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为毛泽东文革后期引导国人“评《水浒》”“论宋江”说义

为毛泽东文革后期引导国人“评《水浒》”“论宋江”说义
为毛泽东文革后期引导国人
“评《水浒》”“论宋江”说义

春天的惊雷

此文纯属冷静的文化反思,也满腔热忱,决无怪意,请放行。

根据我当年的感受,对“评水浒”,当时,很多人是有点莫名其妙的。不过,在“莫名”之余,一些具有浓重的想整人的定势心理的人,通常是摘句取义,用以影射、攻击别人。后来也渐渐知道,毛泽东对此——借“评水浒”整人的现象——十分生气,批评这种做法的荒唐,是“文不对题“。

今天重提毛泽东当年引导国人“评水浒”的有关谈话,并依傍现实,或能“解密”——帮助人们认识毛泽东希望人们把握我们民族文化缺陷、了解民族心性之弱点的良苦之心;让我们了解到一些历史保守偏私思想,是多么的顽固地存在、多么的善于利用人们的旧的文化心理,把旧事物打扮成“革命”“造反”“创新”的。

毛泽东说(以下五段,均引自毛泽东的一次谈话):

“《水浒》这部书,好就好在投降。做反面教材,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

“《水浒》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屏晁盖于一百零八人之外。宋江投降,搞修正主义,把晁的聚义厅改为忠义堂,让人招安了。宋江同高俅的斗争,是地主阶级内部这一派反对那一派的斗争。宋江投降了,就去打方腊。

“这支农民起义队伍的领袖不好,投降。李逵、吴用、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是好的,不愿投降。

“鲁迅评《水浒》评得好,他说:‘一部《水浒》,说得很分明:因为不反对天子,所以大军一到,便受招安,替国家打别的强盗──不替天行道的强盗去了。终于是奴才’(《三闭集·流氓的变迁》)”。

毛泽东的思想再清楚不过了。他要人们通过研究《水浒》中反映的民族心性,从而认识自身的弱点和缺陷。

在毛泽东看来,文艺作品所含示的思想观点是作者文化思想的投影和复写,而当文艺作品中的思想观点为社会大众认同和接受时,或者社会人们受作品影响而接受这些思想时,那么,作品的思想则可以看作社会思想、民族的思想。《水浒》是一部自产生以来,广为人们称赞的名著。它所包含的思想、倾向,自然可以看作是作者和相当多的中国人所拥有和喜爱的思想倾向。

这里不是说历史上真实人物,以及这些真实人物和《水浒》中人物的差异,仅就作品人物论,主人公宋江的艺术形象是一个濡染了中后期儒家思想、极精明于封建处世哲学、也有一点同情下层人民思想的人。有典型的“亚细亚型利己主义”倾向,——主观为自己,有时亦能“客观为别人”,但更多时候则是用“为别人”──处处表现为济世助人的“及时雨”,来塑造个人形象,谋取资本,捞大的好处。他本想官场渔利,封妻荫子,不料中道出事,于是巧取社会黑暗时代民众纷纷造反的力量,半是替天行道;半是个人升腾的战略性谋图,——是同朝庭分庭抗礼,展现实力,要挟皇帝“招安”,使自己钻进朝廷,圆起做做大官的甜美之梦。因此,从根本上说,宋江不反皇帝,也从未想到改变旧制度以推动社会发展……

这实际是“为私造反”。这样一个艺术形象,多少年来,多少读书人,多少民众,并不对此反感,有的反而欣赏宋江的精巧圆滑。──在鲁迅和毛泽东看来,这正好是我们民族文化思想落后面的表现;这部书的思想倾向是人民——他心目中的上帝——历史性缺陷的反馈镜。雄视百代的毛泽东怎能不借此体裁,重开历史新篇章呢!

现实,再一次揭示“宋江派”人物的存在及影响:历史战争中,似乎奋不顾身;当年文革中,疯狂造反,——其实,这些人中的某些人,只是谋求个人升腾体面,什么“建设社会主义、捍卫社会主义”等“叫”彻云天的口号,只不过是借用而已。

以上这一结论,即有人(主要是毛泽东)提出在毛泽东时代,曾遭遇社会的广为质疑(毛泽东当时评水浒,也曾遭人误解和反对,本身也就是“存在质疑”的证明),而今天,这一质疑本身,则正在被证明为错误,因为,毛泽东对革命、建设中有人可能“投降”资本主义、接受资本主义“招安”的预见,则得到了“证明”。

请那些接受过党和毛泽东教育的某些老共产党人自我检审一下,并对自己身边的某些老共产党人检视一下:是否有“在当年高举过社会主义旗帜,而今却信仰资本主义”的现象?本网民明人不说暗话:“我是已看到了我身边确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宋江式的人物及思想”!

现实,正在为毛泽东于文革后期引导国人“评水浒”“论宋江”解密!不过,本网民要说,时代不同了,在此构建和谐的文明年代,对革命、建设中“投降”资本主义、接受资本主义“招安”的人和现象,当奋力地“疗救”之!尤其当热忱地不屈不挠地节束自己、引导国人,实施对中国历史旧文化思想的改造!
人民网

毛泽东评《水浒》,
其初衷恐怕不完全是为了解决民族心理弱点问题

——与春天的惊雷先生讨论
孙千钧棒

〓★毛泽东评《水浒》,其初衷恐怕不完全是为了解决民族心理弱点问题——与春天的惊雷先生讨论
文化大革命中,毛泽东同志曾对《水浒》进行过一次评价,并演变成后来的评《水浒》高潮。

毛泽东主要说了五个观点(均引自毛泽东的一次谈话):
“《水浒》这部书,好就好在投降。做反面教材,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
“《水浒》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屏晁盖于一百零八人之外。宋江投降,搞修正主义,把晁的聚义厅改为忠义堂,让人招安了。宋江同高俅的斗争,是地主阶级内部这一派反对那一派的斗争。宋江投降了,就去打方腊。
“这支农民起义队伍的领袖不好,投降。李逵、吴用、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是好的,不愿投降。
“鲁迅评《水浒》评得好,他说:‘一部《水浒》,说得很分明:因为不反对天子,所以大军一到,便受招安,替国家打别的强盗──不替天行道的强盗去了。终于是奴才’(《三闭集?流氓的变迁》)”。

毛泽东为什么要评《水浒》?惊雷先生认为:“毛泽东的思想再清楚不过了。他要人们通过研究《水浒》中反映的民族心性,从而认识自身的弱点和缺陷。”惊雷先生还认为:

“在毛泽东看来,文艺作品所含示的思想观点是作者文化思想的投影和复写,而当文艺作品中的思想观点为社会大众认同和接受时,或者社会人们受作品影响而接受这些思想时,那么,作品的思想则可以看作社会思想、民族的思想。《水浒》是一部自产生以来,广为人们称赞的名著。它所包含的思想、倾向,自然可以看作是作者和相当多的中国人所拥有和喜爱的思想倾向。”
我认为惊雷先生说的很有道理。

但是,在这里,我要着重指出的是,毛泽东评水浒发生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而毛泽东发动文革的根本目的是反修防修,毛泽东评《水浒》一定与反修防修有关,况且毛泽东自已已经说得很清楚:“宋江投降,搞修正主义”,我以为,毛泽东《评水浒》,批宋江,其初衷主要在于批判修正主义,批判投降派!

我同意惊雷先生的下列看法:“这里不是说历史上真实人物,以及这些真实人物和《水浒》中人物的差异,仅就作品人物论,主人公宋江的艺术形象是一个濡染了中后期儒家思想、极精明于封建处世哲学、也有一点同情下层人民思想的人。有典型的“亚细亚型利己主义”倾向,——主观为自己,有时亦能“客观为别人”,但更多时候则是用“为别人”──处处表现为济世助人的“及时雨”,来塑造个人形象,谋取资本,捞大的好处。他本想官场渔利,封妻荫子,不料中道出事,于是巧取社会黑暗时代民众纷纷造反的力量,半是替天行道;半是个人升腾的战略性谋图,——是同朝庭分庭抗礼,展现实力,要挟皇帝“招安”,使自己钻进朝廷,圆起做做大官的甜美之梦。因此,从根本上说,宋江不反皇帝,也从未想到改变旧制度以推动社会发展…… ”

学习毛泽东同志在评《水浒》中的重要论述,特别是努力识别各式各样“宋江”的真面目,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项重要任务。事实已经证明,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等宋江式人物,投降了资产阶级,被“招安”了,叶利钦还当上了“皇帝”,但苏联人民和世界人民却遭了殃,这就是批判宋江的现实意义!

本人完全同意惊雷先生的友情提醒:
“请那些接受过党和毛泽东教育的某些老共产党人自我检审一下,并对自己身边的某些老共产党人检视一下:是否有“在当年高举过社会主义旗帜,而今却信仰资本主义”的现象?本网民明人不说暗话:“我是已看到了我身边确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宋江式的人物及思想”!

“现实,正在为毛泽东于文革后期引导国人“评水浒”“论宋江”解密!不过,本网民要说,时代不同了,在此构建和谐的文明年代,对革命、建设中“投降”资本主义、接受资本主义“招安”的人和现象,当奋力地“疗救”之!尤其当热忱地不屈不挠地节束自己、引导国人,实施对中国历史旧文化思想的改造!?”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