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毛故事

毛泽东与赫鲁晓夫的较量

毛泽东与赫鲁晓夫的较量

毛泽东与赫鲁晓夫的较量

作者:李越然

苏联方面通过驻华大使尤金求见毛泽东,表达了苏联领导的一个意见:希望与中国搞个联合舰队。尤金第一次来谈,毛泽东便严肃地问他:“你们是什么意见?为什么要这么个搞法?”尤金解释不清,毛泽东有些恼火,谈话的情绪是激烈的。

尤金把毛泽东的反应即刻报告了莫斯科。接到尤金的报告后,赫鲁晓夫决定自己来北京。

走得如此匆匆,直至到莫斯科机场前,才通知中国大使去送行。

阎明复告诉我说:“尤金两次来,都没有讲清楚,主席很火。赫鲁晓夫马上就要到,杨主任让你参加翻译工作,所以找你来。”

我们一道来到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办公室。杨主任把主席和尤金的谈话过程又介绍一遍。

听了情况介绍,我预感到将有一场大的争论。

隔一天,7月31日,赫鲁晓夫便来了。我随毛泽东到南苑机场,参加迎接的还有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等中央领导人。

赫鲁晓夫乘坐的“图104”客机缓缓落下,我方领导人迎上去。没有红地毯,没有仪仗队,也没有拥抱。毛泽东只是同赫鲁晓夫握手致意,互相寒暄着走进会客室。

在会客室稍坐片刻,毛泽东介绍了一下国内情况。

没多谈,宾主便乘车从南苑直驶入中南海。

毛泽东陪赫鲁晓夫走进颐年堂,邓小平和杨尚昆参加会谈,刘少奇和周恩来没参加。

回忆这次会谈,大致的内容如下:

“尤金没讲清楚。”赫鲁晓夫首先埋怨尤金,说他可能没有听明白苏联领导的意见。然后说明自己的想法。意思是:根据一项协定,苏联的飞机可以在中国的机场停留加油。现在苏联的远程潜艇开始服役了,而且苏联的舰队现在正在太平洋活动,而他们的主要基地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此前中国已经提出要求,请苏联把潜艇的设计图纸交给中国,并教会中国同志建造潜艇的技术。现在台湾海峡局势紧张,美国第七舰队活动猖狂,苏联舰队进入太平洋活动是为了对付美国的第七舰队。远程潜艇服役后,需要在中国建设一个长波电台云云。赫鲁晓夫打着手势讲了有十几分钟,加上我们翻译,就讲了有半个多钟点。毛泽东神色肃穆地静听。赫鲁晓夫以为毛泽东听得仔细,越讲情绪越高,有些得意。

突然,毛泽东抬手做个果断而简洁的打住的手势,只说了一句话:“你讲了很多时间,还没说到正题。”

赫鲁晓夫一怔,随即显出尴尬:“是呀是呀,你别忙,我还要继续讲,继续讲下去……”他强做笑脸,有些不自然。“尤金告诉我了,您很火,尤金没讲清楚。我们只是个想法,想跟你们商量……”

“请你说明什么叫共同舰队。”毛泽东抓住要害不放。

“毛泽东同志,我们出钱给你们建立这个电台。这个电台属于谁对我们无关紧要,我们不过是用它同我们的潜水艇保持无线电联络。我们甚至愿意把这个电台送给你们,但是希望这个电台能尽快地建起来。我们的舰队现在正在太平洋活动,我们的主要基地……”

“什么叫共同商量,我们还有没有主权了?你们是不是想把我们的沿海地区都拿去?”毛泽东愤怒之中不乏自信的嘲意:“你们都拿去算了!”

陪同赫鲁晓夫参加会谈的苏联副外长费德林用俄语从旁提醒赫鲁晓夫:“毛泽东可真动火了!”

赫鲁晓夫耸耸他的双肩,一双细小而敏锐的眼睛眨两下,锋芒稍纵即逝,摊开两只胖而小的手,带着鼻音嘟嚷着:“我们没有这个意思,不要误解。我们在家里已经商量过了,现在是和我们的中国同志商量,就是要共同加强防御力量……”

“你这个意思不对。”毛泽东重新坐下,他至今还没有附和过赫鲁晓夫一句。去年的莫斯科会议上,毛泽东还注意选择一些有共同点的问题谈谈。这次不然,抓住要害不放:“你明明是搞联合舰队!”

赫鲁晓夫皱起眉头,提高一些音调:“我们只不过是来跟你们一块商量商量,没想到引起你们这么大误解。”说着,赫鲁晓夫愤怒地连连摇头:“这就不好商量不好办了。”

赫鲁晓夫曾多次责怪埋怨尤金不会办事,现在这样收场他大约也感到不好下台,想了想,又建议:“毛泽东同志,我们能不能达成某种协议,让我们潜水艇在你们的国家有个基地,以便加油、修理、短期停留,等等?”

“不行!”毛泽东断然拒绝,把手从里向外拂开:“我不想再听到这种事!”

“毛泽东同志,大西洋公约组织国家在互相合作和供应方面没有什么麻烦,可是我们这里竟连这样的一件事情都达不成协议!”赫鲁晓夫微露愤懑,他在不高兴或愤怒时,眼睛便眯细成一条线,目光像被聚光之后凝成犀利的一束。

毛泽东反而坦然了,甚至轻悠悠地吸起了香烟。大概他的目的达到了:弄清苏联人的真实想法,并且抓住时机把态度明确告诉他们,涉及主权的大事,是不行的!

赫鲁晓夫已经不再眯眼,表情恢复了平和。毕竟是位大国领导人,他的意志也足够坚强,他忽然一笑,“为了合情理,假如你愿意的话,毛泽东同志,你们的潜艇也可以使用我们的摩尔曼斯克作基地。”
“不要!”毛泽东吮吮下唇,淡淡一笑,换了一种慢条斯理的声音说:“我们不想去你们的摩尔曼斯克,不想在那里搞什么名堂,也不希望你们来我们这儿搞什么名堂。”经过这场激烈的争论,结果赫鲁晓夫表示:“你们不理解,我们也不提了。”

“不同意就不同意吧。”赫鲁晓夫不再抱任何希望,但心里又憋得发胀,兀自用抱怨的口气嘟哝着;“为什么要这样误解我们?毛泽东同志,你们是知道的,我们苏联是对你们中国做出了许多援助的。1954年我到这里来,我们把旅顺港归还中国,放弃了在新疆成立的联合股份公司中的股份,这比你和斯大林所签协定规定的日期提前了25年,而且我们还增加了对你们的经济援助……”

“这是另一个问题。”毛泽东口气也变得缓和了:“我们感谢你们的援助,但这是另一个问题。”

在颐年堂的这次会谈是一下飞机就开始的,可见毛泽东的重视。他对中国的主权问题毕生都格外珍重。