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学习毛主席思想,搞清两种市场经济和两种计划经济

学习毛主席思想,搞清两种市场经济和两种计划经济
学习毛主席思想,
搞清两种市场经济和两种计划经济

银川骑

前几天,我在《股市热:回忆毛主席怎样解决金融问题》的帖子里写了世界上似乎存在两种市场经济:一种是按人民群众的需求来配置社会资源,另一种是按资本的需求在配置资源。言犹未尽,再写几句。

右派总是忽悠我们,夸市场是个看不见的三只手,“唯它配置社会资源最合理”。我当初也是很相信的。但是实践检验的结果却是:漂亮美眉被配置到白发洋人私企老板流氓导演那里去了,花园住宅被配置到先富精蝇低俗歌星那里去了,国内重要市场被配置去拉动国外资本家的利润了,……。这就使我不得不怀疑起老右们的推销来了。

我研究的结果,就是发现市场经济的概念实际上有两种。一种市场经济是主张“按人民群众的需求来配置社会资源”。也就是在信息系统不完善的情况下,放手让市场机制来自动根据人民群众的需要组织社会生产和流通。这种商品交换的市场在毛泽东时代就有,如农副产品交易市场、供销社系统的市场、各行业产品协作交易会、一年两度的广交会等等都是。改革开放后,服装工业等也基本上是放开由市场调节安排市场了。这些,都是按照人民群众的需要来配置社会资源的市场经济,是一种适合目前信息系统落后状况的好的市场经济。是不是可以称做【人本主义市场经济】,大家看看?

另一种市场经济是主张“一切按资本的需求来配置社会资源”。也就是让资本家根据资本增值和资本家贪婪的需要,来安排社会经济的发展。据5月16日的《市场报》报道,广受老百姓欢迎的廉价老药今年1月至今四个月内消失了160余种,仅剩下130种了。为什么呢?就是因为这第二种以资为本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在医药行业里发挥了作用。房地产业也是这样。广大老百姓需要的经济实用房不去大量建造,都去造供少数富豪享受的高利润的豪宅别墅。把我国大部分重要行业的主要企业让境外资本控股、把我国大量市场让给境外资本家占领,历史上的“五口通商”变成了“千地开放”,除了官员腐败因素外,也是这第二种市场经济在起作用。至于在医疗、教育、干部提拔、影视娱乐乃至婚姻交友也按资本的需求来配置社会资源现在也屡见不鲜,成为人们痛斥的对象。这种以资为本的市场经济对强国富民没什么好处,却有很大的害处,必须予以纠正。

我觉得陈云同志提出的【鸟笼子论】和【板块论】比较有意思,觉得比较有点毛主席实事求是的精神,觉得中央应该好好研究这些从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土生土长的经济理论。【鸟笼子论】就是打比方国家的经济计划是个笼子,市场经济这只鸟必须在这只笼子里活动。不能允许资本冲破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笼子。【板块论】就是打比方在全国经济中,有些部分是必须搞“有计划按比例地发展”的计划经济的,有些部分可以搞市场经济的,结合起来,就像地质板块一样。

从【鸟笼子论】角度看,以资本冲动为特征的市场经济必须受到社会主义宏观计划的限制。一方面有些领域不适合搞唯利是图市场化的就不搞;一方面在我国市场经济里要限制利用改造私有资本剥削的私有企业,要鼓励和帮助按劳分配的集体企业发展;一方面对放开搞市场经济的领域也要加强政府监管;一方面市场中的所有企业要服从政府的宏观调控。

从【板块论】角度看,在关系国家前途的重要领域、重工业、人民生活必需品领域等就应该坚持计划经济模式,在那些满足人民日常需要的非必需品领域和外贸商品方面可以搞市场经济模式。例如,造大客机、龙芯产业化等关系国家安全方面,就应该采用计划经济手段,国家投资,强制推广。机床、重型机械加工等关系国家工业实力的重工业方面,也应该恢复计划经济模式,不理外商的喳,强制下游厂商必须优先采购国内产品。而住宅、医药、主粮的产销也应该恢复计划经济模式,保证人民群众生存和备战的需要。主粮的计划生产需要与恢复农村集体经济制度相配套。

当然毛主席的经济思想里,没考虑市场经济的地位。他在自然经济、商品经济和产品经济三种体制目标中,力排众议,独取了商品经济而且是【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做新中国经济的框架。在有计划的商品经济里,是完全让市场这只无形的手运作一切,还是以政府计划经济为主、笼子里的市场经济为辅来运作呢?无疑是后者。

毛泽东深知商品经济的正面积极作用,要在中国相当长的时间内存在下去。为此,他无情批判了大跃进及文革中某些人想取消商品经济的左倾错误思想,另一方面,他又非常清醒地看到了商品经济的腐蚀社会主义的负作用,批判大力发展商品经济的右倾思想,他用统购统销和票证等方式对商品经济进行限制。发展和完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利用、限制、消弭市场经济是毛泽东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的基本概括。

毛主席是主张改善计划经济的。计划经济作为人类一种新生的经济模式,有不足之处需要完善。计划经济最怕的就是官僚化,群众的需要反映不上来,计划脱离实际。这一种计划经济就是坏的计划经济,浪费的计划经济,唯心主义的计划经济。毛主席是个实干的人。他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一直主张要实事求是,要根据实际可能来制订经济计划,计划指标一定要留有余地。毛主席一生为了改革前苏联的计划经济体制,做了大量的调查研究,写了不少文章和批语。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论十大关系》。所以中国的计划经济就不同于前苏联的,就比他们的更好。如果那时候有互联网的话,我敢保证毛主席一定会把计划经济改革得更好,更贴切于实际,更增加人民的利益。象各地人们对服装的需求、数量和设计都能通过网络汇总起来,通过计划来安排生产分配,则无效浪费的布料更少,伪劣低俗服装更少,人民群众更满意。

现在右派在痛骂计划经济,愤怒得很,哈哈。搞计划经济,会断了它们的财路。但其实上它们是借题发挥。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现在没有计划经济,它们还痛骂,实际上是骂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在新西山会议上它们已经亮出了它们的目的。然而它们越是骂,我就越好奇:明明计划经济在新中国立下了不朽的功勋,明明我国的计划经济在毛主席领导下已经大有改进,它们干吗骂个不休呢?看来计划经济对制约中外资本家还是个有用的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