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毛泽东怎样对待党内左右倾错误

毛泽东怎样对待党内左右倾错误
毛泽东怎样对待党内左右倾错误

思闻

坚持对党内各种错误思想进行斗争,坚持对党内左右倾路线特别是左倾路线作斗争,是党能够坚持真理、纠正错误、不断前进、保持先进性的必要条件。中国共产党就是在对各种错误路线特别是左倾路线作斗争的过程中成长起来的。

如果明知党的历史上的一些政策、做法、提法是左倾错误,却不允许对之进行分析批评,认为谁进行这样的分析批评,谁就是对党、对革命进行“丑化”、“扭曲”,这是完全错误的。

如果认为,受过左倾错误打击的人,不能对左倾错误进行分析批评,只能为左倾错误进行辩护,否则就是“从感情因素出发来诋毁”,这也是完全错误的。

1945年,由毛泽东亲自审阅修改的党中央《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就说:“批判左右倾错误特别是左倾错误,并不是对犯错误的革命同志的全盘否定。我们在否定各次‘左’倾路线的错误时,同时要牢记和实行毛泽东同志‘对于任何问题应取分析态度,不要否定一切’的指示。应当指出:犯了这些错误的同志们的观点中,并不是一切都错了,他们在反帝反封建、土地革命、反蒋战争等问题上的若干观点,同主张正确路线的同志们仍然是一致的。”

因此,既不能因为要批判左倾错误而全盘否定个人,也不能因为要防止全盘否定个人而禁止批判左倾错误。不对错误进行分析和批判,就不能正确地总结教训,就不能沿着正确的路线前进。

列宁说:“公开承认错误,揭露错误的原因,分析产生错误的环境,仔细讨论改正错误的方法——这才是郑重的党的标志,这才是党执行自己的义务,这才是教育和训练阶级,以至于群众。”(《列宁全集》第39卷第37页)

个人遭受左倾错误的打击,身受其害,能对左倾错误的危害有更深刻的认识、更坚决的抵制,应当把这种经历作为一份珍贵的教材,用以教育全党,使党的干部和群众更彻底地与左倾错误决裂,更坚定地维护正确的思想、原则、路线。毛泽东就是这样做的。这在汪东兴写的《汪东兴回忆:毛泽东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当代中国出版社,1997年11月版)一书中有比较详细的叙述。

1966年3月18日,毛泽东在接见外国共产党代表团谈话中说——

“我这个人哪!是开除过党籍的(这是当时误传——汪东兴原注)。当了民主人士。没办法,他们就叫我当师长。井冈山时期,支部会也不能参加,我是前敌委员会的政治委员,都被辞掉了。可谓孤立了吧!十年内战中间,三次赶出红军,有十几次我的意见不能通过,只剩下我一家。我是政治局委员,他们送我的绰号是‘一贯的右倾机会主义’。在世界观上,说是‘狭隘的经验主义者’。在我们党内,长期整我。陈独秀整我,瞿秋白整我,李立三整我,王明整我最惨。陈独秀整我‘左’,十年内战又整我是右倾机会主义,丝毫马克思主义都没有。”(第4-5页)

在1971年8月15日至9月12日期间,毛泽东到南方巡视,沿途同各地负责人多次谈话,不断分析批判党内历次错误路线,并联系个人受错误路线打击的切身感受,教育党的干部,以解决庐山问题上出现的问题,增加党的团结。

8月16日、17日,在武昌,毛泽东找武汉军区和河南省委负责人刘丰、刘建勋、王新等人谈话,回顾了党内历史和党内路线斗争,指出陈独秀、王明、张国焘等人,曾经多次要分裂党,都没有得逞。“六届五中全会,是在江西瑞金开的,他们都到了中央苏区了。我是政治局委员,不让我参加会,让我当苏维埃主席,不让我在军队工作,让我去做群众工作。”(第91页)

8月27日,在长沙,毛泽东同华国锋和湖南省军区政委卜占亚谈话,又谈起党的历史上的路线斗争,说:“中国党有十次要分裂,没有分裂成”(第106页)。“我这个人不大着急。在井冈山的时候,不是听说他们要把我开除党籍吗?我想你开除我的党籍,我也不着急,开除就开除吧!后来,他们说我被开除了党籍,就不能当党代表了,叫我当师长。在闽西的时候,把我下放了。”(第110页)

8月28日,毛泽东找了广西的刘兴元、丁盛,广东的韦国清等人谈话,在了解了一些情况后,毛泽东又把话题转到党的历史上的几次路线斗争上来。毛泽东说——

“你们了解党的历次路线斗争吗?我们这个党有五十年的历史。中国这么大,山头又这么多,可是没有搞成分裂。你们说怪不怪呀?从五十年的路线斗争算起,一共有十次。”(第115页)

“当时,瞿秋白他们在湖南弄到一个小册子,里面有我说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样的话,他们就大为恼火,说枪杆子里面怎么能出政权呢?于是把我的政治局候补委员撤了。以后,又说中央委员也撤了。不知道怎么传到了井冈山,说把我的党籍也开除了。”“我既然被开除了党籍,就不能当党代表了。”“中央五中全会,我是政治局委员,说是不让我参加会。”“我是好比一个菩萨,被放在尿缸里,沉过几下,臭得很。这次会议(指遵义会议——思闻注)以后,我管事了。前面讲的这五次,我都无能为力,他们不听我的。”(第115-116页)

9月12日,毛泽东回到北京。专列在丰台停好后,毛泽东在车厢里同李德生、纪登奎、吴德和吴忠等人谈话,主要问题还是从党的历史上的路线斗争讲起。毛泽东说:“我今天是讲纲。我们这个党已经有五十年的历史了,大的路线斗争有十次。”“从1931年到1934年,这四年我在中央毫无发言权。我们党五十年的经验,中国人不喜欢分裂,我们党内十次路线斗争,没有一次把党给分裂了的。”(第171页)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毛泽东对苏外交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述论
  • 毛泽东对苏外交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述论
  • 毛泽东对苏外交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述论 | 毛泽东对苏外交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述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