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毛泽东“关于党内产生资产阶级萌芽阶段的科学分析和预见”

毛泽东“关于党内产生资产阶级萌芽阶段的科学分析和预见”

毛泽东“关于党内产生资产阶级
萌芽阶段的科学分析和预见”

——兼谈毛泽东关于党内资产阶级重要思想的形成与发展

一九四九年三月五日,中国共产党在即将取得武装推翻蒋家王朝的全国性胜利前夕,召开了具有深远影响的七届二中全会。毛泽东同志关于“党内资产阶级”的重要思想,就是他在这次全会的报告中最早阐述的。后人也有将他的这个前瞻性科学分析列为毛泽东的十七大科学预见之一,其影响之大可见一斑。
人们常提及的,是毛泽东同志在这次全会上告诫全党的“两个务必”,即“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
其实,更精彩的、更本质的论述还在前面,这就是他对“党内资产阶级”产生的根源和形式的科学分析。我们可以将其概括为:“两个因为”、“四种情绪”和“一个糖衣炮弹”。
毛泽东同志以一位伟大革命家、战略家的高瞻远瞩和革命理论家的深刻穿透力分析说:“因为胜利,党内的骄傲情绪,以功臣自居的情绪,停顿起来不求进步的情绪,贪图享乐不愿再过艰苦生活的情绪,可能生长,”“因为胜利,人民感谢我们,资产阶级也会出来捧场。敌人的武力是不能征服我们的,这点已经得到证明了。资产阶级的捧扬则可能征服我们队伍中的意志薄弱者。”“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我们必须预防这种情况。”怎样预防呢?毛泽东同志除了鼓励全党不仅要演好万里长征的序幕,还要演好高潮之外,又拿出了“两个务必”的解决办法。
毛泽东同志不是算命先生,只要我再追溯一下他与黄炎培先生的“延安论律”和党在武装斗争中的经验教训,就可以清楚地看到,毛泽东关于“党内资产阶级”的思想和理论,是有其深刻的历史根源和雄厚的实践基础的。
其实,毛泽东和黄炎培都清楚中国共产党及其红军队伍的基本成分构成。这种以农民和工人为主体的党和军队及其所进行的革命武装斗争与历史上封建时代的农民起义军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如果不让无产阶级先锋队的思想意识始终占据统治地位,极有可能走进历史“周期率”的怪圈。战争中党内、工农红军出现的贪污腐败、欺压百姓、强抢民女、腐化变质、敌人收买等的惨痛教训,也在时刻地提醒着毛泽东等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们:以农民为主体成分的中国共产党及其军队,每日每时都面临着产生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现实危险性。
党内资产阶级的产生,还有其深刻的国际背景。这一点也是作为战略家毛泽东思考与解决这个事关党不变质,国不变色的重大问题的思想层面。
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及其军队打败了国民党,推翻了蒋家王朝,建立了社会主义的新中国,从本质上来说也就是在中国国内打败了美帝国主义。因为蒋介石是靠美国出钱、出枪打内战的。另外,新中国的建立,也是以前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国际性胜利。毛泽东深深地知道,美帝国主义决不甘心他们在中国、在世界上的失败,一定会千方百计地进行破坏和捣乱,企图把社会主义中国扼杀在摇篮里。他们除了赤裸裸地武装干涉、侵略的同时,还会以“孙悟空钻进铁扇公主肚子里”的方式,在我们党内、政府内、军队内寻取他们的代理人,企图对我们党、军队和国家进行和平演变。这也就是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在七届二中全会上深刻分析的帝国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基本矛盾,并认为这也是党内资产阶级产生的国际背景。
建国后以刘青山、张子善为代表的党内腐化变质的资产阶级分子的产生及恶劣影响,美国“和平演变”社会主义中国战略的出笼和实施,从国内和国际两个背景层面证实了毛泽东同志关于党内产生资产阶级分子思想的正确性、前瞻性和科学性。
毛泽东同志对党内资产阶级必然产生的萌芽阶段的思想,还包括党内资产阶级产生的重要特征的科学分析,那就是“资产阶级的捧场”和“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也就是说,在党内资产阶级产生的初级阶段,是以党外资产阶级的“捧场”和“糖弹攻击”的客观因素为主要条件的,在这种条件下滋生的资产阶级思想和腐化变质分子在全党还处于少数,还未形成一个阶级或者阶层。因此,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对此主要采取了以教育为主,打击斗争为辅的方针,来不断纯洁党的思想和队伍,这样一来,建国后至文革这十七年的时期中,毛泽东领导进行的全国性党内和国内的“肃反”、“整风”和“四清”等多种形式的政治、经济运动,就不难理解了,其主要目的就是避免党内资产阶级产生,保证党不变质,国不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