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毛泽东对论官排次为何不太讲究?

毛泽东对论官排次为何不太讲究?

毛泽东对论官排次为何不太讲究?亦菲

人们阅读毛泽东同志的批示信函,不但能从中吸取智慧,对“官职排位”问题也不无启发。笔者注意到,毛泽东生前给领导人的信函中,对领导人称谓常常有次序“颠倒”的情况。

比如,毛泽东1965年7月18日致中央领导人关于“裸体艺术”的重要意见就是一例。信函称谓是这样排列的:“定一、康生、恩来、少奇、小平、彭真同志:此事应当改变。画男女裸体MODEL是绘画和雕塑必须基本功,不要不行,封建思想,加以禁止是不妥的。即使有些坏事出现,也不要紧。为了艺术学科,不惜少有牺牲,请酌定”。

这个关于裸体艺术的批示对后来产生的重大影响是众所周知的,此批示称得上是对裸体艺术问题上一次拨乱反正。然而,这么重要的批示,毛泽东在信函中为何将当时只是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长的陆定一放在首,而将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中央中央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以及 周恩来 、邓小平、彭真等重要领导人放在次后,是毛泽东一时疏忽吗?恐怕不是。翻阅毛泽东在民主革命年代和五六十年代一系列批示电文,这类官职排位“颠倒”的现象并不难见到。其中,在五六十年代一些重要文件重要文章讨论中更是常见。比如,1958年毛泽东和中央关于提议新创刊的《红旗》杂志社编委名单,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邓小平只任编委委员,而总编辑则是官阶较低的人。其实,细想之下,又觉得并无不妥。就裸体艺术批示信函而言,毛泽东给六位中央领导去信特意将党内任职相对较低的陆定一放在前,乃是因为,中宣部长陆定一是当时直接分管意识形态的领导,处理裸体艺术问题自然首当其冲,批然后再发其他相关领导。可见,毛泽东批示发信称谓次序也是从实际工作出发的。

“一切从实际出发”,既是毛泽东等老一辈领导中国人民成功推翻三座大山,创建人民共和国的“法宝”,也是胜利推进社会主义建设的宝贵经验。诚然,毛泽东的“一切从实际出发”重要思想体现在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领域,毛泽东留下许多著作就闪烁着实事求是的光辉。笔者研读毛泽东关于“裸体艺术”批示信函称谓次序,也是有一番感慨的。

时下在很多地方,尤其是媒体报道中的排名次序事实上已成了一道“大关”。版面上、屏幕里,谁先谁后篇幅谁多谁少已成了一些人尤其是媒体从业人员的“头等大事”,一点也马虎不得,顺序不对绝对不行。在信函中,不管事无大少,不管谁分管何工作,一律以官职大少而定;在参加会议或是其他公开活动中更是讲究十分,一丝不苟。

钟情于官员排名次序,说到底是一种“官本位意识”发作。此种“官本位意识”,实质上是那种“万般皆下品,惟有做官高”的陈旧意识在作怪。官员一旦染上这种旧习,脑中想的是高人一等,眼睛望的也是名利,其危害也是不言而喻的。2006年9月7日《中国青年报》在《谁误导我们跟着错觉走》一文中谈到这样一件怪事:作者认识一位省部级官员(他不认识作者),先前是一所高等学府的负责人,主管某个省的文化教育工作之后,有人问他在地方与高校工作有什么最大的不同,那位领导实话实说:在高校工作的时候,几乎每一项政策的出台,都有学者、教授站出来质疑,而在地方上发表讲话,几乎全都是正确的,没有一个人表示反对。不言而喻,是“官本位意识”使一些人们眼蒙耳聋,对群众的呼声、对现实的状况看不见听不到了,以至把没有一个人反对当成是自己完全正确。发展下去,必然是与沽名钓誉同流合污,也必然是脱离人民群众,必然出事的。可见,动不动“论官排次”也是一种“精神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