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毛泽东的哲学观

毛泽东的哲学观

毛泽东的哲学观

听光

你想与毛泽东思想对话吗?

那么,你首先应该明确这样一点,即你是否能够基本准确地理解和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观——辩证法唯物论。“哲学就是方法论”,不同哲学观的人对于事物,尤其是社会领域,会产生不同的看法,有时候甚至是截然相反的。掌握了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观,再加上对中国历史的一般的了解,然后通过阅读体现毛泽东思想的各时期的毛泽东的科学著作,那么,才可能比较准确地理解毛泽东是如何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一般原理与中国的具体的社会实践有机地结合起来的,并指导社会实践改造的,进而深刻地领悟毛泽东思想。

马克思主义认为世界的本质是物质的。恩格斯指出:“……物质无非是各种实物的总和,而这个概念就是从这一总和中抽象出来的”。也就是说,物质是从各种事物和现象的总和中抽象出来的具有最大共性的哲学范畴。不仅自然界是物质的,人类社会也是物质的,而意识则是物质在人脑中的反映和加工过的产物。存在决定意识,实践是认识的源泉。

马克思主义认为世界是充满矛盾的。世界通过各种矛盾而普遍地联系起来,并在各种矛盾的不断斗争中发展。毛泽东指出:“辩证法是宇宙的根本法则”。绝对真理是无数相对真理的总和,而辩证法就是从各种相对真理的总和中抽象出来的具有最大共性的哲学范畴。在辩证法的眼里没有任何事物是永恒不变的,一切事物都有一个发生、发展和灭亡的过程,任何事物都处于不断地自我否定的运动中;而事物的产生和灭亡则是矛盾斗争发展到极端的一种表现形式。辩证法的根本任务就是通过实践科学地揭示世界的联系和发展的规律。世界就处在一个不断经过量变到部分质变,再到质变,进入到下一个阶段的不断的运动过程中,不断地新陈代谢、革旧鼎新的发展中。人的认识也处在一个不断地除旧布新,与时俱进的发展过程中。

马克思主义认为认识世界的目的在于改造世界。不仅改造客观世界,也改造人的主观世界——改造人的认识能力,改造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的关系。物质世界处于一个由低级向高级不断地深入地辩证地曲折地运动发展趋势过程中,不仅自然界如此,人类社会也如此,那么,作为客观存在反映在人们大脑中的主观意识也必然处于这样一个由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辩证过程中。人的认识和改造世界的能力是在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这种形式的不断循环往复以至无穷中发展的。

人类是自然界的产物,但人类社会又具有与自然界不同的特殊性。人既有自然性的一面,又有社会性的一面;而社会性则基本上处于主要方面。人的本质是各种社会关系的总和。而对于具体的人来说,又各具有其特殊性。每个人不仅在遗传基因方面不同,而且其成长的具体环境方面也不同,除了生活的自然地理气候环境不同外,主要表现在生活的社会环境的差异,其所在的家庭环境、亲戚关系、邻居关系,学校环境、同学关系、师生关系,工作环境、同事关系、干群关系,国家环境、社会制度、人文思想,等等,都有不同之处,这就具体地表现为人的个性。但作为一定范围的社会环境来说,各种社会关系的总和中又有其共性。而人就是这种共性与个性的统一物。另外还要注意到这种情况,就是每个人的一生一般都要经历从童年、少年、青年、中年、老年这样一个包含各个不同阶段时期的过程,对于单个的具体的人来说,在其成长的人生历程中,其个性在各个不同阶段也会有所变化,俗话“人是会变的”就是说得这个道理。但一般来说,个人在年轻时代将形成具有一定的稳定性的个性,日后也将不易变更。同样的道理,人类社会也处在不断地变化发展中。一般来说,自然环境和人的自然性变化是极其缓慢的。而社会环境相对来说,则要变化的快得多。社会环境的变化,随着社会的生产力的发展,随着社会的经济、政治和文化制度的变化而不断地发展。同时,与之相应的就是各种社会关系也发生变化。也就是说,人的本质在自然性方面变化缓慢,而在社会性方面相对而言则变化的要快得多,是不断地发展的。俗话说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说明人的个性意识一旦稳定下来,有时候还会落后于社会的变化;一些思想顽固保守落后的人甚至会成为社会发展的阻碍势力。尤其还要注意一种情况,如果一群人被社会边缘化,使其无法在人类社会正常地生活的话,那么,这个群体成员的自然生存意识就可能会以某种非常态的方式表现出来,进而破坏社会。当然,如果一个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发展成熟到极端,那么,社会就会通过自我否定的方式而进入到下一个发展阶段。随着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人类社会的原始的公有制为私有制所取代,且私有制社会本身的内容也处在不断地发展进化中,而随着私有制的确立,人类社会划分出不同的阶级,历史也就成了一部阶级斗争史。但社会的发展不会永恒地停留在某个阶段,随着社会实践的不断深入发展,人类社会必将再次通过自我否定的方式进入到现代的公有制的无阶级的历史发展阶段。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

回顾中国近现代史,随着帝国主义的入侵,中国陷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境地,辛亥革命的成功虽然推翻了封建政府,但并没有进一步消灭封建地主经济的经济基础,取而代之的是官僚买办大资产阶级的专制政府。到了日本帝国主义入侵并试图灭亡中国之际,中国社会更是陷入到空前的危难和剧烈的矛盾斗争之中。

但俄国的十月革命送来的马克思主义和中国的五四运动为一个新的革命政党的诞生准备了思想和干部的基础,中国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在1921年产生了。而伟人毛泽东正是这个政党的创始人之一。共产党从建党之初就确立了自己坚定的无产阶级的立场,并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作为自己行动的指南。共产党和任何一个新生事物一样,其成长的过程充满了艰辛,遭遇了种种的磨难。但共产党没有被困难打倒,而在各种艰苦的锻炼中逐渐地成长壮大起来了。

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中国共产党,因为能够不断地克服各种困难而坚持自力更生、独立自主的基本原则,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指导下密切结合中国的社会革命实践情况,加强党的建设,通过理论联系实际,群众路线,实事求是地提出科学的革命路线、方针和政策,运用统一战线策略,赢得广大人民群众的热烈支持、拥护和爱戴,进而能够领导全国各族人民团结一致,通过武装斗争,最终打倒了各种反动派,建立了新中国。这是共产党取得成功的一些基本经验,普遍具有深刻的意义。

要将一个旧的中国变为一个新的中国,那么,就必需批判性地对整个中国社会做一个根本的变革。这个革命将是一次全方位的改造,包括经济战线、政治战线和文化战线。也只有通过这样的全面的根本革新,中国社会才能够焕然一新,大踏步地在民族伟大崛起的新的革命征程上阔步前进。

新中国的革命首先是社会基本制度的革新。废除旧的剥削压迫性质的社会制度,而建立新的人民当家做主性质的社会制度。并通过社会主义三大改造运动,建立起以公有制为基本主体的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的经济制度。经济基础的变革对巩固和发展新的政治制度具有重大的意义,人民在经济上的平等地位是实现人民当家做主的政治制度的基本物质前提条件。同时还必需加强人民群众的社会主义思想教育,对于没有先进思想文化作为武装头脑的精神武器的人民群众,长远来说,就难以推进社会主义制度的不断完善和发展。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以民主集中制原则为指导建立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基本指导思想基础是中国社会主义的重要政治文化标志。

有了社会制度的巨大变革,人民群众的建设热情也被极大地唤醒,这就大大地解放并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在经济建设方面,中国首先要做的就是实现工业化,将一个传统的农业国变为一个现代的工业国。随着“两弹一星”的问世,及其他一些重大的工业科研成果的诞生,工业和国防体系不断地发展完善,中国工业化的阶段任务也就基本实现了。有了强大的工业经济实力,中国也才有了进一步发展壮大的物质基础。而且对于一个有上十亿人口的工业国来说,如果此时全面推行私有化的话,那么,贫富分化的速度和程度将会是极为惊人的,也是很可怕的。所以说,工业化之后的经济基础对于阻抗私有化运动的全面深入也可能会起到一定意义的积极的作用的。私有化和开放竞争虽然会对中国的工业基础带来一定的冲击,但不可能完全摧毁中国的工业基础,也难以将中国倒退为一个农业国,总的来说,只要能及时总结经验,采取有效的应对措施,那么,中国的工业建设将来可能会赢得更大的发展。

毛泽东在晚年去世前曾表示,他一生做了两件大事,一件是赶跑了日本帝国主义和蒋介石,一件是文化大革命。在这里,毛泽东没有提出强调中国的工业化成就,或许他更多地将这些成就的取得归功于那些默默无闻的科技知识分子等群体吧,尽管他在中国的工业化路线战略决策方面起了重大的关键的作用。也或许是毛泽东想突出地强调文化大革命吧,前一件事大家基本上没有意见,而后一件事大家意见较多,而现在他将两件事放在一起,这样就在提醒人们一定要注意在文化思想方面革命的重要意义。

其实,对于文化大革命来说,不少人后来主要是对其采取的方式颇为不满。由于中国数千年历史的封建官僚主义传统的影响,以及封建迷信奴隶思想对人民群众的束缚,建国十几年后,中国社会在官民矛盾方面的程度逐渐开始加深了。这也表明,中国在文化思想方面的民主革命还没有完成,如果任由这种官僚主义的局面发展下去,那么,中国的周期律现象就极可能重演;当然,现在人们已经基本上都明白这个道理了,因为苏联后来的崩溃解体就是一个最好的注脚。作为完全彻底地站在人民立场上的毛泽东来说,他是不能容忍这种局面发展下去的,但是他在试过其他办法无效之后,最后才下定决心号召发动群众运动来实行这场文化思想的大革命。通过群众运动,一方面给以了官僚体系巨大的冲击,一方面在运动中锻炼了人们的社会实践能力,极大地解放了人们的思想。一般来说,大规模的群众运动需要产生自己的精神领袖偶像,只有这样才能凝聚他们的力量和一致的方向。当运动进行到一定的阶段后,毛泽东又适时地发动反天才论,这相当于开始着手解除群众对他的个人崇拜。也就是说,是毛泽东亲手推动了人民群众去破除他们头脑中的最后一个带有迷信色彩的崇拜偶像,而这个偶像就是毛泽东本人。随着毛泽东的逝世,随着各种对文革的反思,无论这种反思是什么形式或性质的,但都将有助于产生一种这样的效果,那就是盲目崇拜毛泽东的现象开始消失了。毛泽东说过,“事物总是要走向反面的,吹得越高,跌得越重,我是准备跌得粉碎的。那也没有什么要紧,物质不灭,不过粉碎罢了。”但这样一来的结果就是人民群众的封建迷信思想基本上被破除了,也就是说,文革中,一方面通过借助树立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来打倒了其他官僚和学术权威,破除了民众的权威迷信崇拜思想,另一方面,通过文革中后期的反天才论,批林批孔运动,再加上文革结束后对个人崇拜现象的批判,这样就把群众对权威迷信崇拜的思想基本上彻底地破除了。破除人民群众的封建迷信奴隶思想对中国的未来发展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因为根据历史的经验,任何剥削压迫型社会的统治阶级都必然是要对民众思想进行欺骗和控制的,也就是说,由于中国人民思想的大解放,那么,任何试图在中国图谋复辟剥削制度的活动都将因为人民意识的觉醒而困难重重,也必将会以失败而告终的。对于大规模的群众运动问题,可以通过进一步地了解领袖、政党、阶级和群众的辩证关系,而获得更多的认识。在社会科学方面,毛泽东提出的关于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学说具有非常重大的现实指导意义。人们在文化思想方面的革新是不会停滞不变的,而是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和内容不断地发展着。中国还要继续不断地推进社会主义的民主法治建设,社会主义的新文化的建设。

学一点哲学,“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和对客观世界的改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