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毛泽东树立的两块样板

毛泽东树立的两块样板

毛泽东树立的两块样板

作者:范复拜

新生的共产主义斗与腐朽的资本主义争中,毛泽东树立了资本属性消弱较快,共产主义因素发展迅速的两块样板。一块在工业上,就是大庆。另一块在农业上,就是大寨。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一段时间内在全国成了响亮口号。许多新事物的出现,人们总是首先从感性上认识它,经过一段时间,才能逐渐发展到理性上的认识。现在我们从新生的共产主义与腐朽的资本主义斗争的观点上,来考察大庆和大寨的意义。
一大庆

大庆在人们思想上留下的印象,是苦干,代表人物是王进喜。大庆为社会创造了巨大的财富。是用不为名,不为利,不依靠外国,自力更生,在冰天雪地用勤劳的双手干出来的。这是表现形式与结果。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形式与结果呢?资本生产利润也需要这种形式与结果。这种形式与结果,美国、日本的资本家也非常欣赏。中国搞私有化重新出现的资本家,权力资本和权力商品的人格化,都希望工人阶级为他们用大庆形式生产利润。但是,他们却得不到。80年代末在中国的报刊上又出现了学大庆,但只限于文字中,过后就凉了,形不成原来大庆的样子。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口号深入到社会每个角落,向王进喜学习能先富起来吗?即便想向王进喜学习,多创造的价值,又不知进了谁的腰包,何苦为他人作嫁衣裳呢?贪污腐化,你争我夺,凉了人心。苦干,是廉洁社会的产物,不是腐化社会的产物;是共产主义的产物,不是资本主义的产物。是为劳苦大众的产物,不是为资产阶级生产利润的产物。
那么,产生大庆这种形式与结果,更深刻的原因在那里呢?简单的说,就是共产主义因素的迅速生长,资本主义因素迅速消弱。
现在主要的考察一下大庆的社会构成,在生产中社会职能的形成。
大庆原是哈尔滨到满州里铁路昂昂溪与哈尔滨中间的一个小居民点,也算原来北大荒的一部分。自从发现石油和开采后,形成了现在的大庆市。学大庆的时代,即60年代到70年代,大庆油田党委,就是大庆市委。大庆市委以领导石油生产为中心,全面管理大庆市。而大庆市也是以石油生产为中心的社会。生产方面主要是原油生产和原油生产基础上的石油加工,为石油生产服务的各种工业,和为石油生产的一切条件。如商店、邮电、文娱、交通等等。还有公安、司法等。
大庆党委,这个社会职能总管,社会权力的集中,如何管理社会呢?首先,清除社会不参加劳动的人。凡在劳动年龄的人,都要参加工作,靠自觉与强制。对不自觉的人,有某种程度的强制参加工作。大庆没有吃闲饭的人,都处于以生产为中心的社会运行中。工作的分配以社会生产需要为主,照顾到个人特点。这是低级的各尽所能幼苗。社会分配建立在人人有工作基础上。
大庆的工资分配部分仍然存在。它的实践就是毛泽东讲的,大体平均略有差别就是了。生活消费品分配中很大一部分,和引人注目的是不通过工资形式的部分,也就是更低的物价和无偿价的供应某种生活消费品,极大限度的发展公共福利事业。
大庆是石油基地,天然气丰富,煤气是无偿向职工提供。水、电也基本上是无偿提供的。住房大部分不出房租,虽然也有房租规定,交的人不认真,收的人也不认真,实际上是免费的(规定房租价极低,可有可无)。洗澡不收费。
由于人人都参加工作,公费医疗是社会性的,儿童和学生采取统筹医疗一类形式,而且收费极低。
由于人人参加工作,很多家户没时间做饭,吃食堂很普遍。社会对食堂补贴很多,饭与菜质高价低,有时吃食堂比自己做饭还便宜。
大庆的公共汽车免费乘坐。由于有劳动力的人员上班时都工作,学生都上学,社会闲人很少,公共汽车基本上是为社会生产服务了。有一段时间,龙凤火车站到大庆火车站乘火车不需买票,这两站之间大多数乘客,是大庆人员工作和生活上的联系,如家住龙凤周围的人员上下班。
大庆的幼儿服务,如托儿所,幼儿园等是免费和极低收费的,社会工作人员的幼儿到龄,都很容易送入幼儿服务组织,职工完全可以安心工作。
大庆的中小学教育是义务教育,凡在龄青少年强制的入学学习,一切学杂费都没有。
文化生活是低费和免费的,还有某种程度的强制性。收费的文娱是极低廉的。社会具有大量图书和文化用品,供人们文化生活消费。
大庆的各种按工作环境的需要供给的消费品数量比较丰富,如野外工作需要的营养补贴,防护用品,有毒工作需要的特殊保护,妇女的特殊要求等等。
大庆的社会职能,即社会权力如何运行呢?
党委是权力的汇集中心,即通常人们讲的党的绝对领导。在这个汇集中心下,分设许多部门或方面使行权力。行政只是权力的一方面,是主要方面,主管生产。党委是社会运动的枢纽,是社会有机联系的中心,是社会运行的主管。党委是权力的中心,这种权力有镇压权,强制权,但绝大多数权力是社会职能权力,上至生产,下至生活,也就是人们常讲的吃、喝、拉、撒、睡无一不管。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一书中讲的国家消亡过程,由镇压权变为社会职能权力,在这里出现了实际的苗头。至于这个权力机关叫共产党的党委或别的什么名字,是关系不大的。一些人们在党委的名字上过多的思考,认为党委管理具体事务大逆不道。还是应该在经济运动实际内容上多作些思考。
考察了大庆的具体实践,再重新读一下“哥达纲领批判”和“国家与革命”,就可以看到,马克思和列宁描绘的共产主义社会的分配和国家职能转化的苗头已经出土了。以王进喜为代表的一类人物,是这种苗头的代表人物,他们无私的贡献,是共产主义各尽所能现阶段的缩写。以王进喜为代表的大庆人的苦干,是共产主义因素生长壮大在人们精神上的反映。也是资本属性消弱,解除对人们精神束缚的反映,它的物质基础是共产主义因素。离开了物质基础精神也同时消失了,精神是物质的反映。当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资本属性强化,人们为了钱你争我夺,大庆王铁人精神也消失了。大庆苦干精神,是有阶级性的,它与共产主义连在一起,与资本主义毫不相干。
大庆给人们提供了研究共产主义的事例,尽管这种事例是幼稚的,不完善的,缺点很多的。共产主义已由过去的纯理想的事物变成为现实的,手可摸的,眼可见的物质事实。尽管大庆的许多共产主义因素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低潮中,在与资本属性斗争的反复中已受到严重损失,但它的名声并不坏,人们还是留恋的,这也证明了共产主义理论的正确和光辉。
二大寨

大寨是山西太行山上的一个乡村,属于阳泉市以南的昔阳县。这一带的太行山是比较贫困的地区,人们常说,荒山野岭石头多。大寨是七沟八梁一面坡。自然条件不好,交通不便,土地贫瘦,农业产量低,工业缺乏,总之经济落后,人们生活水平不高。
我们已考察过,半殖民地资本是一个特殊资本。它是在外国过渡了青少年时期输入到半殖民地的移民户。由于资本对农业的占领与改造困难,这个移民户只存在于工业。因此,半殖民地的经济是,在工业领域已发展到相当程度的资本,农业领域资本尚未占领。资本积聚全国统一后,切断了与外国资本的联系,发展到相当程度的工业中资本要建立在尚不是资本主义的农业基础之上,成为相当大的矛盾。大寨就是这种矛盾的产物。因此,这种未曾经过资本主义初期阶段,和垄断资本主义阶段的农业,资本积聚全国统一后的发展中便带有共产主义因素。
大寨给人们的印象是,不计价值,将大量劳动力投入土地建设,人们常年在土地上劳动。造梯田,平虎头山,修狼窝掌等,都是社会熟知的大寨精神创造的事迹。
大寨与大庆相似之处是以生产为中心的社会职能集中于共产党大寨支部。大寨支部是社会的主管,它的职能与大庆党委完全相同。
中国的人民公社时代,农业生产形式是一种特殊的生产形式,它不是商品生产形式。农业产品首先是农村人口作为生活消费品,不通过商品形式直接进入了生活消费领域。只有一部分农产品才作为商品出售,粮食部分叫卖余粮。这种生产形式只能称为半商品生产。但是,作为商品出售的部分,在交换过程中,也是非等价交换,越出了价值规律范围。因为,等价交换的条件是,交换双方资本主义发展程度处于同一水平。而中国工业中的资本是从外国输入的老资本,农业尚未进入资本主义商品生产。它们之间的等价交换是关公大战秦琼,不是一个朝代的人。因此,大寨的农产品与工业品之交换,完全离开了价值规律。
中国的经济主体是存在于工业中的,由外国输入的资本,经过在中国的继续发展。中国农业,人口众多,幅员辽阔,而它不是经济的主导部分,社会的财富大部来源于工业生产。但是,正象前面考察过的资本主义生产要建立在农业生产基础之上。
大寨这种生产形式,是与大庆这种生产形式相辅产生的。是适应大庆这种生产形式的要求产生的。是衰老的资本产生了许多共产主义因素,延伸到它的基础农业之上,而这种基础尚不是资本主义,处于资本主义的前期。
半殖民地遗留的经济特征是,在工业中的资本已发展到衰老阶段,产生了大量共产主义因素,而农业,资本主义尚未占领与改造还不是初级的资本主义商品生产。作为整体经济,工业资本是主导,农业是基础。社会经济的继续发展以工业生产为主,而农业作主导的基础,农业与工业产生了严重的矛盾。工业资本中产生的共产主义因素,要求农业中有共产主义因素相适应。但是,农业没有经过初期资本主义与垄断资本主义阶段,资本主义对生产力的发展在农业中没有表现。
大寨的政治与大庆一样,但是,按需分配部分,即由社会不通过货币形式提供生活消费品部分比大庆少多了。食品部分采取工分形式分配,它不属于共产主义按需分配。其它,如教育,精神消费品方面,医疗方面等有与大庆相似的按需分配部分,但其数量与程度都小多了。大寨由于生产力比大庆低得多,拿不出更多的物质直接提供社会成员生活消费。因此,人们对大寨的印象,就是付出极大的劳动,但是,生活消费水平比城市和自然条件好的农村仍然差的多。
半殖民地资本遗留的农业领域与工业领域资本主义发展的差距,在资本积聚全国统一后,切断了半殖民地资本与外国资本的联系,工业领域资本生产要建立在农业基础之上,出现的问题成为生产发展的重大矛盾。
这个矛盾的解决,有两种形式。一种形式是,农业本身加速积累,用非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或半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赶完工业资本已走过的路,来适应已衰老的产生了共产主义因素的工业中资本,作为它的基础。另一种形式是,农业用自己发展资本主义的形式,走完工业资本已走过的路,适应已衰老,产生了共产主义因素的工业中资本,作为它的基础。前一种形式,衰老的资本继续向前运动,生产力继续向前发展。后一种形式,衰老的资本将产生等待,等待它的农业基础发展到与它相同的水平来适应它。大寨的出现,就是前一种形式的具体化,典型事例。
两种形式都在实践中实验过了。学大寨阶段,反映在农业上表面化的问题很多,工业生产相对问题很少,是平稳的。改革中分田到户,发展农业商品经济,把土地逐渐集中于所谓的耕田能手,农业中的表面化问题少了。但是,大型工业生产却出了表面化的问题,生产发展受到了限制。80年代末,工厂停工和半停工,工人失业和半失业是前所未有的,90年代更为严重。
文化大革命后期,全国掀起了学大寨的高潮,把学大寨推广到建设大寨县的高度。虽然也有许多毛病,如平原中的梯田形式等。但是,在土地上投入了相当多的劳动力,是不通过价值形式的积累,从资本观点上观察,加大了不变资本,提高了农业生产的有机构成,缩短了工业与农业的发展水平。学大寨时代兴修的水利工程,平整和新开垦的土地,加大耕地肥力,为以后的粮食和其它农作物生产创造了条件。
一些外国人批评学大寨是人海战术,他们是站在现在资本发展水平上观察,中国的农业,资本主义并未占领过,处于资本主义前期。资本主义初期都是以活劳动因素作为积累主要途径。不论如何,凡是把劳动凝结于有使用价值的物体上对以后生产有益,都是发展了生产力,相反,在流通领域占有多少价值都不是发展了生产力。
三现阶段共产主义各尽所能的代表人物

毛泽东树立了许多代表人物,比较出名的,普及社会各领域为人熟知的,有雷锋、王进喜、陈永贵、焦裕录等。陈永贵一度成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我们简单的考察一下这些代表人物。考察的基本思想是,人是经济势力的人格化,这些人物代表什么经济势力。也就是他们产生的经济基础是什么。
现阶段是腐朽的资本主义与新生的共产主义彼此斗争的时期,各种代表人物所代表的主流,不属于共产主义范畴,就属于资本主义范畴。
雷锋、王进喜、陈永贵、焦裕录他们代表的主流是共产主义。在他们身上体现了共产主义各尽所能,他们尽了自己最大所能,为社会工作。产生这一类人物的经济基础是前面已考察过的共产主义因素。这一类人物他们也享受已存在的共产主义按需分配,但是,与全社会成员一样。相比之下,就成为服务多,享受少了。可见,共产主义的原则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现阶段都已成为现实,屹立在社会生活中了。那些硬说共产主义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人,是思想贫乏了。但是,这些代表人物只是先锋,不是大军。是冬末的梅花,“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离“山花烂漫时”,还有一段距离。
共产主义各尽所能人物的产生,远早于雷锋、王进喜、陈永贵、焦裕录时代。它的代表人物,是毛泽东与周恩来等。毛的卫士李银桥写的毛生活情况,是他死后人们才知道的。打下天下的共产党主席,进北京时,一件没有补丁的衣服都没有。原则是能挡寒就行了。毛的工作规律是,不分白天黑夜工作,累了才睡,饿了才吃。吃饭是为了身体平衡,好工作,不是吃口味。吃红烧肉,要肥一点的,为了补脑子,好再工作。他生前没有给予子女亲属什么,死后也没有留给子女和家属什么。周恩来是一位奉献人物,奉献自己的一切给予社会。他为社会尽了自己的所能,是杰出的共产主义各尽所能的代表。工作没有时辰,饿了饼干、剩馒头只要填饱肚子有了气力能工作就行了。周没有留下任何私有财产,他的一切属于社会所有。
共产主义思想,不是空有的,它是在共产主义物质基础上产生的,离开了物质,思想就空了,没有意义了。雷锋、王进喜、陈永贵、焦裕录等是腐朽的资本主义与新生的共产主义斗争中,共产主义势力中的先锋人物。他们的干劲只能为共产主义出力,资本主义没有这种人物。他们是共产主义势力学习的人物,资本主义势力是学不到的。资本主义势力,权力资本和权力商品的代表人物梦想工人阶级学习雷锋、王进喜的苦干,多为资本生产利润,多向权力资本和权力商品奉献无酬劳动,但是,变不成事实。翻开雷锋日记,可以清楚的看到,雷锋精神中的苦干,只不过是一部分,其主要部分则是辩明是非,苦干之前明潦为谁苦干。雷锋是共产主义者的样板,不是为资本生产利润卖命的样板。离开共产主义,雷锋便不存在,不是共产主义,与雷锋沾不上边。
在私有制社会里,人物都是经济势力的代表,50年代“武训传”的辩论,深刻的反映了这一点。武训以讨饭等手段,集钱办教育救中国,受到一部分舆论的赞扬。毛泽东批判武训是奴才。他不敢触及封建剥削,因为封建制度是中国贫困的总根子。武训是封建势力的一位代表人物,反封建势力是不会效仿的。
雷锋、王进喜、陈永贵、焦裕录等,他们首先是反资本主义的英雄,他们的苦干,是反资本主义的苦干。抛弃了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斗争内容,把雷锋精神单纯归结为苦干、服务,不会取得效果。改革中提倡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称富起来的人是开拓者,企业家。这些人与雷锋、王进喜、陈永贵、焦裕录是不同的。他们是利润的留恋者,他们绝对不会向雷锋、王进喜、陈永贵、焦裕录学习。他们口头上学雷锋,是要别人多与他们提供剩余劳动。广大的工人阶级也不会为了他们的利润,为了权力资本和权力商品的利益,为了他们无限制的挥霍,去奉献剩余劳动。他们与工人阶级是雇佣与被雇佣之间的关系,这一点马克思作了科学的阐述。

来源:《学习<资本论>考察中国的资本运动导读》电子书


红卫兵的兴衰
  • 红卫兵的兴衰
  • 红卫兵的兴衰 | 红卫兵的兴衰...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