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毛泽东评《水浒》

毛泽东评《水浒》
毛泽东评《水浒》

春天的惊雷

毛泽东评《水浒》是认为,革命中大凡私欲熏心的引领者,最终都会发展向“投降”
毛泽东说:

“《水浒》这部书,好就好在投降。做反面教材,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水浒》只反贪官,不反皇帝。摒晁盖于一百零八人之外,宋江投降,搞修正主义,把晁的聚义厅改为忠义堂,让人招安了。宋江同高俅的斗争,是地主阶级内部这一派反对那一派的斗争。宋江投降了,就去打方腊。这支农民起义队伍的领袖不好,投降。李逵、吴用、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是好的……”

本网民关于毛泽东的这段《水浒》评论,已有过不少学习文字。毛泽东这个评论虽然极短,却是从根本上抓住了问题,高屋建瓴,入骨见质,不仅让我们能彻底看清《水浒传》核心思想,还能让我们看到中国历史的若干玄妙,以及现代某些人的革命、改革画皮里包裹的肮脏。

毛泽东的这段评论,实质是包含这样三个结论的。

一是,大凡私欲熏心的领导者 ——宋江这类人,必然是个投降派,一旦掌权,就必然用一种新的什么名义,修改当初那些——让广大群众起来的——革命原则和口号,从而走到反面去,使自己成为新的剥削统治者;这是世界历史中一种较为普遍的投降方式——背叛本来的原则和道义。

二 是宋江这类人物,一旦长期谋夺仍掌权不成,就会走同晁盖是相反的路线,把晁盖排除在108人之外,改聚义厅为忠义堂,倚自己“山头”的实力,要挟强势统治者“招安”;这是直接意义上的投降。

三是告诉广大群众,人民革命的成功,必需有远志大向,否则,是容易被人引入岐途的。

毛泽东的这些结论,不是他个人的凭空臆想,而是依傍其丰富的历史知识和深刻的哲学世界观。投降,不但在世界历史中不乏其例,就是在现代,——请看苏联,也直接应验了。列宁斯大林后,由于不破私,列宁斯大林的思想,包括同他们思想连于一脉的马恩理论,在上世纪50年代,便渐渐被前苏共排除在外了。这种情形,是很有点“宋江味道”的。

有一个网民写得好(实对不起,我在下载、编辑此文章时,把文章作者给丢了。如相巧作者看到下文,可在文后声明),他说(以下双引号内,尽是该网民的,只是有个别地方被本网民删削):

“《水浒传》的主人公是宋江,整部小说都是围绕他来写的。这部书好象很复杂,可是如果从政治的角度来看,这部小说的骨架和情节……我们就一目了然了。

“当初,宋江还是个小吏的时候,就一心想着当大官,干一番消灭贪官的伟业,光宗耀祖,所以经常给人施点小恩小惠,也蒙蔽了不少人。可是他不仅没消灭贪官,反而差点被贪官消灭,现实把他梦想的气泡击得粉碎,所以不得不到梁山上去暂时躲避一下。这也相当于是后人的曲线救国吧。因为是暂时躲避,所以在躲避时,自然是不会忘记原来的美梦的,还想洗刷罪名,到朝廷里去当大官。

“可是当时的掌权者晁盖不理他这一套,他也只能保留个人意见,在墙旮旯里自己念叨,或找三两个知己咕唧咕唧。后来,晁盖死了,他看实现宏图的机会来了,自然暗喜。可是众人推他坐首领的时候,他还装模做样地推脱。刚掌权的时候,人心还没稳,大家都还不服他,所以还是要借晁盖来压服众人的,因此就称要给晁大哥报仇,还时不时就“晁大哥,晁大哥”的,还把“替天行道”叫得山响。

“他掌权后,第一件事就是忙不迭地把‘聚义厅’改为‘忠义堂’。众人也都不懂他的深意,以为只要他还拿晁大哥当回事,还‘替天行道’,这就不算什么,无非就是改两个字。

“再后来,就是费尽心思把卢俊义搞来。卢是官宦世家出身,自然支持招安,而且在朝廷里也有一定的势力,方便沟通;同时卢的身份还能给宋江等染上好看的颜色,所以不把他搞来不行。一切调停好后,就是排座次。让卢坐第二把交椅。吴用,知识分子,对招安不怎么反对,而且在两派之间有很强的调和力,所以安排第三把交椅。公孙胜是个出家人,对招安也不反对,安排坐第四把交椅。

“就这样形成了一个这样的领导核心,宋江的权力就如铁打的一样了。他就不再理会什么晁大哥了,也不想什么替天行道了。虽然杏黄旗上还写着‘替天行道’几个字没变,可是在旁边又添上了同样大的‘忠义双全’四个字,好象它们并不相悖,这就是‘特色’。因为有了这四个字,那‘替天行道’的口号其实就成摆设了。他完全干的是招安的勾当,他是一门心思的想招安,坚定不移的想招安,要把招安进行到底。再后来,就是通过龌龊的外交手段进行招安,连皇帝身边的红人——妓女——都巴结。”

好了,本网民这里引用别人写述的故事梗概太长了,就写到这里吧。大家看看,如果用毛泽东对《水浒》的点评提示,从政治角度来看,《水浒》意态倾向,——关键是国人中很多人又精于宋江之道,由此才有《水浒》中的宋江式的艺术形象,再联系古今中外的革命夭折的实际情形,一切不是很清楚吗!

就实而论,毛泽东深深懂得,过去凡称得上革命的社会运动,──在中国,大多是以“仁”德,以“公”义,以“天下公”,为推动力量的。不可否论,历史上的不少革命,──由于历史局限,一有所成,有的就走向公德仁义的反面;也有的有如宋江,为私而佯公的造反,终而去投降的。而我们今天的革命,在现即的社会大生产条件下,包含个人正当利益的集体主义,已是全社会发展的“真实”要求。这就是说,历史上那种向公的反面运动的情形,共产党人已有责任去避免了。出于此,毛泽东晚年突出了“斗私批修”的要求。

故而,今天的真正的共产党人应当认识到: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在实际的社会利益分配及社会运动的推动中,共产党人本身(基层群众当另作别论,当置放在另一管理系统中)任何对“去私奉公”原则的有意遗忘、偏离和修正,都不足取;任何纵容某些人战略性地在“公”的栈道下走“私”,都是有危险的。这倒不仅是以毛泽东的“评《水浒》”理论为标准,因为历史辩证法也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这一点。这里得重申:革命中,大凡私欲熏心的引领者,最终都会发展向“投降”!

由是,可以说,真正的时代的人民的精英,朝着这一反宋江的方向的改革、开拓和摸索,才是时代创新!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