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不再寂寞的毛泽东

不再寂寞的毛泽东

不再寂寞的毛泽东

自古圣贤多寂寞,这是对生者而言的。
对于逝者,无论圣贤或者恶棍,一般是理解大于误解,原谅大于谴责。

大凡圣贤,往往境界很高,生的时候世人无法理解,但逝去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也就慢慢理解了。而对于恶棍,纵使生前作恶多端,死后因不再危害社会,人们也就逐渐淡忘了,毛泽东不在此列。

非毛思潮最严重的时候是85年,那个思潮导致了一件很不愉快的事。那时候我也是非毛的,当时的人民恐怕有一半也非毛。那时的非毛是思想上非毛,制度上还不敢进攻社会主义,邓小平说的好,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近些年非毛思潮更进了一步,不仅思想上非毛,制度上也非毛,什么是制度上非毛呢?很简单,就是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公有制与私有制的比较权衡中,有那么一些人公然提出取后者,舍前者。

基于这种判断,八十年代的某些共识被打破了,现在已经有人攻击镇压反革命、攻击抗美援朝、攻击社会主义改造、攻击反右运动了,这与八十年代的主要攻击文化大革命以及大跃进运动相比已经出现了性质的变化。

攻击后者是攻击具体的做法,有情可原,而攻击前者则是攻击性质。大家想一想,如果解放后毛泽东领导下的一切运动都错了,那么共产党还可能正确吗?共产党如果从49年开始就从一个错误走向另一个错误,共产党还有资格存在吗?共产党都没资格存在了,公有制和社会主义还有必要存在吗?

包括57年以前的毛泽东都攻击的新情况表明,攻击的性质已经发生了变化。

经常去右派的论坛,比如猫眼看人,在那里邓小平已经不是非毛者心中的正面形象,他们已经连邓小平一起咒骂了。右派的论坛明目张胆地丑化毛泽东也就罢了,怎么连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也一起咒骂呢?难道因为四项基本原则?

我非常奇怪,猫眼看人居然摇头晃脑洋洋自得地存在着,我们的意识形态部门做什么去了?

这是矛盾的一个方面,矛盾的另一个方面呢?

另一方面右派就不那么得心应手了,随着攻击烈度、深度、广度的加强,毛泽东的形象事与愿违地逐渐复活了。毛泽东成为全世界中文论坛的头一号网友。他老人家的点击率总是名列前茅,无论是颂扬还是批判、揭秘还是解密、转贴还是原创,总是赚足了人气。

由于为洋奴为美国呐喊,走卒为资本叫嚣,写手为裁员辩护,张维迎为流失而喝彩,资本家、走资派、经济学家、自由主义者逐渐变得臭不可闻。非毛的一方越来越失信、失心、失德、失人。许多右派变成了左派,数学脱离了右派,决战也脱离了右派,农民、工人、民工、部分小资产阶级逐渐变成了左派。

甚至出现了右派咬牙切齿的极左派,极左派甚至文革和大跃进都要反思,是可忍孰不可忍?作为假左派,我不喜欢极左派。但不喜欢又怎样呢?任何社会思潮和社会流派都有其产生的社会原因和经济基础,谁把极左派都逼出来了?不是别人,正是疯狂的非毛一族。

生时的毛泽东是寂寞的,逝后的毛泽东曾经是悲哀的,现在的毛泽东呢?现在的毛泽东是冷静和充实的。不幸言中了不该庆贺的事,谈不上欣慰,但毛泽东却不再寂寞,在毛泽东的周围重新聚集了一群社会主义力量,其中包括青年。队伍壮大了,优势与劣势正在转换。

社会发展有其内在的规律,不以人的意志转移,一般的圣贤高在个人境界,而毛泽东则高在社会洞察力,那种独特的、深远的、精致的、高瞻远瞩的社会洞察力。当人们无法理解这种洞察力的时候,必然误解这种洞察力引发的一场场短期的、局部的、貌似瞎折腾的运动。我没病你给我打什么针呢?

一个人去说服另外一个人是很麻烦得,逆反心理加证据不足往往导致说服失败。但社会去说服一个人却是比较容易的。社会说服一个人靠的不是嘴巴,而是生活的状态、难度、对比,你不是不信吗?南墙为你守候,管材向你招手。

社会规律的客观性就是这个样子,你越不承认它,它就越发挥作用。你可以否定毛泽东,你可以否定毛泽东的价值观,但无法否定毛泽东认识到的社会规律,无法否定毛泽东高出一个时代的洞察力。有了这种洞察力就可以感召人民,决战于千年之后,决胜于九霄云外。

毛泽东是神是佛。神,雷霆万钧,佛,佛法无边。
是神是佛自然有人信奉与朝拜,自然会超越个人的生命,这就是所谓的永生和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