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1949年开国前夕的毛泽东生活纪实

1949年开国前夕的毛泽东生活纪实

1949年开国前夕的毛泽东生活纪实

不要惊扰老百姓

1949年3月23日,上午11点,毛泽东等中央首长挥手告别了前来送行的西柏坡乡亲父老和地方领导,分别登车上路。

道路崎岖不平,沿途尘土飞扬。毛泽东戴着眼镜和口罩,穿着雨衣,一路和警卫战士
聊天:“现在又是三月份,为什么咱们老是在三月份有

所行动呢?你们还记得这几次行动的时间吗?你们说说。”

“1947年3月18日我们撤离延安!”一个卫士抢先说道。

“去年3月21日,由陕西米脂县的杨家沟出发,向华北前进啊!”又一卫士补充。

毛泽东感慨地说:“今天是3月23日,与去年3月21日只差两天,我们又出发向北平前进了。等全中国解放了,我们再也不搬家喽!”

傍晚时分,来到唐县的东淑闾村,早有打前站的同志在这里做了准备。当晚,毛泽东就住在村民李大明家里,床铺是用门板临时搭成的。

第二天上午九点,马达轰鸣,车队又出发了,中午到达保定。当地政府根据中央的电报精神,取消了原定的欢迎仪式。但车队经过之处,仍有很多欢迎人群。毛泽东兴致勃勃地走进保定城,当他看到冷冷清清的市场里没有几家在做生意,深感诧异。当地同志解释,为了保证首长安全,临时把商店搬走了。毛泽东不悦,让马上把商店搬回来。

浩浩荡荡的车队在彩霞的映照下抵达了涿县县城。但城门紧紧关闭,两个门卫死活不开,并说没有他们领导的命令,就是毛主席来了也不开。毛泽东坐在车里笑着说,县官不如现管,那就等一等吧。一个门卫去找他们的领导,结果徒劳而返,正在无奈之时,中央机关打前站的同志和涿县县委的领导赶到了。

涿县驻扎着东北野战军的第五纵队(第四十二军军部),毛泽东等被安排住在纵队部的大院内。方毅等第四十二军领导过来看望中央首长,毛泽东很高兴地表扬他们丰台之战打得漂亮。为了迎接党中央和军委机关,纵队的领导准备了“便宴”——鸡蛋下挂面。朱德总司令用筷子夹起面条,乐呵呵道:“多少年来没吃过这么香的饭喽!”

晚上,从北平开来的专列到达涿县,毛泽东同押送专列的叶剑英、刘亚楼等人见面。他握着刘亚楼的手说:“喂!十年未见的刘亚楼来接我们‘进京赶考’喽。”

又关照,“我们进城,千万不要惊扰老百姓,声势不要搞得太大。我们进入北平,就是不做宣传,全世界也会知道。没必要去花银子搞仪式。”

3月25日凌晨两点,毛泽东乘坐的专列,在朦胧的月色中轻轻启动了。

专列驶入清华园

和平解放的北平市仍然一片混乱,当时街头流传一个歌谣:“特务多,散兵游勇多,抢匪多,小偷多,银元贩子多。”据当时统计,北平城里一共有一百一十四个国民党特务组织,八千五百多个职业特务。在学校、医院、教堂里,还潜伏着日本、美国等大批训练有素的间谍。

这些暗藏的特务,无时无刻不在密谋制造暗杀和破坏活动。警卫二连的战士在清理毛泽东进城后的临时住处——双清别墅时,居然在房间里发现了一枚炸弹。

原计划毛泽东是在前门车站下车的,但后来发现,前门车站有国民党特务在活动,纠察二大队一下子就逮住了四五个屁股上带枪的特务。那儿不光国民党的散兵游勇多,流浪的难民、卖狗皮膏药的、拾破烂的,到处都是,这给保卫工作带来了困难,于是,中央首长改在西郊清华园站下车,中央机关和解放军总部则在西直门站下车。具体负责安全工作的李克农对清华园和西直门都做了部署。

清华园车站基本上已废弃了,长期闲置不用。24日夜里,叶剑英与在涿县的周恩来通过电话后,清华园就像过节一样热闹起来。工作人员忙着检修铁路,清扫站台,车站里里外外布置了好几层警卫。

西直门火车站由中央警卫团和北平纠察总队负责,作为警卫重点的清华园车站,则由中央社会部的便衣负责,北平市公安局配合,外围由吴烈的二○七师控制。

高富有把他的便衣队从动物园拐弯处一直摆到香山,每隔百米就有一个目光犀利的便衣。李克农沿途检查回来,召集有关领导开了一个碰头会,逐一了解情况,当他感到没有什么问题后,就钉在清华园车站不动了。

为了预防敌机突然轰炸,李克农特意备好一列火车在清华园站内待命,由公安局秘书长刘进中调遣。一旦发生空袭,立即启动备用列车,由中央警卫团护驾,把毛泽东拉到西北昌平一带的山区隐蔽起来。

凌晨四点,终于听到了轰轰隆隆的火车声。专列停稳后,周恩来第一个登上站台,与列队等候的华北军区司令员兼北平卫戍区司令员聂荣臻、北平市委第一书记彭真等领导同志握手致意。李克农简略地讲了大体上的安排和保卫措施,周恩来点头表示满意,转身上车向毛泽东汇报,请毛泽东下车上颐和园休息。

下午五点,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同志到西苑机场阅兵。毛泽东乘坐一辆敞篷吉普车缓缓前行,朱德、刘少奇等紧随其后。李克农和阎长林紧贴在毛泽东左右,密切注视着车下沸腾的人群。突然,一个战士手中的枪向一边歪过来,枪口直对毛泽东!李克农马上侧过身去遮挡毛泽东。就在这时,站在那位战士后面的另一位战士一把扯住他的后衣角,他这才如梦初醒地继续昂首挺胸。后经查问才知道,那位战士是湖南人,听说毛泽东也是湖南人,想多看两眼自己的老乡,于是引起了一场误会。

1949年3月25日,毛泽东进入北平后,由于中南海的清理、修缮工作还没有结束,也由于城里社会情况复杂,治安条件较差,党中央决定暂不进城,于是毛泽东在西苑检阅部队后,就在双清别墅暂时住了下来。

双清别墅是香山一景,因有两股从岩石中潺潺流出的清泉而得名。据传,七百多年前,金章宗来到香山,梦见自己在这里拉弓射箭,有泉水喷涌而出。第二天,他令人在梦中射箭之处掘土觅泉,果然挖得两眼清泉,于是取名“梦感泉”,后即改称“双清”。

香山的特急警报

毛泽东和党中央初到香山时,为了保密和安全,双清别墅对外称劳动大学,简称“劳大”。于是就有人附会,说“劳大”谐音就是“老大”,即“第一号别墅”,后来逐渐被人猜出是中央机关,是中共第一号人物毛泽东的住处。于是引起了国民党的散兵游勇和特务分
子的注意。中央领导机关设在香山,周围并没有太多的兵力部署,尤其是傅作义的部队是和平解放过来的,人员情况复杂,更令人放心不下。

毛泽东熟悉了双清别墅的环境后,在这里心情舒畅地为新中国的建立而忘我地操劳着。毛泽东在这里签发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写下了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他还和中央领导同志多次在这里举行重要会议,研究讨论建国的大政方针。他对双清别墅情有独钟,喜欢周围的碧水、蓝天、绿树、青山,即便中南海的清理工作已告结束,他也不愿离开,想长期在此办公和生活。

四月初的一天早晨,上午九点多钟,值班室突然响起尖厉的紧急集合哨声,中央办公厅警卫处处长汪东兴神情严峻地看了看手表:六分钟,全体集合完毕。

“同志们,据可靠情报,今天晚上傅作义的警卫团约两个营的兵力阴谋冲击香山,我们要加强警戒,保卫毛主席,保卫党中央!具体部署由阎排长安排。”

阎长林下达了命令:李银桥组负责内部警卫,保证毛主席的安全,但不能干扰他的工作;李家骥组负责江青的安全;马武义带领两名队员,下山探听情况,随时联络……

警卫战士各就各位,进入一级战斗准备。根据周恩来的指示,此事只报告了江青,而没有让毛泽东知道,怕干扰他的工作。

原来,在和平解放北平的谈判中,党中央根据傅作义的要求,同意给他保留一个加强警卫团。可是,这个警卫团里有些顽固分子的思想没有马上转变过来,其中有两个营长得知中共首脑机关在香山,便煽风点火,寻衅作乱,阴谋袭击香山。这一情况傅作义将军并不知道。这时,幸亏有了李克农早就秘密安插的地下党员,他们潜伏在警卫团的后勤部里,一直没引起别人注意。他们机智地乘早上买菜之机,及时报告了事变情况。

警卫北平的二○七师奉命马上派一个团到八里庄的傅作义警卫团驻地,实行军事包围,解除他们的武装,由华北军区作训处长唐永健指挥这次行动。

唐永健驱车进城,很快把正在家里休息的警卫团三个主要军官“请”进了拘留所。经过解放军几个小时的宣传瓦解,并进行了和平谈判,傅作义警卫团的连营军官同意放下武器。

夜里十二点,驻守香山的警卫人员才得知傅作义的警卫团已被我独立师某团缴械,没费一粒子弹就和平解决了问题,于是,香山内紧张的气氛消除了,警卫人员从各自的哨位上撤下来。但是,内部警卫不敢放松警惕,他们通宵都没有睡觉,坚守自己的岗位,一直处于戒备状态。

第二天早晨,工作了一夜的毛泽东出门散步,才知道夜里发生了情况。他边走边对阎长林说:“别搞得那么紧张嘛,为我毛泽东,害得你们不睡觉可不行啊!”

不久,傅作义到香山拜访毛泽东。落座后,傅作义感慨地说:“毛先生,我坦率地说,在与中共党员干部三个多月的共事中,亲眼看到他们工作认真负责,不尚空谈,没有胜利者的傲气,有事平等商量,我深受感动。”

坐在一旁的周恩来温和地说:“我们的工作也不十全十美,有时也会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比如刚刚发生的‘香山事件’,就来不及与傅先生打招呼。”毛泽东接过话头:“这件事我知道,请傅先生谅解。我们都了解蒋委员长这个人,他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我就不信他不在我们周围安插特务,不在你傅作义身边派奸细。”

听毛泽东这样说,傅作义忙欠身微笑道:“我非常感谢毛先生、周先生对我的关心。此事我将永远铭记心中。”

这次事件后,为了确保中央首长的安全,也为了方便工作,叶剑英坚持毛泽东进中南海办公,周恩来也从旁动员。

“我不搬,我不做皇帝。这个叶剑英真固执。”毛泽东很严肃地说。

“主席不住进去,我们就不能高枕无忧嘛!”在一次会议上,周恩来对坐在一旁的刘少奇这样说。

“听人劝,吃饱饭。搬就搬吧。”在众多同志的反复劝说和强烈要求下,毛泽东终于少数服从多数,搬进了高墙大院的中南海。他住进了丰泽园的菊香书屋。

毛泽东在中南海一住就是二十七年。

本文节选自自《毛泽东遇险实录》一书,苏北编著,广东人民出版社2003年3月版。


红卫兵的兴衰
  • 红卫兵的兴衰
  • 红卫兵的兴衰 | 红卫兵的兴衰...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