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毛主席当年一段话,让人思念到如今 — 田嘉力

毛主席当年一段话,让人思念到如今 -- 田嘉力
毛主席当年一段话,让人思念到如今

田嘉力

毛主席的这段话是从博客文章里看来的。是老人家在1964年2月13日教育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毛主席这样说:“历代状元都没有很出色的。李白、杜甫不是进士,也不是翰林,韩愈、柳宗元只是二等进士,王实甫、关汉卿、罗贯中、蒲松龄、曹雪芹也不都是进士和翰林。蒲松龄是一个提升的秀才,还不是举人。就是当了进士、翰林也都是不成功的。明朝搞得好的只有明太祖、明成祖两个皇帝,一个不识字,一个则识字不多。以后到嘉靖,知识分子当政,反而不成了,国家就管不好。李后主文化多了亡了国。书读多了,就做不好皇帝。刘秀是大学士,而刘邦是个大草包。”

毛主席还说:“现在的考试办法是对付敌人的办法,而不是对人民的办法。实行突然袭击,出偏题,出古怪题,还是考八股文章的办法,我不赞成,要彻底改革。我主张公开出考题,向同学公布,让同学自己看书,自己研究,看书去作。例如对《红楼梦》出二十道题,有的学生作出一半,但其中有几个题目答得很出色,有创造性,可以给一百分。另外有些学生二十道题都答了,是照书本上背下来的,按老师讲的答对了,但没有创造性的,只能给五十分或六十分。考试可以交头接耳,甚至冒名顶替。冒名顶替时也不过是照人家的抄一遍,我不会,你写了,我抄一遍,也可以有些心得。可以试点,要搞得活一些,不要搞得太死。先生讲课有的罗罗嗦嗦,允许学生打瞌睡。你讲的不好,还一定让人家听,与其睁着眼睛听着没味道,还不如睡觉,可以养养精神,可以不听,稀稀拉拉,休息一下脑筋。”

在个人崇拜最登峰造极的时候,有人站出来说,毛主席讲的话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其实,说这个话的人是个阴谋家。历史已经做了结论。任何人都不可能句句是真理,都不可能一句顶一万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两个凡是”已经在真理标准大讨论中被彻底否定。

据说,教育界人士对主席当年的这段话,并不全都赞成,甚至有人持有不同意见。只是,在当年那种政治气候下,他们不敢或者不便说出来罢了。但到了今天,我们回顾主席这段话时可以用一种较为平和的心态,也可以稍加一点评论,即使争论几句,也不会有人说是“不恭”,更不会被人扣上“恶攻”的帽子而永世不得翻身。时代真的是进步了。

标题中所说“让人思念到如今”,并不表明我全盘赞成主席的话。但我觉得亲切,觉得实在,觉得一听就懂、不必费心思去猜测“微言大义”。所以,让人思念到如今。身为普通百姓,常有机会听一些领导人的讲话,当然,都是级别较低的领导人的讲话。因为身为普通百姓,只有机会听这些基层领导人的讲话。在我印象中,这些基层领导人的讲话多是言之无物,官话套话废话连篇,几乎没有他个人的见解,他只是在做个传声筒,而且是很蹩脚的传声筒,群众稍微多问几句,就让他现出原形。但又不肯承认,问多了反而要恼羞成怒。还有,就是让人不得要领,似乎是这样,似乎又是那样,原则上怎么怎么,一般情况如何如何,你如果要追问他到底行还是不行,准问不出结果来。领导讲了几十分钟,一两个小时,听的人仍然搞不懂他的态度是怎样的。据说,这叫“水平”。群众最讨厌这种“水平”,最反感这种“水平”。很多事,就是由于这种“有水平”的讲话给误了的。因为下级始终搞不清该领导到底持的是什么意见,别人只好猜测,揣度,做对了,是领导的水平,做错了,是你领会错了领导意图。责任都是你的。遇到这种领导,当下属的别提多害怕了。

但毛主席的讲话不是这样。毛主席旗帜鲜明,有论点有论据,而且有个性,毫不掩饰,就象在与朋友聊天,没有居高临下,没有颐指气使,也没有模棱两可,所有观点全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需要猜测,不需要揣度,一听就懂,决无误会的可能。毛主席是人民领袖,人民领袖最懂得百姓情怀,讲话也平易近人、通俗易懂。这就是受人喜爱的平民作风。现在的领导人,具有平民作风的已经不多了。还有,主席讲话中有个“反规矩”的倾向,不受框框束缚的倾向,这尤其难能可贵。管理国家不是不要规矩,但规矩的前提是有利于人民的事业,令人心悦诚服。否则,不管什么规矩,都不是“天王老子”,都是可以改变的。而现在的很多官员,往往以“规矩”为名行伤害百姓之实,他们所强调的所维护的“规矩”,有时候足以令百姓反感。凡此种种,所以,“毛主席当年一段话,让人思念到如今”。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