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专列上的座谈会

专列上的座谈会

专列上的座谈会

1955年冬天,我有幸参加了一次毛泽东在专列上召开的座谈会。他老人家深入浅出地向参加座谈会的同志询问了事关发展生产和群众生活的大事,使我深受教育,终生难忘。

这年冬天,全国正处在农业合作化高潮中,毛主席来到江西视察工作。这时,我正在南昌参加省委扩大会议。12月23日会议闭幕的那天晚上,上饶地委第二书记彭涛同志找我谈话:“海峰,你明天不要回去,省委留你汇报一天工作。”我说:“回去的船票都买了。”彭涛同志说:“退了吧。”于是我退了船票,立即准备向省委汇报的材料,一直到次日凌晨2点钟才上床睡觉。

12月24日,早晨7点钟,省委第一书记杨尚奎、书记兼省长邵式平、书记方志纯和刘俊秀来到我们的住处(省民政厅招待所)。一见面,方志纯同志就拍着我的肩膀笑着说:“海峰走吧,开会去。”我怀着愉快的心情随着省委4位书记和南昌、九江、上饶、抚州、吉安、赣州6位地委书记以及丰城县委书记、瑞金县委副书记等13人,分别坐上六部小汽车,径往向塘火车站方向开去。快到向塘火车站时,看到远处有一列从长沙方向开来的火车,当时我听到和我同坐一辆车的上饶地委第二书记彭涛、抚州地委书记王敬民、九江地委副书记兼专员朱冰三个人指着那列开来的火车说:“可能就是这列火车。”当时,我不便于打听,但心里想绝对不是省委留下开会,可能是中央哪位领导来视察工作,没想到是毛主席来了。我们到向西火车站下汽车后,杨尚奎同志跟南昌、上饶、赣州三位地委书记说:“告诉几位县委书记吧。”彭涛同志高兴地告诉我:“海峰,是毛主席来啦。”并谆谆地嘱咐我:“要好好地向主席汇报一下工作。”这时,一阵难以抑制的喜悦冲上了我的心头,为能见到毛主席而非常高兴。忽然,又感到自己在平时工作做得太少了,向毛主席汇报什么呢?这时候火车还没进站,我的心里既高兴又紧张,站在月台上等候这次幸福会见。不久,一列火车进站了,从火车上下来一位同志,同省委四位书记握手后小声说了几句话。刘俊秀同志转过身来对我们说:“这是警卫车,再过5分钟毛主席的专列就到啦。”这时我感到时间过得太慢了。好像过了很久,毛主席乘坐的专列进站了,此时,我的心情更加紧张起来,眼光一直注视着专列。专列停下后,随同毛主席一起来视察工作的汪东兴同志走下火车,同大家一.一握手,并微笑着问:“有人带枪没有?有带枪的把枪交给我保管。”大家都说:“没有。”汪东兴同志把大家领进了一节车厢坐下后说:“主席睡觉还没起来,大家先休息一下吧。”这时,邵式平同志大声说:“东兴同志,我们还没吃早饭哪。”汪东兴同志边说“做早餐恐怕来不及啦”,边叫服务人员“拿些面包和包子馒头来”。有的人吃了一个,有的人一个还吃没完,汪东兴同志说:“主席起床啦”。大家都站了起来,随着汪东兴同志到了会客车厢。会客车厢是一节车厢隔开的一半,像个小会议室,当中摆着一张长条桌子,两边摆着木制的靠背椅子。汪东兴同志双手扶着一张座北朝南的靠背椅子说:“这是主席坐的。”省委4位书记都坐到毛主席座位的对面,而靠毛主席座位两边的座位谁都不敢坐,六位地委书记和三位县委书记互相推来推去。杨尚奎同志说“随便坐吧”,结果我被推到紧靠毛主席座位右边的座位上。刚刚坐下,时针指向9点35分,这时毛主席神采奕奕,满面笑容地从卧车车厢健步走进会客车厢,边招手边说:“啊!来这么多人哪!”一口浓重的湖南腔十分亲切,然后和大家一一握手。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幸福地握住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手,心情非常激动。毛主席招呼大家坐下后,自言自语地说:“太热啦。”边说边把中山装上衣的扣子解开,并看着汪东兴同志说:“把窗子都打开。”汪东兴同志笑着说:“暖气关了,两头车门都打开了,等一下就凉快了。”(我估计汪东兴同志不打开窗子主要是从警卫工作和毛主席的安全考虑的)接着,汪东兴同志把事先写好的被接见人的职务、姓名放在毛主席面前桌子上,毛主席拿起来边看边自言自语的说:“省委书记、地委书记、县委书记。”毛主席对4位省委书记都认识,对地委书记和县委书记就一个一个地叫名字,叫到谁的名字,谁就自觉地站起来。当叫到上饶地委第二书记彭涛的名字时,毛主席略加思索地说:“彭涛这个名字好熟悉呀。”方志纯同志说:“跟化工部长同名字。”我坐在毛主席右边的椅子上,目不转睛地看着毛主席红润的面孔、睿智的眼光,他精神矍铄,身体健康,使我万分高兴。这时,毛主席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大中华”牌香烟说:“大家抽烟。”每位同志都给了1支,大家激动不已。不抽烟的同志也接过1支,珍藏在衣服口袋里作为纪念。毛主席真是做群众工作的光辉典范,这种平易近人的举动,一下就消除了大家刚见面时的紧张和拘束心理。

座谈开始,毛主席首先问坐在对面的省委领导:“中央那个通知你们收到了吧?”(指《征询对农业十七条的意见》)“收到了。”杨尚奎同志回答后,作了简要汇报:“收到通知后,在这次省委扩大会议上作了传达讨论,大家一致认为‘十七条’的提出是全面的,是实事求是的,经过努力是完全可以做得到的。大家对实现‘十七条’劲头很大,也提出一些很好的措施和意见,准备明年1月初到中央开会时带去……”

接着,毛主席又问:“江西群众有些什么地方疾病呀?”“地方病可多啦,有血吸虫病、血丝虫病、钩虫病、麻疯病、疟疾病……”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回答。毛主席追问了一句:“群众有这么多疾病,群众有这么大痛苦,你们想什么办法啦?你们采取什么措施啦?”这可把地、县委书记问住了,一时无人回答上来。当时我感到非常惭愧。心里想毛主席日夜操劳国家大事还这么关心人民群众的健康,我在日常工作中对人民群众疾病关心得太少了。杨尚奎同志回答:我们这次省委扩大会议布置了血防工作,派吕良同志到上海开会去了(注:吕良是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委防治血吸虫病五人小组组长)。回来后,就全面开展灭病工作了。方志纯同志补充说:我们开过几次血防工作会议了,布置了查螺灭螺和查病治病工作,还派出200多名医务人员到玉山县开展防治血吸虫病试点工作。毛主席听后微笑着说:“好哇!这些地方疾病不消灭,对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危害太大啦,对发展生产也不利。”

毛主席问到除“四害”问题时说:“除了老鼠、麻雀、苍蝇、蚊子以外,还有什么害兽害鸟?”(注:当时把麻雀列为害鸟。1960年3月,毛主席为党中央起草的关于卫生工作的指示中说:麻雀不要打了,代之以臭虫。)大家回答:“还有豺狼、虎豹、野猪、野鸭子、乌鸦、大雁……”毛主席又问:“天鹅是不是害鸟?”九江地委副书记朱冰同志回答:群众传说天鹅是神鸟,吃荤不吃素,不吃素就是不吃粮食。毛主席很感兴趣地问:“它不吃粮食吃什么?”朱冰同志回答:“吃鱼。”毛主席风趣地说:“鱼也不能叫它吃了嘛。”大家哈哈大笑起来。我接着说:“野鸭子、大雁虽然吃粮食,但它的粪可以做肥料。我们鄱阳县有位全国农业劳动模范叫段模扬,住在鄱阳湖边上,每年拣很多野鸭子粪和大雁粪做肥料。”毛主席把头往右边一转看着我说:“又有害又有益,消灭不消灭就值得研究了。”

毛主席又问:“除‘四害’还有什么问题?”大家说:“消灭老鼠、麻雀容易,消灭苍蝇、蚊子有困难。”毛主席又温和地问:“消灭苍蝇、蚊子有困难,你们和群众商量了吗?”方志纯同志说:“我前几天到抚州地区参加一次全区乡干部大会,大家对消灭老鼠、麻雀劲头很大,消灭苍蝇找到了一个办法,就是挖蛹;消灭蚊子还没找到办法。”毛主席高兴地说:“好哇!把蛹挖出来消灭了,还可以做肥料。”大家又笑了起来。毛主席这些问话,使我深深地感受到,毛主席的工作多么深入、多么相信群众啊。接着,邵式平同志幽默地说:“消灭老鼠、麻雀比消灭苍蝇、蚊子容易,消灭室内室外的苍蝇、蚊子也好办,可要消灭野外和大山里的苍蝇、蚊子可就难了。”说完后,他自己哈哈大笑起来。毛主席也笑着说:难哪!以后科学发达了,可能会有办法啦。

在谈到农业合作化进度和规模时,大家一致认为,毛主席提出在1956年下半年基本上完成初级社的建社工作和1960年基本上完成高级社的建社工作,可以缩短一年,争取于1959年基本上完成是完全可能的。接着,我向毛主席汇报了鄱阳县初级社建社工作情况和高级社建社工作的打算:“我们鄱阳县现在初级社建社已完成百分之八十,明年下半年可以全部完成,我们打算巩固两年再转高级社,争取1959年完成高级社建社工作……”毛主席听后高兴地说:“只要条件具备了,能快则快嘛!建高级社要先进行试点,以为榜样。”毛主席又以商量的口气问:“高级社的规模多大为好?能不能搞个万把人口的高级社?”一时没人回答。上饶地委第二书记彭涛同志坐在我的右边,用手捅了我一下,小声鼓励我说:“你再讲讲。”于是我又说:“高级社的规模太小不能发挥集体经济的优越性;规模太大也不便于领导,还是根据群众居住情况来定比较好,居住集中的规模大一点,居住分散的规模小一点。”毛主席高兴地说:“好!还是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好,能大则大,不能大则小。”

在谈到粮食产量和增产措施时,毛主席问:“在十二年内,平均每亩粮食分别达到400斤、500斤、800斤,你们江西是800斤,能不能达到?”刘俊秀同志回答时,首先肯定地说“在十二年内,粮食平均每亩800斤是能够达到的”,然后又汇报了增产措施。当汇报到推广优良品种时,毛主席又问了一句:“什么品种好啊?”方志纯同志说:“万年有一种‘贡米’品种很好,‘贡米’在旧社会是给皇帝进贡的。”毛主席又问:“是万年还是万载?”“是万年。”方志纯同志回答。这时,毛主席既风趣又幽默地说:“万年、万载还不是一回事。”

接着,毛主席语重心长地说:“农业是基础。民以食为天,吃饭第一。粮食上不去,大家吃不上饭,什么事情都做不成了。”

这次会见,毛主席还询问了“五保户”问题、地主富农入社问题、兴修小型水利问题、消灭荒山荒地问题,大家都一一作了回答,几乎把《征询对农业十七条的意见》都谈到了。

时间过得太快了,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时钟已到11点55分。汪东兴同志对毛主席说:“主席吃饭啦。”毛主席对大家说:“就谈到这里吧。”大家都站了起来,杨尚奎同志以征求意见口气对毛主席说:“请主席到南昌市去看看吧?”毛主席说:“下次来再去。”杨尚奎同志又对毛主席说:“主席,没什么事我们就走啦。”这时,汪东兴同志急忙说:“给你们准备饭了,吃了饭再走吧。”毛主席也说:“别走啦,准备了饭就在一起吃吧。”大家高兴极了。

毛主席的饮食很简单,汪东兴同志对大家说:“主席每餐就4个莱,今天你们来了加两个菜。”我记得6个菜中,没什么山珍海味,除了一盘红烧肉、一盘淡水鱼、一盘辣椒炒肉外,其余三盘都是蔬菜。有两瓶葡萄酒,汪东兴同志给每人斟了1杯。这时,毛主席站起来举杯说:“请同志们喝杯酒吧!”大家也都站起来举杯说:“请主席先喝!”毛主席喝了一点,大家也都喝了一点。

饭后,毛主席又同大家坐在一起喝茶。下午1点钟,大家站起来向毛主席告别。毛主席再次同大家一一握手。大家让毛主席留步,毛主席向大家招手说“再见”。大家也说“再见”。这时,汪东兴同志说:“主席不下车了,我下去送大家。”我们离开了专列。

这次幸福会见,虽然距今已有49年,但我经常回忆会见时的情景。当时,毛主席已年逾花甲,他把人民群众生产、生活的大事时刻挂在心上,他心向人民群众,深入调查研究,科学地制定方针政策,掌握第一手资料。在调查中,他以平易近人的作风和下面同志一起商量,探讨解决群众生产、生活中的困难和防病治病的问题,虚心听取下面同志的意见,并亲自做笔记,体现了伟大领袖与人民群众休戚相关的深厚感情。这一切都使我受到了极大的教育和鼓舞,激励了我的人生道路。现在,我虽然离休多年,但仍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对党对人民有益的事,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奉献自己的光和热……

老友网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毛泽东对苏外交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述论
  • 毛泽东对苏外交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述论
  • 毛泽东对苏外交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述论 | 毛泽东对苏外交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述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