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原毛泽东的警卫曾文访谈录

原毛泽东的警卫曾文访谈录

原毛泽东的警卫曾文访谈录

解说:

在北京花园路的解放军总参谋部干休所大院内住着一位老人,他叫曾文。他十六岁参加解放军,1953年他被调到了中央警卫团一中队,成为了毛泽东身边的警卫战士。

采访:

他那时候还穿着中山装,中山装,脚上穿着布鞋。但是从他那个院子里走到我这个后院里,就是看李敏、李讷,孩子住的地方,李讷住的那个地方在那里还有葡萄树,她还养了个猴子,他来看那个猴子。因为第一次见主席嘛,从来没有见过他,第一次见到他,那滋味不好(说),说不出来那个感觉,高兴的感觉。

解说:

虽然是就在毛泽东身边工作,可是曾文却不能主动和毛泽东说话。

采访:

因为我们规定的是这样,主席不跟你说话,咱不主动跟主席说话。因为什么呢?我们身边的人都有这样的感觉,就是主席挺忙的,看到主席来了,我们主动躲他,怕见到你跟你说话影响他的思维,影响他考虑国家、党和国家的大事。

解说:

1955年5月14日下午,在中南海的颐年堂前,毛泽东给一中队的干部战士开了一次全体大会,在会上他向大家交代了三项任务。

采访:

第一个站哨,保卫他,站哨。第二个呢是学习,学文化。第三个呢,调查。最后呢,主席让我们先搞农村调查。主席给我们讲是为什么呢?他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到全国去跑,他想了解全国的情况,就是通过我们来了解情况,来向他汇报。他说你到农村调查,了解农村情况了,就等于就我了解情况了,就等于我接触了广大农民了。因为我们那个年代如果回去呢,十几个、二十个、二三十个,你要都跟主席汇报呢,主席没有那个时间是不是?所以我们一个省或者两个省都综合起来,都有什么问题,群众有什么反映,农业合作化有什么问题,就是综合起来向主席汇报。给主席材料,主席看,这是一个形式。第二个形式是汇报,当面汇报。

解说:

1955年7月22日早晨。曾文接到通知说部队领导安排他向毛泽东做当面汇报,这是曾文第一次和毛泽东近距离地接触。

采访:

我的稿子嘛,写完以后叫人家抄了一下。主席说你有稿子吗?问我有稿子没有。我就把口袋里(的稿子)拿给主席看了,主席看着得相当详细,哪个省的,哪个专区的,哪个县的,他都用铅笔给它画。"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他又问我:"你叫曾文,是不是你文化很高?"我说我没有什么文化,我念到小学。他又问我:"这个材料是你写的吗?"我说是我写的。但是让其他同志给抄了一下。因为我那个时候写字,小学水平写那个字,勾勾巴巴的,怕主席看不好,所以又怕耽误他的时间,我就叫文化高一点同志给抄一下。主席说以后不要叫人家抄,我要看你自己写的就好了。他又问我什么家里的情况怎么样了,父母怎么样了。他又问我干过什么了?我跟他讲。我说我过去种过地,我做过工什么。他说做什么工啊?我说做过铁匠,我还做过枪,造枪嘛,土枪嘛,造过左轮枪,什么驳壳枪,盒子枪,盒子枪北方叫,我说我都做过。他又问我说:"你爸你妈对你怎么样?打不打你?"问我打不打我,因为那时候心情比较紧张,他说起这个呢,心情比较轻松一点了,我说我母亲一般不打我,我的父亲打得厉害我说,我说因为什么呢?我小的时候就卖给人家当儿子的,买给这一家当儿子的,这个是我的养父,养父对我比较严格,动不动就打我。

解说:

自从做了第一次汇报以后毛泽东就记住了曾文。

采访:

从我们第一次汇报以后,以后见到我,只要见到我,他就主动跟我说话,我躲都躲不了。有一次我们在青岛,中央在青岛开会,朱老总,陈毅他们在开会,我们在外面值班。因为到青岛他这个楼嘛,中间下来散步,下来休息散步的时候,主席就跟他们说,跟总理他们说:"这个叫曾文,他家挺苦的。"他说我是什么。说我是重工业人才,他是打过铁的,说我是重工业人才。

解说:

1958年曾文第二次向毛泽东汇报了家乡的情况。

采访:

我们当时反映就是家乡旱情相当厉害,旱情厉害,就是一个,一两个月没有下雨,而且地里面都干了。主席有时候就问我,你回去以后还没下雨吗?我说我回去以后,三四天以后才下雨。主席当时就放松,就高兴了。"就因为你回去把雨带回去的。"说我把雨带回去的,因为主席相当关心农村的情况,农村的旱情,他心里面难受,又问老百姓现在生活苦不苦?他那时候挺关心的,一说下雨了,主席的心情就高兴了。以后呢有问我,你们那儿抗旱情况怎么样?我说我们那儿抗旱呢,主要是什么呢,主要是妇女。因为我们那儿地少人多,一般男同志都在外面做工,女同志在家种地呀什么,带孩子都是女同志。我说我们那儿主要还是女的抗旱,现在什么晚上车水,晚上白天都车水,就是用这个水把它舀上来,车水。主席看到材料以后,他讲你们那女的很勇敢,你们的女同志真勇敢,你们的女妇女真勇敢。主席说的这些话,当然我材料上写的,我们生产队长因为也是个女的,好像因为抗旱生病了,发烧,几天都没吃饭,主席还挺关心的,他说你去看她了没有?我说我去看她了。他说好了点了吗?我说她好一点,他说以后,你下次要回去以后,你再去看看她。主席都是相当关心这些干部,关心农村这些人,让我下次回去再看看她。他讲话里面都讲了吗。"你回去以后啊,要尊重老百姓,不要跟老百姓摆架子。要调查情况就得虚心,不要摆架子,而且你要讲家乡话,不要讲北京话,要讲家乡话,交代调查情况,只有这样子呢,老百姓才能接近你,才能跟你说真话。"

解说:

毛泽东听完曾文汇报后,请他和同去的战友们吃了一顿饭,饭桌上毛泽东不时地给曾文夹菜。

采访:

因为汇报我们是七八个人汇报,我们先汇报。因为早上嘛,主席早上到游泳池,我们早上汇报,还有几个,汇报的有三四个人吧,还有三四个人没有汇报。主席就要吃饭,主席就请我们吃饭,叫李银桥把饭给我端过来,就是在那个游泳池吃的饭。当时吃饭呢,当时主席,我们都知道主席吃菜比较简单呢,一般就是四个菜一个汤嘛,那个时候主席还请我们喝的酒,因为平时都不喝酒,我喝点啤酒都脸红,我不喜欢喝酒。主席那个时候都喝葡萄酒,因为主席请我们喝酒,喝吧,都喝一点。主席拿起干杯,干杯,那个菜,好像是四个菜一个汤吧。吃饭,主席很关心我们大家的,主席都是用筷子,都是一个一个夹,都跟当父亲一样。我小的时候,父亲没有这么对待我,拿着碗里的菜一个一个跟我们分,都没这样的。他就一个一个给我们分,而且主席吃饭挺简单的,他就是小米饭,他是有辣椒,他吃得挺快的,他吃完饭以后把菜分给我们:"不要怕,你们慢慢吃,吃饱了,别饿肚子。"这就跟父母一样,咱们看电视来讲,好像好多父母,好多家庭的父母,母亲给孩子分菜的时候也是一样,就是那个样的。主席给我们分,叫我们慢点吃,别着急,当时我们心里挺感动的。我想我从小,我记得就是我三岁的时候,两三岁的时候,就过给这一家了。养父养母待我了。父亲从来没有这样给我分过菜。我当时也挺感动的。

解说:

1958年中央制定了大跃进的政策,各地出现了浮夸风。粮食的亩产量记录不断地被刷新,常常称自己是农民的儿子的毛泽东不相信这些。

采访:

那个时候大跃进的时候不是讲过吗?越密越好嘛。主席说你回去调查调查,到底多大好?还是三乘四、四乘五、五乘六,那个地里多大好?他不相信现在,当时社会上流传嘛,越密越好吗?就是好多人拿着吹风机在吹吗?种麦子的,种水稻的,什么什么万斤粮,什么粮的。主席不相信这些事情。

解说:

曾文有一个很重要的工作,那就是陪毛泽东游泳。1956年毛泽东就提出要游长江,但是遭到了众人的反对。

采访:

主席一提起来以后呢,中央领导都不同意他游,因为什么呢?因为那个武汉长江过去规定就不让游,太深。湖北省它就规定,武汉长江不让游泳,找了好多原因吧。说里面有什么不干净,什么不卫生。第二个有什么血吸虫,第二个,就江猪,反正那个时候呢,从来都没游过长江。主席提出要游长江,当时中央首长都不同意游,又是报告总理,报告什么。罗瑞卿,当时他负责安全的,他不同意游,但是他说服不了主席。

于是组织上决定先派几个人去摸一摸情况,第一批派的人回去跟他汇报一下,不能游。主席生气了,问他说你下水没下水呀?他说没有下水。"没下水你怎么知道不能游?"主席就生气了以后,又叫第二批人,第二批就我去了,那时候孙勇,还有张耀祠,孙勇带着我们三个人,那时候到武汉呢,我坐飞机到武汉,下飞机以后直接到长江。因为湖北省的知道,王任重同志嘛,他知道主席非要游不可了,他就组织了一班人在长江试水,他认为我们跟他比赛呢。他们就往下,顺江而下,挺快呀,我们不能这样啊,我们按照主席的游泳的方法,又是仰着躺一下,又是慢慢游一下,慢慢试这个水行不行。那时候他们都下去了,我们几个人,等于我们三个人都在后面,而且过那个桥墩的时候,我们当时不了解那个水性,那么桥墩一截,那水相当急,本来江面又小,把桥墩一挤它,它水就这么来这么来,我们当时吓得以后呢,往这边转,这个水打得我喝水,我又转这边,这边又打得我喝水,那谁都没有方法游。

解说:

经过重新调查以后,证明长江是能够游的,这样毛泽东的心愿也就实现了。

采访:

他不但他自己游,他还鼓励大家下来游,叫大夫,什么卫士,李银桥他们:"你下来!"叫什么,叫那个罗瑞卿下来:"你不会游泳,你不知道游泳的好处。"就是要动员他们下来=,这是一个,第二个,下来以后,他(的心)也很细的,因为我们身边有好多女孩子,那个什么,什么机要员,这些女同志,工作人员,主席都下去以后,"你好好照顾她,别给她淹了。"就鼓励她:"不要怕,淹不死人,只能淹到半死,不能淹死你。"而主席他自己游,他还鼓励人们游,号召他们游泳。

解说:

曾文陪同毛泽东游过许多大江大河,他发现风浪越大,毛泽东就越高兴。

采访:

有一次在北戴河就是这样的,那是风浪特别大,从来没那么大过,那一次也是比较紧张那时候,主席非要游不可。大浪滔天,真是大浪滔天,那个时候主席非要游不可,中央领导,那个什么,总理他们也不同意他游,主席非游,越是不同意他游,他非游不可,而且这个大风大浪都要游,因为主席他要游,我们就得先下去,我们就推船,不是有个船吗?船也推不下去,你推不下去,浪一打,就打到岸上去了,根本船都下不去。主席非得下不可,那就不要船了,船下不去没办法了。所以我们,主席游泳,我们那时候是这样,因为主席下去的时候,水这样来,主席是这样下去,我就在前头,先挡浪吧,一步一步的,浪来了,顶它一下。走着走着浪一来,我们就顶一下,但是有时候我们也顶不住浪,一打哗,把我打到主席身上,主席把我抱起来,问我怎么样?我说没事。最后就下去游了,主席那时候,风浪越大他越要到去那边去游,他下水以后挺高兴的,因为那个浪挺高的。"你看你看。"有一次坐那个摇摇板似的,把摇摇板那么高,你说他在浪上面,我在浪下面就这样的,挺有意思的。他有时候还告诉我们,他说浪来了你别怕,浪来了以后呢。你扎个扎子,浪一来你头一低,浪过去了你就起来了,他挺有经验的。他特别喜欢那个,大风大浪里去锻炼身体,是这样的,反正主席要是想游的话,是任何风浪都挡不住他的。

解说:

毛泽东很尊重他身边的工作人员连称呼一类的细节都特别注意。

采访:

大部分的工作人员都叫我小广东,我们是广东,我们两个,一个是李连清,他也是广东人,他个子比我高一点,但是他年纪还比我小一两岁,他个子比我高,我比他矮,工作人员一般都叫我小广东多一点,你说现在那个吴旭君,她见了我还叫我小广东。主席从来不叫我小广东,主席很尊重我们下面的工作人员的,他从来没叫过我小广东,都是叫我名字。

解说:

在毛泽东身边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曾文除了完成三大任务外,毛泽东又给他布置了新的任务。

采访:

除了工作、学习外,他对我们找对象,他还特别关心,所以我们身边的人员找对象的时候,他都要过问这件事,你比如说像我吧就是这样子,我记得第一次问我找对象了没有,我说没有找对象,他说以后你可以在农村找一个,他(说)你在这里工作,她在农村搞生产,你们可以写信,可以相互鼓励。让我在农村找,可以在农村找一个。后来我不是搞调查回去吗,主席要搞调查让回去吗,反正我回去一次。那时候主席规定的,我们回去搞农村调查,在家里住十天,路上不算,来回的路上不算,因为路程有的近有的远。有的一天就到了,有的两三天才到。那时候回广东的话,得三天。从这边坐飞机一天,尤其从北京坐飞机到武汉,吃中午饭,到下午再到广州,从广州到我家呢,坐车还得两天,那时候交通不便,中间还得住一天,完了三天。这个时间不算,就是来回不算就十天,搞调查,我们每次调查回去以后,他都要我汇报农村调查的情况,群众的生活情况,干部的情况,群众对政府有什么反映,除了汇报这个情况以外呢,还问我找对象的事。第一次问我回去找到了没有,我说没找到,我说没有。他说你连这点本事都没有。说我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凡是这个事情呢,他都挺关心的,反正我每次回去,都得问到我个人的事情,问我个人的事情。你比如后来又问我找到了没有?我跟主席说,我说我们回去才十天,要搞调查还挺紧张的,哪儿有时间去找去?主席说以后你回去搞,多给你几天时间。他以后又跟那个小吴,吴旭君同志,他说小吴,你帮他找一个。叫她帮我找一个。吴旭君同志她挺风趣地说:"他们是军官,要求高。"反正主席对这个东西特别关心,反正每次我回去,回来这十多天,他都问这个事情,每次都问。最后一次问的时候好像就在1961年吧,1961年问我,问我找到对象没有?我说找到了。主席挺高兴的,以后就问我是哪里的?问我是哪里的。我说是在中国科技大学的。他说干什么的?我说是化学老师。主席听了挺高兴:"好!你本事还不小呢,还找一个大学老师。"你本事还不小,找个大学老师。最后主席高兴得"好好",就拍手,"好好"。说知识分子和工农兵相结合,因为什么,主席知道我是什么,过去做过农民,做过工,现在又是当兵的。他就说工农兵和知识分子相结合,"好好好,可以相互学习,取长补短嘛。"主席挺高兴的,他说你呀代我向她问好。主席特别高兴这个事情,给我找对象。主席对这种事情,我是一个,士兵连好多卫士这样的情况都不少,有的主席亲自介绍的都有。我们那个小田哪,什么卫士长,都是主席介绍的,这都是很平常的事情。主席关于这个情况,对我们身边的具体情况很关心,找对象这个就算一个,除了工作以外。

解说:

1964年6月根据组织上的安排,曾文调离了警卫一中队。为了不打扰毛泽东的工作,曾文临别时没有去向他当面道别,可是这十一年的经历,曾文终生难忘。每当毛泽东的生日和祭日,曾文都去毛泽东纪念堂悼念毛泽东。
新浪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