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毛泽东相信群众 《二十三条》亲手定

毛泽东相信群众 《二十三条》亲手定
毛泽东相信群众 《二十三条》亲手定 1965年1月3日,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继续讨论并重新改写《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目前提出的一些问题》。会议进程中,毛泽东再一次不点名地批评了刘少奇在指导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的一些做法。他极不满意地说:“有同志提出打歼灭战,怎么打?集中了15000人,搞一个小县,28万人口,搞了几个月还搞不开。学习文件40天,不进村。我看是搞了繁琐哲学。我不赞成这种学习,到农村去可以学嘛!”

毛泽东在这里所说的“一个小县”,是指王光美最近带领中央“四清”工作队去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新城县。毛泽东明确地提出这个县,所有在座的同志心里都清楚,这是对刘少奇的不点名批评……

他还说:“我跟前的一个警卫员写信来说,学了40天文件,根本没有学懂。下去两个礼拜之后,才弄懂了一些问题。听说还有好多怕,怕扎错根子,怕住错人家,怕干部捣鬼,怕这个,怕那个,那怎么行?”并进一步说,“你一个新城县,28万人口,下去15000人,还说人少了。哪里来这么多的人?哪里要这么多的人?我看是人多了。你只依靠工作队,为什么不依靠那个县里的二十几万人?比如28个人中有一两个是坏的,还有二十六七个是好的嘛!为什么不依靠这些人?如果依靠好了,我看十几个人就行了。可能十几个人不行,但我们革命从来不是这么革的。你15000人扎根串联,什么扎根串联!冷冷清清!”

毛泽东在这里所说的“扎根串联”,也是王光美带领“四清”工作队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所取得的一条“经验”――即工作队下到农村以后,首先访贫问苦,挑选一户在旧社会里苦大仇深的贫下中农人家先行住下来,同这家人实行“同吃、同住、同劳动”,逐步建立感情,取得信任,以便深入了解该村、该地的实际情况和掌握情况,为接下来开展的“四清”工作打下基础。

毛泽东继续说:“扎根串联,冷冷清清,这个空气太浓厚了。这样集中力量打歼灭战,我看歼灭不了敌人。现在这个搞法同我们过去搞的不一样。我看方法要改。”

怎么改呢?毛泽东说:“一进村就宣布几条,开门见山。一条是对社员宣布,我们不是来整你们的,我们是整党、整干部队伍,不是整社员。对干部也要宣布来意,小队、大队、公社干部,无非是大、中、小、无,多吃多占,有多的,有少的,也有没有的。贪污几十、百把块,两百块的,你们自己讲出来,能退就退,不能退的,群众批准,拉倒!其他贪污盗窃、投机倒把,大的怎么办?坦白退赔好的,不戴帽子,千把块的也可以赦免。表现好的,群众同意的,还可以当干部。”
毛泽东讲话后,会议开始议论。毛泽东又陆陆续续地讲了一些话,主要内容包括:真正的领导人要在斗争实践中才能看出来,不是“访、问”出来的。你在“访贫问苦”中看得出来?我不相信。要开大会搞斗争。地、县、社三级开大会搞斗争,而不是读文件。总之,要相信群众,依靠群众,领导群众起来斗争,让群众在斗争中自己教育自己,自己锻炼自己,他们会选出自己的领袖来。要充分相信群众。一是不要读文件,二是不要人多,三是不要那样扎根串联;一去就开会,有事就开,无事就散;开会不要太长,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要让群众自己去搞,放手发动群众。不相信群众,只相信工作队,不好。四清,要给群众讲清楚,是清干部,清少数人,不清社员。有不清者清之,无不清者不清。没有虱子就不要硬找。要革贪污盗窃、投机倒把分子的命,要搞大的,小的要刀下留人。即使是反革命分子,也要整那些最坏最厉害的。

所有参加会议的人都表示同意毛泽东的这些意见……

1月4日,第三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在北京胜利闭幕。

会议期间,选举刘少奇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宋庆龄、董必武为国家副主席,朱德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会议还根据刘少奇的提名,决定周恩来为国务院总理。

1月5日,四届政协一次会议在北京闭幕。毛泽东被推举为名誉主席。

当日,毛泽东再次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继续不点名地批评刘少奇。毛泽东说:“我听说有六怕,一怕扎错根,二怕沾干部等,所有的怕,都是怕右倾来的。怕右倾成为一种框框。还是江苏那句话,有啥反啥,有多少反多少,有右反右,有‘左’反‘左’。现在的问题是工作队的人数很多,按兵不动,人海战术。”

与会人员都在聚精会神地听毛泽东讲话,刘少奇低着头,默默地作着笔录。他知道毛泽东是在批评自己,但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冷静下来耐心地听毛泽东继续讲:“现在,有些人好像马克思主义都是对别人的,对自己就一点马克思主义都没有了。完全否定一切,不是一片漆黑嘛!干部贪污几十元、百把元的还是多数嘛,千元以上的不多嘛。有百分之七八十是好的,是可以争取的。王光美去的那个大队,我数来数去,贪污上千元的只有4个人,没有第5个人嘛!”

毛泽东公开点了王光美的名字,是表明了他对王光美下乡“蹲点”所采取的方法的一种否定,也是最直接的公开批评。在继续讨论改写《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目前提出的一些问题》文稿的进程中,有人提出运动的时间是否能够缩短一些?毛泽东说:“时间问题,全国六七年搞完不要改了,可以提早。这句话写上去是为了防止急躁。事实上,一个单位只有几个月就行了。你还是教育嘛!搞运动首先是依靠群众,再就是依靠放了包袱的大多数干部,第三才是依靠工作队。工作队也要依靠前两者。一个县28万人,总要依靠二十几万人才能搞起来。”

会议进程中,宋任穷讲现在的形势是一年比一年好。毛泽东摆一摆手说:“在人代会上讲的一片光明,在工作会议上讲的一片黑暗,对不起头来嘛!”

在陶铸的发言中,讲到了当前形势的新特点。毛泽东说:“七届二中全会指出,国内主要矛盾是资产阶级同无产阶级、资本主义同社会主义的矛盾。那个时候还没有修正主义。八大一次会议、二次会议都是这样说的,杭州会议制定十条,一直都是搞社会主义,整个运动是搞社会主义教育。怎么来了个四清与四不清的矛盾、敌我矛盾与人民内部矛盾的交叉?哪有那么多交叉?什么党内外交叉?这是一种形式,性质是反社会主义嘛!重点是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这样一来,所有与会者都一致认识到,毛泽东从根本上否定了刘少奇所提出的“四清”运动的性质……

次日,中国—印度尼西亚直达民用航空线开航。在中南海紫光阁的小会议室里,周恩来向毛泽东谈起了中国和印尼已经开航的事。毛泽东表示说:“苏加诺几次来北京,都向我们表示了不屈服于帝国主义压力的坚强决心,我们应该尽力帮助印尼人民。”

这时候,中央政治局在中南海颐年堂召开的全国工作会议仍在进行中。由于毛泽东否定了刘少奇对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存在的“四清”与“四不清”矛盾的看法,同时也就基本否定了会议制定的《中央政治局召集的全国工作会议讨论纪要》17条;根据毛泽东的讲话和会议中提出的各种问题,重新制定了《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目前提出的一些问题》共23条,即后来形成的进行“四清”工作的指导性文件《二十三条》。

《人民网》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毛泽东对苏外交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述论
  • 毛泽东对苏外交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述论
  • 毛泽东对苏外交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述论 | 毛泽东对苏外交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述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