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一位老将军的珍爱

一位老将军的珍爱

一位老将军的珍爱

雪村

一位老将军的珍爱

听说原国防科委副主任、老将军韦统泰珍藏着一页65年前毛主席给他的题词手迹,11月14日上午,我去总装备部干休所看望他。问到毛主席的题词,已是86岁、大半生戎马征战的老将军,引我来到他简朴的卧室,指着镶在镜框里的一页小纸片儿说:“战争年代,什么都丢了,就它没有丢。”细看这页小纸片儿,仅手心大小,纸的四边已卷损,表面还留有水浸沤过的痕迹,纸上的细横线格也已模糊不清,惟有毛主席那豪放挺劲的题字“光明”(见上图)仍色泽鲜明,甚至疾书时的一丝丝飞白都清晰可见!
随后,老将军给我讲了有关这页小纸片儿的故事。那是抗日战争刚刚爆发时,他与十几个一腔热血的中学同学搭帮从山东曹县出发,长途跋涉两千多里,几经险恶,终于在1938年8月来到延安。之后,他被分配到“抗大”总校第六大队。要离开延安去洛川前,大家非常想见毛主席,便找队领导提意见,他答应请示一下。第二天晚饭后,突然响起哨声,大家忙到大院空场上集合。队长随即告诉大家,毛主席一会儿就到,闻之,大家都高兴地跳了起来。少顷,便看到带着一个警卫员的毛主席健步走来。主席面容瘦黄,头戴八角帽,一身灰色军装,膝盖上还有两块补丁。主席站到事先准备好的八仙桌前先反问大家来“抗大”考没考试?紧接着他替大家回答道:“你们走了几千里路来延安就是很好的考试嘛。”主席随后还讲了“抗大”宗旨,号召大家要努力学马列主义,学抗日道理,学军事技术,掌握好打日本鬼子的本领。那天,主席讲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不知是谁最先带头,大家一下围上去,纷纷掏出笔记本请毛主席题字留念。这页“光明”就是主席那天题写的。
“抗大”毕业后,老将军来到晋察冀抗日前线,那时环境很艰苦,尤其是1942年的“五一”大扫荡和1943年的秋季大扫荡,几乎每天行军打仗,无论是在滹沱河边、狼牙山上,还是在地道里、青纱帐中,在同日寇浴血战斗的岁月里,他一直把这页毛主席的题词放在贴心口的衣袋里,有时被水湿透了,他就用双手夹着让体温将它慢慢烘干。有一年,在敌后过新年,他还将毛主席给他的题词用蜡版描下来分送给战友们。在抗战最艰苦的岁月里,毛主席的题词更坚定了他和战友们胜利的信念,正像当时一首歌中唱到的“同志们,向太阳,向自由,向着那光明的路……”在以后的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时期,他也一直将这页小纸片儿带在身边。老将军的夫人王志敏同志也讲了一件趣事。1948年,她与时任团长的韦统泰在辽西昌图县订婚,“当时不兴送戒指,他一高兴,便将自己珍藏了十年的小纸片儿送给我作纪念。我知道那可是他的宝贝呀!果然,我们刚一结婚,他就给要回去了。”老将军在一旁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起来。
本来平日言语不多的老将军这天上午竟一气讲了三个多小时。他送我一本刚刚写完的书《战斗岁月》。书是自费印的,除送老战友外,主要是留给子女。老将军还很动感情地讲:“今年,毛主席若健在,该是110岁了。我特意将主席当年给我的题词印在书的首页,就是想说,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我们党的成熟,没有新中国的创立。我们这一辈子没有什么像样的遗产,这页毛主席题词就算是我们留给子女的传家宝吧。”

《人民日报》 (2003年12月26日 第十三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