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一生渴求知识的毛泽东

一生渴求知识的毛泽东
一生渴求知识的毛泽东

毛泽东:“我如果再过10年死了,那末就要学习9年零359天”
—— 一生渴求知识的毛泽东[1]
担任过毛泽东医务人员的徐涛说:“毛泽东嗜书成癖,这样说不为过分。很难想象他一天不看书会成什么样子。不过,更准确地说,似应把书改为‘字’。哪怕是随手拾来的废纸,只要是上面有字,就能吸引他。”

毛泽东爱读书的习惯是从小形成的。1907年被父亲强令回家干活后,他就忙里偷闲看书。把韶山冲附近的书都借阅后,他就翻山越岭,往返40里到湘乡县唐家圫外婆家去借书。韶山纪念馆至今陈列着毛泽东一张还书便条:“咏昌先生:书11本,内《盛世危言》失布匣,《新民丛报》损去首页,抱歉之至,尚希原谅。”

1911年,毛泽东来到长沙,在湖南第一师范求学期间,更是博览群书,广泛涉猎。1913年至1916年,除课堂学习内容外,毛泽东读书的范围,从先秦诸子到王船山,谭嗣同,从二十四史到本省县志。还研读了《韩昌黎全集》,司马光的《资治通鉴》和顾祖禹的《读史方舆纪要》。1916年7月25日,毛泽东给友人信中说:“在校颇有奋发踔励之慨,从早至晚,读书不休。”

毛泽东的《讲堂录》是1913年11月至12月的听课读书笔记,共10000余字,涉及古今中外人物有拿破仑,恺撒,福泽渝吉,牛顿,富兰克林,伊尹,周公,孙武,孔子,孟轲,张良,司马迁,严光,李白,杜甫,范仲淹,朱熹,程颢,程颐,张载,周敦颐,郑樵,王船山,侯朝宗,魏禧等百余人;涉及古文典籍有先秦哲学,楚辞,汉赋,史记,汉书,唐宋古文,宋明理学及明末清初一些思想家,文学家的言论著作。

1917年后,毛泽东读书的重点转向哲学和伦理学;后来更是潜心攻读马列著作,成为马列主义者。他常读常新的书是《共产党宣言》,《资本论》,《反杜林论》,《社会主义从科学到空想的发展》,《政治经济学批判》,《国家与革命》,《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列宁有关政治经济学论文13篇》,《论列宁主义基础》,《论列宁主义的几个问题》,《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等。

读书几乎占了毛泽东工作以外的全部时间。每次红军打下一个县城,他都要嘱咐战士收集报纸书籍,选出有用的带在身边。恩格斯的《反杜林论》是1931年打漳洲时收集到的,长征途中他一直带在身边。毛泽东的藏书习惯,为我党我军保存了战争年代大量宝贵资料;中央机关没有,却被毛泽东个人保存下来了。

建国后,毛泽东已有藏书6万余册,但仍不满足,常派人到北京各大图书馆借书。至1966年9月,先后借阅图书5000余册。仅1974年,就借阅1100余册。北京,杭州,上海,武汉,庐山等图书馆里,都有毛泽东借书的记载。

在毛泽东居住的菊香书屋的起居室,三面靠墙都是装满书籍的书架,沙发间的茶几上叠放着徐悲鸿,宋高宗等人的书册与草书字帖等。卧室里环绕四壁的仍是书橱书架,放置着经常阅读的马列著作,各种学术著作和线装古藉。就连睡觉的床上,一半也被垒起半尺多高的书籍所占据。

毛泽东外出视察工作,总是先让卫士把他两个装满书籍文件的大书箱送上专列。他上车后,擦把脸就开始看书。他说:“我一生最大的爱好是读书”。“饭可以一日不吃,觉不以一日不睡,书不可以一日不读。”

毛泽东抓住吃饭,开会,游泳前后,甚至上厕所时间读书。一部重刻宋淳熙本《昭明文选》就是他在上厕所时间陆续看完的。他说:“我如果再过10年死了,我就要学习9年零359天。”

毛泽东看了日本物理学家坂田昌一的《基本粒子的新观念》一文后,极力赞赏。此前,在1955年1月我国原子能科学事业会议上,毛泽东就根据唯物辩证法提出质子,中子还应该是可分的科学见解。物理学家们的研究显示发现夸克的存在,证明了毛泽东的预见。1977年,在美国夏威夷举行的第7届粒子物理学术讨论会上,诺贝尔奖获得者,美国哈佛大学教授格拉肖提议把比夸克和轻子更为基本的东西称为“毛粒子”,“以纪念已故的毛主席”,并证明这是“哲学的最高荣誉”。

毛泽东还坚持学习英语。一部1953年版的英文版《矛盾论》,上面留着许多毛泽东写下的英文生字,词组,有的单词上还注有音标。毛泽东还亲笔写着阅读日期:“1956,10初读”,“1959年,10,31重读”,“1961,9”。他还仔细阅读过英文版的《实践论》,《哥达纲领批判》,《共产党宣言》,《政治经济学批判》和有关形式逻辑的文章,并阅读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的《大学英语教材》和英文版《北京周报》。

在毛泽东最后几年里,仍读书不止。他说:“我活一天就要学习一天,尽可能多学一点,不然见马克思的时候怎么办?”小字本看不清,就看大字本。从1973年至1976年,他看了几十本大字本书刊。没有大字本的,就用放大镜来看。有一次高烧到39度多,两三天不能吃东西,躺在床上还要看书。

1975年7月,毛泽东的眼睛动了手术,无法看书,就叫工作人员念给他听。一部南北朝时瘐信写的《枯树赋》,让人对他读了几遍,他就跟着背了几遍。视力稍有恢复后,医生规定他每天只能看书15至30分钟,但他总是远远超过。医生只好给他配制了几付眼镜,右侧卧床时戴没有右腿的眼镜,左侧卧床时戴没有左腿的眼镜。

就在毛泽东心脏停止跳动的前几个小时,已无力说话,还示意工作人员给他读书,听到满意的内容时,脸上露出了微微笑容。

“活到老,学到老”,这是毛泽东经常说的一句格言。他多次号召广大干部要养成读书学习的习惯。毛泽东之所以成为时代的伟人,当然和他有过人的天份与胆识有关,但起决定作用的,还是他后天孜孜不倦的学习和实践。

注释:

[1] 本文资料见雷国珍,吴玉《毛泽东大成智慧》,当代中国出版社,2001年4月第1版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 千年一师毛泽东...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 毛泽东成为中共的真正领导者...

    毛泽东对苏外交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述论
  • 毛泽东对苏外交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述论
  • 毛泽东对苏外交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述论 | 毛泽东对苏外交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述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