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毛主席视察红光社

毛主席视察红光社

毛主席视察红光社

四川作家、巴蜀文化研究员 王洪林

“麦苗儿青来菜花儿黄,毛主席来到了咱们农庄,千家万户齐欢笑,好像那春雷响四方……”《毛主席来到咱农庄》这首歌,唱遍大江南北,一直流传至今,吟颂着主席视察四川郫县红光社的故事。
2005年12月31日,成都高新区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谭伯祥带着编辑王洪林等踏上郫县红光路,眺望毛体大字红光门,进门瞻仰毛主席站立挥手塑像,右拐步行几百米,参观毛主席视察红光社纪念馆。引路的高新区合作街道办事处干部黄姑娘介绍,2004年3月1日区划调整,红光路中分,红光门留在郫县红光镇,纪念馆划归高新区合作街道办,成为高新区一大亮点。
馆舍坐落在主席与红光乡亲摆龙门阵的原址,公社解体改为加工房,2005年11月20日租给建筑队居住。迈入大门,右边幸福亭,六角形,高朗豁亮,六根红漆木柱,窗花雕饰典雅,盖两层琉璃瓦,上层内收,翘檐圆顶,乱挂着晾晒衣服, 100多平方米的陈列室内黑咕隆冬,四周墙壁破烂,地面摆着几台压钢条的机器。墙上一幅长3米、高1米的《毛主席来到咱农庄》大型壁画,色彩艳丽,场景动人,毛主席满面红光,亲切地与乡亲畅谈,人物栩栩如生。由于墙体开裂,壁画破损剥蚀,画幅下边被床遮掩了。不知是谁,在陈列室里进中央塑了毛主席坐像,木圈椅里,神情木然,项缠红绸,大杀风景。
1958年3月正是成都平原如诗如画的季节,暖融融的阳光下,满眼是金灿灿的油菜花、绿油油的小麦苗,蜜蜂在花丛穿梭飞舞,几乎没有什么污染,空气水洗般洁净,清风拂过,馨香醉人。16日傍晚,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的毛主席从金牛宾馆来到郫县合兴乡红光社视察,县委第一书记刘致台引导主席下车,在机耕道上缓步前行,群众齐声欢呼。他环顾四周,说:“这里是一片青枝绿叶啊。”走上一条小路,侧身问社长雇农周桂林:“我们先看一户人家好不好?”
于是,一行人走向民末甲长温小凤家。这是一处典型的川西农家,几间茅屋,掩映在竹林中,毛主席低头登门,跨进院坝,缓行几步,站在庭院中央,指着几株橘树问社长:“是不是社员栽的?”得到肯定,主席笑着说:“那很好。”他鼓励社员多栽花果树,将来这儿能遍地花果成林,那就好了。主席兴致盎然,边说边走进了温家堂屋,向她打招呼。主席落坐长条高凳,两手平放在方桌上,温幺娘林赛华这几天生火疤眼病,她问:“老同志,你是哪省来的?”把手中的水烟筒顺过去敬烟,主席接过烟管看了看,还拎了拎取暖用具烘笼,用湘味四川话对主人说:“我们摆一摆龙门阵好不好?”他关切地问她家几口人,有几个劳动力,入社没有,何时入社,接着就问:“你们一年分多少粮食?” “几百斤。”副社长刘贤松插话:“分四百五十斤。”主席打断:“他说的不算,你们分多少,够吃吗?”她回答:“够吃。”主席关怀她:“你说,是不是真的够吃?”她感动得抹泪说:“真的够吃!”主席指着几个社干部问:“社长欺不欺负你们?”温幺娘笑了:“我们几个社长见人都是笑咪咪的,欺负啥子哦。”逗得大家乐开啦。主席注意到几个年轻女干部,把县委办公室主任王春莲叫到身边,她说来这里搜集除七害数字。主席问哪七害,她答:“麻雀、老鼠、苍蝇、蚊子、跳蚤、臭虫、蟑螂。” “蟑螂是什么东西?” “农民叫偷油婆。”两年后,主席重列四害指示:“麻雀不要打了,代之以臭虫。”毛主席掉头问林赛华:“为什么要除七害呢?”她回答:“麻雀、老鼠要偷粮食吃,蚊子要吸人的血,苍蝇腿上有细菌。” “偷油婆呢,偷油婆有什么害处?” “偷油婆脚上也有细菌,它爬过的东西还有臭气,吃了要发呕。”主席说:“你还懂得科学知识哩。偷油婆是什么样子?”人们在她家的碗柜里找遍了,也没有发现一个。主席慢慢地站起来,下厨房看了看,碗柜一尘不染,碗盏整洁。他对农户的卫生水平很满意,又问:“再看看你们的房间好不好?”主席走进卧室环视一下,开间不大,但打扫得干干净净,家具齐全,摆设规整。主席笑呵呵走出来问:“这家是地主,还是富农啊?”林赛华笑着回答:“我们是贫农。”还看了猪圈、菜园,劝社员多种菜、多养猪。
毛主席沿着机耕道走来,农民笑吟吟望着他,孩子们小鸟一样向前扑,甜蜜地簇拥着老人家。主席慈爱地问他们读书没有,学习怎样,他摸着余万才挑在细细的脖子上的脑袋说:“还差点营养。”问邓洪昌:“一天打几架?”他答:“一天打三架。”见十五岁的女孩王祖云手上缠着布条,是挖坟园改田时给石板震伤的,就叫随行的医生给她贴消炎药膏。
主席走进一块油菜地,这是块下湿田,油菜长得稀稀拉拉,打齐大腿,他右手抬到胸前问:“能不能长这么高?”社长不知如何回答。他把手比到颈部:“能不能长这么高?”不等回答,主席已举手到头顶:“能不能长这么高?”干部憨笑,不敢相信油菜能比毛主席还高。
路上,主席向社长垂询社情,无微不至地问:“今年能不能把七害除完?” “一定能除完。”社长斩钉截铁。 “你们用什么办法呢,麻雀怎么消灭呢?” “麻雀好办。我们把大家组织起来,熬更受夜地干,到处又吆又赶,只留下一个空地,让它们停下来,落一个打一个。” “老鼠呢?” “老鼠也好办,”社长又详细汇报了消灭老鼠的办法。 “苍蝇、蚊子呢?” “苍蝇、蚊子更好办。”主席乐了,饶有兴致地问为什么苍蝇蚊子更好办,社长介绍了发动社员用打破碗花花消灭蚊蝇的效果。农业厅处长梁禹久补充说,这种草书名野棉花,有毒,可以杀虫。把它泡进粪坑、水凼里,就能杀死蛆儿和沙虫。主席又问:“为什么叫打破碗花花?”社长说:“从前为了防止孩子们去摘这种花,农民就说摘了就要打破碗,打破了碗就吃不成饭,打破碗花花就这样得了名。”主席说:“这是一个重大的发现,是群众的一大创造。好办法,要推广。” 他对刘致台说:“你们今天写稿,明天修改,后天见报。”又对李井泉说:“后天你派人来拿。”能不能找到这个打破碗花花?孩子王永章在田坎边随手拔起一株。主席接过花,满意地说:“很好,带回去,明天开会给大家看看。”主席在第二天的会议上展示了打破碗花花。后来,他还在一份材料上详细地介绍了这种植物。毛主席来到咱农庄的新闻,经《人民日报》一报道,轰动全国,红光社一下子出名了。
主席问起有没有女社长,周桂林赶紧让人去催萧绍群,萧绍群正在砍猪草,手都没有洗,丢下菜刀就朝门外跑。主席看她跑来,跳了两条田坎迎上握手。回头指着李井泉问县社的干部认不认识,县委农工部部长潘兆清答:“认得到,李政委经常到郫县来。”周桂林冒了一句:“李主席解放的时候就来过郫县。” “噢,你有两个名字:李政委、李主席。”毛主席说,李井泉赶忙申明:“合省的时候,当过一段省主席。”主席指着乡妇女主任游福群问:“那是谁?”刘致台答:“是乡妇联主任。”主席上前问她:“三八节开会没有?” “三八节乡上开了妇女积极分子会。”主席指着刘致台和潘兆清:“斗争他们没有?”她回答:“没有。”主席扔下 “三八节么,女人斗男人”,暮色里惜别人民,开回成都。
3月20日,郫县县委办公室《毛主席在郫县合兴乡红光社谈话纪要》写道:“主席走后,当天晚上就下大雨,二十四队的记工员说,当真是‘龙行一步,百花沾恩’,别人问他为什么,他说:‘春雨贵如油,下午主席来过,我们红光社晚上就下雨,今年保证要增产,这不是沾恩又是什么?’” 红光社沸腾了,人们要在毛主席下车处修建幸福门,把他走过的机耕道修成幸福路,下过的田叫做幸福田,跨过的沟上建幸福桥,根据他的指示新建幸福小学,见过的十八个孩子选出王永章为幸福娃;温幺娘把橘子树叫做幸福树,改造主席路过的菜园为幸福花园。田园飘荡儿歌:“红光社,开红花,毛主席来到我们家。看我们种的双季稻,夸我们种的好庄稼。”
1968年,红光人民公社利用温幺娘家修建了毛主席视察红光社纪念馆。领导安排绘制《毛主席来到咱农庄》的大型壁画,这幅画是个四十多岁、操北方口音的画家用了两个多月绘成的。他采访了当年全程陪同主席在红光视察的刘贤松等几十个乡亲,几十次修改才完成。壁画拓上墙,轰动了成都、重庆,画家没留名就离开了。
到纪念馆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有外省的,还有外国人。许多美术专家欣赏了壁画惊叹:“真是精美之作。”2005年10月,听说要拆毛主席视察红光社纪念馆盖高楼,村民坚决不答应。
四川省收藏家协会秘书长吴道明及中国红色收藏家黄绍银谈及壁画的价值,激动地说,毛主席走了很多农村,但他视察红光社的轰动效应在全国最大,壁画至少价值百万元。
合兴乡改为红光乡,成立人民公社。1995年,红光镇人民政府修建了占地23亩的红光广场,广场中央是《毛主席与群众在一起》汉白玉雕塑。镇政府年年组织三一六庆典,吸引了八方来客。主席视察的麦田建成西部软件园,是国家软件基地。2003年,红光镇派人到毛主席接见的人家中,收集到21幅珍贵照片。在雕塑旁边新建大理石浮雕,镂刻毛主席词《水调歌头》《沁园春·雪》;广场背后是一幕大型文化墙,反映劳动者欢庆丰收的场面。地方干部表示,毛主席视察红光社纪念馆不能拆,《毛主席来到咱农庄》的壁画应该保护。有关如何保护好壁画的问题,也正在研究。我们正在努力,争取申请毛主席视察红光社纪念馆为成都市文物保护单位,迎接毛主席来成都50周年。

2006年1月4日成都天府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