主席请你们总统马上去。"两点三十分,因为四点钟要开会嘛,两点三十分去谈几分钟就算了,当时就马上把尼克松叫上就走了。主席一看,说为了美国人民,不让美国人民失望就临时决定,临时决定呢,你四点不是开会吗?我先让你来,头一天我就见了,当时旁边的医生都做好准备的,针都打好了,预备着抢救他。主席当时病了,你们可以知道,当年,就一月间陈毅同志逝世了,陈毅同志的追悼会毛主席临时还参加,临时通知还参加。那个天冷,八宝山的暖气很差的,而毛主席就穿了个睡衣,就是医院病号的衣服那样的衣服。临时的照顾人员,拿一个夹大衣给他披上了。到了之后,他先看了陈毅的夫人张茜。当时西哈努克也去了,主席,我穿着丧服来的,到了就算了吧。他说不行!一定要开完追悼会!开完追悼会,那个礼堂很冷的,念了悼词,三鞠躬,然后再走。那么大的温差,然后就病重了,几乎危险了,那么在这个时候,尼克松来之前稍微恢复了一点,老人家当时已经七十多岁了,快八十了嘛。他呢,每天还是看材料,看材料就看到当时尼克松从关岛起飞,他就给飞机场专机上给美国记者特意挑选了跟着总统一个飞机的记者谈话,就谈了北京,只要毛泽东愿意谈多久,我就跟他谈多久。据我所知,毛泽东很有哲学头脑的人,他不是只注意眼前事务的那种人,我要从哲学的角度来谈问题。

所以尼克松一见,第一句话:"毛主席你昨天在飞机上给我们出了一个难题,说我们几个吹的,谈哲学问题,这下子主动了,你说的谈哲学问题。"尼克松说:"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读过主席的诗词和主席的著作。"他都不说毛主席,就说主席,很尊敬的。"我读过主席诗词和主席著作,我知道主席是思想十分深刻的哲学家。"主席说:"哲学家,基辛格博士。"他是哲学博士,基辛格就说:"我在哈佛大学教书的时候就指定我的学生要读毛主席著作《《毛泽东选集》。"主席说我那些东西都算不了什么。尼克松说:"主席的著作推动了这个国家,改变了这个世界,改变了这个世界呀。"

解说:

如今的熊向晖已经是八十四岁高龄了,他一直珍藏着毛泽东曾经让他抽过的雪茄烟,他的家中也一直摆挂着他和毛泽东的巨幅照片。熊向晖说:"毛泽东的举止风范是他一生难以忘记的。
新浪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