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关于农村口粮的分配——因跟帖而起的关于“地富反坏右”的一些感想

关于农村口粮的分配——因跟帖而起的关于“地富反坏右”的一些感想
关于农村口粮的分配

——因跟帖而起的关于“地富反坏右”的一些感想
星逝夜潭

发帖《星逝夜潭:人民,毛泽东最沉重的遗产》,有跟帖一再追问,当年的“地富反坏右”包括不包括于人民?还愿意不愿意再生活在随时随地有可能被打成“地富反坏右”的年代?

发问人心中已有一定之见,一再追问,是欲以过去年代的“地富反坏右”,否定人民,否定毛泽东的沉重遗产。比起纯粹骂街,这算比较可读的一种回帖了,感觉回答一下不为过。

“地富反坏右”不是铁板一块的整体概念,也不是随时随地都有资格可以拥有,其中有共同点,也有差别处,是特定历史时期的各个特定范畴,概念。要说清“地富反坏右”,有兴趣,有责任感,有能力的人,可以就此专门写帖子记述历史,议论认识,叙述见解。

当年在工厂企事业机关学校单位的“地富反坏右”,其经济收入待遇两倍,三倍,甚至更多倍地高于当时的普通工人,农民,士兵和其他普通劳动者,有没有人做过这样的调查统计议论?

而在农村的“地富反坏右”与普通农民社员一样,参加劳动,自食其力,同样工分分红,按家庭人口数量,从生产队分得口粮,包括返销粮。

生产队的口粮不是按工分多少来分的,是按人口分,因此才有所谓因为家庭人口多,劳力少而向生产队“超支”的现象。所谓“超支”,就是家庭成员,大小老少的口粮按生产队的统一分配标准挑回去了,但是因为人口多,劳力少,工分不够,先吃着,以后再说。这不分“地富反坏右”,所有社员一视同仁。“地富反坏右”也是社员。

于是就可能会发生家庭劳动力少,家庭人口多的“地富反坏右”的家庭,更多地占有分得不是“地富反坏右”家庭劳动的现象。反之亦然。

“地富反坏右”在农村,在生产队的劳力和人口中所占比例非常小,越是偏僻贫困地方,“地富反坏右”越少,许多村庄,生产队一个也摊不上。很少的“地富反坏右”的劳动力产出即使有多余,相对于整个生产队,整个农村劳动力产出,其数量也是很小的。有人会说,那么,“地富反坏右”占有其他人的多余劳动也少。

说这个的目的不在于农村“地富反坏右”付出的多余劳动,或者占有的多余劳动的多和少,在于农村的“地富反坏右”是和生产队普通社员一样参加劳动记工分,一分不少;一样参加劳动分配,一分不少。如果说这是一锅“大锅饭”,那么“地富反坏右”也一起,一样在锅里吃,不存在歧视现象。

歧视又有什么用呢?年底还不是照样按家庭人口数挑口粮回去,该“超支”照样超支?反向思维一下也想通了。

这种所谓的生产队体制所以被诟病攻讦,不是因为“地富反坏右”,是因为劳动力多和强并人口少的家庭,要为劳动力少和弱并人口多的家庭更多地付出,这包括“地富反坏右”家庭在内。这种一定时间内分配上的不公平,不是一成不变,会随着组成生产队的各个家庭劳动力的成长和衰老的变化而变化,而趋向平均平衡。劳动力多和强的家庭一段时间内为劳动力少和弱的家庭多付出,等到劳动力少和弱的家庭强大起来了,再同样为弱少者付出。如此在一个乡村,一个生产队小队,大队,以至更大范围,一代一代地进行下去。今天看来好像是天方夜谭,却是昨天的现实。这种方法是好还是不好,都不是专门针对“地富反坏右”。

生产队的劳动也不是以“地富反坏右”来派工分工,从来不会让年老体弱的人去干需要身强力壮人才能干的活,不管其是不是“地富反坏右”。那样,只会耽误农活农事农时,“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是拿自己秋后的收成,全体生产队成员的吃饭开玩笑。普通农民是很勤劳纯朴善良的,也不会去压迫和自己一样每天起早贪黑,朝夕相处,共同劳作,相互帮助的身边人。

毛泽东把土地从地主富农手中抢来,交给农民,希望农民组织起来,农村劳动力强弱搭配,相互帮助,依靠全体农民集体的力量,应对大自然的各种挑战。农村中的老弱孤残,则受到集体力量的扶持帮助。

当许许多多农民工,把青春和健康献给城市,留在城市,拖着衰老伤残的身体,无依无助回到故乡的土地,真正体会,故乡的山水最养人,最可靠。一些城市下岗失业人,一无所有的时候,羡慕嫉妒毛泽东分给农民的哪一份土地,哪一片田园山林草地。城市户籍不如哪一份土地山林,田园草地。

一些人抱怨毛泽东用户籍把农民绑在土地。毛泽东并没有禁止农民离开土地,升学参军招工基层干部调动任用等等,如今的城市人,有多少是改革前从农村走出的第一代人,第二代人,以及他们永远的城市子女?说把毛泽东把农民绑在土地的人,做过这样的调查统计吗?

哪些过去就走进城市的农村儿女,把自己的土地留给了家乡集体的父老乡亲。今天因各种原因,包括升学就业,工商经营,离开农村,走进城市,在城市定居的农民,是不是放弃交出了家乡的土地?一些城市周边的土地金子一样为人抢夺,典型凸显土地宝贵,可靠。而这一切当年是毛泽东从地主富农手里抢来,无偿分给农民的。

一些人认为集体的土地不是农民自己的土地,现在的土地才是自己的土地。不是农民自己的,怎么可以分田到户呢?当年农村的“地富反坏右”是不是也都分到一份?见过农民分田分地,分大队部,分拖拉机,见过工人分工厂分车床,职员分公司大厦分大厦财物,市民分颐和园草地故宫地砖,分政府大楼吗?

集体土地不是农民土地,分田到户后的土地才是农民自己的土地。是自己的土地,可以自由买卖吗?有哪一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能自由买卖?性器官不能。

土地是千千万万农民的最初财富,最后归宿,是保证社会稳定发展的最后一块最重的基石。

土地生养护育子子孙孙。劳动是父亲,土地是母亲,土地用最广大深厚的母爱,呵护子子孙孙。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嫌弃母亲,出卖母亲!

农民土地不能自由买卖,是毛泽东的最后叮嘱。

这是曾经见过的农村生产队经济分配的简单情况。其他地方情况怎么样,其他人可以说。但是,拿“地富反坏右”在农村的劳动付出,经济收入来太多说事,没有太多意思。

“地富反坏右”存在某个特定历史时期。人民,几乎存在整个历史长河。所以,肯定人民,不存在是回到或者不回到过去年代的问题。

“人民”,因时代和立场不同,有所差异。但是一般来说,人民,主要指得是大地上最众多的,最普通的劳动者。

不管对“地富反坏右”怎么议论理解,写多少帖子,都应该记住:这些人在过去的年代,如果曾经有过任何委屈,痛苦,不幸,甚至灾难,都不足以是否定人民,蔑视人民,无视人民,甚至站在人民对立面的理由。不能因为自己的不幸,而对所有人发泄;不能因为自己的苦难,而要所有人承担。

人民,不因“地富反坏右”的产生存在和消失,而产生存在和消失。“地富反坏右”在或不在,人民都在,一直在。

如今虽然没有了“地富反坏右”,但是曾经的“地富反坏右”并不因此都成为强势一族,高素质一群。在一些人所谓的“低素质人群”,“弱势群体”中,在《人民,毛泽东的最沉重遗产》帖子的所谓“人民”中,不乏当年的“地富反坏右”。

除非这些过去的“地富反坏右”身在人民,却不承认人民,一定要坚持自身曾经的“地富反坏右”,一定要自绝于人民。

一些人如果以过去曾经的所谓委屈,自傲凌驾于人民,以过去曾经的所谓痛苦,鞭挞践踏人民,报复人民,万万行不得。

再说,过去年代的过去,有人自认为是人民的胜利,可是还没有人敢自认为是“地富反坏右”的胜利。需要的时候想到人民,不需要的时候扔掉人民,到底谁在玩弄人民?
2007-1-20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