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新近公开的毛主席五言绝句诗一首

新近公开的毛主席五言绝句诗一首

新近公开的毛主席五言绝句诗一首

赞“密使1号”

1950年1月上旬

惊涛拍孤岛,碧波映天晓。

虎穴藏忠魂,曙光迎来早。

【题解】随着海峡两岸逐渐解密的资料,尤其是中共“密使一号”吴石将军的资料公开,毛主席的五言绝句诗公开于世。这是主席惟一的一首赞扬吾党吾军情报战线英雄的诗。

1950年1月上旬的某一天,军委作战部李涛将几份绝密军事情报送到了毛主席手中。主席特别对那份《关于组织全国性游击武装的应变计划》边看边在上面用红蓝铅笔标上不同的记号。怪不得最近各地土匪活动猖獗,原来是这位蒋总裁在那里同我们捣鬼呢!主席一阵自言自语后,很感兴趣地问作战部长:“这样机密的情报,你们是怎么搞来的哟?”

“报告主席!”李涛即刻答道,“是华东局情报部专程派人送来的。他们最近派去一位秘密特派员,而且还是个女同志,与国民党军队的一位上层人士‘密使1号’接上了头。这情报就是那位上层人士提供的。”

“哦,”毛泽东十分认真地听完,看样子很高兴。“这位秘密特派员,还有那位国民党军队中的‘密使1号’,都很能干哟!我建议,一定要给他们记上一功哟!”

“是,主席!我马上向总参传达您的指示。”

作战部长正要转身离去,又被毛泽东叫住:“慢走,我要亲自写几句话给你带去。”

只见主席沉吟片刻,便坐到办公桌前,挥笔在红竖格信纸上写下了几行苍劲的大字:惊涛拍孤岛,碧波映天晓。虎穴藏忠魂,曙光迎来早。

主席写好这几句话,交给作战部长:“你回去,别忘了给他们记功哟!……”

吴石(1894—1950),字虞薰,号湛然,闽侯螺洲吴厝村(今福州仓山区螺洲镇)人,少时在“螺洲公学”旁听,后入福州师范附属小学读书,毕业后考入福州开智学校,又转学福州格致学校。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翌年参加学生北伐军。不久入武昌第二武备学校炮科学习,毕业考时各科成绩皆列第一,被保荐入保定军校炮科,1916年,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1917年,吴石回闽入第十一混成旅,参加驱逐军阀李厚基活动,后到广东,入“征南军”,为上尉参谋,第二年到张贞的“民军”为混成旅工兵大队副兼连长,不久升少校参谋。1924年为何遂的第十四师军械处处长,之后先后任南苑干部学校上校教官、第四师参谋长、北伐军总部作战科长等职。北伐结束,方声洞回闽主政,委吴石为军事厅参谋长,不久被保送日本陆军大学学习,第二年改任参谋本部处长,专事日本情报研究,著有《日本作战判断》等书,为日本问题研究专家。1936年获少将军衔。抗战爆发后,吴石受命起草《对日第三次会战计划》和《昆仑关大战计划》,两战皆捷,日军为之胆寒。1942年,吴石升中将衔,回重庆入军政部任主任参谋兼部长办公室主任。

抗战胜利后改任中央军事机构改组委员会秘书组组长,1946年任国防部史料局局长。吴石在研究史料中,还认真地研读毛泽东的《论持久战》等著作,对中共颇有心仪,认为真正在抗日救国的是中国***。在国防部任职的同乡吴仲禧是中共地下党员,两人交往甚密。不久吴仲禧介绍吴石参加“民联”,直接受中共地下党员何遂(解放后,何任华东军政委员会司法部长)领导,单线联系,以其中将的特殊身份为掩护,为解放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1948年底,朱绍良主闽,调吴石为福州绥靖公署中将副主任。

1949年8月15日,福州解放在即。蒋介石手谕电召吴石速赴台湾,吴石赴台前,中共地下组织给他的代号为“密使1号”。吴石抵台后,就任国民党国防部参谋次长。

朱枫,女,1905年生,华东局情报部情报员。原名桂凤,改名湛之,浙江镇海城关朱家花园(今宁波市镇海区)人。出身富裕家庭。1914年入县立高级女子小学,1921年入宁波女子师范学校。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带头参加反帝爱国活动。 1937年“七·七”抗战开始,投入抗日救亡活动。1939年秋,与爱人朱晓光(解放后为上海市新华书店首任经理)赴皖南新四军军部,设随军书店。1940-1942年,在抗日战争最困难时期,先后坚持在新知书店和书店桂林办事处工作。1941年夏,化名周爱梅,三次进入上饶集中营,探望和设法营救皖南事变时被捕的朱晓光,晓光于次年春越狱成功归队。1944年初至沪,参加书店驻沪办事处筹组同丰商行。10月,同丰商行遭敌破坏,曾被捕押于日本宪兵队,经受酷刑,守口如瓶,后经组织营救出狱。1945年春加入中国共 产 党,调至中共华中局在沪贸易机构经理财务,兼管情报部门经费,巧妙周旋于国民党经、军、警上层人物之间,保护党的事业和同志安全。1948年秋,调香港。新中国成立后,奉命去台湾执行秘密任务。

1949年11月27日,朱枫从香港抵台,到吴石将军的寓所,从他手中接过全是绝密军事情报的缩微胶卷。内有:《台湾战区战略防御图》;最新编绘的舟山群岛,大、小金门《海防前线阵地兵力、火器配备图》;台湾海峡、台湾海区的海流资料;台湾岛各个战略登陆点的地理资料分析;海军基地舰队部署、分布情况;空军机场并机群种类、飞机架数。另外,还有《关于大陆失陷后组织全国性游击武装的应变计划》等。几天后,这批情报迅速通过香港传递到华东局情报局。

由于叛徒出卖,1950年6月10日,吴石将军,这位中国共 产 党的忠实朋友,甘为中国人民的解放、祖国的统一而赴汤蹈火,视死如归的勇士在台北从容就义。与他一起就义的还有朱枫以及吴石的亲密朋友“联勤总部第四兵站总监”陈宝仓中将,亲信随员聂曦上校。

为了表彰吴石将军为祖国统一大业作出的特殊贡献,1973年周恩来总理力排众议,在毛主席的支持下,由国务院追认吴石将军为革命烈士。

后记:

吴石将军的夫人王碧奎一起被捕,后被判刑9年,关在台北监狱。吴石将军临终前,在遗书中表达了对夫人的无限思念:“余与碧奎结婚,壮年气盛,家中事稍不当意,便辞色俱厉,然余心地温厚,待碧奎亦克尽夫道,碧奎既能忍受余之愤怒无怨色,待余亦甚亲切,卅年夫妇,极见和睦,此次累及碧奎亦陷羁缧绁,余诚有负渠矣。……思之不禁泪涔下矣!”

1950年6月10日,吴石在台北从容就义。临刑前望着大陆方向说:“台湾大陆都是一家人。这是血脉民心。几十年后,我会回到故里的。”

吴石将军牺牲时夫人王碧奎身边有一个上中学的小女儿和才6岁的小儿子,大儿子和大女儿都留在祖国大陆。王碧奎一直到1959年秋天才从台北监狱出来,生活相当贫困。1970年她的小儿子考到美国的大学半工半读,1980年她辗转抵美与儿同住,1993年2月9日以90岁高龄在洛杉矶去世。王碧奎留在祖国大陆的大儿子退休前曾任河南省政协副主席,大女儿从北京中国中医研究院退休。

根据吴石和王碧奎的临终遗嘱,1994年,在台北当老师的小女儿捧来了爸爸的骨灰,小儿子从美国带来了妈骨灰,兄弟4人将父母合葬于北京香山,让他们的在天之灵相聚在祖国的首都。大儿子说:“父亲为新中国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母亲也坐了9年牢,新中国的首都是他们最向往的地方,只有在这里他们才能安息。”

石洪行根据《名人传记》1999年第四期等资料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